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权谋第2257章

权谋第2257章

这几个大汉一听,一起动手,抓住了雷刚,雷刚是无法领会萧博翰的意思,他认为萧博翰想要自食其言了,因为让一个知道很多帮事务的人离开,这在柳林市只怕还没有先例,看来萧博翰是要对自己发出惩戒也绝不会让自己脱离恒道了。


   

雷刚大喊起来,他叫着萧博翰的名字,骂着全叔,但没有人帮他了,大家都静静的看着他,听着他的叫骂,整个一层楼里都能听到他气急败坏的怒吼,一直到他被关进了萧博翰的办公室,喊声才渐渐的消失。


   

会议室有好一阵的沉默,所有人都在看着萧博翰,对于过去永鼎公司的那些人来说,他们是幸灾乐祸的,可以看到萧博翰和自己手下的亲信翻脸成仇,这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后来的会议开的较沉闷,萧博翰无精打采的阐述了自己对人事安排的想法,在会的人也都没有谁再提出太多的异议,相对来说,萧博翰的人事安排还是较顾全过去永鼎公司的人,并且这个提议也是早和苏曼倩沟通过,所以通过的也很顺利,但萧博翰根本高兴不起来。


   

会议总算是结束了,萧博翰带着一些人准备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还有很多相关工作要具体的谈谈,但当萧博翰推开自己办公室门的时候,萧博翰傻眼了。


   

其他人也都傻眼了,他们看到了一幕让他们惊讶的状况,两个在办公室看管雷刚的弟兄倒在办公室的地毯,而雷刚早无影无踪。


   

鬼手和颜永等人赶忙前看看那两个倒在地的人,还好,他们只是受到重击之后的昏迷,没有什么性命之忧,但大家还是轻松不起来,因为雷刚跑了,而这一跑,也注定了从此之后,雷刚会永远的和萧博翰分道扬镳,甚至是反目为仇。


   

萧博翰的脸色惨白,他很长时间一句话都没有说,苏曼倩怜惜的拉了拉萧博翰的手,说:“博翰,你先坐吧,跑了跑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萧博翰颓废的一屁股坐了下去,他的心里似乎一片茫然和空白,自己的同学,自己的朋友,这样和自己分手了,这对萧博翰来说无疑是一个打击,他用双手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脸,低下了头去。


   

全叔早怒不可制,他阴冷的看着窗外,说:“鬼手,你马带人,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雷刚给我抓回来。”


   

鬼手答应一声,准备离开,但这个时候,萧博翰抬起了头,看着他们摇摇头,叹息着说:“算了,其实本来我想和他好好谈谈,并不想对他做出什么惩罚的,他误解我了。”


   

全叔说:“现在不管怎么说,他这样做是对我们的背叛。”


   

萧博翰说:“当初我是答应过他,在他有一天想要离开的时候,我不会阻拦的,他为我们恒道也做出过很多事情,算了,随他去吧。”


   

全叔看到萧博翰眼的落寞,知道不管怎样对雷刚,萧博翰都不会快乐的,全叔也一拍大腿,长叹一声,离开了萧博翰的办公室。


   

挥挥手,萧博翰打发掉所有办公室的人,一个人独坐在办公室里,沉思默想,回忆着和雷刚在一起的那点点滴滴往事。


   

这件事情似乎给萧博翰留下了很多的伤感,但这才是个开始,在随后的一,两个月时间里,过去恒道公司的外勤人员不断的有人以各种借口慢慢的离开,到后来有的人干脆不用借口直接不来班了,他们难道不要工作,不吃饭吗?


   

不,绝不是这样的,他们都聚集在了雷刚的手下,而雷刚也堂而皇之的把过去恒道原有的很多地盘抢占在手,他现在有了一股不算最强大,但足以和萧博翰对抗的实力,因为萧博翰自己的外勤人员大半都投奔了他,看起来,雷刚在恒道几天负责外勤的这几年一点都没有白过,他拢络住了很大一部分人员。


   

萧博翰处在了一个尴尬的地步,他要想收回过去属于恒道的那些地盘,要想让那些地盘给自己继续产生效益,那只能对雷刚发动攻击,但这要借用颜永的手,让过去永鼎的那些打手们帮助自己来完成这个任务。


   

这是萧博翰难以接受的现实,颜永可以带着人马帮萧博翰对付其他任何一家,但萧博翰绝不希望他带着人去攻击一个过去和自己同生共死过的雷刚。


   

这是一个很矛盾的问题,萧博翰的尴尬和无所适从很快的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有一天沈宇主动的过来说:“萧总,我知道你很为难,要不我安排颜永他们去找雷刚吧。”


   

“让颜永他们对付雷刚?”萧博翰难以置信的反问。


   

“是啊,不然你也看到了,雷刚已经占据了你们很多地盘,截留了本来属于公司的所有利润,这样的人不惩罚一下,恐怕会起到一个不好的示范效应,最近潘飞瑞他们也不断的督促我们,说要让你兑现过去的承诺,大有再起兵戎的味道,打一打雷刚,也算是杀鸡给猴看。”


   

对沈宇的这个建议,萧博翰知道是正确的,刚才潘飞瑞还给自己打来了电话,给自己限定了一个期限,他的口气一点都不和善,因为雷刚的另立山头,对整个柳林市来说都是一个重大的新闻,潘飞瑞在雷刚拉走了萧博翰大部分的弟兄之后,更是不会把萧博翰当成一回事了。


   

萧博翰忧心的说:“沈宇,不满你说,我也想对雷刚惩罚一下,但我们现在的实力已经大不如前了,万一颜永和雷刚火拼起来,潘飞瑞和史正杰趁虚而入,对我们其他地盘发起攻击怎么办?”


   

沈宇看着萧博翰,一字一顿的说:“算我们不对雷刚惩罚,潘飞瑞他们一样会对我们发起攻势的,与其如此,不如先拿下雷刚,常言道攘外必先安内,这样或许还可以对潘飞瑞他们起到一点震慑作用,让他们不敢轻易对我们发去攻击。”


   

萧博翰还是在犹豫,他很难下定这个对雷刚发起攻击的决心,毕竟,自己和雷刚有过很多美好的回忆。


   

看着萧博翰犹豫不决的样子,沈宇叹口气,语重心长的说:“萧总啊,我理解你对雷刚的感情,也理解你此刻的心境,但现在不是讲感情的时候,干吧,不然我们真的会很麻烦,将来一旦出现前后夹击的局面,想后悔都没有时间了。”


   

萧博翰默默的点了一支烟,他想了很长时间,最后还是无可奈何点了点头……


   

于是,一场厮杀在恒道过去那片地盘展开了,雷刚和颜永两队人马大打出手,没有交手前,不管是萧博翰,还是沈宇,也或者是颜永,都感觉打击雷刚不是一件太麻烦的事情,但交手之后,所有人都吃惊不小,雷刚并不是一触即溃,他的顽强和勇猛,在加颜永带领的是一支由过去恒道,永鼎混合而编的队伍,老恒道的弟兄,根本不可能对雷刚下重手,这让想象的短平快变成了一场持久战。


   

这样的情况在维持了一周左右的时间之后,又发生的改变,雷刚不仅没有被打垮,他反而在一夜之间突然变得更为强大起来,因为他在竭力抵挡颜永的同时,其实也保守了太大的压力,也已经感到力不从心了。


   

在这个时候,他做出了一个让人不耻的决定,他向潘飞瑞求援了,他甚至答应了以后会把自己在地盘获得的收入的3成都拿出来送给潘飞瑞,以求的潘飞瑞对他的庇护。


   

潘飞瑞答应了,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一个好事,也是一个机会,对萧博翰这样一个人,潘飞瑞已经暗自做出了判定,必须把萧博翰赶出柳林市的江湖,必须让他脱离地下王国的所有生意,有他在江湖一天,对自己都是一个威胁,赶走他,将来的柳林市是自己一个人的了。


   

有了潘飞瑞的援助,雷刚士气大振,一鼓作气的击溃了颜永的人马,稳稳的屹立在了那片他一直都在奋斗的土地。


   

颜永气急败坏的回到了总公司,他准备再次组织人马,从新和雷刚大干一场,萧博翰制止了他:“颜永,我们不能吧所有的弟兄都耗在雷刚身,最近潘飞瑞大有跃跃欲试的样子,雷刚占据的那些地盘我们可以先放放,现在我们要保住过去永鼎的这些在手的地盘,所以从现在起,你要严加防范潘飞瑞的攻击。”


   

形势的演变的确让刚刚组建的恒永公司危机重重,内部的散乱不和,外部的兵临城下,把萧博翰都搞的焦头烂额了,他只想暂时保住永鼎公司过去留下不多的那些地盘了。


   

颜永也很聪明,他绝不是一个雷刚那样的莽夫,他和萧博翰也有着难以融合的一些特征,但他不怕萧博翰,因为他手掌管着整个公司的,能够作战的弟兄,特别是过去永鼎公司的弟兄,在颜永多年坐镇永鼎第一杀手的位置,他拢络住了这些人,让他们能够给自己卖命,能够在新公司里挺自己一个人的指挥。


本书即将结尾,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西门也吹雪”。

未完待续

感谢楼主的分享与更新

中伏第9天

人生中三样东西成就人:

①天时,

②地利,

③人和。

人生中三样东西最无价:

①健康,

②善良,

③真情。

人生中三样东西最无常:

①成功,

②财富,

③机遇。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