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676章 这究竟是为什么

    文局长走后,我要县委常委、县委办公室主任王庭注意跟文局长联系,等公安局有关古汉科的书面报告一到,就整理一下,我们再以县委、县人大、县政府、县政协的名义向上面报告一下,报告无论如何,最迟明天上午,最好是今天下班前要送出去,争取主动。

    虽然古汉科是国务院调查组点名的犯罪嫌疑人,但古汉科毕竟还是省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市人大代表,市政协常委、市政协经济委员会主任,月光县政协副主席。这些职务还一个没有免,古汉科还有一些人脉关系。我们得把有些手续,做到前面,争取主动,省得被人说三道四。

    下午六点多钟,我刚吃完晚饭,来到办公室看材料阅批文件。县委机要局就把一份加急秘码电报放在了我的桌子上,看完这份电报,我心中长久以来形成的神圣的殿堂,仿佛在顷刻之间坍塌了。我瘫坐在椅子上,好长时间缓不过气来。

    电报是由省政协向省委报告,由省委发给市委再由市委转发下来的。主要内容如下:

    “惊悉昇龙房地产公司董事长、省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山河市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主任、月光县政协副主席古汉科不慎失足坠楼身亡,建议将古汉科的遗体立即就近火化,骨灰盒由黑色布匹包裹,交由当地公安部门暂时保管,择机交给古汉科的亲属。”

    我实在弄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省委为什么要发出这份电报?就请来县政协主席骆丹。

    “骆主席,不好意思啊,晚上还把您请过来。”我说。

    “没关系啊,常书记有请,我非常高兴啊。”骆主席说。

    “您知道这古汉科的遗体就近火化是什么意思吗?”我问。

    “我不知道,不过,我们已经接到了市政协的通知,知道古汉科的遗体就近火化。”骆主席说。

    “您能不能向市政协并通过市政协,向市委和省政协打听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这究竟是谁的指示啊?”

    “行啊。”

    “打听好后,马上告诉我,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我说常书记啊,你不要这么客气,有什么事,你就吩咐就行了。”

    骆丹主席刚走,公安局文局长就急如星火地赶来了。他说刚接到市公安局紧急通知,要我们马上把古汉科的遗体火化,明天上午九点半钟之前,将骨灰直接送到市公安局,交由市公安局处理,问我怎么办?

    我当着文局长的面,拨通了市委常委、市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局长姚年同志的电话:“姚局长啊,古汉科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古汉科明明是他杀,怎么会是不慎失足呢?再就是事情还没有弄清楚,怎么就匆忙火化遗体呢?还有,古汉科是国务院调查组公开点名要抓的涉嫌犯罪分子啊,怎么就这么简单地处理呢?这样简单地处理,怎么向国务院交待呢?”

    “老弟,不瞒你说,我也感到很奇怪,觉得不可思议啊。我不得不问市委书记翁敏杰,这是怎么回事?”

    “翁书记怎么说?”

    “翁书记说是省委决定的,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您问了省公安厅吗?”

    “问了。”

    “省公安厅怎么说?”

    “省公安厅也说是省委决定的。”姚局长说。

    “省公安厅没有说别的?”我问。

    “没有。”

    “那下一步该怎么办呢?”

    “什么怎么办?省委这么决定,总有这么决定的道理吧,我们不能妄议省委啊。不管我们想不想的通,我们还是要有起码的政治觉悟的,还是要有起码的政治规矩和政治纪律的,先无条件执行省委决定再说吧。”姚局长说。

    “那总得把古汉科死的原因查清楚吧?不能让古汉科这么死的不明不白吧?总得抓住古汉科幕后的黑手吧?”我说。

    “这个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查的。人死了,命案必破,这是我们对我们自己提出的严格要求。我们不会懈怠,我们一定会把古汉科死的原因,查个水落石出的。我们不可能让这件案子,变成一个无头案。更不可能让那些为非作歹的人,逍遥法外。我们一定要让那些为非作歹的人,接受法律的严厉惩罚。”姚局长说。

    “谢谢姚局长。”我说。

    我放下电话,开始了沉思,开始了很苦恼、很头疼的沉思。

    省委怎么会做出这么“荒唐”、“糊涂”的决定呢?我虽然必须执行省委的决定,可我还是想不明白啊。一个县委书记,去执行想不明白的决定,有些情绪,有些“窝囊”,有些影响执行决定的积极性啊。

    我疑窦丛生,拨通了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省委政研室主任叶子奇的电话,我向叶主任汇报了古汉科以及省委加急电报的情况,求他无论如何帮助我,问一下上官书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然后,马上回电告诉我,越快越好。

    骆丹主席进来了,她说经打听,电报的内容是省委要求省政协写的,然后以省委批转省政协的形式发下来的。我说我知道了,并谢谢她。

    骆丹主席走后,我在办公室来回踱步,内心烦躁不已。就把座机按下免提和追拨键不断地给叶主任打电话,电话那头总是说,机主正在通话中,无法与我联系,让我稍后再拨。

    我的手机震动起来,是叶主任打来的。叶主任说,一直往我办公室打电话,可办公室电话老占线。原来是叶主任一直在给我打电话,我忙说对不起。

    “上官书记没有回家,我也没有回家。我来到上官书记办公室,看见上官书记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给人的感觉是既神色凝重又心事重重,既精明果断又苍老孤独。他的头发花白,还有些凌乱,让我有一种不修边幅的感觉。”叶主任说。

    “您问了上官书记吗?”我问。

    “问了。”

    “您是怎么问的啊?”

    “我说月光县委书记常小刚非常着急地请求我问上官书记,古汉科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明明把他杀说成是不慎失足?为什么在事情完全没有搞清楚之前,就匆忙火化遗体呢?古汉科可是国务院调查组公布的重点犯罪嫌疑人,为什么不能慎重一点?为什么要这么简单地处理呢?”叶主任说。

    “上官书记怎么说?”我急忙问。

    叶主任说:“上官书记明明白白地对我说,他知道是他杀。”

    “那为什么不侦破案件,不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呢?为什么这么匆忙地火化遗体呢?”我继续问。

    “上官书记只说了四点。”

    “哪四点啊?”

    “第一、是他指示省政协这么做的。第二、他没有参入有关古汉科的任何幕后活动,更没有拿过古汉科的一分钱。第三、他理解你此刻的心情,他希望你能在漆黑的夜晚独自深思并长大,然后,或者深藏入心中,或者忘记这一切。第四,自从他决定把你派下来之后,你表现的比他想象的要好,他对你从来都没有失望。他希望你,不要对他失望。”

    “那上官书记知不知道,谁是杀了古汉科的幕后凶手啊?上官书记对这一切都了如指掌吗?”

    “不好意思,我没有问过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我也不便问。不过,据我猜测,以上官书记的精明,他不可能完全不知道内幕。他可能隐隐约约地知道一些情况,只是不动声色罢了。但具体知道多少,我就不知道了。也许上官书记是胸有成竹,故布疑阵,故意放出这样一个烟雾弹。”

    “故布疑阵,故放烟雾弹?上官书记真的是这样想的吗?”

    “我不知道,我只是猜测,跟你一起分析分析。”

    “可我还是不明白啊?”

    “那你就慢慢理清思路吧。”

    “我理不清啊。为什么?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我不懂,我真的不懂。求您请上官书记告诉我。”我哀求道。

    “上官书记不是说了吗?希望你在漆黑的夜晚独自深思并长大。他对你从来都没有失望,也希望你不要对他失望。”叶主任说。

    “可我还是不明白啊。”

    “对不起,小刚,关于古汉科一事,我要做的只能是这些。你也用不着太担心什么,太七想八想了。朗朗乾坤,坏人总会伏法,正义总会伸张的。”

    “说是这么说,可我的疑问还是没有搞清楚啊。”

    “这样吧,小刚,你抽空回来跟我,跟上官书记好好聊一聊吧。”叶主任说。

    “谢谢叶主任,我一定抽空回来。”我说。

    我挂断电话,问文局长:“你懂这一切吗?”

    “我不懂。”文局长回答。

    “我记得有一种说法叫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那么,你就按市公安局的要求,将遗体火化吧。”我苦笑着说。

    “那……那好吧。”文局长有些勉强地回答。

    “不过,在火化前,你要让法医再次把遗体好好鉴定一下,将遗体的各个方面都拍照、录相,然后把这些东西好好保存下来,说不定将来用得着。”

    “好的。”

    “谢谢你,你辛苦了,你看你这一段时间以来,瘦多了,

    黑多了,要保重身体啊。”我说。

    “没什么,你也瘦多了,你也要保重身体啊。”文局长说。

    我毕竟年轻,有关古汉科这件事,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越想越拐不过弯来,越想越头疼,越想越糊涂。

    在我看来,古汉科的问题远远大于柳顺平、周怀南、汤吉祥、居如意,有可能大于石远方,可就这么不了了之,我心中实在不甘。这么明显的他杀,既不认真调查,也不抓紧时间追捕凶手,反而要以“不慎失足”的名义匆忙火化遗体,这是什么事啊?这是哪一家的逻辑?哪一家的王法呢?

    我想不通,实在想不通……

    一夜无眠,清晨,我让秘书程华国开车直奔省城。

    我要问省委书记上官云飞同志,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

    我,年轻的**县委书记,带着满脑子的疑问,直向省城进发,进发……完

    作者:致读者

    到这里,第五任县委书记就暂时告一段落了。衷心感谢您们一路相伴,您们的一路相伴,是我继续写下去的动力。

    今后,我将努力学习,努力写作,争取能写出让您们满意的作品,不辜负您们的期望。

    再次谢谢您们!

    ()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