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她是关培山的女人_大秘书 - 《大秘书》 天下南岳 - 藏书堡 - Powered by Discuz!

藏书堡提示: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非法恶意镜像网站

请访问原网站:www.cangshubao.net
返回列表 发帖

第352章 她是关培山的女人_大秘书



    小姨要来我新家,这是件很大的事。小姨在我面前一直以家长自居,家长要来视察,当然要全力接待。

    站在客厅中央,我扫视整个屋子。客厅很大,对面的墙边摆着一台落地式等离子电视机。这在春山县家庭来说,配置很高档了。

    靠东边的墙上居然有个酒柜,里面陈列着几瓶酒,有白的,有红的。看包装,价格应该不菲。进门的地方有个玄关,旁边一个锲入式鞋柜,我打开一看,里面有几双拖鞋。这些都是政府为我安排的,我没有出过一分钱。昨夜我回家,没有换拖鞋,以至于在灯光的照射下,地板隐隐还残留着我的鞋印。

    我从洗手间里找出一把崭新的拖把,准备把地板拖干净,不能让小姨挑我的毛病啊。

    在苏西镇六年,我没拖过地板。苏西都是水泥地板,不需要拖。在家一直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也没做过这样的活。因此拖把捏在手里,我突然就惶恐了起来。

    想着看别人拖地的样子,我扭开水龙头,放水把拖把打湿,捏着湿淋淋的拖把一路往客厅走,身后沥沥拉拉一路的水。

    拖把往地上一拖,不但没拖干净地板上隐隐约约的印迹,反而像是把地板撕开了一道口子。我不甘心再划拉几下,眼前顿时一片混沌,惨不忍睹。

    心里一急,把拖把往地上一扔,转身就去敲李莲的门。

    李莲看到我气急败坏的样子,忍着笑,从地上拾起拖把,走到洗手间,招手叫我过去。

    我站在门边,狐疑地看着她。

    李莲笑着说:“你要先拧干水再去拖才对。陈县长,没做过家务吧?”

    我摇摇头,垂头丧气。

    “以后这样的事,你就直接叫我来做吧。”李莲拖着地板说。她几下就把地板擦得光亮无比。

    “哪样太麻烦了。”我说:“谢谢你啊!”

    “跟嫂子还客气什么呀。”李莲正色道:“男人本来就不要做什么家务的。陈县长,家里要想干净,有个家的样子,你就得有个女人。”

    “女人?”我一下没反应过来。

    “是呀,女人!就是老婆嘛。”李莲快活地大笑,把自己扔到沙发里,毫不顾忌地盘起腿来,把两段洁白无瑕的大腿,赤裸裸地暴露在我眼前。

    我扭开脸不去看她。突然想起小姨不知道我住哪,赶紧掏出手机来打。

    电话一接通,还是小米接的,气呼呼地说:“催什么催呀,来了。”

    我笑道:“谁惹我们小米姑娘了,那么大脾气。”

    小米阴阳怪气地回答我说:“除了你,还能有谁?”

    我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得罪她了?

    “现在是你打电话,不是我打给你啊。”小米说:“是找我,还是找董事长?”

    我笑着说:“都一样。我是想问,你知道地方吗?”

    “你这么大的一个干部,要找到你家在哪,还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小米讥讽着我说:“放心,不会迷路。”

    说完挂了电话,随即就听到楼下有汽车的声音。

    李莲从沙发上直起身子问我:“有客人来?”

    我点点头,掏出一支烟点上说:“我小姨来看我。”

    李莲一听,赶紧从沙发上站起来,整了整睡衣说:“我先回去了,不打扰了。”

    她急匆匆回到自家,我正想道声谢,她已经啪地关紧了门。似乎小姨的到来,让她有不敢面对的意思。

    我住的是楼梯房。春山县里,除了梁老板新开发的楼房,都是楼梯房。

    一阵噼里啪啦的鞋跟撞击地面的声音从楼底下一层一层传上来,我探出头,就看到小姨袅袅婷婷地上来,后面跟着小米,手里提着什么东西,脸憋得通红。

    看到我,大声叫唤道:“陈大县长,来帮帮忙啊。”

    我只好下去,从她手里接过来一包沉重的东西。掂了掂,感觉很沉手,狐疑地问:“什么好东西?”

    “问我们董事长去。”小米白我一眼,低头去看被勒得通红的手。

    小姨提着一个小包,站在门边往你看。

    我拿出拖鞋让她换,把她让到沙发上坐下。

    小米却不进屋,站在门边对小姨说:“董事长,我先回去了。”

    小姨微微一笑说:“嗯,你把车开回去。今晚加个班,把报表做好。我等下让小风送我回去就行了。”

    我还想挽留她,小米没好气地说:“算啦,我还要做事。改天来找你大县长汇报工作。”

    小米一走,小姨的神态就变了,从一个不苟言笑的女人变成了柔情万种的小女人。

    她甩掉拖鞋,把脚盘到沙发上,揉了揉脚脖子,嚷道:“痛死我了。”

    小姨穿高跟鞋,这对于少穿高跟的她来说,穿着高跟鞋上楼,更无异于给她上刑。

    揉了几下,抬起头对我说:“傻站着干嘛?水也不会倒一杯?”

    我这才想起自己的厨房里冷火秋灶,哪里会有水给她喝。

    我搔搔头,无奈地笑,说:“没开过火呢。”

    小姨没理会我的话,倒是怂起鼻子,在沙发上嗅了嗅,然后看着我的眼睛说:“你家里来过女人?”

    我摇头否认,心虚得要红脸。

    小姨淡淡一笑道:“你还能骗得过我?小样。我闻着香水味,就知道是谁来过了。”

    我大吃一惊,我的小姨什么时候有这种超能力了?她是在诈我吧?

    “你对门的吧?”小姨似笑非笑看着我。

    我只好点头承认。

    “我就知道是她。”小姨冷笑一声,告诫我说:“小风,谁都可以惹,就她不行。”

    我越发好奇了,问道:“她是谁?为什么不可以惹?”

    “李妇联李莲,是不?”小姨歪着头看着我,压低声音说:“傻小子,小姨我早就把住这栋楼的人家都搞清楚了。”

    我心里顿了一下,我的这个冰雪聪明的美丽小姨,做事总会让人意想不到。

    “为什么惹不得?”我心不死,不知道小姨会给我什么答案。

    “没什么。就凭着女人的直觉。你要是惹上她,谁都救不了你。”小姨正色道:“小风,过去你风流风流也就罢了,现在你是一个县长了,有多少人在背后盯着你呀。这世界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明白吗?”

    我嬉笑道:“不怕,有我小姨在,天塌下来我都不怕。”

    小姨叹口气说:“你呀,快三十岁的人了,也该长大了。现在又做了县长,有多少女人会来投怀送抱的,做干部,作风问题很忌讳的呀。”

    我不知道小姨还要说什么,赶紧拦住她说:“我去给你烧水。”

    “不用了,我给你带来了两件牛奶,早上起来喝一瓶,晚上睡觉喝一瓶。”小姨指着地上的那包沉重的东西说:“要注意身体。”

    我打开箱子,从里面摸出一支递给小姨。

    小姨却不接,低着头揉她的脚脖子。

    我只好拿出吸管插好,递到她嘴边让她吸。

    “去把空调打开吧,你这屋里冷。”小姨吸了一口牛奶,含在嘴里却不咽下去。

    我挨着她坐下来,说:“冬天开空调,对皮肤不好。我可怕我天生丽质的小姨皮肤变成老太婆。”

    小姨侧过脸嫣然一笑道:“贫嘴。”

    我伸手搂着她,认真地说:“天地良心,我可是说真心话。”

    小姨被我一搂,身子就软了下来,几乎要瘫倒在我身上了。

    她慢慢咽下去牛奶,又把嘴唇朝我张开,示意我把牛奶吸管递给她。

    我没给她,自己先吸了一口,鼓着嘴巴朝她凑过去。小姨慌忙避开我的嘴,伸手拍着我的胸口说:“你想干嘛?”

    我坏坏地笑,双手搂过小姨来,眼睛盯着她看。

    小姨避开我的眼睛,低眉敛首的,样子娇羞可爱,宛如小姑娘一般。

    我咽下去牛奶,说:“我来喂你嘛。”

    小姨轻轻扭了我一把说:“我不要你喂。”

    我笑道:“我想喂啊。我小时候,你不也喂过我?”

    小姨的脸红了,像极了一朵娇艳的桃花,她低声道:“那时候你才多大呀。”

    “是呀,那时候我小,不懂孝敬你嘛。”我说,又吸了一口,径直朝小姨的嘴上递过去。

    小姨无奈地轻启朱唇,伸出舌尖在我的嘴唇边轻轻一点,随即缩回去,爬在沙发上格格娇笑起来。

    我还想继续动作,小姨却一把推开我,正色道:“小风,别闹了。坐好,我跟你说几件大事。”

    小姨很少用这种态度给我说话,因此我楞了一下,咽下口中的牛奶,乖巧地把双手搭在双膝上,正襟危坐,等着她说话。

    “你现在是县长了,有些事,你得把握好。”小姨伸手帮我理顺衣服,柔声说:“你现在是一个人,生活上没人照顾。这样不利于工作,我想啊,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有个家了。”

    我点头不说话。

    “黄微微她妈跟我聊起过几次,希望你们早日在一起,也好了了她们做家长的心愿。这事,你怎么看?”

    “我还不想结婚。”我直愣愣地说。

    “为什么?”

    “不为什么。小姨,你看我的事业才刚起步,现在就忙着结婚生孩子,组织会怎么看我?”我挖空心思找出了这个不是理由的理由。

    “事业跟家庭,没有矛盾!”小姨态度显得很坚决:“你结婚了,大家都放心。”

    “我不结婚,你们就不放心?”我奇怪地问。

    “对!”小姨把脚放下去,塞进拖鞋里:“你不结婚,你妈,我,还有黄微微她妈,都不放心。”

    “奇谈怪论!”我忿忿不平起来。

    “听话!”小姨柔声说:“结婚了,有个家,岂不是更好!”

    “我是真的不想结婚。”我实话实说,眼巴巴地看着小姨。每次我遇到难题,都是她帮我解决,现在倒轮到她来施压我了。

    “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同时告诉你,黄微微家把你们结婚要用的婚房全部搞好了,就等着你们这对新人住进去了。三天时间,想好了告诉我。”小姨从我手里接过去牛奶,深深地吸了一口说:“想好了,春节后就结婚。”

    这是什么?逼婚?仿佛晴空霹雳。

    黄微微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具体的婚期,尽管我知道她很想有个家。

    小姨看我傻呆的样子,心痛地说:“小风,其实我也不想逼你。不过,我看你跟微微的感情不错,两个人也很般配。结了婚,大家是一家人,有什么问题都好说了。”

    小姨的话里隐隐含着一种另外的难言之隐。

    我从小姨的手里拿过牛奶,也深深地吸了一口。

    “还有一个事我得警告你,不许跟电视台的林小溪来往!”小姨口气很严厉,让我一下懵了脑袋。

    “她是关培山的女人!”小姨对我的疑惑加了解释:“你今晚在辉煌宾馆请客的事,有人告诉我了。”

    我一下明白过来,难怪小姨的电话会在我刚回家的时候响起。仿佛她在我背后安了一双眼睛,我的一举一动全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我不禁不寒而栗起来。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2019年10月31日(世界勤俭日/世界城市日/周四)签到

世界勤俭日(1924年)。

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清朱柏庐《治家格言》)

世界城市日(2010年);

“70亿人口日”(2011年)。世界人口总数达到70亿;

蒋介石出生(1887年);

华夏航天之父钱学森逝世(2009年),享年98岁

生中三样东西成就人:

天时,

地利,

人和。

人生中三样东西最无价:

健康,

善良,

真情。

人生中三样东西最无常:

成功,

财富,

机遇。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