第340章 画地为牢 - 《夺标》飞翔的浪漫 - 藏书堡 - Powered by Discuz!

藏书堡提示: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非法恶意镜像网站

请访问原网站:www.cangshubao.net
返回列表 发帖

第340章 画地为牢

第340章画地为牢

“亓明远问我,你们是怎么想到偷到我家来的?”

    “那女的将我嘴里的毛巾拽出来,我没有回答,想找到我叔,结果看到我叔跟我一样,也被绑得严严实实的。”

    “我叔是累坏了,操心太多,他头歪着,眼睛闭着,还间断的打鼾,醉得太厉害了。我一看时间,才是晚上十点多,可是我叔说他们几天后才会来的,他们这个星期提前了。”

    “我觉得,亓明远和那个女的也有些摸不清我和我叔的情况,他们也害怕,他把那个能当他女儿的漂亮女人给搂过去,等了一会,他像是拿定了主意,想好了该怎么办,他安慰起那个美女。”

    “等那个美女的身子不再打颤。亓明远起来打了我叔一记耳光,见我叔没反应,再打。但是我叔太累了,醉的太厉害,就是醒不来,那女的就取了凉水冲他,亓明远又过来问我,我说你是个村霸。”

    “亓明远皱眉说我怎么是村霸?我说那一大袋子的钱和金子就是证据。他问我你们进我家来,都偷了这么多钱了,为什么不赶紧跑?难道你们不怕我突然回来把你们抓住?我说我们不是偷!亓明远一愣,然后笑了笑,说你们不是偷,那你说你们是干什么的?你们到我家来,撬我的保险柜,收我的钱,还喝我的酒,你们胆大包天,这些不是偷?对,不是偷。是强盗!”

    “我说我们不是强盗,我们是……这时我王叔被那个女人给弄醒了,喊我说世庸不要乱说话!”

    “结果,亓明远将我叔给拉到一间房里去了,那个女人跑到厨房拿了一把刀出来警告我说你可别乱动哦。我说我也动不了,她倒是坐不住了,她慢慢靠近我,打量我,问我叫什么,哪里人。这又没有什么好保密的,我都给她说了,她可能觉得我对她没有危险,将刀放下,问我看你挺老实的,为什么要干偷盗的事呢?你偷了几次?”

    “我说我们不是偷,也不是强盗。她问那你们是什么?”

    “我叔说不能暴露真实身份,尤其不能暴露我叔是警察卧底的身份。我现在只是一名协警,要想成为一名真正的警察,就得守纪律。她觉得我可能是渴了,给我倒了杯水……我被绑着,没法自己喝,她就喂我……她身上很香,她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女人,我,有些受不了了,她看着我忽然的笑,咯咯的笑了很久,问我还是童男子吧?我说你管不着,你别笑。她说这房子是她的,她这是在自己的家里,她想笑就笑。”

    “我说你家的房子很脏,用不干净的钱买的。她说这房子是用她这张脸和身子换来的,很合适她。我说它很快就不是你的了。她问为什么?我说你要不懂的话去问亓明远,你一个大学生有手有脚的为什么要这样轻贱你自己呢?亓明远是你什么人?你爸?反正不是你老公。”

    “她问我怎么知道的,我说你的戒指还戴在小指上,说明还独身,我虽然是农村的但我知道这个,但你又跟亓明远在一起,说明你是被包养的。这房子是他买给你的,他是村霸,无赖,你用他的钱就是肮脏,不知道廉耻。”

    “她不说话,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打了我一巴掌。然后她就去找亓明远和我叔了。”

    “一会,我叔和亓明远出来,可是我叔身上的绳子竟然已经被解开了,我有些不懂,我叔给我解开了绳子,叫我将那些钱提上。”

    “我不知道我叔和亓明远都说了什么,不明白事情怎么会这样。叔叔怎么和村霸和解了?他暴露自己的身份了还是没暴露?怎么就带走村霸的钱,却不带走村霸的人?”

    “可是我们就那么出来了,亓明远和那个女人就在我们身后将门关上了。”

    事情很简单,王动和亓明远达成了协议,亓明远让王动带上钱离开,王动保证不将事情往外传。

    可是,这个农村来的没有见过世面的王世庸却不懂这些。

    平安问:“你们既然都走了,为什么你会被抓了?你说你叔死了?你叔又是怎么死的?”

    王世庸低喘着气说:“我叔带着我住进了国际大酒店,总统套房,一个晚上就要八千八。而且,总统套房登记的我的名字,用我王叔的话说是让我虚荣一回。我叔说不能想浪费什么的,今天的享受是咱们的命换来的。他说他这条命死过好几回了知道吗?今天才算是有好报。这也是组织上对他出生入死的奖赏。当然,他说我也有功劳,有贡献的。他会向组织汇报我的贡献,记住我的贡献的。”

    “我说那我将来能不能当警察呢?他说能,只要我跟他这么干,就能。我说那我们要休假多久呢?我叔说几个月吧,我说我现在只想工作。我叔说他哪能和我一个小伙子比,身体不行了,我说我的意思是,你休假,有什么事,只要是我能做的,你吩咐我去做。我开始给我叔叔捶背,可我叔不领情,捶了一下就不让我捶了。说我不专业,他会找专业的给他按摩。要我也去去玩玩,但不要走远。”

    “我叔说还没有分给我钱呢,就从房间的保险柜里数了十万块钱给我,我说我现在要这么多钱干什么?他说我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我说我把我家的房子翻新了,然后娶媳妇。”

    “我叔说不行,‘你才出来两个多月,就寄十万块钱回去,村里人会怎么想?偷的,抢的!一传出去怎么办?一查出你是跟我干的,那我不就暴露了吗?不行,你不能寄钱回去,现在也不能给你,我先替你保管!’”

    “我叔说着又将钱放进了保险柜里,还将身上的枪和一个笔也放进去。”

    笔?

    什么笔?

    王动身上有枪,那么亓明远没有将枪搜走?

    平安听了疑惑,但是这个王世庸绝对说不清楚,那自己还是不要打断他,看起来这人也出气多进气少了。

    “我心里实在是想不清楚,为什么亓明远抓住了我和我叔,在不知道我叔是警察的情况下,既没有报警,最后还把我和我叔给放了呢?而且,他还让我们把全部的金钱都拿走。这是为什么?”

    “可是我问我叔,他先是很生气,因为我问了不该问的问题。他在教育了我一番后,说明白就好,警察就要懂得保密,不能乱问话。然后,他说我是闲的没事,给我搞来一个防盗门的锁子,说没事练练,今后当了警察这个必须要得会,否则总是靠他也不行。”

    “接着,我叔交给我怎么不用钥匙开锁,让我好好练,他拿了钱,去蒸桑拿按摩,我留下看好房间的东西。”

    “我在总统套间胡思乱想,想得头晕,因为有些事情真的想不清楚,打开电视看,里面电视收了一百多个台,可真没意思,还不如练习开锁。”

    “可是我等了又等,怎么都等不到我叔,我急得不行,打我叔的手机,也不通,全是关机。他到底上哪去了呢?桑拿按摩能这么久吗?不回来至少给房间打个电话呀。难道我叔出什么事了吗?”

    “我等了两天,实在是着急了,想我叔离开时不是说去蒸桑拿按摩吗?我就到了楼下按摩桑拿的地方,服务生看见我,躬身请我进去。我没有进,我又不桑拿,只是伸头往里看。服务生重复躬身请了几次,我还是不进。服务生不客气了,说先生,你如果不是来消费的话,请别影响我们生意好吗?”

    “我只有说我叔叔在里面,我来找他。服务生说里面有很多客人,我们不便打搅,请你过那边去等。我说我叔叔已经来了两天了,服务生说哪有两天两夜在里面不出来的客人?”

    “我想我叔能是一般人吗?我就叫,服务生将保安叫来,将我拉了出去。”

    “我想来想去,觉得我叔最可能又去找亓明远了,因为他们那天肯定有很多话不方便说,所以,我就到了华龙那边,可是敲门按门铃也没人理我,我想来想去的,干脆进去,就用我叔教我的方法开了门,那门中间有一张纸条,我按照原样给太复原了,而后在里面等,等来等去的,我肚子饿了,我就搞了吃的,拿了茅台喝,喝着喝着,我就睡着了……”

    平安听出来了,这个王世庸不是简单的老实,而是脑筋有些执拗,有些笨。

    可是那个闫菲也真行!在省大门口,她明明白白的告诉自己她也很久没有回华龙雅居苑了!

    他妈的臭娘们!说谎话比喝凉水都麻溜。

    当时自己和她一起回去,闫菲肯定是没想到这个王世庸竟然去而复返,又出现在了她的家里,所以才“啊”的一声,但是她怕自己听见,就自己捂自己的嘴巴——她那时候说华龙的房子是她一个亲戚的,嘿嘿,好一个大三的女学生!

    平安问:“你喝醉了,睡着了,闫菲又用绳子将你绑了起来?”

    王世庸说:“不,我模模糊糊的,喝的不是很多,她进来见到我吓了一跳,她从包里拿出一个东西,捏了一下,闪着像是电一样的光,把我给弄晕了。”

    吃一堑长一智,闫菲的包里竟然随身携带着微型电警棍!

    “等我再醒来,有三个人将我绑了起来,给我戴了帽子,用毛巾堵了我的嘴,还给我戴了口罩,我想问他们我叔去哪了,可是他们不理我,将我一直拉到了那边的屋里,打我,用烧红的小铲子烙我,问我那些钱到底在哪?”

    “上次亓明远都放我们走了,这才却不放了。我当然不可能说的,当警察需要保密。他们不停的打我,折磨我,说我叔已经被他们给打死了,说‘胆子真大,竟然搞到老大的头上,说一个确切的消息,给你一个全尸’。”

    “我叔竟然被他们给害死了!他们杀了警察!那我更不能说了,他们一面打我一面问我钱在哪里?录音笔在哪里?那些坏人用烧红的小铲子烙我问我和我叔有没有举报他们的老板?”

    “但我就是不说,有个胖子,是个光头说‘这傻小子还是个雏,难道还要让我给你使美人计不成?这荒郊野岭的,我上哪找女人去?’”

    “另外有个男的说,‘我看将他也埋了算了,反正也问不出什么来,将他和那个家伙埋在一起,这就一个傻子,什么都不懂。’”

    “还有个瘦一点的人说,是,弄死得了,老大只说事情办利索,钱不钱的,耽搁事。”

    “那个胖子就说行,你们去办,那两人把我押到了这片树林里,到了一棵树底下,指着一个位置说让我挖。那个瘦子交给我一把铲,我一边挖坑一边想着脱逃的办法。我发现挖坑的时候碰着许多树根,我没有将树根挖断,只抛出土来。挖到我身高的时候,我发现了一边有一具尸体,就是我王叔的。”

    “我王叔被他们打死了!那两人说我,说好了拿钱就离开本省的,还敢在大街上乱晃,真以为老大是吃素的。还偷了老大的录音笔,想干嘛?不弄死你们弄死谁?出来混真没见过这么笨的贼。”

    “我看着王叔的尸体,把铁铲扔上去,说埋吧。他们铲土要埋我的时候,我求他们说能不能扔给我一些树枝,垫垫背,盖盖身,让我死得舒服些。他们满足了我的要求。因为天黑,他们一个往坑里填土,一个在吸烟看,我就用树枝遮盖在树根上,挡住泥土。”

    “他们填了一会,那个瘦子用铁锹砸在我的脑门上,我就倒在了坑里。但是我没有昏,我估计们走了,就用我预留的一根树枝往上捅出一个洞,泥土就从这个孔漏下来,很快我就能露出头来呼吸了。我挣扎了几下,踩上树根,就从坑里出来了。”

    “你们正式警察真厉害,你要是不来,我今天死了事情也说不清了……”

    “我不行了……”

    王世庸的眼神涣散,平安问:“你失血太多,我看你也救不活了,你有什么要我做的没有?”

    王世庸的精神忽然又上来了:“酒店里保险柜里有我叔给我的十万块,那是奖励的钱,你能不能给反映说说,将钱送到我家里去?我虽然死了,也给家里办了件好事,让我爹娘住上好房子?”

    平安说行,王世庸努力的指了指自己的鞋:“鞋里……”

    鞋里有什么?

    可是王世庸已经说不出话了。



未完待续

感谢楼主的分享与更新!

长阳县委在西湾召开工农群众大会,正式宣布武装起义,建立“工农红军第六军”(1929年)。长阳红六军是一支以土家族优秀儿女为主体的正规红军武装,也是红军史上第一支少数民族红军;

基辛格秘密访华(1971年),拉开中美邦交正常化的序幕;

明朝政治家张居正逝世(1582年),终年57岁

生中三样东西成就人:

天时,

地利,

人和。

人生中三样东西最无价:

健康,

善良,

真情。

人生中三样东西最无常:

成功,

财富,

机遇。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