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818章 魂断青花

上了车,聪明的宋小亮就看出了她不高兴。

“干妈,怎么了?你这是和谁生气?说出来,我替你出气。”

“我能不生气吗?这辆车的来历你是知道的,是马县长买了非要送我,我坚决不要,他们非说是借我用的,反正我也没有汽车。我也是不好违了他们的意才答应的。可是,刚才王主他们却问我是不是真的?”

“什么意思?”

“这意思很明白,我这辆车是马县长送的已经不是新闻了。这不是让我脸上没光吗?”

“操,这是哪个给你身上喷脏水?要是被我知道了,看我不废了他。干妈,要不干脆这样,我们现在就将车还他们。”

宋小亮果然年轻,血气方刚。

“这主意不错,可问题是没有车我们乍回去?我现在还有急事。”

“这有啥难的,到处都有汽车租赁业务,我们去租辆车,还是好车。”宋小亮说着,将车的方向朝县城开去。

汪江玥马上制止他:“这孩子,说风就是雨,租车得多少钱?多浪费啊。”

宋小亮说:“钱是***不是东西,我们家有钱,干妈,我们不缺钱,缺的是人。拿我爸来说,有钱吧,怎么样,进去了,没了自由。我看你们就挺好的,没几个钱,却有自由,有追求。所以说,钱真的不是好东西。”

钱是不是好东西?不好评说,因为有钱,张高原成了高玉梅追求的对象,因为有钱,张高原才可以给她许以重金。钱是个好东西,却同时是毒药,求鹤顶红,迷你裙。

“说的对,当初我一直劝你爸要合法经营,没想到他却迷上了文物,结果怎么样,被人骗了。不死心,就去倒矿权,把自己弄进去了,还害了别人。所以,我不支持你经商,开车是技术活,却不用勾心斗角,很单纯的。”

“谢谢干妈。一想起我干爸的招待所我就心里难受,那时候他太难了。每天晚上整夜不睡觉,一个晚上一间房子挣人十五元。不过,要不是那间招待所,我怎么能认识你们,也不可能有你这样优秀的干妈了。”

往事不堪回首,时过境迁,所有的一切都成了过去式,包括他们的婚姻。

“要不是你那时候作死,我们也不会有今天这层关系。你爸妈太大方了,大方的让我们以为是在做梦。小亮,你那个叫威廉的朋友现在怎么样了?是回国了吗?”

提起过去,汪江玥突然就想到了那个喜欢吃她包的饺子的外国男孩子,他后来在一家学习机构当外教,后来就失去了联系。

“你还记的他?他还在安城,不过现在是一所大学的我外文老师,他还会偶尔和我提起你包的饺子的事。”

提起这外国男孩子,她感慨不已。王江民曾经利用网上的照片用照片来败坏她的名声,最后还不是落了个家破山河碎的下场。

“人是会变的,以前我还让他给麦香麦草她们姐俩补外语,想让她们出国,我现在想明白了,为什么要让她们去他国,还是在我身边的比较好。”

“不过,干妈,有件事我一直想要告诉你,怕你生气。”

宋小亮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什么事这样吞吞吐吐的,有话就说,什么事我没有经历过?”

“好吧,但你一定要保密,不能拿这个发火。”

宋小亮越是这样,汪江玥越是心慌。

“说,到底怎么了?卖什么关子?”汪江玥心情紧张,不知他要说什么。

“威廉和我说,他和麦草在谈恋爱。”

“什么?不可能,威廉是外国人。这怎么可能?”

要是在地上,她相信自己肯定会跺两脚,问题是在车上,而且是在马仁和送她的这辆车上。

“这也怪不得麦草,她没有父母,没有父母的人最容易早恋,在家中找不到温暖,当然得到外面去找。干妈,这是威廉告诉我的,你可不能因为这个骂她。她是个孩子,心中很苦。”

宋小亮象个大人似的劝她。

他的确长大了,经历宋富有被判刑的事,招待所被骗的事,他成熟了很多。

只是,麦草这孩子平时看着中规中矩的,怎么会喜欢上威廉这个外国人?作为姑姑,她从来没有把她当成是别人家的孩子。

到了县政府门口,宋小亮将车停在停车位上,到了门卫处,将车钥匙交给门卫,叮嘱他车钥匙是马县长的,让一定转告。

车很快租到了,上了车,汪江玥还是给马仁和打了电话,说了一大堆感谢的话,告诉他到门房拿车钥匙。

“汪主任,车是我关送你的,还没用怎么就不开了?是不是嫌车够好,我们马上换一辆新的如何?”

汪江玥笑了笑说:“不用了,我自己已经买了辆新车,这次到丹县来的目的之一就是给你还车,谢谢你。”

马仁和还想客套,汪江玥已经挂了。

县长和书记不合这是不是稀罕事,冯明远和马仁和不合到底是什么原因,她不是丹县班子中的人,当然不知道了。

她也懒的知道。麦草这么大就早恋,这实在出乎她间意料。看来,自己整天在外面跑,和孩子的交流少,而且让孩子住校也减少了在一起的机会。她一定要多呆在家中,利用假期这段时间来帮她。

“车还了,以后我们用啥?”

“干妈,就是这辆车了。你看怎么样?”

“笑话,这不是租的吗?”

“什么租的,当时你在打电话,我直接就买了,租车多麻烦啊,我喜欢,就直接买了。”

汪江玥听了,问:“多少钱?”

“一百万,,二手车价钱当然不能和新车一样贵,马县长送你的车,开着就掉价。”

妈呀,一百万?出手够大方。早知道他钱多,就不会找何小光借钱了。

“没办法,有钱就是任性。小亮,花钱要趁着花,不能乱花,钱虽不是最重要的,却是绝对不能没有的,细水长流才是真的。”

“好,我这些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要不是我们怎么会有这样的好日子,这辆车我送你了。”

宋小亮的眼中含有泪花。

“这是啥话?我又不会开车,要车干啥?不要。”

“干妈,这是你应得的,我妈也同意我这样做,更何况,你还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不要推辞了,我们家的车好几辆,我要这车也没用。”

宋小亮说的很真诚,无功不受禄。话说回来,宋小亮送她什么都不为过。

“你这是让我犯错误,到时候要是被人告了,岂不是坏事了。好,既然你这样说,反正车也是你开,我就答应了。”

这到底算怎么回事,前脚刚还了人情,后脚就接受人情?

张朵打电话问她到哪了,说已经等好半天了。

“快了,你们在哪里,我直接过去。”

“西七路一小区,我们在家中。本来昨天就可以回来,我爸不让,我们去了京城最大的文物交易市场,他还淘了一件好东西,急着让你帮忙看看,所以,心情迫切了一些。”

“好,这说明张局的精神状态不错。我到了马上给你打电话。”

“嗯,还有胜天的事,就按我们说的,先瞒着他。”

张朵说着就挂了电话。

张成刚竟然去逛古玩市场,在监狱中呆的时间久了,实在让人想不通。他难道还有钱?还是张朵替他付的?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张成刚是聪明人,能活着出来也是不易。

只是,不知他在古玩市场购买了一件什么样文物?必然不是什么便宜的东西。

很快进了安城,时间是中午两点多了。两个人都饿了,找了家小饭店吃了些饭,宋小亮将她送到西七路附近,说是要去办手续,拿了她的身份证。

一想到要和张成刚见面,她就有些心慌。自从张丽莹死后,她就很少去看他了。没有了她,他们之间的交流就少了一项内容。

既然他们是在家中,自然是不用着急的,去了一趟丹县,不能灰头灰脸的去见他。

汪江玥在附近找了家美容院,做了个面部护理,然后才给张朵打电话。谎称是路上出了事故堵车才晚到的。

“不急,我爸等你不来这会睡着了。”

一个重新获得自由的人,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当然舒心了。

“好,那就让好好休息一下,上了年纪的人,睡睡眠很重要的。张朵,我今天在丹县有急事借了老何十万元,他有没有告诉你?”

借钱这事她不想瞒着她。

“知道啊,小光和我说了,这件小事告诉我干什么?汪姐,这钱你不用还了,我们两家谁和谁?我马上出来了,你在路边上等我。”

果然没一会功夫,张朵从一个小区出来了,显的格外的有气质。女人一旦赋予了权力,就会不由的产生一种霸气。

张朵和过去的气质完全不一样了。人是会变的,她变的越来越让人不愿意亲近,全然没有了当老师那时候优雅。

“汪姐,你总算来了,时间长了,我和我爸一点共同语言都没有。气氛很是尴尬,说心理话,我恨他,要不是我是他女儿,我才不会去接他的。”

张朵是个狠心的人,从她所有的行为能看得出来。

“我理解,人和人是需要相处的,缺少了相处和交流,自然会无话可说。走,我们看看他去,他一定很高兴吧?”

张朵笑道:“那当然了,这些年了,他总算是出来了,高兴的象个孩子,他非常着急着要见你,说要向你打听一些人的情况。当然了,他提到何小光。汪姐,你一定不能告诉他我和何小光的事,我担心他接受不了。”

他当然接受不了。

其实张朵是个好女儿,她为了替父报仇做了大量的工作,甚至如今已经是大权在握了。

可是在汪江玥看来,她不是一个好女人。女人的善良和温柔她没有。善良是世界上最天然的化妆品,因为善良所以坦然,张朵虽然被各种名贵服饰包裹,却显的十分面老。

“这个我当然不会说,他们俩有矛盾是以前的事,你们俩结婚我也是不看好的,其实,张朵,老何他十分的爱你,想要过一份有爱的生活。可是这世上有多少事是可以随心的呢?要是现在让他重新选择的话,他一定会选择他前妻的。”

张朵不明白的问:“为什么?”

“因为他们有儿子,如果他们破镜重圆的话,所有的悲剧都可能不会发生。孩子才是一个人活着的理由,而不是配偶一方。不信,你爸一会见到我的时候,他一定会问胜天在哪?”

“是吗?我们一会可以验证一下?”张朵半信半疑。

到了张成刚的新家,张朵打开门,蹑手蹑脚的进了客厅,拿了一双棉拖鞋给她,是黑色的。

“干吗买这样暗的鞋子,还是鲜艳一些的好看。”

“是我爸买的,他那么坚持,我也依了他。走,我们直接去卧室好了。”

张朵笑嘻嘻的小声说:“我已经找了婚介所,让给他物色一个善良的女人,没办法,他得有人照顾。

“我看我们还是在客厅等好了,影响他休息总是不好的。”汪江玥坚持要在客厅等他醒来。

“好的,难怪他们个个都喜欢你,你总是善解人意。这样,我将我们买的文物拿给你看,这次可是花了大价钱了,要是赝品就惨了,你帮我鉴定一下。我爸说你是半个鉴定专家。”

汪江玥笑着说:“你一定个听错了,我是什么专家,我有个在文物局当专家的叔叔。要真是贵重的文物,我肯定会让他来替你们鉴定的。”

张朵说着就去推张成刚卧室的门。

“汪姐,不好了。”张朵一声尖叫,汪江玥直接从沙发上就弹了起来,看到站在卧室门口呆若木鸡的张朵,一种不祥之感油然而生,一把推开她,傻了眼,卧室里,一地的青花碎片,张成刚倒在地上,血流了一地。

汪江玥不顾一切的扑到跟前,用手去试张成刚的鼻息,早没了。

再看了看放在柜子上的盒子,却是自己带去送给张天元的装青花的盒子,天哪,这尊被人调了包的青花竟然和张成刚一起香消玉殒。

“汪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尊元青花三千万元,都是我公司的钱,这让我怎么向何小光交代?”

好狠心的女人,这个时候,她悲伤的不是亲生父亲的离去,而是一地的青花碎片……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