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战争与收获 - 《红尘宦途 》老三的烟头 - 藏书堡 - Powered by Discuz!

藏书堡提示: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非法恶意镜像网站

请访问原网站:www.cangshubao.net
返回列表 发帖

第三百六十一章 战争与收获

 

“啊——”,没等他这一声叫完,又被一股大力向后一推。也怪他喝了酒,虽然还没喝醉,可也精力不集中。啊的后面就“哎哟”,整个人贴着墙,慢慢的慢慢的往下缩。

门外的人听到声音,开门一看,正看到叶淑仪上前扶着他,想要上前帮忙,却没叶淑仪给阻止了,还说没事,是他不小心摔了一下,这才出去把门关上。

“伊森,你没事吧?”看着他嘴角流出的鲜血,叶淑仪脸红的伸手将它擦去,又拖着他坐在椅子上,累的气喘吁吁。

“看着你并不高大,却重的跟石头一样。”

听着她说的文绉绉的,王嘉成咧着嘴呵呵的笑起来,“你离我那么远干嘛,又不会把你吃了。”

“哼!你喝醉了,就知道胡来!”

“我要是醉了,根本不说话。不就是亲了一下吗,又不是没亲过,用得着这么狠啊?看!嘴都被咬破了。”

看到他伸过来带着鲜红的手指,还埋怨自己,叶淑仪顿时又生气了,“活该!要不是你这样做,也不会对你这样!”

“好了,你不愿意就算了,我不会强迫你的,也不会跟你计较,反正你也没吃亏。说吧,今天来有什么事?”

看到王嘉成似乎清醒了,叶淑仪也放下了心,反倒有些舍不得,给他倒了杯水,对他说:“你今天又赢了,对吧?”

“是啊,我赢了,我很高兴,很开心!”王嘉成夸张的张开双手,把自己彰显的非常快乐的样子。

“好啊,即然这样,请我吃饭为你庆贺!”

“请你吃饭?”王嘉成觉得脑子转不过来,“等等,你什么意思?不会是想要做什么事吧?”

“伊森,经过这次之后,你在恒指上前后两次4000点的操作,赚取了好几亿美金了,现在应该有数十亿身家了吧。我就想问问你,赚这么多钱要做什么?”叶淑仪冷静的看着他,并没回答他的话。

“当然是吃喝玩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还能想做什么?难道希望我跟那个超人一样,还是跟赌王一样,娶几个老婆,生几个带把的,每天悠哉游哉,或是装模作样,让自己显得与众不同。”说完怪笑了一下,神秘的对她说,“不过,有个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叶淑仪见他神秘兮兮的样子,好奇的问道:“什么事?”

“听说超人被人给敲诈了,也不知道这个消息是否属实。如果是真的,那可真有意思了,保卫森严,居然还被人绑架敲诈,这可不一般啊。你说是不是?”叶淑仪看着他,笑了。

“你笑什么?”王嘉成不解的看了一眼,“我什么地方说错了?”

“你没错,说的全对,行了吧!”叶淑仪捂着嘴笑着说,“是不是你也害怕了,怕被人绑架敲诈?”

“怎么可能!绑架我干什么,我又不是有钱人!比起超人他们,差的不是一点半点,而是十万八千里!”

“呵呵呵,这可不是你的性格!”看着恢复生气,恢复正常的他,叶淑仪忍不住打击了他一下,“你总是想着要赢,总是不管别人,这样做感到很开心吗?”

“开心!当然开心!至少在这里能让我感到一股力量,可以逐渐的操纵,掌控这里的一切。”

叶淑仪皱眉,脸露沉重之色,“伊森,难道除了赚钱外,再没有别的打算?”

“没有!我怎么可能有呢,一没家世,二没能力,三没朋友,除了会赚点钱,我还能怎么样!”王嘉成沮丧的端着水杯喝了一大口,心中怦怦直跳,看着她想要说出来,可总是让他难以脱口而出,“安妮,我,…,别走了,好吗?”

“好啊,那我算什么?朋友?还是其他的?”

“我不知道,现在我的脑子乱的很,不知道该想什么,该做什么。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他向后一仰,长长的出着气。

“伊森,我明天再来看你。”叶淑仪叹了口气,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一夜,王嘉成仍是一个人住在公司,只是没有喝酒,却始终难以入睡。总觉得有个声音忽远忽近的在呼唤他,召唤他,两眼睁着,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老板,港府昨天提高隔夜拆息率,也只有19厘,相比去年的银行拆借利率飙升到00,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搞不懂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天一亮,顾家杰就叫醒了还在昏睡的王嘉成,把给他带的早餐摆在了桌上。洗漱完后,王嘉成吃着早餐,对他的话没有忙着回答。吃完之后,把桌上的餐盒一收,边擦嘴边说。

“斯蒂文,你先说说你的看法。”掏出一只烟点上,向后一靠看着他。

“老板,这个事情让人有些看不懂,要是港府发力,我想是不会变得这么差劲。港府可是有足够的外汇储备,是有能力进行反击的,为什么要退让?!”

“是啊,为什么呢?”王嘉成敲着桌子,“是认为不会有多大影响,还是说过去了就过去了?按照港币与美元的联系汇率制度,港汇在7.75-7.85之间波动,当到达7.75的强方兑换保证时,金管局需要向市场买入美元卖出港币,以稳定汇价;当到达7.85的弱方兑换保证时,金管局则买入港币卖出美元。这个差价不应该有这么大的波动,更不应该一天之内股指下滑这么多啊!”

“难道还有其他原因?”

“嘿嘿,这个任一指不行啊,没看清楚,也没意识到,更没有胆量。”

听到王嘉成没头没脑的这么说,顾家杰一头雾水,不明白怎么就牵扯到‘任一指’了。

见顾家杰迷惑不解的低头思索,摇摇头解释:“因为这是一场战争,懂吗?”

“是战争又怎么了?”

王嘉成警惕的看去,只见叶淑仪一身亮装站在门口,笑着说:“安妮,今天怎么来这么早啊?是不是给我带吃的了?”说着朝顾家杰比了个出去的手势。

叶淑仪关上门,将藏在背后的手举起来,“还吃得下吗?”

“吃!怎能不吃!只要是你带来的,就算是毒药,我也会吃下去!”

叶淑仪脸一红,把东西往桌上一放,“除了说这些没用的话,还能说点别的吗?不要总是对我说这些。”

“呵呵,要叫非礼,还是要打999啊?”

“你要是再这样,我马上就走!”叶淑仪倏地站了起来,又冷又羞的看着。

“好,好,我不说了。”

叶淑仪才重新坐下来,从食品袋里帮他取出餐杯,又替他打开,“来,快趁热吃吧,要是凉了就不好吃了。”

吃了一口,王嘉成砸吧着嘴,“要是有泡菜辣椒就好了。”

听他这么一说,叶淑仪来了精神,“伊森,要不趁着现在有时间,我陪你回去一趟吧,省得你经常念叨,正好我也没去过,带我好好看看,怎么样?”

王嘉成的脸一下就僵住了,干笑着说:“安妮,现在恐怕还不是时候,战争还没完。跟你说实话吧,我想找个机会,或者找个漏洞,狠狠的打击一下索罗斯他们。他们太猖獗了,太肆无忌惮了。”

“哦,你真的是这样想的?”叶淑仪怀疑的看着他,小心地印证真假。

“你不相信我?”

“不是不相信你,是你太多变又多疑,让人摸不着头绪。虽然我知道你的想法,可你做的事,又让我无法理解。知不知道,我现在很矛盾的!”

他伸出手去,她微微的躲闪了一下,任由他的手贴在她的脸上。

“安妮,等我把这场战打完了,我们再好好的坐下来谈,好吗?我答应你全都告诉你,不会保留一点。”

“现在的结果还不算完了吗?还不算战争结束了吗?”叶淑仪疑惑的问道。

“这也是我很疑惑的地方,看不明白这里面的问题,……”

这是,顾家杰敲门进来了,把手里的一份报纸放在他面前,“老板,这是今天的报纸,上面有一篇米国的新闻报道,是针对昨天的股市。”

王嘉成接过来一看,是华尔街日报的消息,一句‘港岛已经成为国际投机家的提款机’,跳入眼中,感到很不舒服。

叶淑仪见他脸色不好,从他手中把报纸拿过来,看了之后,脸色同样非常难看。

“安妮,现在你还会跟我说战争结束了吗?”

“伊森,今天和我出去走走吧。”

“上哪儿?”www.cangshubao.net

“别问那么多了,跟我去看看就行了。”看着她晶莹的眼睛,点点头,同意了。让顾家杰注意一下全球股市的变化,有什么情况,随时打电话通知他。

应叶淑仪的要求,两人开车走的,由王嘉成开车,叶淑仪指路。一路走过荃湾、葵涌、九龙西nbsp;(深水步、荔枝角)及九龙东(观塘、nbsp;九龙城),一处处的工厂,或关闭,或无人,一片凄凉的景象。

事先王嘉成并不知道要到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她要带自己干什么。到了这些工厂成片的地方,还是不明白有什么用意。这种景象他见过,在去年泰国的时候,金融风暴之后,到处都是停产或破产的工厂和公司。

看完之后,叶淑仪没跟他做任何说明,又让他开车到浅水湾、中环和铜锣湾转了一圈。要不是现在流行病时期,又才经历了股市的大跌,路上通行的车辆和行人非常稀少,要想绕行这一圈,非得要一天的时间。

中午,两人简单的吃了点,然后又到油麻地、深水埗、观塘的旧楼,在这里让王嘉成大开眼界,人们每晚都睡在nbsp;quot;nbsp;棺材nbsp;quot;nbsp;里,那是在原有的板间房的基础上,以nbsp;quot;nbsp;井nbsp;quot;nbsp;字形上下分割改装成六间小房,还有‘笼屋’,用铁丝网封住,留下一个出入口,像个**,或是囚笼。

看到这些,王嘉成觉得自己的胃在翻酸水,一股股的怪味更是扑面而来,搅动的胃更加难受,想要吐出来。

“忍一会儿,我们这就走。”叶淑仪似乎看出他想要吐,安慰地挽着他,扶着他走出了旧楼。

一出了楼,王嘉成就忍不住跑到路边,哇哇的吐了起来。自从他的身体好了之后,这样的呕吐就再没光临过。

“谢谢”,接过递来的水,漱了漱嘴,感觉好多了,问道,“你带我来看这些,想要说明什么?不会是想要我做一回慈善家吧?”

“伊森,你明白的,为什么不直接问,总是这样对我说话?”

“好吧,安妮,我现在面临一个两难的问题。一个是看着别人把这里当成提款机,我在旁边看,什么也不做,什么也做不了;另一个是,我成为其中一员,却不像他们一样,把钱全部拿走,因为我的钱还留在这里。你说说看,我该怎么做才好?”

“你还是认为你的战争还没结束?”

“是的!我告诉你吧,我住过的地方有很多,有四面漏风的茅草屋,有潮湿发霉的地下室,但确实没有比这里还差的地方了。当然,这不是我要说的理由。我的这场战争跟他扯不上关系,有没有都不会有任何的变化。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我也不是没有慈悲心的人,明白吗!”

“伊森,对不起,我不知道。”

“安妮!”王嘉成把她给搂在怀里,“我不管你怎么看我,也不管你怎么想的,我只想告诉你,如果错过这一次,恐怕今生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战争了。”

看着一脸坚毅的他,叶淑仪叹了口气,心里就想不明白,这样的战争对他就真那么重要,心里就想不明白,战争对他就真那么重要?

“伊森,我就想知道一点,你能跟我说实话吗?”

王嘉成心中一凛,看着她的眼睛,清澈明亮,暗暗叹了一声,点了点头。

“你喜欢我吗?心里有我吗?”见他沉默不语,忍不住含着泪水,大声的叫道,“你说话啊!说话啊!我要你说出来!”

“有。”

“你没骗我?”叶淑仪不敢相信的又问了一句,见他点头后,一下就扑进了他怀里,用手使劲的打他。

“还没打够吗?”

“没够!谁叫你一直都不愿意说出来!”

王嘉成感觉肩颈出湿湿的,苦笑着说,“好好的,怎么又哭了?快别哭了,快成花猫了,要是让人看见会笑话你的。”

“都怪你!都怪你!你总是让人家哭!不过,我又没化妆,才不怕呢!”

两人上了车,又上了太平山顶。下了车,叶淑仪拿出买来的食物递给他,看着他美美的笑。

“干嘛这样看着我笑?又不是没见过,用的着这样一直傻笑吗?”王嘉成故意逗她,还用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嗯,你还取笑我!”嘴上说着,脸上还是甜蜜的笑着,完全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一样,“嘉成,等把你的战争打完,我们一起出去玩,好吗?”

“行啊!你想上哪儿,我们就去哪儿。”王嘉成想也没想的就答应了,“难道你就不怕,我要是输了呢?到时候,说不定我就是一个穷光蛋了。”

叶淑仪瞪着他说:“我相信你不会输,一定会赢!”见他不说话,轻声的唱起了歌,“冥冥中都早注定你富或贫,是错永不对真永是真,……”

“干嘛要唱这首?其实我不太喜欢这首,太相信命了。我要是信命,也就不会有今天了。”

“我知道,你是一个有志气,有理想的青年俊杰,是所在这个行业里最棒的!”

“千万别夸我,我这人会骄傲的。”王嘉成觉得自己慢慢地在滑向一个泥沼,有些胆怯,有些害怕,更怕再一次让经受痛苦。

他确实很害怕,一直都在逃避。心里是真的很喜欢叶淑仪,又偏偏不敢去面对,怕既伤害了她,又让自己更痛苦。(未完待续)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