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706章 基友情深

    出发的时候,天色己然大亮了。路上的车辆行人也渐渐的多了起来,李昊天坐在车也是感慨万千,忽然想起楚啸他们去宿舍里拿行李,也没有见到凯特。

    虽然他知道现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不过对于凯特,李昊天总是提不起戒备,如果这个西方男人想对自己不利,估计自己也己经死了好多次了,而且他还帮了这么多的忙。

    然后他又想起了那个张扬跋雇的紫罗兰,那身材那脸蛋确实都是极品,可是为什么那么敌视自己,李昊天真的不得而知。

    李昊天挣扎了一番,拿出电话

    给拨了出去:“喂,凯特。”

    “哦!李,你现在在哪里?”

    “去机场的路上凯特,我要回国了,因为一些原因我不能跟你告别了,走的太仓促,也没有送你什么礼物,如果有机会到中国去,那里是我的天下,实不相瞒,我现在有些危险,所以不便多谈,回去后我再给你打电话。”

    “李!你等一下,我……”

    哧一一汽车忽然一个急刹车,李昊天身体猛然前倾差点撞到头,急忙左右看看几个女人没有受伤神马都,抬头对唐演天说:“怎么了。”

    “天哥,前面有车拦路坐在副驾驶上的英武馆司机。”这是之前商量好的,前面的车子由唐演天开车,后面的车子由吕程开车,各自带一个司机准备把车开回去。

    “看来赫尔斯方面己经快开始行动了。”柳燕敏看着挡在面前的悍马车,脸色凝重。

    “演天,从侧面走,甩掉他,李昊天刚说完,电话就想了,是楚啸打过来的。

    “大哥,后面有一个黑大盖子跟踪我们。”

    “告诉程子,紧跟我们,不要走散,唐演天一个紧打方向盘直接从一旁的人行道上窜了过去,惹得周围人群惊叫连连,眼看着两辆目标车挺而走险的穿了过去,两辆悍马赶忙调转车头紧追不舍。

    唐演天和吕程的车技是相当厉害的,可也架不住上班的高峰期人流,但是后面紧追的两辆车也好不到哪去。就在唐演天他们要甩掉那两辆悍马的时候,四周又出现了好几辆车,而且己经不是跟踪了,而是明目张胆的碰撞。

    就在众人提心吊胆的时候突然出现了好几辆小型车系直接把攻击车俩给拦住了。

    胡霹雳打过电话说那是爷爷派来的车,于是李昊天一伙信心大振,疯狂往机场赶过去。

    就在距离机场不到两公里的十字大街上,李昊天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整个十字路口前方和左右方路口全都被身穿大红色制服头戴钢帽的齐刷刷的站满了,每个人手握长剑,身背长枪,面无表情的看着开过来的这两辆车。

    唐于演天的车己经进入了人家的包围圈,愣了片刻猛踩油门就要闯过去。

    “停车吧!”李昊天叹了口气,他明白这种环境下怎么可能逃的了,难道从这些皇家卫队身上压过去,那可不单单是小摩擦了,要是引起了两国纷争,他李昊天大不了被祖国当成牺牲品,可是决不能连累燕敏和这一干兄弟朋友。

    于是所有人在李昊天的带领下都下了车,这才发现站在正前方卫队最前面的是一个满脸扎髯的荷兰老头,这老头怒意横生威严无比,俨然一副帝王霸气。

    李昊天了然,这位应该就是奥古兰公爵吧。这连军队都不带搭理,直接用了你的私人卫队,您也太看的起哥了吧。

    李昊天转头对胡霹雳和茜希说:“你们先离开吧!”

    胡霹雳一笑:“你觉得我现在还走得了吗,现在是祸躲不过,放心吧,依着我爷爷的地位,他们不敢明目张胆对我怎么样。”胡霹雳说着眼中掠过了一丝担忧,她不担心自己,只担心面前这个男人。

    茜希更是一笑什么都没有说,反而紧紧的站在了李昊天的身边。

    哎,李昊天摇了摇头,祈祷自己可千万不要有事,不然都对不起这些懂事儿得女人啊,“别眉目传情了,既然碰上了那就坦然面对吧,”柳燕敏哼了一声说道。

    李昊天撇了撇嘴,这位夫人可真是爱吃醋啊,他调整了一下心态,一脸不解的带着众人走到了奥古兰公爵面前说:“这位先生……你们在搞演习么?我们赶时间,麻烦可以让一下路吗?”

    “你,是,李昊天。”公爵从嘴里挤出几个生硬的声音,听起来确实格外的别扭。

    呵呵,这荷兰人会说中国话的可不少啊,李昊天本来不想承认,可是人家明摆着就是认定你了,于是他把胸脯一抬,拿出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行不改名的气慨说:“没错,我是。”

    “叽里咕噜哇啦哒,”奥古兰公爵突然面色一变,拿起手中的法杖上来就砸向李昊天的脑袋。

    吕程眼疾手快,一把就抓住了那个镶着宝石的手杖。而公爵的贴身卫士也瞬间出刀,不过就被唐演天一脚给挡了下来。

    刷刷刷,卫队卫兵刀出鞘枪上弦全都对准了李昊天一干人。

    李昊天心中猛然一动,面对着百余枪口不害怕那是小说里的人物儿,可是现在不是李昊天害怕的时候,他赶忙拉住了要上前说话的柳燕敏,他知道柳燕敏最后还有一手那就是抬出国家来和奥古兰公爵对抗。

    可是那样这次来荷兰的所有行动全都打了水漂,还会彻底毁了她的前途,无论如何李昊天都不会让她那么做的。

    “哦,这位先生,你这是干什么,难道荷兰不是一个法治国家吗?我们只是来荷兰旅游的外国客人,这就是你们荷兰的待客之道。“

    公继续瓦拉的说了一顿,身边一个翻译官黑着脸说:“公爵说就是你伤害了我的儿子,在荷兰公然行凶,对我儿子的身心遭受了巨大的伤害,你必须为此付出血的代价。”

    “哦!原来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公爵先生啊,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伤害了你的儿子?”

    “你不要在狡辩了,竟然公然攻击皇室成员,你难道想挑起两国战争吗?你最好不要反抗,不然我一定会把你们这些人全都就地正法。”

    “麻痹,到底讲理不讲理,大哥咱们拼了,”楚啸握住拳头就迈了一步。

    左右两边的皇家卫队卫兵全都包围上来,枪口直指李昊天一行人。

    “不要冲动,小楚。”李昊天知道,人家现在想要自己这些人的命,那几秒之间就可以解决,现在谁硬拼谁傻子。

    公爵把法杖一挥,就听着翻译官说:“把这些人全都带走。”

    “等一下。”李昊天正在无能为力之时,突然人群之外喊了一声。

    “谁?是谁在妨碍我执行公务,”奥古兰公爵面色沉郁。

    卫兵全都让开来,只见一个身材高挑的具有典型欧洲帅气面容的男人走了过来,在他身旁跟着一个身穿紫色罗裙的女人,他们身后则是两队黑衣大汉。

    李昊天岂能没有看到,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凯特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对于一个连衣个月都没有达到的舍友,李昊天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值得凯特一次次的相救。

    纵然李昊天在厚脸皮,也对凯特产生了愧疚之情,何况现在人家针锋相对的是权倾朝野的奥古兰公爵啊。

    “凯特,你怎么来了,我不想连累你,趁着公爵没有发怒,你快走啊。”

    紫罗兰脾晚着李昊天,败阵似的哼了一声说:“别说那些无谓的话了,你明知道他是不会走的。”李昊天就是一怔,虽然他不愿意相信,但是还是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醋味。

    凯尔笑了笑,直接转过身对着奥古兰公爵微微欠身说:“亲爱的舅舅,咱们好久不见啊。”

    舅舅,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敬礼。”随着一声常喝,私人卫队几百号卫兵喇的放下了刀枪,全都对凯特行最高规格的军礼。然后山呼:“瓦尔登亲王。”

    所有人的眼睛都掉到了地上。尤其是众女人,柳燕敏柳燕妍胡霹雳和茜希脸上惊喜异常,甚至变惊喜为激动,柳燕敏瞬间就抓住了李昊天的手。

    “瓦尔登亲王是你的舍友,“这个……”

    李昊天有些反应不过来了,这个消息实在是太震撼人了,自己竟然与亲人是舍友,“应该是吧,可是瓦尔登亲王是谁啊?”

    亲王听上去似乎是很大的头衔了,可是李昊天却不知道,这个瓦尔登亲王可不只是头衔上的令人仰视。

    荷兰女王波古兰·奥蒂育有三子,第一位就是这奥古兰·瓦尔登,只有比较亲近的人才知道他叫凯特。

    这位二十二岁就被册封为亲王的人,其实是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因为不论他的才智还是样貌都是皇位的无上人选。

    只是瓦尔登从小就不喜欢宫廷烦琐的礼仪,也无心继承皇位,所以爱子心切的女王才在宫外设立亲王宫殿。

    而瓦尔登从入外宫之后,从来不在媒体见面,不问世事只顾自己逍遥自在,但是他的影响力绝不会被人们遗忘。

    现在就算他不问政事,荷兰那些政治家也是争先后的跑到亲王府讨教治国问题,也就是会所,只要他愿意,他就是下一任荷兰的君主,更是皇室无上为之骄傲的代表。

    本书来自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