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东行(下) - 《宰执天下》cuslaa - 藏书堡 - Powered by Discuz!

藏书堡提示: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非法恶意镜像网站

请访问原网站:www.cangshubao.net
返回列表 发帖

第328章 东行(下)

    一列列运兵车从西面驶来,放下了一队又一队的官兵。
    长安京兆府中的将领们,麻木的看着这些陇西汉子,把车站和周围的军营校场逐个填满。
    “快四万了。”景思谊听到身边有人小声的说。
    京城政变才三天,韩冈的先锋就开到了长安。两天后又聚集了近四万人,这只能是事先有所准备。
    而这些士兵,经过询问,都不是军队出身。主要来自于钢铁工厂和矿场。每个月都要接受军事训练。
    长蛇一般的三条队列,从车站延伸出来,于城门处汇合,顺畅的穿过城门之后,又一分为三,走向不同的道路,进到各自的军营中。几匹奔马同时穿过城门,毫无阻碍地与行进中的队列擦肩而过。
    看似简单的行军,却体现出了超人一等的训练水准。
    无论是从精气神,还是列队行进的组织度,都不逊色于正牌的上位禁军。而武器装备,只看他们横在身后背包上的燧发枪,那一根根锃亮笔直的枪管,完全不在神机军之下。
    “这些真的是工人?!”
    几天来,景思谊不知道多少次听到身边人恍恍惚惚的问出这句话,而他则渐渐的无法给出一个确定的回答。
    工人组成的民兵,相当于过去所说的乡弓手。而那些乡弓手,只有保护乡梓时,才能表现出稍高一点的战斗力,一旦调动外地,顿时就成了人见人欺的鱼腩。
    但进入长安的四万兵,一看就硬如精钢。
    以韩家的财力,韩冈蓄养一支上千人甚至三四千人的私兵,都不足为奇。但仓促之间就组织起一支人数多达四万,训练水平不亚于禁军的队伍。
    韩冈表露出来的实力,景思谊的那点小心思都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一列外形与普通车型毫无区别的列车缓缓驶入车站。
    京兆府的文武官们诚惶诚恐的走进韩冈的专列。
    久违的面容一如往常和蔼可亲。
    但如同戏法一般被变出来的四万大军,却让所有人都心中凛然。
    这个数量,已经超过了长安京兆府现有的军力。
    而不断抵达的列车上,一架架火炮正排列得整整齐齐。
    韩冈的底蕴,终于暴露出了冰山一角。
    这也让平日里起居八座的文官武将们,变成了恭聆庭训的小儿。
    “虽然在那些魑魅魍魉都跳出来之后,来个一网打尽,这样说不定可以一劳永逸。不过百姓要受苦了。所以我本不取这一点。
    “难得辽国将亡,天下太平将至,能安定一些就安定一些。”
    “可惜,有人不这么想。”
    “既然这样,尽全力击垮他们的野心,早一点结束也是好事。”
    景思谊第一个拜倒在地,“末将愿为先锋,为相公拿下逆贼,还天下一个太平。”
    他的身前身后,一群将校争先恐后。
    手中的兵力已经不足以成为讨要好处的依仗,那为了不被边缘化,只有更加积极的表现自己。
    ……………………
    当新一天的太阳重新露出真容。
    士兵们重新被驱赶了起来。在军官们的呵斥中,磨磨蹭蹭的做着攻城的准备。
    燕达早没有了前些天的自信。蓬乱的须发,肮脏的外袍,使得他更像是一名躲藏追捕的逃兵,而多过像一名统领大军的太尉。
    用了两天的时间,他攻下了兴平堡的外堡,但直到今日,政变第八天,兴平堡的内堡,依然牢牢的掌握在李信的手中。
    攻入外堡的士兵,成了靶子,而跨越外堡高墙射击的火炮,无法撼动兴平内堡的水泥外壁。
    在几次对城墙的冲击中,士兵伤亡惨重,而数日的火炮对射,有经验的炮兵更是死伤殆尽。如果不是最后一点理智约束,燕达甚至想过驱动百姓去堵塞炮口。
    “太尉,发|射药没了。”亲兵狂奔而来,他是燕达放在炮兵阵地上的第二任督战官。上一任四天前与身边的大炮一起炸为了碎片。
    燕达派人去催,却久久没有回复。
    河北开战,绝大多数库存弹药都送去了河北,而政变的那一天,工厂和库存一起化为飞灰。
    剩下的弹药基本上只存在于各处棱堡中。转运过来的一点,在这几日的攻城中,消耗得飞快。
    轰的一声巨响,声音发生在城中,熟悉的浓烟腾上半空。
    很快燕达得到回报,“运送弹药的车子被袭击了。”
    燕达一阵晕眩,又是关西人的残党。
    那些人神出鬼没,不断偷袭,警察们如同没头苍蝇,疑犯捉了一个又一个,但偷袭始终没有停止。就连福建商会中的几个首脑,都遭到刺杀。
    原本两三天内平定京城,然后整合兵力的计划,现在成了笑话。
    不过时间还来得及,对面的弹药即使一开始偷偷存储了许多,现在也没剩多少了。
    只要再来两天,他就能把李信的头颅给揪下来。
    到时候整顿兵马,有半个月时间,足以让他把洛阳拿下。
    但随即而来的一个冷冰冰的消息几乎击垮了燕达,“西军万人抵达洛阳。”
    ……………………
    西军一批紧跟着一批出关。
    韩冈征发的“民兵”并没有排在前位,关中的将帅们争先恐后的率兵出发,把那些钢铁工人和矿工留在后面压阵。
    当韩冈的专列离开函谷关,驶进洛阳盆地,景思谊所率领的骑兵,已经杀到了西太一宫外。
    游师雄出城迎接韩冈的到来。
    简单的接风宴后,私下里游师雄向韩冈询问,“玉昆你应该比我更早知道京城中会有变乱吧”
    韩冈出兵的速度,快得超乎想象。出兵的规模,更是远在预计之上。
    即使韩冈得到京城变乱的时间跟自己差不多,游师雄也不觉得能做到动员、整编和调动。时间完全不够。
    “景叔兄你就当是这样吧。”韩冈笑着,没有透露更多。
    果然如此。游师雄心中叹道,又问,“章惇究竟是死是活?”
    京城变乱,一开始打得关西派措手不及,表现出了极强的行动力,熊本和燕达甚至把福建商会联合起来,但发展到后来却变得荒腔走板。游师雄看京城传来的消息,越看越是莫名其妙。
    “现在他没事了。”韩冈说,“因为该结束了。”
    韩冈在洛阳逗留了三天,等西军攻入东京城的消息传来,他便登车继续东行。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