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当初那根签 - 《村官崎岖路》仗笔天下 - 藏书堡 - Powered by Discuz!

藏书堡提示: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非法恶意镜像网站

请访问原网站:www.cangshubao.net
返回列表 发帖

第492章 当初那根签

    杨雨情和马文生对视了两分钟,她最终深深地叹了口气道:“马市长,我觉得能在一起工作是缘分。既然我们这么不合拍,那我还是早点向上面说明情况吧。”

    杨雨情这一招是以退为进。她决定拿出省委来,让马文生向她屈服。这个年头,历来是胆大吓胆小。马文生再牛,他也是上面任命的干部。难道他可以不听上面的?

    说过这话,杨雨情并没有急着听马文生的回答,她悠闲地拿起茶杯来,缓缓地喝了一口。因为她看出了马文生的沉默。这个时候的沉默就表示犹豫。

    马文生开口了,“杨书记,如果我现在说我一直很尊敬你,尊重你,你肯定是不信了。你既然想听实话,那我就告诉你吧。革城现在的局面看来起平静,实则不然。就在刚才,我接到你的电话赶到市委来时,弃车而坐,这才捡了一条命。我的二号车遇到了车祸,还遭遇了枪击。如果你真要向省委汇报,我也拦不住,也不会拦。让省委知道这里的局面也好。”

    杨雨情一口热水堵在喉咙里,差点没被憋死。她好不容易将口中的茶吞了进去,紧跟着一阵猛烈的咳嗽,脸也涨得通红。

    “这,这是真的?”杨雨情问道。

    “当然。你可以把房局长叫来,向他验证一下,”马文生坦然地答道。他想知道这次枪击案,与房子明是不是有关系。他初步断定,除了房子明和姚千指,不会有其他人。

    还没等杨雨情拿出电话来,房子明已经叩响了杨雨情办公室的门。因为情况严重,他甚至没有通过郑欣的通传。

    “杨书记,”房子明听到请进这两个字之后,一脚踏进门里,便开始叫出声来。他下面的话是马市长那边遇到了枪击案。但是他生生地看到马文生面前,于是嘴里的话立即咽了下去。两只眼睛紧跟着失了神。

    马文生还活着。这说明他的人失手了。

    到了这个时候,房子明终于明白了一件事:公安队伍已在省厅的安排下,不知不觉间到了马文生的手里。

    戚海峰根本不是什么省厅派来锻炼的,而是马文生在省厅的帮助下,故意用来掩人耳目的。

    房子明后悔莫及。他知道戚海峰的底,却忘了将戚海峰与马文生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了。

    “万幸啊。我听说二号车受了枪击,万幸马市长没事,真是吉人自有天相,”房子明乐呵呵地答道。

    马文生没吭声,而是将目光转向杨雨情。他要让杨雨情说说他想说的话。

    杨雨情听到房子明这么说,顿时大发雷霆。她已经感觉到压抑很久了,“房局长,这个话从你一个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的嘴巴里说出来,你不觉得羞愧吗?你还是一名党员领导干部吗?你现在应该为全市的治安环境感觉到羞愧才对吧?我告诉你,我要你在一周之内弄清枪击案的来龙去脉,否则,谁也帮不了你。”

    房子明被杨雨情一阵喝斥,老脸窘得无处可放。他心说一周,哼,就是老子安排人做的,老子自己会说是自己做的吗?

    房子明连声说是,临走前,却又看了马文生一眼。这一眼,可谓怨毒之极。

    房子明走后,杨雨情转向马文生道:“马市长,接下来该怎么办呢?我想听听你的主意。上面那边,该怎么汇报。这个事,是瞒不住的。再说了,人大选举在即,我们不能再节外生枝了。”

    马文生微笑着说道:“杨书记,你就把心放回到了肚子里去吧。你既然让房局长在一周内破案,这个案子自然由他来汇报结果。有你下的军令状,他还敢不尽力吗?我相信,只要在你和市委的坚强领导下,市政府坚定不移地沿着市委的既定方针走,革城未来的面貌必将是焕然一新的。”

    杨雨情听着马文生把这个话说得顺溜,虽然感觉耳熟,心里却是开心之极。

    “是啊,只要市政府那边能将情况及时地汇报到市委这边来,我想,具体怎么操作,还是由市政府来组织开展工作的嘛。”杨雨情借势下坡,再也不想提她要向省委汇报她和马文生之间不合拍的事了。

    俩人又商量了一下人大选举的事情,杨雨情提议将钮全生调到大会秘书处工作。马文生满口答应。俩人此时对钮全生的事情,可谓心照不宣。

    杨雨情被马文生差点遇袭的事弄得心神不宁,在马文生走后,她坐在办公桌边,许久都没说话。

    郑欣走了进来,汇报道:“杨书记,政法委来了电话,要您接一下内线。”

    杨雨情这才如梦初醒,她连声应着,赶紧来到了里间,拿起了红色电话。来电话的是曾绍。

    “雨情同志,我听说二号车被枪击了,这个情况,你们要抓紧时间汇报,彻查原因,坚决维护安定团结的良好局面。同时,内紧外松,要注意保密,”曾绍很严肃地说道。

    杨雨情连声应着,她哪里还敢说半个不字。她正想着如何措辞,那边宣传部长管理永红走了进来,“杨书记,我听说了二号车的事。是这样,宣传部拿出了一个宣传意见,您看看?”

    管永红的方案是因为交通事故事发突然,导致被撞车辆车轮胎爆炸,没有出现伤亡事故,请广大市民放心,市公安局正在查明事故原因,一周内给出真相。这是对外宣传方案。

    对内,管永红也拿出一套方案,就是让市委办和公安局信息处不停地观察各大网站网帖内容,一旦出现革城市二号车遇袭的字样,立即联系删帖。

    杨雨情看完之后,很是满意,她点头道:“管部长,还是你有办法。好,很好。就这样往省委报吧。”

    管永红得到了杨雨情的夸奖,心里也挺高兴。其实他并不知道二号车遇袭的事,就连这一整套方案也不是他拿的,而是马文生的秘书胡光全在马文生的授意下送到宣传部的,并且指定由管永红拿到杨雨情处汇报。

    管永红看完方案,这才得知出了什么事。他心头一凛,身上早已是一身冷汗。

    管永红凭着这个方案,得到了杨雨情的欣赏。他是搞文字工作起家的,自然明白马文生这么做的煞费苦心。估计马文生是想让他继续发挥力量,准备让他从事更重要的工作岗位了。

    市政府那边,马文生一经当选,就会少一个常务副市长。想来这个位置应该是自己的。管永红想到这里,又是一阵热血沸腾。

    马文生坐着陈昌浩派过来的车,回到了市政府。驾驶员是欧子明临时充当的,他向马文生汇报道:“领导的意思,这段时间您不要去花蕊山庄,就住在我们这边。”

    马文生嗯了一声,握了握欧子明的手道:“那就谢谢领导,也谢谢你了。今天辛苦了。”

    欧子明噼的一个敬礼,“不辛苦。为领导服务。”

    马文生被他这个举动弄感动了。欧子明倒是个不错的人,他心里暗道。戚海峰,周才能还有欧子明他们真是都不错。

    他坐在办公室里,也不过半个小时左右,就到了下班时间。胡光全在宣传部那边还没有回来,马文生便亲自给他打了个电话,说自己这段时间不住在花蕊山庄了,胡光全每天可以不用来接自己,直接到市政府这边上班即可。

    马文生忽然领悟了:做事越是一丝不苟的人,就越是惜言如金。倒是那些喜欢夸夸其谈的人,多半是志大才疏,不堪大用的。

    七月五日终于不可挡抵地到了。市人大代表们再一次走进会场,投下他们手中的选票。马文生这个名字,随着革城市领导们对他越来越熟悉,自然变得不再陌生。

    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水从运亲临革城,见证这次选举。他的到来,更多的是表明省委对这次选举的关心。

    在马文生的提议下,革城市委通过常务副市长的提名,也提请本届人大第三次会议通过。常务副市长提名人选为管永红,一旦管永红当选,他将是市委宣传部长兼常务副市长。

    也由于马文生的提议,本来略去的市政府施政报告得已宣读。

    上午八点五十分,水从运,杨雨情,马文生,丁之江,姚千指,房子明,管永红,陈昌浩,陈必进等人走进会场,在主席台就坐。市人大市政协的负责同志也坐在主席台上。

    雄壮的国歌声后,市人大主任丁之江宣布大会议程,第一项,由代市长马文生同志做工作报告。第二项,选举革城市市长。第三项,由革城市委书记杨雨情同志做闭幕讲话。会程一天。

    马文生的报告中,简单地回顾了革城的经济增长和特色经济发展,跟着他便提出融入周边城市,与周边城市互补发展,打造朗西省城市链,实现工业农业和三产高速健康的发展。

    这个报告,由于起草人是管永红,中间运用了很多新鲜的词汇。比如融入式发展,比如卫生城镇的建设,比如组团式发展,这些都让革城的人大代表们耳目一新。相对而言,年初杨雨情的工作报告中,就显得陈词滥调过多了。

    马文生的报告读了一个小时,上午十点半,选举正式开始。

    主席台上的马文生倒是没有觉得什么,杨雨情却有些紧张。这次水从运赶来,如果马文生当选不了,她的执政能力是不是会受到怀疑。

    选举前一天的晚上,杨雨情给戴绪打了个电话,说出了自己的担忧。戴绪却不以为然地说道:“有些工作,你用心地安排,到时候就是水到渠成。有些人,他们懂得如何取舍,自然不用太操心了。”

    戴绪的意思,显然是指马文生的当选,完全不用操心。

    上午十一点,选举结果出来了。马文生以288票同意对5票反对,通过了市长选举,成为了革城市的新市长。管永红也顺利当选为革城市常务副市长。

    杨雨情看到这个结果,可以说是非常惊讶。直觉告诉她,她虽然没有为马文生成为革城市长做太多的工作,但这些工作肯定是做了。否则,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票数。

    两年前,杨雨情由副市长当选为市长时,只获得了一半以上的选票。那还是在成远航的高压之下。如今强势的成远航不在革城了,可是又要出另一个强势的马文生了吗?

    杨雨情没有往下想,她记得戴绪的教诲。如果马文生做出了成绩,那功劳首先是她的。因为她是市委书记。如果马文生抛偏了,板子也很难打到她。因为她是市委书记,只负责大方向的制订。

    “你和马文生在一起,连大框架都不需要有。因为他有发展方向,也有办法。你要做的,就是牢牢把握住人事权,这样的话,革城才有你的发言权,”戴绪是在通话的最后,这样告诉杨雨情的。

    戴绪对革城很关心,对马文生也很上心。这个人用得好了,就是一个能带来奇迹的人。

    杨雨情听着戴绪的话,忽然陷入深深的悲伤之中。

    马文生在没有坐正之前,就已经如此强势,现在正式通过了任命,接下来这个革城只能是他的了。

    自己还是处于成永航那个时期,大小事务都由成永航说了算,自己什么都不是。

    为今之际,还是要和马文生搞好关系。

    说真的,智谋韬略,手段方法,杨雨情一概不具备,她所依赖的,还能是什么呢?想到这里,杨雨情伸手摸向自己的脸。

    这张脸,已经不再青春,光洁度也远不如以前了。

    真是岁月催人老啊。

    远在大朗的池薇也知道了这边的消息,她为马文生感觉到开心。这个男人,从他跟着王谨做秘书的时候,她就知道,他行。

    池薇从自己办公桌的最下边抽屉里,取出了一张纸。

    那纸,已经有些微的泛黄了。

    她颤着手打开之后,只见那纸上写着一行字,“逢文则生,逢马则利。”

    这张纸,是当初池薇和马文生一道去南至县老子庙时,她跪下后,抽出来的签。

    马文生的名字,全部都在上面。

    他是她的贵人吗?

    现在也许是,可能是,将来看来一定是了。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