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升官指南- 八百八十一章谁也不出面

    一旁吴所长也在小鸡啄米点头应和说:“是啊朱书记,陈小山的案子每一桩都是人证物证俱全,您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可以把案件卷宗拿给您看。”

    陈水海见亲自抓走孙子的吴所长也站出来力挺唐一天气的直瞪眼,他冲到吴所长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喝问道:“你说!我孙子到底什么时候放出来?”

    吴所长连忙快步后退想要躲开,嘴里回答说:“你孙子违法自然需要法律来制裁,他什么时候能出来你应该去问法院,我们派出所只管抓人。”

    陈水海听了这话当场急红眼,转脸冲朱书记大喊道:“朱书记,你可是咱们红海县的父母官,你得为我孙子做主啊!”

    自打陈水海进了县委书记办公室朱达光就被他闹腾的脑袋生疼,他之前看在陈水海是退休老干部的份上多少给他点面子,没想到他得寸进尺一再在自己办公室里言行狂妄,这让他心里也觉的不胜其烦。

    朱书记当即对陈水海黑脸道:“陈老,你反映的问题唐书记已经给你解释清楚了,你孙子既然违法就该受到法律制裁,这种事你找到天边也没用,你说呢?”

    朱达光的态度让陈水海脸上一愣,他当即意识到整个书记办公室里根本没有一个人会站在自己一边说话,这让他心里无比愤怒却又无计可施。

    他当即恼羞成怒冲唐一天和吴所长充满怒火看了一眼道:“我就不信这天底下还没有说理的地方?一个小小的经济开发区领导居然敢要挟我?我倒是要让你们看看什么叫有所为什么叫不可为?哼!”

    陈水海撂下一句狠话后掉头就走,唐一天和吴所长几人也赶紧跟朱书记招呼一声转身出了书记办公室。

    一行人会经济开发区的路上,方副主任问唐一天:“唐书记,如果陈老还是坚决不肯签署那份拆迁协议怎么办?”

    唐一天当即冷笑一声道:“既然他不见棺材不掉泪,那就让他亲眼见见棺材是什么样。”

    一旁吴所长担心口气对唐一天说:“唐书记,我看这事肯定会闹大你可要有思想准备,我听说陈水海的女婿在省国土厅跟领导关系挺好。”

    唐一天淡淡眼神扫了他一眼无所谓口气:“我还从没见过一个人可以猖狂到凌驾于法律之上?陈水海身为一名老党员居然为了个人利益损害咱们经济开发区整体开发的利益,对他这种人我宁可拼了官帽子不要也要跟他斗到底!再说了,即便他陈水海有个在省国土厅工作的女婿也没什么打紧,我既然敢动他孙子自然有办法对付他女婿。”

    唐一天的话虽然说的不紧不慢,却让坐在身边的两位下属顿时信心增加不少,尤其是吴所长之前的担心一瞬间消失全无。

    将熊熊一窝,兵熊熊一个。

    有唐一天这个县委副书记一马当先在前积极支持将陈小山绳之以法,底下人办事的效率立马快了很多。

    不出一周的功夫,陈小山的案子已经移交到了红海县法院。

    陈小山的父亲听闻消息后心里焦急万分,他在家里苦苦劝说自己的老父亲陈水海:“爸!你就把那份拆迁协议签了吧!咱们经济开发区这位唐书记可不是普通人,但凡跟他过不去的领导干部包括咱们普安市前任经副市长,红海县前任县委书记何忠涛都没落下什么好,您说您一个退休老干部您跟他较什么劲?”

    陈水海见儿子这副没出息的样打从心眼里来火,他冲儿子教训道:“你说你别的本事没有怎么一说话全都长他人志气?咱们陈家是什么样的家庭?他唐一天又算个什么东西?一个小小的经济开发区工委书记都敢骑到咱们陈家脖子上撒野?这口气你咽得下去我可咽不下!”

    “您咽不下也得咽”,陈水海儿子苦口婆心道,“我可是听说那个唐一天官场背景深厚的很呢!咱们惹不起他!”

    陈水海听了这话没好气冲儿子道:“你要是害怕就躲一边去,我偏要看看他到底有多大本事敢跟咱们陈家过不去?”

    “爸您再这么闹下去小山就真要坐牢了!现在案子已经到了法院,姓唐的摆明了要跟咱们硬碰硬,不管怎么说小山以前犯下的那些事都是事实,咱们总归是理亏,您就退一步吧?退一步让小山早点出来不好吗?”

    陈水海对儿子的劝告置若罔闻,他不无狂妄口吻说:“我孙子的案子就算是县法院宣判了,我也能托关系让他们改判,我会怕那个姓唐的威胁?他越是上纲上线想要掐着我的脖子我就偏要跟他斗到底!”

    陈水海冥顽不宁的态度,让他当县水利局副局长的儿子心里郁闷至极却又无计可施,他向来是个性格软弱的人,既然老父亲固执己见也只能任由他的性子来。

    一个月后,陈小山的案子在红海县法院开庭审理,鉴于他以前的不法行为较多数罪并罚,法院当场判刑陈小山有期徒刑三年!

    这样的审判结果让陈水海像是脑袋被铁锤重重敲了一下,他怎么也没想到红海县法院的法官还真敢给自己的孙子判刑?

    他当即给自己的老领导,市人大副主任打电话,请求他务必要帮自己的孙子讨还一个“公道”。

    市人大副主任看在多年的老交情份上随手打了个电话给红海县委书记朱达光,朱达光的回答很客观,他说:“陈小山犯罪事实俱在,陈水海拒绝配合拆迁也是事实,偏巧现任经济开发区工委书记唐一天又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主,所以这事一般人说情恐怕没什么用。”

    市人大副主任听朱达光提及“唐一天”的名字心里立马明白过来,关于这位“官场新秀”的传闻在整个普安市官场早已传的人尽皆知,连他这个身处闲职的领导都听闻一二。

    他心里立马意识到自己的老下属陈水海碰上了硬茬,当即对朱达光表示感谢后又对陈水海回话说:“你孙子的事不是我不帮忙而是这个忙我实在是帮不了啊。”

    陈水海做梦也没想到此事居然连自己还在领导职位上的老领导都帮不上忙?这让他头一回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