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618章 大结局

    对海岸省省委shu记不说杨冲锋没有念想,连黄家都没动这样的心思。确实杨冲锋的资历还不足,在江北省从普通副省长到进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总计时间才三年多,这个跨度真不小。谁想在省委副书记的位子上时间才两年,给调离江北省而到海岸省来解决危机工作,没半年,成为海岸省的代省长,之后,海岸省这边逐渐稳定,在海岸省省长位子上默默地做工作。时间才四五年,他在海岸省连任的可能性最大。

    之所以会确保连任,是因为海岸省这边的工作要他来主持,才能将海岸省目前的优势发挥出来,建设的局面不会受到影响。这些是国家大局,也是海岸省的生死紧要关头,再怎么发生人事变动,杨冲锋在海岸省的地位不会丝毫改变,只可能进一步得到强化。

    向扬提出这样的建议,即使是在私下聊天中提及,杨冲锋也只当是他的一种心意。向扬也没有必要试探杨冲锋,对国内体制的一些规则,这些人都深透领悟,不会天真地以为会打破这些东西。不是说杨冲锋成为海岸省的省委shu记就坏了规矩,而是因为他的资历浅,确实不可能往前走这一步。即使听向扬说到这样的事,在杨冲锋心里也不会起任何波澜。

    确实,向扬离开退下去、常务副省长要有人来,在海岸省这里的角面会变得更复杂。按照国内的规则,海岸省不可能再有黄家阵营的人或者杨冲锋亲近的人过来出任这两职位。今后海岸省经济建设工作会有多少阻力?这真不好说。京城对海岸省格局调整也是迫不得已,应该考虑到这样调整后给海岸省工作推动带来的压力,不可能让站在黄家对立面阵营的人过来,只是,谁人都有自家的利益需求,真正在海岸省这种机会之前,谁还能完全听杨冲锋的意志?

    杨冲锋感觉到时间紧迫,一方面海岸省经济建设全面铺开来,工作上千头万绪要处理。一个人身兼两人的工作,全省的决策要进行考虑,还要将工作节奏加快、再加快,要在向扬真正离开之前,吧省里的一些布局做好。一些关键的位置也做好调整,这不是争权,而是要确保海岸省省委格局有了变化之后,还能够将之前的经济建设意图贯彻下去。让新任的省委shu记暂时无法左右海岸省的经济建设工作。

    向扬也知道海岸省的情况,即使不知道谁来接替他,但心里的担心比杨冲锋还要重。这几年海岸省的波折对省里、对向扬都是有着深刻影响的,省里再也不能经受新的波折。唯有在自己离开前短短的几天里,将省里一些重要的人事都调整好。这种做法对新任省委shu记确实很不利,也是体制里坏规矩的做法,但向扬从这里离开后将完全退下去,也不担心有人记恨自己。

    要说记恨,周家对自己的恨意患有谁比这更深?周玉波败在海岸省不说,当年就是向扬不准他抽身离开,之后的三四年在省府给杨冲锋卖苦力,将千亿项目的推进工作支撑下来。周玉波和周家肯定将这些工作的进展都刊载眼里,就在千亿项目即将从危机中解脱出来,即将成功的时候,又是向扬将他找去,让他到京城去参加学习,让千亿项目建设成果跟周玉波完全不搭边,才使得周玉波发生这样的意外吧。

    周玉波的死,向扬觉得跟他有直接的关系,不过,他心里没有半点亏欠。周家对海岸省所作,即使用周玉波和他背后跟随的人来补偿,都无法补偿他们给海岸省和所有参与进来建设的商家所有损失。如果不是杨冲锋介入、不是京城耗费巨大资源来补救海岸省,周家将会给海岸省甚至国内的经济建设带来多大的损失?确实无法估量。这种人早就该死的,只是当初自己在周家老爷子的影响下,对周家的认识也不足,经过海岸省千亿项目建设才渐渐看清他们的真实面目。

    有了这样的想法,向扬动作也快。他在海岸省这些年没有离开,是京城依据海岸省的特殊情况所作出的决策,让海岸省这些年省里的格局保持稳定不变,但向扬身在其中重点一旦千亿项目建设推进到一定程度,眼看着胜利在望之时,就是他离开海岸省之际。这样的思想准备早就有了,对海岸省的人事该怎么调整,心里也在反复琢磨。平时虽说调整不大,三四年来也进行不少调整,将关键位置的人都调用杨冲锋看重的、有能力的人来担任。到如今,要调整的位子更少,向扬也能够在一两天内完成这一的调动。

    见杨冲锋接下来讨论这个问题,让他再想想患有那些人该换一换。虽说不将原因挑明了,各自心里是明白的。杨冲锋在这时候也不会跟向扬客气,担任,向扬之前在海岸省有很强的人脉,这些人只要有工作能力的,也都会给杨冲锋接收到他麾下。这种事情对两人说来都很忌讳又不得不这样做,只有闭着嘴吧做而不说出来。

    新任省委shu记才要吹风,从京城来的消息一个接一个,杨冲锋也不在意。在海岸省这边人事上的调整有向扬在做,他不必去忙这一摊子。专心部署省府的工作,将千亿项目建设、省里其他地方的建设要综合起来,形成一个有重点突出又要顾及全面的工作思路与布局,而接下来的招商引资工作也是如此,除了在千亿项目这片地域进行招商引资之外,省里其他地区也要大力发展,招商引资的布局与思考同样要将这些都要包括在里面。

    好在四年里除了千亿项目周玉波所带领的那个团队之外,杨冲锋在省府也培养出一个团队。周玉波突然发生这样的事后,千亿项目建设的团队跟省府并没有什么冲突,也容易进行调整和融合,特别对杨冲锋没有丝毫抵制。周玉波在千亿项目建设团队里威信高,但团队的人是杨冲锋挑选进入的,这些人严格说来说杨冲锋选配过来的,算是他的人,只不过这几年都是周玉波在带着而已。

    没有可以在经济建设方面的人事进行调整,省里这几天不少人思想都在乱着。只是海岸省目前的局面不少人都看得出来,在这一最大基于面前,谁也不肯做出立场的傻事来,即使有人在心里思谋这要巴结新书记,可也不敢就有动静。

    杨冲锋要往香港走一趟,这个时机也非常重要。在新省委shu记到来之前离开海岸省到香港去,对海岸省的稳定最为有利。新书记到后,杨冲锋离开省里有可能不适合。跟向扬商量,一些话自然是彼此领悟而已。向扬表示京城虽然吹风过来了,但新省委shu记谁来担任,京城的争斗还处在紧密之际,至少一两天不可能出现结果,让他安心到香港走这一遭。

    要说心里不担心那是假的,当初在江北省那边,将省里的局面做出来后,京城将杨冲锋调离江北省到海岸省来解决千亿项目危机工作,确实有摘果子的嫌疑。而如今,海岸省这边的工作局面作出来了,会不会有人要做同样的事?有这种想法的人肯定不少,但能不能做出来是另一回事。到香港去招商引资则是巩固自己在海岸省地位的必须手段,也是海岸省目前工作最紧要的工作。

    带二十多人往香港走一趟,在宣传上也大肆地铺开。从四年前开始,一直以来,杨冲锋都在跟香港那边进行联络。顾雪琪之前将主要精力都放在江北省的项目建设上,担任,资金问题不是她的压力,但顾家在国内的投入项目也不会无限铺开。顾雪琪对杨冲锋的说辞一直不理会,也是看到千亿项目这边的建设还没有完全成熟。对顾家说来,不需要从最原始就进入休眠的建设,有足够的资金、只要达到一定的回报、风险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他们参与进来都会比其他人收益要大,也会在切入后就占据主动。

    顾家在江北省大力投入的同时,对海岸省的发展情况也是非常关注的,有这些年的往来,顾家对杨冲锋有了更深的认识,也认可他的种种做法。彼此在一些经济上的讨论、实施一些做法等,顾雪琪本人对杨冲锋的感观也是有了变化。

    这次到香港,也是顾家在香港接洽,并连续香港那边的商家,组织招商引资座谈会。杨冲锋对这样的会是必须要露面的,随着经济的交流,不论是香港还是台海,对国内经济建设进程都有更多的关注,对杨冲锋这种能做实事的人也更多关注一些。

    顾雪琪得知杨冲锋要到香港,安排了行程会香港跟他碰面。见到后,杨冲锋夸赞顾雪琪变得更漂亮更迷人了。顾雪琪笑着说,九瑶不知道你到香港来?怎么不见她呢。杨冲锋只有苦笑,估计顾雪琪得知他们的那种关系。杨冲锋邀请顾雪琪到海岸省看看,她当即答应了。

    回到海岸省,向扬急不可待地凑过来,杨冲锋见他这样,也知道之前没有在电话里跟他说招商引资的情况,让他以为这次香港之行没什么收获,心急之下才稳不住了。这也很正常,向扬最担心的就是在千亿项目的招商上出问题,之前,周玉波招商引资工作力度不小,但因为千亿项目的危机出现后,海岸省招商引资环境受到质疑。虽说杨冲锋到海岸省后,在千亿项目之外的地方,也进行不少的招商成就,可相比千亿项目这边,却是小动作来。

    千亿项目修建到目前,接下来的建设会更大,唯有招商引资来参与,这个新的都市才能够从无到有,建成能够海岸线上又一个重要的海港大都市,发挥出应有的效果来。杨冲锋在香港招商引资如果香港不好,使得再建设的步子放慢,负面影响也会爆发出来,将这几年的努力化为泡影。

    干系之大,不是谁能够承受的。

    向扬见杨冲锋笑眯眯的样子,放心不少,说,“怎么,大有收获?”

    “还不能完全确定啊,得过几天才知道。”杨冲锋依旧笑着。

    “怎么回事?”向扬心里又虚起来,杨冲锋心里想法谁说能够看透,那是吹牛皮,这家伙如今修炼得功力深厚。

    “书记,我们到香港,顾家很给面子,将相关、台海的大商家们都请到场,我们将海岸省的情况进行了介绍,他们得到资料后,不少人表示对这样的商机很有兴趣。不过,资本家的资本都捏得紧,又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性子。他们想先来看看千亿项目的建设情况,对我们之前的报道说有质疑的。你说气人不气人?”

    杨冲锋这样说,向扬也只有陪笑。香港、台海等地的商家那些钱都是自个的,谁不担心自家的钱给损失丢掉?杨冲锋这样说,自然是对国内一些企业的不满。

    “不过,海岸省如今的商机不比几年前,也不是谁想进入就能够进入的。等他们到这里看之后,对前来投资建设的资金也要有要求,政策上也会有区分对待。资金额度越大,优惠越多,而对小额资金,却是有门槛的或者请这些资金到省里另外地方投资建设。书记,你觉得这个想法怎么样?”杨冲锋能够说出这个话来,自然是有自己的底气。向扬平时对千亿项目的工作关注也细致,这些年一直在为千亿项目的推进而费心费力,对项目建设了解非常全面,听杨冲锋这样说,唯有苦笑。但转念想,或许这样反而能够引进更多的资本参与到项目的后期建设。

    向扬不会胡乱表态,说,“这是你伤脑筋的事情,我都要走了,你还要抓我做苦力?这可不成,我不上这当。不过,客人到省里来,如有需要我这老脸皮直接打电话就是了。”向扬态度明确,这也是对杨冲锋最大的信任,两人在海岸省合作这几年,又都是以杨冲锋的意思为主,到如今,向扬都要立场了,自然不肯多事。明知杨冲锋也是好意,表示对自己的尊重,向扬也不会多嘴来参与项目建设决策。

    “肯定会请书记出面跟客人套近乎。”杨冲锋说,“具体日程的安排,等办公厅做出来,还要请书记先斟酌啊。”

    “这个我可以来做。”向扬说,“京城这几天的动静似乎一下子小了,也不知怎么闹的,估计各方面相争不下,这也让人头疼啊。”

    “书记您是关心则乱,也是对海岸省这片热土倾注太多的心力才会如此。要我说,管他东南西北风,我自我行我素地做自己的工作就好。”杨冲锋笑着说,向扬也是在他面前才会表露出这样的真情,他留在海岸省这些年,早就破坏了国内官场里的规则,如今,即将离开这里,那种不舍反而更加强烈。

    杨冲锋对此也不好说什么,到向扬这样的年纪、心态,有这种情感纠结是很正常的。这个话题确实不好深入讨论,京城那边对海岸省两大高官具体会怎么安排,谁都说不好。

    向扬得到杨冲锋在香港的情况,也放心下来,如今海岸省的情况那些精明的商家还看不出商机,才叫怪事。之后的一周,海岸省省政府都在紧张地准备着,要迎接大型的商团来考察,接待和准备工作要做到没有丝毫差错,才会给商家更多的信心。何况,杨冲锋决意在千亿项目的招商引资上实行门槛制,分等级做优惠政策,如此一来要准备的工作就更多。

    好在如今海岸省上下对杨冲锋的意志都积极配合,也知道海岸省面临的机会,谁不是有高超的工作激情?在这样的大环境里,工作的效果远比平时要好得多。

    十天之后,从香港那边飞来一架大型包机,将香港、台海两百多位大小老板一次性载到海岸省。杨冲锋、向扬等省里一干主要领导亲自到机场接机,同时将省里的大客车抽出一部分来,专一接这些客人。

    顾雪琪是这次海岸省之行的核心人物之一,九瑶也过来了。杨冲锋见九瑶跟顾雪琪在一起,手相互挽着到他面前来,九瑶作怪,说,“杨省长,这次会不会有空单独聊聊?”

    “有空啊,商团在海岸省期间,我是全程陪同。”杨冲锋说。

    “全陪?我只听说大陆有三陪,雪琪是不是这样?”九瑶说。顾雪琪忍不住在九瑶腰间掐一下,跟杨冲锋之间的关系九瑶虽没有直接说出来,但顾雪琪哪会看不出来?不想这时候见面,九瑶就口花花地调情起来,还将自己也拉扯进去。九瑶嘻嘻地笑着要还击,只是,两人在人多的环境下都非常矜持,不会有大动作。

    “全陪自然包括了所有的陪同,有什么需要都会尽最大努力满足贵客的。”杨冲锋笑着说,根九瑶之间那层关系要瞒过顾雪琪也不可能,这时候不去辩解由着她怎么想都行。

    顾雪琪和九瑶有自己的人来接,便上自己的车。到车里,顾雪琪对九瑶很不满,说,“重色轻友的家伙,有你这样的吗。见到男人什么都忘记了。”

    “你不知道啊,这个男人跟别的不同,是那种越见越爱的那种。”九瑶嬉笑着说,“你是没有尝到他的甜头,只要你尝过一回,绝对想要第二回到。有没有兴致?千万不要错过哦。这样的好事,要不是好朋友绝对不会跟你说的。”“没皮没脸,就知道拿男人说事。”“你知道的,我对一个男人向来没有第二次的兴趣,是不是?这几年来,可每一次见到他,都想着什么时候才能见他,下一回会是多久?”

    “真的假的。”顾雪琪自然了解九瑶,从她所表现出来的行为看,确实是很诡异的事。“跟你会说假话吗,你要是有想法我来跟他说,行不行?”“有想法也不会跟你说,再说,让我捡你剩余的呢。这叫什么事。”顾雪琪虽说在外人面前显得矜持、气质和冷艳,在九瑶面前却不会这样,毕竟彼此有哪些习惯都了解。各人的私事都不会相互干扰,私谊与工作之间都分得很清楚,这也是她们处世的原则。

    “这有什么,你要想试一试,我这次就舍弃机会了,让给你怎么样?说到做到。”九瑶笑着说。“行啊,你要骗我可不会饶你。”顾雪琪没好气地说。“真的假的啊。”九瑶反而有些好奇起来,顾雪琪虽然也在外面偶尔找男人,但这样当着面说出来却极少见。只有当初在国外时才这样,回来后就不这样了。

    顾雪琪见九瑶这样,说,“只许你勾yin男人呢。”“不是这样,我只是好奇,女人也有需要,很正常的。有什么不对,是不是。”“我很好奇,什么样的男人才会让你几年都不舍丢下,还有沉迷的样子。”

    “那好,我给你安排。”九瑶神秘地说。

    接下来的日常安排很紧,将客人接到大酒店里,在宽大的会议室,杨冲锋代表海岸省做了致辞,将海岸省招商引资的资料也都转发到客人手里。杨冲锋才将千亿项目的情况,省里对投资资金的分等级做优惠等新的想法,也让客人们了解到这些政策。对此,到来的客人也没有多少反感,反而对千亿项目的实际情况有更大的细致。

    晚餐前让客人在海岸省城自行活动,这也是了解海岸省主要一步。千亿项目建设工地的参观则安排在第二天,用一天的时间来安排行程,足够让客人对千亿项目有全面的了解。

    晚餐安排在酒店,杨冲锋和向扬都过来陪客人。这种吃饭自然不会和过多的酒,杨冲锋在各桌转一圈,才到九瑶、顾雪琪等人的那一桌,九瑶要请杨冲锋坐着一起吃饭,这一桌是最核心的客人。虽说海岸省这边不会有太明显的接待差异,但更多倾向这一桌的客人,其他人也不会有多少闲话。

    饭后,喝茶自由讨论,杨冲锋等省里不少人留下来陪着客人,也是在接受省里的招商引资政策。除了千亿项目之外,海岸省的招商引资需求同样很大,其他地方的政策也要进行宣传。组织这样一次见面会难度不小,省里自然不会错过机会。

    杨冲锋在香港的名声不差,主要是得力于当年在江北省的招商引资,当年但凡参与江北省的项目投资,到目前已经能够看到这些项目的利益收获。对受理有大量资金的香港、台海商家,有很多的商机都可给他们抓住,但国内的投资机会与市场的反馈利益要大不少,也愿意在某种环境下来做这样的事。杨冲锋确实是不错的选择,也是这次海岸省能够组织两百多客人到省里来进行。

    杨冲锋自然是主角,而周围的也是一些能够拿出大笔资金的大户,解说千亿项目的未来发展,其实跟当初周玉波的说法差不多,只不过当年周玉波这样说出来,大家都以为是在描述他的一种臆想,跟现实完全是两回事,没有人能够看好千亿项目未来的发展。事实上也证明如此,如果是周玉波和他的团队来运作这个项目的建设,结果显而易见。然而,此时杨冲锋来描述这些未来远景,有了千亿项目基础建设的成果为前提,怎么描述都会让人有真实感,这些人对经济建设的敏感都是超出一般人都,而来之前对海岸省的情况也有详尽的了解,知道杨冲锋这些话不是凭空瞎编,而是千亿项目必然的发展远景。

    在这样框架下,将这些远景的发展跟目前的具体子项目联系起来,谁有意参与哪一个子项目,对客人自身的斟酌也有足够的时间。会议室里除了分区域讨论之外,也分区域对海岸省的情况陈列出相应的资料和招商政策。

    来之前,客人们都有所准备,虽说海岸省对参与千亿项目建设投入的门槛有所提高,政策上还分级,客人们也能够接受。经济的规则就是如此,资本才是老大,大资本享有更多的优惠也是必然。

    顾雪琪和九瑶等早对子项目有了深入的研究、论证,也打定主意。不过,到底会投入多少资金来拿下项目,还得看运作期间是不是有其他人参与竞争。一个子项目如果有三方竞争,最后落入谁手要付出的都会多一些,即便海岸省这边没有因为竞争提高多少条件,总要有所差别才会分出谁是胜利者。顾雪琪和九瑶也不会表露出这样的意向,等真正跟海岸省签下意向书、形成文字的东西后,才有可能将消息散布开去。

    到夜深,这次讨论与交流会才散了。杨冲锋一直参与全过程。当中,九瑶利用自身的优势拉着杨冲锋说一会话,要是他散了后到她房间去。杨冲锋知道她的意思,也知道九瑶确实有一在海岸省揽下一个大投资项目,作为对江北省那边投资相呼应的构架布局,至于具体会投放多少资金,此时,九瑶也不肯说出来。

    送客人回酒店,杨冲锋很大方地敲开九瑶的房间,其实就没从里面锁门。进去后,见里面灯光调的暗,而九瑶也躺在chuang上,盖着薄被。杨冲锋知道她是想要做什么,走到chuang前,手落到那弯曲的腰上,见九瑶躺着不说话,也没有动。觉得有些怪异,不过九瑶也是精灵古怪的女人,这样做估计是要玩什么花样。手伸进被单里,先摸着tun,再从臀瓣往中心mo,两腿夹得紧。

    九瑶将他的手捏着不准再弄,杨冲锋觉得有些奇怪,跟九瑶的做法完全不同。便将脸往里侧卧的九瑶扳过来,见那脸不是九瑶而是顾雪琪。

    顾雪琪有些羞,抓住杨冲锋还伸在腿间的手不准他动。杨冲锋也觉得奇怪,说,“顾雪琪,怎么会是你?”

    “是我你就好欺负了,是不是?”

    “是啊。”杨冲锋说,也想清楚了,不是他走错房间而是顾雪琪故意睡在这里,让自己先chuang了。对顾雪琪的印象本来就不错,这时候,也不会有什么顾忌,当即到chuang上去,顾雪琪早已经脱光,杨冲锋三下五除二脱光了自己,便不客气地将顾雪琪弄了。等顾雪琪有些后悔一个人留在这里,承受着他霸蛮的挞伐,受用者那些痛苦而快乐到极点的享受时,九瑶钻进房间来,站在chuang下看着两人,问顾雪琪要不要援兵。说要跟顾雪琪联手,今晚一定要将他打败、榨干。

    顾雪琪也知道九瑶肯定不会甘于寂寞,这时候到来,确实能够缓解自己的辛苦。三个人在大chuang上搏杀,闹到下半夜,杨冲锋才离开。

    两天后,有一半的客人在参观考察过程中,跟海岸省这边签下意向书,甚至直接签下合作协议。顾雪琪和建议也都签下,每个人的协议里最低不少于五十亿美元,是海岸省目前得到的最大单笔投资。具体项目也早就选定,过来实地考察不过是从稳住的角度出发,这几年来,顾雪琪或九瑶一直都在关注海岸省、研究海岸省的投资。

    随后的一周,又有客人陆续跟海岸省签下意向书或投资协议。

    一个月后,海岸省人事变迁终于有了第一个结果,海岸省政府常务副省长的人选出来了,由中组部派人随同到任,作为海岸省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的高官,又是在海岸省这样前景最好的位子,这个人背后的实力确实强大,而他本身的资历也很扎实。

    石永曦今年不到五十岁,海外留学经历,工作后起点较高,而后有京城刘家支持,转战各地。调任海岸省之前,曾在越地担任抓经济的副省长,成绩卓越丰厚。作为刘家第三代主要代表人物之一,石永曦的前景确实不错,不过,刘家还有另一个代表人物刘强,刘强主要在军中发展,前景也是卓然。石永曦是作为跟刘强相呼应的存在。

    就像黄家有杨冲锋、有李家一样,军中的发展与政坛上的发展要相互呼应,才能够让家族站稳起来。刘家之前并不比黄家差,不过,这两年随着杨冲锋一步步快速发展,黄家隐隐有领跑之势。只不过刘家跟黄家又没有直接的对立与冲突,刘家的重心放在军中,而黄家定重心在杨冲锋这边。

    向扬在石永曦到达海岸省之前,跟杨冲锋见一面,将石永曦的一些情况简单地谈了谈。虽说简单,但向扬这样的人看问题都是直指核心要害的。刘家能够在这次竞争中胜出,说明刘家的实力足够之外,也说明刘家的布局有所调整。

    杨冲锋得到消息没有提前多少,但对石永曦之前工作上的一些做法、思路、价值观也有所研究,觉得这个石永曦还是有些意思的,也说明京城给海岸省选配人过来也是有所考虑的。石永曦这次能够胜出,除了刘家的实力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石永曦本身。到海岸省来任常务副省长,今后在抓经济建设过程中,必然是主要负责具体工作的,如果在价值观、执行方式上跟杨冲锋有较大差别,势必会让海岸省经济建设推动中,内耗很多力量,会影响到海岸省最佳发展契机的。

    京城选人时能够顾及到这一点,杨冲锋也不会因为石永曦是刘家的人而对他排斥,只要对海岸省经济建设工作的推动有积极作用,也会尽可能放开手让石永曦将工作担当起来。

    石永曦到省里后,跟杨冲锋见面时,先将海岸省的形势说了,也是要让杨冲锋看到自己对新岗位的认知与理解,只有这样,才可能让杨冲锋相信他能够将海岸省经济建设工作推动起来。即使各人的立场不一致,只要工作的目标一致,合作的可能性就非常大。杨冲锋听了后,表示对石永曦真诚的欢迎,将省府这边的工作、特别是经济建设中的核心工作交给石永曦来担负。石永曦之前没想到杨冲锋会这样干脆,虽说来之前也研究过杨冲锋这个上司兼顾在配合者兼未来竞争对手。但见杨冲锋有这样的肚量,让石永曦真正地佩服杨冲锋。

    坐下来讨论海岸省的工作,千亿项目和省里诸多的招商引资工作都是这段时间工作做核心的一块。两人讨论,石永曦之前对香港、台海的投资者也多有接触,这方面的工作完全能够胜任。

    杨冲锋觉得自己多少可放心一些,至于省委shu记是谁,心里反而不怎么担心了。

    又过一周,京城来通知,让向扬和杨冲锋同时到京城去。两人在车上讨论,也觉得京城要将新省委shu记定下来,这次去京城,必然是在领导面前先见面。到京城后,又有通知,让向扬和杨冲锋一起去见一哥,海岸省的情况如此,见一哥也不算太意外。谁想,在一哥那里还见到总理和中组部部长等大佬,坐下后杨冲锋先汇报工作,汇报后大佬们先笑了,总理说,“你们中组部调整人事,海岸省也该尘埃落定了。”

    部长看着杨冲锋说,“冲锋,从现在起,你接替向扬书记的职务,带领好海岸省稳步发展,创造更好的局面来。”

    向扬听到这话,也笑了。呵呵?。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