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1077章 结局

    张文定明白,申巨华消息非常灵通,知道他提了一点级别,这个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甚至于,张文定都觉得,别说自己现在已经定下来职务了,就算是当初还没有出公示的时候,申巨华早就听到了消息。

    而听到了消息之后,直到今天,申巨华才借了这么一个机会,来和自己见面,这其中,有没有一些说法,还不得而已。

    当然了,张文定并没有把申巨华当成一个普通的商人,所以,也不会对他的祝贺来得比较迟而有什么意见。

    “你忙着赚钱,小地方也不怎么来了啊。”张文定笑着应了一句,话说得并不见外。

    听到张文定这个话语,申巨华心里就特别放松了。

    不管张文定心里是怎么样的,至少在表面上,二人的关系,还是比较亲近了。

    “钱也不好赚啊。”申巨华摆摆手,又摇了摇头,然后看着张文定,道,“其实最近一直都在外面跑合作,最近蒙你们武总看上了一个项目,这才透了口气。”

    这个武总,指的就是武玲了。

    张文定和武玲虽然是夫妻,但现在交流得是越来越少了,也不明白申巨华嘴里的项目具体指什么,更不会去过问。

    对于武玲的工作,他一向都是不过问的。

    所以,张文定就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申巨华也没等张文定接话的意思,自顾自地又说了起来:“你现在级别上来了,又有主政县里的经历,与其在市里这样,还不如到省里哪个厅局呆着,或者干脆使把力,到部里哪个管宏观的司谋个副职,然后扶正,以往再回地方上,直接就是地市二把手了啊!”

    这么一个任职思路,倒是很不错的。

    张文定认同他的这个思路,但却并不想按这个思路来,最主要的是,一见面,申巨华就冒出这么一番话来,究竟是什么意思?

    毕竟,申巨华并不是普通的商人,他还帮石盘从上面要下来过不少项目呢。

    这样的人,说出这样的话,肯定自有深意啊!

    难不成,省里想让自己离开燃翼,但又不好意思通过正常的渠道征求自己的意见,所以,让申巨华来探探风?还是申巨华自己想对武玲表示感谢,然后武玲又不缺钱,所以,把这个感谢用在了自己身上?

    颇为疑惑地看了申巨华一眼,张文定很直接地说道:“你这是,开始干起地下……部长的活了?”

    “我就那么一说。”申巨华笑了笑,然后又正色道,“不过,如果你有这方面的打算,我这儿可以安排,不敢打包票一定能成,但机率也不小。”

    能够说出这个话,就证明他确实很有能量。

    张文定笑了起来:“就因为你得了个项目,太开心了,所以想跟别人分享一下,所以帮帮我?”

    “哈哈……”申巨华干笑了两声,道,“这也是一个原因。”

    张文定明白了。

    这也是一个原因,那就表示,还有别的不方便说出口的原因,而且,那个不方便说出口的原因,比这个原因更重要。

    看来,省里还是不想让自己继续呆在燃翼了!

    一瞬间,张文定心里在就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但是,转瞬之间,他又想到,有可能,并不是省里不想让自己留在燃翼,而是某些人不想让自己留在燃翼甚至是留在望柏了。

    要不然的话,真的没必要这么大费周折,让申巨华来传话试探口风。

    真要是省里有了决议,直接征求自己的意见,自己还能够反对吗?

    现在搞得这么曲折,那就表明,这个事情,只是某些人的想法,不能够得到省里大部分人的支持。

    所以,要先做通自己的工作,让自己主动提出这么一个要求,然后才好操作。

    想通了这一点,张文定心里大定。

    “燃翼现在的发展,我还想再多尽一份力。”张文定看着申巨华,轻声说道,“对燃翼,我是有感情了的,暂时还不想离开。”

    申巨华明白了张文定的意思,点点头,但还是有点不死心,继续试探:“甚至你到一个更高的位置,对燃翼的帮助会更大。”

    “人不在燃翼的话,总有鞭长莫及的时候。”张文定再次表示拒绝,语气很坚定。

    申巨华不再试探了。

    话说到这个程度上,也没必要多做争取,那样会伤了感情。

    “也对。”申巨华点点头,附和了一句,“看得出来,你一直都是想干实事的。燃翼能够遇到你,这一波也该发展起来了。”

    ……

    和申巨华见面结束之后,张文定拿着手机,本来想打几个电话问一下。

    可是,想来想去,还是没有打电话问。

    这个事情,最终会不会有什么情况出现,还是要等申巨华回复了背后想试探的人之后,才能知道。

    现在乱打电话,于事无补。

    就这么等着吧。

    次日,张文定继续去市里各部门沟通。

    有些部门对张文定还是表面上尊敬实际上滑不溜手,但有些部门,对于张文定那是真的想结识一番,所以,还真的让他获得了一些对于燃翼县里实质上的支持。

    这让张文定颇为兴奋。

    不管怎么说,市里还是有那么些单位,或者说有那么些实职正处看好他,想提前和他结个善缘或者说烧他一个冷灶。

    毕竟,他张文定现在这么年轻,已经成了市领导,本身还兼着县里的一把手,未来如果不调走的话,走到市里二把手甚至是一把手,只是个时间问题。

    再说了,就算是要调走的话,很大的可能也是在省里,现在把关系处好了,以后也用得上啊!

    带着这样想法的人,还是很有一部分的。

    这样一来,张文定在市里就又多呆了几天借着这些人心里有想法,他正好趁机把关系拉得更近一点。

    平时的相处和交际,这是很重要的。

    另外呢,他也要有意识地培养一下县里那几位,让他们适应跟以前不一样的工作方式了。

    一连在市里住了一个星期,张文定也没有等到任何的情况,心中完全定下来了。

    既然没问题,张文定就回了燃翼。

    在燃翼又等了十来天,张文定并没有接到任何关于他职务调整的相关消息。

    这让他彻底相信了,申巨华只是帮别人传一下话而已。至于说省里,肯定是对他现在的表现很满意的,对他现在的职务安排,也是满意的,不会想要再调整了,最起码一两年之内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大的变动。

    这让张文定更安心了。

    他开始全力推动县里干部的轮岗。

    这一次轮岗,除了几个关键位置之外,他充分放权给了两个副手和一众常委,让他们都提出自己的想法。

    对于张文定这个做法,大家都很支持,也很开心。

    至于县府那边的工作,张文定就放手得更多了,让侯定波顿时生出可以放手大干一场的感觉。

    当然了,县里的格局,也在悄然之间,有了一些小小的变化。

    张文定当然还是一言九鼎的,可是他却不再管那些具体的工作了,甚至于,他在县里的时间也比以前的时候少了许多。总的来讲,他现在基本上只是对县里的发展方向做出一个决策,然后定一个目标。

    至于这个目标怎么完成,他都很少过问了。

    渐渐的,侯定波也开始有了一些威望,而县委那边的常委们,也都开始有了一些各自的工作思路。

    看着县里的工作自己可以抽身了,张文定这才正式决定把自己以后的工作方向都放在外面。就是从市里,省里要政策,从省外,甚至从国外招商引资,把县里建设得更好。

    当然了,万物公司的发展,张文定也还是很关心的。

    这个公司,可不仅仅只是一家公司,它还是燃翼县里经济发展的领头羊,是一个示范。只要万物公司发展好了,就能够带动很多的周边产业,这样才能够让县里的经济发展得更好。

    所以,这个公司,张文定现在虽然不是直接联系的县领导,但却还是特别用心的。更何况,黄欣黛在那儿,他也不能不关心啊!

    当然了,黄欣黛现在也并不是一直都呆在燃翼的,她也是经常往外面跑。而武云却是几乎就呆在木湾镇不动了。

    她要在那里建道场,而且,似乎还想要在那里把境界再提升一些。所以,一直都在那边呆着,就连黄欣黛,她也没怎么管了。

    或许,她也是知道现在这种时候,不好怎么管吧。

    毕竟,是她亲手把黄欣黛送到张文定那里云的,就算吃醋,也只能在心里吃了,不可能表现出来的。

    武云不想云别的地方,张文定要找武去,就只能去木湾镇了。

    见到武云的时候,武云正在做菜。

    是的,她亲手做菜。

    “你什么时候喜欢做菜了?”张文定很奇怪。

    “谈不上喜欢,但最近有自己做菜的想法,所以就自己动手了。”武云的回答相当的云淡风轻,“我现在隐约有些感觉,在这里住上几年,返朴归真,十年之内,境界应该能够更进一层。”

    张文定点点头,然后问了一句:“你现在应该到了金丹了吧?话说真的会在丹田有颗丹吗?”

    “金丹是一种境界,不是一颗丹。”武云摇摇头,道,“这个境界是指我现在就算不再修行,但这个境界也不会倒退,金汤永固了。而且,我也不会飞,也抗不了子弹。你从小就对这方面有接触的,怎么问起话来像个外行?”

    张文定笑了笑,内心颇为尴尬。

    刚认识的时候,他和武云不管是境界还是战斗力都差不多,但现在,武云已经远远地走在他前面了。这事儿,想想都尴尬。

    想了想,张文定决定不和她讨论修行的事儿了,换了个话题问:“你就准备在这儿定居了?”

    “道场都建在这儿了,当然是在这儿定居了啊。”武云看着张文定,道,“怎么了,你不欢迎?”

    “欢迎,肯定欢迎。”张文定摆摆手,道,“在这儿定居也不错,山清水秀的,而且以后肯定是一个不错的旅游区。”

    “旅游区这个要靠你们这些当官的来大力发展啊。”武云笑了起来,“我和欣黛姐商量一下,准备把道场里建几幢房子,专门用来给万物公司的员工轮休度假使用,算是公司的一个福利吧,你觉得怎么样?”

    “挺好的,我支持。”张文定点点头。

    武去又问:“你和欣黛姐怎么样了?”

    张文定真没想到,她会直接问出这个问题。

    想了想,张文定道:“她还在调整身体呢,一定要把身体状态调整到最好,这样才行。”

    武云道:“这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你们自己决定就行了。”

    张文定腹诽不已,既然我们自己决定就行了,你还问什么问?

    见张文定不说话,武云又问他:“听说你现在对县里的事情都不怎么管了?”

    “老侯他们肯干事,能力也强,我个人的精力也有限,就让他们多担点担子吧。”张文定笑着道,“我还以为你对我不闻不问了呢。”

    武云翻了个白眼,道:“侯定波的能力确实还不错,就是眼光格局有时候有局限性,没见过什么大世面。”

    “还可以成长的。”张文定笑着道,“现在燃翼的班子是配合得很不错的,干事情总要一件一件的来,经验也是一次一次的积累的,不可能马上就能够做得完美。对于定波同志最近的表现,我觉得非常不错。我到燃翼这么长时间了,看到他们把燃翼的工作干得这么好,我心里也由衷的高兴。而且,我也不可能一直都在呆在燃翼,过几年离开燃翼,总是要让他们发挥能力的。”

    武云道:“听你这个话,貌似你还想继续当官,不想像我这样隐居山林啊!”

    “你出世是修行,我入世也是修行。”张文定一脸坚定地说道,“我是一名党员,我肩上有我的责任。退隐山林固然可以让我自己安心修行,但我不能抛下我的责任。我这一生,都要为人民服务,为祖国出力,为组织奉献!”

    武云看着他,好一会儿,才点头:“我为你骄傲!”

    张文定点点头,心里豪情万丈,为了祖国和人民而工作,就是最大的修行!

    全书完。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