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声讨家具商 - 《正气无敌》关越今朝 - 藏书堡 - Powered by Discuz!

藏书堡提示: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非法恶意镜像网站

请访问原网站:www.cangshubao.net
返回列表 发帖

第一百六十三章 声讨家具商

第一百六十三章 声讨家具商

自从发生污水入净管一事后,一段时间以来,很是太平,没有新出现环保案例。


不过环保局也没闲着,而是利用这难得的清静,对之前的工作进行总结,其实也是李光磊在总结半年工作。在这期间,收获很多,教训也有,现在全都整理出来,制定相应的方案。


对这些方案进行论证、学习、演练后,又进行了相应的完善补充,形成了较成熟的资料,时间也到了十月初。


这天上午,李光磊召集大家开会。


在众人进行工作汇报后,李光磊做出安排:“同志们,环境保护是一项长期不懈的工作,相关内容也有其持续性、一贯性。在七月份的时候,我们曾经进行过一次基础数据普查,掌握并修正了诸多数据,便利了我们的工作,也为相关职能部门提供了参照。那次一共普查了五个乡镇,是我们第一阶段的普查。


按照我们之前的计划,第二阶段也是普查五个乡镇,普查顺序也已排出。但九月份刚刚进行了行政区划调整,源稀工业区也纳入倡诚县管辖区域,我们的普查计划也需要调整。这个工业区位于源稀市界和倡诚县接壤处,历史悠久,但相关产能结构落后,环保隐患很大。因此,我建议把这个工业区列入第二批普查名单,而且排在第一位。”


对于局长这个提议,人们深有感触,一致赞同。


接下来,李光磊做具体安排:“由于工业区老旧企业较多,‘三废’问题突出,所以我们先集中突击这里,仍旧一组留守,另两组全部进驻工业区。具体进驻时间是……”


“嗡嗡嗡”,手机忽然震动起来,打断了李光磊的话。


看了眼来电显示,李光磊说了声“政府的”,按下接听键:“您好……是……哦,什么时候的事……知道了……好的。”


挂掉电话,李光磊道:“真是不省心。刚才铁县长秘书打来电话,铁县长让我去新区,说是好多居民把微利家具厂围了,是因为环保的事,他也要赶去现场。那这样,咱们这个普查的事就定了,具体分工都看看这张表,行动时间待定,先看一下这事的处理情况。”


会议结束后,李光磊叫上韩银河、赵忻堃、孙诚然,一起赶奔新区的微利家具厂。


越野车拐上环城公路不久,李光磊就注意到,公路左前方围了好多人,还停着好多车,不用说,肯定就是微利家具厂所在了。


果然不假,在离着人群不远的时候,就看清了白色横幅上有“微利”二字。


把越野车停在外围,李光磊四人从车上下来,走向人群。


现场人真是不少,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横幅上的字也是醒目刺眼。横幅一共两条,其中一条是白底红字,上面写着“蘸血的微利”;另一条横幅是白底黑字,分上下句,上句是“黑心商人赚钱昧良心”,下句是“微利家具致癌害人命”。光是这两条横幅就瘆得慌,不知究竟发生了怎样的事。


“谋财害命,天怒人怨。”


“给说法,给说法。”


从现场此起彼伏的喊声判断,显然人们情绪都很激动,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


在来的路上,李光磊还做过应对被围的方案,现在看来,民众都只顾盯着前面呢,根本注意不到自己这个小人物。


来在近前,李光磊等人也不说话,和好多人一样,找到稍微薄弱区域,一点一点的往里挤。反正不时有人这么做,人们也不时被挤着,现在只顾着正事,根本就不理会被挤动,只有个别人转头瞪眼。


遇到个别“瞪眼将”,李光磊就笑着点点头,并伸手示意着,然后便可继续前进。


挤来挤去,接近人群最里圈时,便可看到里面情形了。


举横幅的人就站在最里圈,人们不时冲着前面挥动手臂,大声喊嚷。迎着众人的,是一个很大的院落,院落一侧墙上挂着“倡诚微利家具有限公司”铜牌。院子很显空旷,房子较少,但正迎院门也最靠里的房子却又高又大,大房子门头上方是四个大字——微利家具,这显然应该是家具展厅。


尽管外面已经喊破了天,可铁艺院门却闭得紧紧的,院里也没有任何人走动,不过看得出,展厅里有人不时在了望着。


“妈的,躲在里面装缩头乌龟。”


“出来,再不出来我们就要砸门了。”


聚集的人群情绪更为激动,有人嚷嚷骂个不停,有人已经试着从铁艺门空档处投东西了。


这样可不行,非出事不可,李光磊不由得心焦,却一时没有好办法。自己只是个小环保局长,又不是公安局长,更不是县领导,既没有相应权威,又没有身手,出面也不管用。


这时候,李光磊才想起来,铁县长在哪呢?他秘书可是说他也要来的。想到这里,李光磊转头看去。


“干什么,干什么,想闹事?”扩音喇叭响起。


“警察来了,警察来了。”人们立即暂停先前举动,看向发声处。


熊有福黑着脸,带着几名全副武装的警察挤进人群,转向众人。


经过短暂的沉寂,人们又嚷嚷起来:


“警察同志做主呀!”


“把黑心商人抓起来吧。”


“瞎嚷嚷什么,有事说事,这么多人围在这,又吵又闹的,还有人要往里面扔东西,想干什么?”熊有福举起扩音喇叭,“找个明白人,先把事说清楚。”


还是警察说话管用,人们立即不再嚷嚷,而是公推一男一女代言。


中年女人先说了话:“警察同志,我叫徐海枝,去年买了新区房子,今年装修好以后,想着离这个家具厂近,又听说是大牌子,就买了这里的家具。家具放进去的时候,味就很大,想着放一段,通通风,走走味。可是就那么天天前后窗户开着,只要一关上,尤其晚上就难受,眼睛不得劲,嗓子也难受。


找到家具厂的时候,他们答复说是天凉点就好了。从九月开始,天就没那么热了,好像屋里味小了一些,可是还照样难受。尤其近些天外面起风,白天开窗少,屋里味又大多了,眼睛不只是干,还刺痛,嗓子呛得刺痒、咳嗽。到医院检查,医生也说是受到了有害挥发物刺激。可是我们再找家具厂时,他们还是那套说法,说是时间长就好了,明年指定没事。现在都难受成这样,能撑到明年吗?我就要求他们换家具,或是给出别的解决办法,这时候他们躲得不见了。”


年轻男子接着说:“我叫郑大刚,和徐大姐情况差不多,也在新区住,也在这买的家具。我是今年春天买的现房,拿上钥匙就装修,装修好以后晾了一个来月,然后就买家具。尽管买家具后,又空了一个月才住,可屋里气味大得不行,在屋里待一会儿就眼睛、咽喉难受。现在媳妇、孩子不止是这,身上还出了红疹子,痒得难受。到医院检查,化验指标,医生说是与挥发性有害物质有关,我就想到了家具。


刚找家具厂的时候,他们还能接待,要么说放放味,要么就推销什么空气净化器。找过两回以后,就没什么人理我们了,见了就躲,要不就是冷言冷语。这几天倒好,只要是见到我来,直接躲得一个人不剩,反而派那个保安给我讲‘政策’。那家伙就是个二楞子,挺大岁数了胳膊上还纹个张牙舞爪的东西,见到我就亮出来,让我识相点。


身后好多人都是从这里买的家具,也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不良反应,有两户家里还出现了白血病,检查也跟这事有关。他们也找过,遇到的情况类似,要么就推,要么就躲,最后就是那个楞保安出面吓唬。单个人根本没法来找,我就好几次让那楞保安推搡,我们这才商量着一块来找,结果他们干脆连大门也关了。”


在徐海枝、郑大刚说完之后,好多人又做了补充,讲说了自家遇到的情况。整体说法大同小异,都是自买回家具后,家里人眼睛、嗓子、皮肤就出状况,一些指标检测也不正常。


让人们又诉了一会苦,熊有福举起扩音喇叭,说了话:“你们说的意思我听明白了,就是家里人都有不同程序的难受,又都在这里买过家具。那我跟你们确认三个事:一、谁在这里买家具了,又出现了难受症状,那么都站北边来,没买过这里家具的留在南边;二、条幅上写的‘害人命’,到底是现在真出人命了,还就是说有可能;三、大伙都聚到这,是想解决问题,还是想闹出点什么事来?”


“当然是解决问题了,没事谁来这?现在是还没死人,不过就照这样,也快了,不是已经有白血病了吗?”郑大刚代为回答了问题。


与此同时,用了几分钟时间,现场人们也分成了南北两块区域,南边有好几百人,北边区域有几十人。


“既然现在没出人命,那以后别什么都敢写,这性质是不一样的。大家也都表示想解决问题,不是要闹事,那就等我进去了解一下情况,然后再说。看热闹的该哪哪去,也没什么热闹可看,这些人家这么闹心,你们还忍心看呀?”对着喇叭说到这里,熊有福目光扫过人群。


让刑警队长这么一说,又注意到那森冷的目光,看热闹的人们移动脚步,南片区域只剩下不足百人,还离得远了好多。而北区的几十人也都原地站着,现场紧张气氛为之一降,平静了好多。


留下两名警察维持秩序,并做相关登记,熊有福冲着院里喊了话:“开门让我进去,了解情况。”


展厅里早就有人注意情况,听到警察喊话,立即有一个保安跑到大院门口,小心的说:“领导,只是你们进去,他们可不行。”


“费什么话?开门。”熊有福瞪了眼。


“诶,好的。”保安应答一声,打开门锁,把铁艺门开了一道缝隙,警惕的看着外面。


熊有福带着另两名警察,进了院子。


“咣当”、“哗啦”,保安快速关门、上锁。


未完待续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