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不是在信用社给贷了的吗? - 《非常仕途》太平一楼 - 藏书堡 - Powered by Discuz!

藏书堡提示: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非法恶意镜像网站

请访问原网站:www.cangshubao.net
返回列表 发帖

590、不是在信用社给贷了的吗?

590、不是在信用社给贷了的吗?


听了顾作态这样的态度,秦依依乘着酒性,麻利的穿上皮短裙,转身就走到餐桌旁,端起倒给顾作态的那杯酒,走到顾作态面前,猛的一下,将酒杯里的半杯就

泼在顾作态的脸上。

然后恶狠狠的说道:

“顾作态,你真他妈的是个流氓!婊子养的!”

秦依依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顾作态猝不及防,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也顺手端起一杯酒准备泼给站在那的秦依依。

这所有的情景都被坐在上首一直关注着这边情形的县委书记周博看见的,也是听见的。

看着秦依依的一系列举动,周博刚开始还是心里面没有什么,认为让秦依依教训一下顾作态也不是不可以,所以就只是观察着,也带有想看顾作态的笑话的幸灾乐祸的心情。

当看见秦依依将两腿叉开,让顾作态要钻的时候,周博心里还是有一点点的不舒服,心想,这两腿之间可是我周博的那个东西钻的呀,但也没有说什么。

只是当顾作态要秦依依将两腿再叉开些,而秦依依突然将皮裙子提上去露出了那红红的内内、洁白细腻的大腿和臀部的时候,周博有些不高兴了,尤其是看见一个个的男人都围过去,垂涎欲滴的时候,周博心里的火就升腾了起来。他知道,这些人是利用秦依依喝醉了,占秦依依的便宜。更可恨的是顾作态,以酒耍疯,也欺负秦依依。

当秦依依将一杯酒倒在顾作态的脸上的时候,周博感到了一阵快意,心里暗叫道:

“干的好!”

但是看见顾作态要还手的时候,周博想,自己再不出面,秦依依一定会吃亏,顾作态这个老流氓可不是一个吃素的。

所以,当顾作态举起酒杯正准备把杯子里的酒泼向秦依依的时候,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坐在上首,一直没说话的县委书记周博一声吼,道:

“莫名堂!看看你们一个个像什么话!”

这一声,让顾作态举到半空的酒杯凝住了,周围的人也把目光转向了周博这边。

看着坐在那一脸怒气的周博,一个个都悄咪咪的坐回了自己的位子。

这时的顾作态突然感到十分狼狈,站在那不知道怎么办,双眼看向周博,充满了委屈。

周博说道:

“看看你们一个个像什么?你们都是益昌县的领导干部,都是县级领导了,还做这些丢人现眼的事情。传出去了,你们不感觉丢脸我还感到丢脸呢。”

然后将目光转向顾作态,说道:

“你是人大的副主任,是代表人民的,你看你这样像人民的代表吗?你还是一个知识分子,也还是省作家协会的作家,你真给作家丢脸!”

被周博一顿抢白,顾作态脸红一阵白一阵,颓然的坐在了旁边的一把椅子上,嘴唇翕动了一下。

秦依依看见这时候周博终于帮自己说话了,心里一扫刚才被顾作太欺负的委屈,温柔的看了眼周博,也就移步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酒宴还是继续,只是很快的就结束了。有事的领导提前告辞,有些领导也就在凤凰山温泉酒店泡澡。

县长易刚也提前走了。

顾作太在酒宴还没有结束就被县人大主任覃茂林安排接待办的主任童安让跟来的小车把他送回了家。

凤凰山不仅有温泉,在这个季节还有漫山遍野盛开的桃花梨花。虽然在夜晚,但躺在户外的温泉边,还是能够闻见从山上飘来的花香。

不仅能够闻见花香,因为在山上,还有一座远近闻名的寺庙,所以偶尔也能够听见隐隐约约传来的节奏缓慢的钟声。那是寺庙里的和尚给来寺庙里烧香的香客许愿敲的钟声。

等其他的人都走了,看见大哥周博没有走,梁力民、钱多三、蒋长波三个兄弟也就没有走。当然还有一个人没有走,就是秦依依。周光辉自然更没有走。这些人都围绕一个温泉池子,躺在躺椅上,东一句西一句的拉着家常,等着大哥发话。

周博躺在椅子上,点燃一支烟,仰望着夜空,看着满天的繁星,悠然的说道:

“今晚的夜色真美啊!”

大家都知道自己的大哥是个知识分子教授,看着如此美景,他肯定要发一通感慨的。

周博吐出一股烟雾,突然想起今晚秦依依与顾作太之间的事情,心里有些爱怜起秦依依来了,于是对坐的不远的秦依依问道:

“秦部长,怎么今天晚上你去招惹那个顾作太来了?”

秦依依本来就没有什么了,但被周博这么一问,也就像勾起了伤心事似的,十分委屈的说道:

“那是我在招惹他嘛。他那么个长不像冬瓜,短不像葫芦的人,我看着就烦。”

周博听了后,微微一笑,继续抽烟。

秦依依从椅子上起身,拿起披肩,迈着猫步,就往周博面前的一张躺椅前走来。穿着的粉红色泳装在月光下,把傲翘的娇躯映衬得凹凸有致。裸露的白嫩的肌肤与洒下的月光相映成趣。也吸引了大家的目光。而这目光让秦依依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步子变得更加轻快而骄傲。

看着秦依依向自己走来,周博心里很是受用,抽着烟,笑眯眯的看着秦依依往自己面前来。当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稍稍用手指了指身旁的一张躺椅。

秦依依很乖的坐下,悄声说道:

“注意,别感冒了。”

坐在一旁的周光辉这时候看着哥哥,微微一笑,心里明白了,估计哥哥与这个女人的关系不一般。心想,如果早知道秦依依与哥哥是这个关系,今天晚饭时,就不会让顾作太在这个女人面前那么猖狂。

闲聊了几句,周博对周光辉说道:

“二弟,你那里要赶快动工了。”

周光辉向周博面前挪动了一下椅子,然后笑着说道:

“哥,我知道,但是现在我手上很紧张,所以正准备找银行给我贷点款。”

周博一听,吃惊的问道:

“年前不是在信用社给贷了的吗?”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