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1140章 蛟龙入海



    赵易却冷笑一下答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早就知道他是这么一个人,当年黄洁的招商奖金他竟然收了五十万,后来魏淑娟参股各公司也原非本心,她那两下子能干个毛啊?按道理我应该投靠杨向东的,但我却跟了王利民,这也是站错队了吧。但你不能小瞧这个人,他能当上一把手,一定有过人之处。

    他其实是利用了我,完成了这么多的项目,如今矛盾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我就可以消失了。我要是不甘心就有无数的诡计对付我。正所谓‘善战者不怒,善胜者不与’他一直躲在幕后出战,只不过是在等待一击必胜的时刻,‘将欲夺之,必固与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这么些年冷眼看着我一步步做大,收集我所有的坏事,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

    现在杨向东有王国仁跟钱浩这个二鬼子撑腰比以前更有实力了。他不是不想整我,是怕把事情搞大牵连的人太多不好收场,逼我辞职不过是欲擒故纵。所以我瞬间就得消失,不能给他机会。我在市里唯一的资产就剩下陵园公司了,却是负债累累,难为王前了。

    但他不会有问题,陵园公司在其它的公司也有投资,他活着还能维持这个公司继续赚钱还债,如果他出问题银行的钱全打水漂了,王国仁也不能干。你以后的打法是通过魏淑娟拉近跟杨向东的关系,找准队伍。也采取跟他一样的打法,他不就是喜欢钱吗?你就投其所好给他了。再怎么给也没有财政补贴的多,你也是个聪明人,不能犯我这种错误,想办法让文琳先出去,收缩阵地,一步步撤退吧。”

    孙天宇苦笑了一下说道:“二哥,你说的话我都记住了,我知道怎么对付那个老家伙,但我跟文琳的事够呛,她们家里不同意,这种关系我也不能使黑招去弄人家,实在不行就算了,也不能害人家啊。”

    赵易皱眉道:“你们不是处的不错吗?怎么又不同意了?”

    孙天宇答道:“文琳就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几句好话就迷糊了,但她爸妈都是人间的老家贼,根本就没看上我这种人,有再大的钱人家不稀罕,我俩年龄差距也有点大,所以人家就以这个为借口一直不同意,面都不让我们见呢。”

    赵易却笑道:“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是老观念,张处不过是个机关里的处长,再有钱能有多少?还装上了?那文琳到底是什么意思?”

    孙天宇答道:“文琳到是真心的,偷着来会我却是哭哭啼啼的,我也闹心。我也要跟你差不多了,事业感情双闹心。”

    赵易想下说道:“那我就是你的反面典型,感情上的事快刀斩乱麻,实在不行就一刀两断,别留罗乱。”

    孙天宇想下答道:“我跟你不一样,我只是感情上的事,不涉及钱财好解决。如果没有这么多的生意,陈如一定死心塌地的跟你。钱浩你也要小心,我听说东洋会馆又来了不少东洋人,估计都是东洋社团的人,来给他助威的。我本来还想招集一些兄弟,等你发做的时候狠狠地干他们一场呢?现在也用不上了。”

    赵易嘿嘿一笑,说道:“这个是属于我自己的事,不用你们出手,我这次消失也是防着他,我跟他的故事其实才刚刚开始,我不会让他离开这里的。”

    孙天宇看着池边的手包,鼓鼓囊囊的定是藏着手枪,只得叹道:“二哥,无论遇到什么事都有兄弟,只要打个电话有的是人替咱们卖命,你自己也得小心啊?”

    赵易又是一笑,答道:“我会小心的,你也要保护好你自己,生意上的事能让就让,万一有事找大哥,帮我守住陵园公司,我一定会回来的,到时候咱们再喝酒。”

    赵易说完出水,拿包找更衣室穿衣服,孙天宇在身后跟了出来,打开柜门从手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说道:“二哥,拿着应个急,不够我再往里打。”

    赵易看着银行卡一笑,说道:“谢谢兄弟了,钱我不缺,你留着给文琳在海外弄个好别墅吧。”穿好了衣服又拍拍孙天宇的肩道:“以后这个市就是你的了,不能弄成三国演义,要像水浒传一样接受招安才能活下去,别让我失望。”

    孙天宇又情真义切地喊了一声:“二哥。”

    赵易又笑道:“我是孙大圣,闹完天宫也该走了,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我也找个洞天府地去修炼,在你需要的时候我一定会回来的,也许你已经不认识我了。”说完拿包出门了,孙天宇在赵易的背后却是一呆,深思了半天。

    赵易夹包却没走正门,从后门出来打了一个出租车来到了陵园公司。

    此时王前还没有飞回来,赵易只暗中见了马强一面交待了一些后事,又回到了城投公司。

    刘继业跟王力在下班前才回来,又弄了十多万的各种发票,赵易签了字让财务部马上附款,王力得了三万多块钱的修理费,剩下的全是刘继业的了,其实赵易平时也没少给他报销,十几万的油水还是有的。

    而市里的党委会一直开到了晚上,第二天一早,市里就已经传遍了干部串动的消息,涉及城投公司的有三项,一个是免去政务秘书刘继业的职务,任命为事业管理局的副局长兼第一书记。第二个是任命姜利民暂时代理城投公司总经理职务,最关键的是免去赵易同志城投公司总经理职务,免去工商联副主席职务,免去北国地产公司党组第一书记职务。

    赵易被免去所有职务几乎让市里政圈一震,刚开始都以为是杨向东出手要整人了,后来才据说是赵易是因为身体原因主动提出辞职,常委会考虑到赵易的病情已经不适合在领导岗位上工作,又因为老婆在外国定居,原则上不能担任重要岗位一把手等许多原因,接受了赵易的辞职。

    全市人民瞬时感叹,急流勇退方为真豪杰,大家本来还想看一场官、商、匪加洋人的恶斗,这下全没戏了。

    而当纪检委联合审计组紧急来离任审计的时候,赵易已经提前请假去南方治病了,工作也在一夜之间就交待完了。纪检委在一个部门两个公司审核了半个月也没查出经济上有什么大问题,反而欠了赵易十几万的工资和资金,赵易已经留言,这些钱都是留给资助的两个贫困学生的。

    苏友权也是无奈,常委会的决定也是让他措手不及。赵易在工商联除了开会什么经济上的事也没有,城投公司虽然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发票也是不值得一查,而陵园公司属于私企,与城投公司只有经济往来,城投公司反倒欠陵园公司十几亿的债券,苏友权再有权也没胆量查下去。

    苏有权又通过多种手段想查明赵易到底去哪治病或者去了哪里?却像泥牛入海一样了无踪影,去海关调查,没有赵易出入境的任何信息,也许他用假身份办了真护照走人了也不一定,又听说陵园公司划了一大笔钱去省里的证券公司投资,暗中派人去盯梢。

    但守了半个月也没看见人,反而得到了证券公司因内幕交易,证券公司的女老板及其丈夫双双被查,却双双失联的消息。也知道市里的一姐去外省出家了,派人去转了几回,竟然谁也没看见,说不定两人又重归于好,双栖双飞去过神仙生活了。

    从此后,赵易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人见过,而他的故事却仍在民间和官场流传,许多原本不是他的故事也添油加醋地安在了他的身上,渐渐地成了一个传奇。

    而人是最善忘的动物,当一个传奇的故事味同嚼蜡之后,就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

    而在赵易走后,市里群雄并起,官商纷争,演绎了更加精彩的故事,赵易的故事却成了众人的楷模,但画虎不成反类犬,每一个人的成功模式都属于他自己,世上没有永远不变的成功经验。

    预知赵易到底潜踪何处?陈如到底在何处修行?黄洁使了什么手段搞了方刚跟林雪,郑秀跟孩子在外国生活的如何?孙天宇到底投靠了谁?陈青山跟唐万军到底在准备什么?赵易的一夜情人李红旗与陈如的母亲是什么关系?钱浩是受谁的指使?关美珍的父亲是谁?赵丽娟在粮食公司做了什么?陵园公司能不能存在,陈卫国能不能成为市里的老大?仇静的靠山是谁?赵敏学没学会开飞机寻找赵易?苏有权与赵易有什么样的恩仇?马强的任务是什么?

    请看第七部《血海情仇》

    附:在写第七部之前,附自做歌词一首:

    《决战》

    若是决战就在此刻,到底是谁能与我战前偎依。

    灯红酒绿背后是刀光剑影,金钱名利从来都是强取豪夺?

    俗世红尘谁是谁非?良心与尊严到底在哪里?

    到底是谁在无法无天?又是谁在我的面前摆他的规矩?

    为何抬头看不到一丝正义,低下头也无路难行?

    谁让我不能自由前行?谁让我看不到美丽的新世纪。

    是谁迷蒙我的双眼?纸醉金迷也难掩我内心的空虚。

    如果我大声地喊出我自己,是否会忘记过去?

    前方的大门能否为我打开?如何能重燃我内心的勇气?

    愤怒是因为我还有良知,生与死都是自我的权力。

    一分的希望需要万分的坚持,孤独前行的心情又如何抹去。

    黑暗中等待不会再有天机,坎坷的道路必需披荆斩棘,

    当世界的大门为我打开,爱人是否等在另一边?

    当决战的尘烟散去,光明的世界能否看到芬芳土地?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