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6章 算是圆满 - 《草根首长》《燃情:权路官途》三人行 - 藏书堡 - Powered by Discuz!

藏书堡提示: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非法恶意镜像网站

请访问原网站:www.cangshubao.net
返回列表 发帖

第1616章 算是圆满

    政治上的事情千变万化,可能谁都无法预料,但是有一点,按照概率来说,张家良有一个光明前途的概率非常大,或者说张家良成长为华夏国重量级领导的概率非常大,国外的媒体拼命的解读,在国内媒体对张家良的报道也没有落后,就在张家良成为边南省班长的当天,着名搜索引擎度娘对于“张家良简历”这个词搜索量急速飙升,张家良正式踏入了华夏国政治风云人物的行业……

    张家良成了边南省的班长,这已经失去了悬念,大家便对边南省省长的人选充满了好奇,不知道这次中央会给张家良配备一位什么样的副班长?会再次给边南的政治生态带来新的波动吗?但是天不遂人愿,新班子的调整并没有像人们预期的那样如期而至,除了张家良暂时兼任着省长的职务之外,班子中其他所有人都没有调整,一切照旧!

    省委常委楼,这是张家良新的办公场所,他也正式成为这幢楼的主人,他是足足拖了一个多星期才搬到这边来办公的,当天早上,省委秘书长平世雄为了等他的到来,在门口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平世雄早就替张家良安排好了一切,办公室按照张家良的习惯布置得一丝不苟,张家良默默的在自己新办公室转悠,忽然冷不丁的对平世雄道:“老平,你懂风水?”

    一句话让平世雄很是愕然,忐忑的点点头说道:“懂一点点,让书记您见笑了!”

    张家良笑了笑没再说什么,平世雄看来还真是用心了,房间中的布置很考究,不仅只注意样式,连摆放方式都参照了传统风水“八游星”中四吉星和四凶星的方位考虑的,常委楼虽然办公室很多,但是要很苛刻的找到一间方方面面条件都令人满意的办公室是很不容易的,平世雄的确是花的心思不少。张家良不懂这些风水之术,但是他经常会研读一些古书,偶尔能涉猎到类似的学说,所以也算得上是略知一二。

    “老平,其实没必要这么麻烦,我看以前鲁书记办公的那间就很好,这样一换,大家都跟着动,太过麻烦大家,没有必要嘛!”张家良缓缓开口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平世雄一愣神,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鲁萍的办公室好是好,但是鲁萍毕竟是犯过事的人,她用过的办公室,平世雄又岂敢安排给张家良?又有几个领导不忌讳这个?

    当然,平世雄想得要更复杂一些,因为他在鲁萍时代就是秘书长,鲁萍的办公室参照的也是他的意见,平世雄还专门发挥自己的“特长”给鲁萍办公室破过煞,可最后鲁萍还是落到如此的下场,现在平世雄又如此“用心”的给张家良挑选办公室,是不是这中间又有什么微妙的东西?实话讲,现在的平世雄整天战战兢兢,理由自然是他一直跟着鲁萍,唯鲁萍马首是瞻,以前和张家良也都不怎么对付,最多也就是一个面上热,现在鲁萍落马了,张家良到了书记的位置上,他这个秘书长的位置就很尴尬了。

    张家良要是想动他,说都说不出什么,毕竟张家良要掌控省委天经地义,而省委秘书长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虽然现在张家良并没有更换他,但是在外人的眼中,他显得特别碍眼,而在这个当口,平世雄甚至都不敢想退路,生怕活动多了,组织上也查他一查,虽然应该查不出问题,但是在党内被查过和没被查过区别很大,是绝对不可以划等号的。

    没问题的人,被组织上查过,这也很容易授人以柄,动不动就会拿出来说事,所以,这很多天,平世雄根本就没睡过一个囫囵觉,他完全是对自己高要求,就像当年“奋斗”的时候一样,省委大事事无巨细,他亲自过问,时时警惕、时时反省,生怕出现一丝差错,边南变天这才几天功夫,他整个人已经瘦下去一圈。

    张家良坐在办公椅上,桌面已经摆好了各类需要他批阅的文件,张家良随便拿起一份,瞟了一眼,抬头对平世雄说道:“老平,像这类文件可以送庄书记那边,大家各自都有分工,按分工来就行了!”平世雄连连的点头,眼睛看向张家良,神色颇为复杂,张家良初任省委书记,但其神情轻松,一看就是心里有底的那类人,看来边南的这个局已经全部进入他心里了。

    政治是个非常奇妙,非常难以琢磨的东西,平世雄觉得有一句话比较可以能形容他现在的处境,“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他本来是有机会和张家良亲近一些的,但是他一直没有去这样做,他的思路比较简单,因为他一直都认为鲁萍不管怎样,在边南是能站得住脚,虽然她保守,过度的求稳,但是这也不算什么原则性的错误,即使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这个趋势不会变,平世雄也完全有能力在鲁萍任期到的时候给自己安排好退路。

    他没有必要过早涎着脸去向张家良示好,而一念之差,谬之千里,就因为他的这种心态,现在鲁萍一落马,他一下失去了倚仗,孤零零的特别的醒目,作为鲁萍时代省委的大管家,鲁萍有问题,他是否知情?甚至他是否有参与?这个问题难说清楚,越说越黑,实际上现在在边南已经有相当的人在和平世雄保持距离,这一点混迹仕途这么多年的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出来。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即便是像张家良这种人物,都难以逃脱北疆之惨败的命运,何况他人?

    当然在华夏国有着成千上万的像张家良一样拼杀在第一战线上的体制人,他们无疑都是华夏国的精英,他们或许没有张家良这么幸运,或许刚开始就被湮灭在仕途的浪潮中,而张家良不过只是其中最为幸运的一个,有乡镇党政办的小公务员走到今天一省之主宰。(全书完)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