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职场红颜 第1035章 伊人已逝

职场红颜 第1035章伊人已逝

然而,伊人已逝,早已经是香消玉殒了。蔡小菲出殡那天,天降大雨,数千名乡亲冒雨为她送行,队伍从她家所在的村里一直绵延到观音山下。县委书记尹红妹亲自为她送行,青隆的大小干部悉数到场,场面相当震撼。


   

尹红妹悲痛欲绝,几度哭的昏死过去,由人搀扶着,坚持来到山上墓地。墓地是尹红妹为蔡小菲选定的,在观音山朝东的一个山包上,一棵巨大的香樟树下。


   

站在这里,可以俯瞰青隆的山山水水,天气好的时候,可以清晰地看到乡政府院子里的电视塔。蔡小菲把年轻的生命奉献给了槐河这片热土,她必将于槐河的山水同在。


   

说也奇怪,一路上大雨如瓢泼,下葬时,云开雨散,一道美丽的彩虹横贯在南北两个山头之间,宛如幻境,众人无不啧啧称奇。


   

很难想象,蔡小菲是带着多少的遗憾离开了这个她热爱的世界!机场的送别果然变成了她和江风的生死离别,多年的预感不幸变为事实。难道冥冥之中,生死早有定数?又道是自古红颜薄命,天不相怜?


   

江风每想起蔡小菲在机场笑笑地看着自己,右手在胸前轻轻挥舞的一幕,禁不住心如刀绞。那是她留给他的最后一个笑脸啊。


   

他给尹红妹打电话,想质问她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他,如果是那样的话,他肯定是要立刻飞回来见她最后一面的。然而电话接通,先听到了尹红妹的哭声。


   

电话这头的江风再也怨不起来了,只有报以盈眶的热泪。


   

一个阴雨霏霏的下午,观音山的羊肠山道上,游人稀少。一身素装的江风拾级而上,脚步沉重。


   

他没有打伞,任由细雾般的雨点沾在脸颊上,眉梢上,头发上。抬头望,观音山的山顶笼罩在一片云雾里,山上郁郁葱葱的树木时隐时现,如一副泼墨山水画。


   

然而,此刻的江风没有心思欣赏这如诗如画的美景,睹物思人,他正沉浸在无边的回忆里,在回忆里重温那些和蔡小菲在一起的岁月。


   

风决定了蒲公英的方向,而你决定了我的忧伤。


   

想起蔡小菲曾经对他说过的这句话时,他抬手擦掉了脸颊上的雨滴。


   

到半山腰处,再往北走上一条未被开发的山道,穿过两片枫树林,抬头就看见了那棵巨大的香樟树。香樟树高大的树冠,稠密的叶子在雨中绿得深沉,如一块墨绿的玉,沉淀在这崇山峻岭之间,油然而生一种肃穆。


   

远远的,江风停下了脚步。看着那棵香樟树,他忽然产生了一种怯怯的感觉,好像那里正酝酿着蔡小菲的一个深梦,他怕打扰到她。说到底,他还是觉得自己愧对这个有着火一般热情的女人,尤其是当这段感情已经成了绝唱,他再也没有机会去弥补什么了。


   

迟疑片刻,他还是拨开荆棘,慢慢走了过去,每走一步都觉得腿发软。灌木上的露水早把他的裤脚打湿了,雨水把他的头发粘在额头上,由于几天来的悲痛,他脸色苍白。


   

轻轻地,他站在了蔡小菲的坟前。坟上新鲜的黄土被雨水一淋,成了一种奇怪的红色,像是暗红色的泪。


   

蔡小菲就长眠在这里,长眠在这一抔黄土下面。


   

小蔡,我来看你了!


   

江风说完这句话,泪水早就和着雨水滴落在脚下这片湿漉漉的土地上……


   

八年前,他来到槐河挂职锻炼,在乡政府办公楼的楼梯上,差点和青春逼人的蔡小菲撞个满怀。那个时候,蔡小菲才20多岁,是个漂亮性感的大姑娘。


   

江风完全没想到,两人之间会发生那么多的故事,会留下那么多刻骨铭心的记忆。岁月倏忽,转眼间,八年的时间过去了,这八年里,蔡小菲对他的热爱并未随着岁月的流逝消减分毫。


   

衣带渐宽终不悔,她的青春年华是在克制和压抑中度过的,曾经的美好虽然是昙花一现,但她已经深深陷了进去,不能自拔。


   

还有什么比默默的关怀和默默的爱更能让人为之动容呢?蔡小菲和江风在不经意间,互相闯进了对方的生活,闯进了对方的心扉,并且再也走不出去。


   

这注定是一个传奇,也注定是一段没有结果的感情。江风曾经狠心地想过如何把这段情了结,因为他不能确定自己带给蔡小菲的,是幸福还是痛苦。


   

现在,伊人已逝,江风却忽然觉得,蔡小菲必将永远活在自己心里,以前自己竟然有那种荒唐的想法,实在应该下地狱了。


   

一块簇新的石碑被雨水冲刷的油亮,上面是“蔡小菲烈士之墓”几个大字。


   

江风定定地站着,双眼凝望着“蔡小菲”三个字,好像又看到那张熟悉的笑脸,一双大眼睛,微微上翘的鼻子,一笑就闪现出来的贝齿。


   

他知道,此刻,蔡小菲也在看着他,他们正在用心灵进行对话,一场有关爱情,有关生死,有关现在与未来的对话。绵绵细雨打湿了他们内心的语言,郁郁青山见证着每一句刻骨的话语。


   

上次在观音山上,蔡小菲曾经对江风说过,如果有一天她先他而去,她并不会真的离开这个世界,而是化作一棵树,扎根在这深山里,和万物一起,共享这阳光雨露,共担这风雨冰雪。现在,她的心愿实现了吗?


   

江风刚想到这里,忽然听到啾啾的鸟鸣声。抬头去看,一只五彩的小鸟正站在香樟树的枝头,两只圆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


   

这是只什么鸟呢?羽毛的颜色非常奇异,江风从来没有见过。


   

他向着它走了一步,它歪着小脑袋看他,又啾啾地叫了两声。


   

一阵山风吹过,香樟树的叶子沙沙地响了起来,江风被冷风一吹,打了个寒噤。冥冥中他忽然来了灵感,仰脸向着小鸟说,小蔡,是你吗?


   

小鸟没有回答,只是用嘴巴理了理华丽的羽毛。


   

江风向它伸出手去,那小精灵却清脆地叫了一声,展翅飞走了,一直飞向那云天相接的地方去了。


   

江风颓然地坐了下来,坐在蔡小菲的坟旁,不管地上的泥水。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是和蔡小菲一起坐在水库边的沙滩上,两人一起仰脸看星星。蔡小菲故意装作不知道牛郎织女星的位置,让江风一遍一遍地指给她看。


   

山下传来一声悠长的牛哞,在不知不觉中,暮色已经四合了。这个下午,江风和蔡小菲说了很多的话,很多他以前没有说出来的话。他听到了蔡小菲甜甜的声音:江风哥,你知道我一直在等你说这些话给我吗?不过今天也不晚,我已经很满足啦。


   

江风站起来,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小巧的盒子,打开了。


   

一瓶精致的法国香水,香味很淡,是蔡小菲常用的那种香型。江风慢慢打开盖子,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然后洒在了坟前。


   

一种清香弥漫开来,江风在这种清香中闭上眼睛,他体会到了蔡小菲身上那熟悉的气息。他再掏出一条火红的丝巾来,系在了香樟树朝着坟头的树枝上。


   

小蔡,你安息吧,我还会来看你的。


   

江风挥手和蔡小菲作别,然后一步一回头地向山下走。到了山脚下,似乎还能看到香樟树上那一抹火红。


   

郑爽在蔡小菲的先进事迹报告会上,声音几度哽咽。几天前,她还和这个漂亮精干的女干部一起走在槐河大堤上,还说过“你干事,我放心。”的话。现在,蔡小菲用自己的生命,为她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蔡小菲的事迹传到省里,省委书记邓锦江亲自批示:“号召全省党员干部,向蔡小菲同志学习”。


   

紧接着,整个江南省以“亲民、为民,走群众路线”为主题,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学习实践活动。


   

青隆县成立了一个报告团,在全省各地累计做了二十几场报告,每场报告都赢来了无数的泪水和掌声。


   

蔡小菲的事迹还惊动了中央电视台,北京来了两个记者,深入到槐河的乡村进行了采访,随后播出了一期专题节目,蔡小菲被称为“最美基层女干部”。


   

江风所在的住建局当然也组织了学习活动,但作为一把手的他,很少发言,很少讲话。他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除了他自己,也许没有人能体会他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


   

蔡小菲生前似乎是在不经意间对他说过的那些话,此刻都在他耳旁萦绕着,挥之不去。这些天来,他明显憔悴了,他不知道自己需要多久才能忘掉这浓浓的忧伤。


   

学习活动持续了一个多月,云湖的官场又恢复了惯有的节奏。街头那些学习蔡小菲的标语已经斑驳了,新的槐河乡党委书记早已经上任,一切都在继续,并没有为蔡小菲的离去停下脚步。


   

江风回老家路过乡政府时,看到乡政府的旧大门已经被拆掉了,一座雄伟的大门门楼正在修建之中。虽然他极不情愿,但有关槐河的记忆,在岁月的长河里正渐渐淡去。



未完待续

感谢楼主的分享与更新!

世界自闭症日 (2008年)。以提高人们对自闭症的认识和关注;

国际儿童图书日(丹麦儿童文学大师安徒生的生日)(1967年);

国际枕头大战日(2008年);

华夏著名作家巴金接受1982年“但丁国际奖”(1982年);

华夏古代著名思想家,儒家代表人物之一孟子出生(公元前372年);

华夏古代著名思想家,儒家代表人物之一荀子出生(公元前312年);

爱国民主人士、民盟领导人张澜出生(1872年);

美国科学家,电报发明者莫尔斯逝世(1872年);

华夏党的创始人之一董必武逝世(1975年),终年90岁;

国画大师张大千逝世(1983年),终年84岁

生中三样东西成就人:

天时,

地利,

人和。

人生中三样东西最无价:

健康,

善良,

真情。

人生中三样东西最无常:

成功,

财富,

机遇。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