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心不在焉 - 《权力红人》阿诸 - 藏书堡 - Powered by Discuz!

藏书堡提示: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非法恶意镜像网站

请访问原网站:www.cangshubao.net
返回列表 发帖

166、心不在焉

    166、心不在焉

    薛家良摆摆手,示意大家不要端杯,他看着孔思莹说道:“在我印象中,侯书记从来都不先喝,他每次都是跟大家碰杯后才喝。”

    段成知道薛家良要出幺蛾子,就跟旁边的副县长孙月恒对视了一眼,笑着低下头,故意不说话。

    孔思莹这才知道这个薛家良果然“不好惹”,她知道论嘴上的功夫,她肯定不是薛家良的对手,而且薛家良什么话都敢说,她不想招惹他,就给自己又倒上一杯,举杯跟大家逐一碰杯。

    这次,她没有先干,而是看着薛家良。

    薛家良不好意思地站起来,端起酒杯,说道:“薛某无话可说了,干!”

    落座后,卜月梅给孔思莹夹了一点菜,示意她赶快吃下去。

    孔思莹并没有去吃卜月梅夹的菜,她从卜月梅手里接过这双公用筷子,给薛家良夹菜。

    哪知,薛家良用手挡住自己面前的小碟,连声说道:“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这样,我是回家,又不是做客,不可以这样对我,太见外了!”

    他的举动再次惹得大家笑了。

    孔思莹举着筷子,无论如何,夹起来的菜是不能放在自己碗里的,怎么着也要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于是,她将夹起来的菜放在卜月梅碗里,说道:“薛书记不要那就由二把手代劳吧。”

    卜月梅是不会再次推出去的,她点点头,接受了孔思莹的好意。

    孔思莹这才坐下来,她看着薛家良,长出了一口气。

    三杯开桌酒下肚后,进入到互敬阶段。一圈打下来后,薛家良便不再跟孔思莹练嘴上的功夫,他把注意力投到段成和孙月恒的身上,开始跟他们交流他走后的这段时间平水各方面的工作情况。

    男人们在酒桌上有着永远谈不完的话题,孔思莹几次想融入到他们的谈话中去,怎奈,今天的主角是薛家良,他似乎对她的关注程度不太大,几次都没有和她交谈下去。

    孔思莹敲着桌子说:“今天咱们是奉侯书记的指示给薛书记接风的,你们怎么谈开工作了?”

    孙月恒说:“我们是想通过家良更多地获取外地消息。”

    “那也别没完没了啊?来,喝酒。”她说着就端起酒杯。

    段成说:“这样吧,咱们杯中酒吧,家良旅途辛苦,还是早点休息吧。”

    显然,段成的话是没有说服力的,薛家良年轻力壮,旅途的事根本称不上辛苦,孔思莹以为段成怕薛家良喝多了,就说道:“段主任,时间还早,而且今天薛书记也没喝到传说中的程度,您这么早就叫停,小心侯书记到时问咱们的罪。”

    不知为什么,孔思莹表现出了明显的意犹未尽,也许,是薛家良的魅力感染了她,也许是他跟侯明的关系,反正,孔思莹对眼前这个说话犀利又不乏机智幽默的男人产生了好感。

    她还要说什么,旁边的卜月梅用手捅了一下。

    孔思莹知道卜月梅的性格,她不是一个多事的人,见卜月梅阻止自己,便不再继续坚持自己的意见。

    哪知,孙月恒不干了,他说:“老段你怎么回事,咱们好几个人刚喝了两瓶酒,平均一个人二两酒,这刚哪儿到哪儿呀?家良今天还没尽兴,来,再开一瓶,服务员,去,再拿一瓶酒来。”

    段成赶忙冲服务员摆手,示意不要去拿酒。

    孙月恒则冲段成梗起了脖子,他刚要说话,就听段成说:“家良还有事,今天听我的,就到这儿吧,理解万岁。”

    “家良有事你怎么知道?”孙月恒问道。

    段成看了薛家良一眼,说道:“他跟我说了,是我硬把他扣下的,敢情你老婆孩子热炕头,也要为别人想想吗?”

    “啊?哈哈。”孙月恒听了这话笑着说道:“好好好,家良啊,抓点紧,春节把事办了吧,老大不小的了。”

    薛家良笑了一下说:“我争取,这次回来就是想定这个事。”

    干了最后一杯酒,这个“小范围”的接风宴就结束了。

    大家告辞后出来,孔思莹跟薛家良握手,说道:“薛书记晚上真有事啊?”

    薛家良说:“是的,孔部长有什么指示?”

    孔思莹说:“我的意思是如果没有什么特殊安排的话,我请大家去歌厅热闹一下。”

    薛家良说:“谢谢孔部长的美意,我今天晚上有点私事要办。”

    副县长孙月恒说:“孔部长,白瞎了你这片美意了,我也是刚明白过来,他刚回来,跟咱们玩不到一块?刚才老段怎么说着,理解万岁吧,你没看他今天晚上都没跟咱们搅酒吗?知道为什么吗?”

    孔思莹想都没想就说道:“因为侯书记不在?”

    哪知,她这话一出,大家都不做声了。

    孙月恒手指在空中指了指说道:“不……全是,当然,侯书记不在,他多多少少会有点跟我们喝不上劲,但不完全是……”

    薛家良打断了他的话:“老孙,你就亏心吧,说得我好像嫌贫爱富似的,侯书记不在我也回来过,哪次少喝了?”

    孙月恒说:“你这次就没喝到位,不过我今天不矫情你,老段怎么说的?理解万岁。你先去忙你的,不是要在家多呆几天吗?咱们还有机会。”

    薛家良说:“是啊,侯书记明天回来,如果他没应酬的话,咱们明天晚上继续。”

    “好,我一定出席。”

    薛家良说:“在座的各位都要出席。”

    薛家良说完这话后,就被段成拉上了车。

    望着他的背影,孙月恒跟孔思莹和卜月梅说:“你们发现了没,薛家良今天的酒还差了一大截,喝得一点都不痛快,心不在焉。”

    孔思莹说:“是不是他有约会?”

    “约会肯定有,对象就是李克群的妹妹,谈了一年多了,他不是重色轻友的人。”

    孔思莹说:“也许明天晚上就知道他到底有什么事了。”

    第二天下午,孔思莹没有接到晚上任何人的邀请,后来她才知道,薛家良昨天晚上没有找到自己的对象,那个深爱着薛家良的女人,为了薛家良的政治前途,主动放弃自己的爱情,悄悄地另嫁他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cangshubao.net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