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一千九百二十章结束了

        景浩回国了,韩老六跟他讲了所有事情之后,的思考了一天一夜,最终作出决定重新回到景家!

        而且他也听说,他所做的那些事情全部都由他的二伯顶了下来,换句话说他的二伯死了之后,景浩反而成功的洗白了。

        这实际上就是景家掌门人展现在景浩面前的成立,告诉他你现在没有事情了,可以回景家,也可以行走在公众的面前。

        景浩作出回国的决定,也是基于这样的考虑,但还有一个重要的考虑,那就是,既然景家能够通过各种渠道把消息传递回来,那说明自己还是在锦佳的视线当中,换句话说,今后如果想安安稳稳过日子,不用害怕某天睡着再也醒不过来的结局。

        首先景浩给景家掌门人打了电话,在电话当中痛哭流涕,表示自己是当时是一时糊涂,做出那样的事情。

        而景家掌门人在电话中宽慰他,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死去的人也不可能复生,但活着的人必须要好好活下去,大家都要向前看……!

        在电话中得到景家掌门人的承诺之后,景浩心中踏实了一些,但他心中还有不少的疑虑,毕竟他父亲一家,还有他的二伯的死跟他有直接关系,甚至他的大伯自首,也跟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难道景家就会这么轻轻易易的放过他吗?

        但是他又不敢不回,因为井家掌门人让韩老六给他捎了一句话,那就是回来还姓景,如果不回来就把景还回来。

        景浩从飞机上下来,看了看周围的景色,很熟悉,不知为什么却给他陌生的感觉,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近乡情怯?想到这里,景灏有些感慨的摇摇头,随后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微笑。

        有几个人径直朝他走了过来,其中两个人还认识,景家有名的两个门神,站在有玻璃顶小院的门口。

        其中一个人对景浩说道,少爷,您回来了。景豪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另一个人做了个请的手势,就这样他们向着机场外边而去……。

        我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直接表明身份是从省城来的,有重要任务需要我来配合他们!

        几分钟后,我见到了这几个人,其中一个人递给我一个证件,我看一眼不禁肃然起敬,正想说些什么,而对方笑着摆了摆手说道,他这一次来主要是调查几个问题,希望我能够认真配合。我当即表示自己一定全力配合此事……!

        就在一个星期后,苟晓峰被这几个人从自己的别墅带走,当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心中忽然想起一句话,当浮一大白!随后河西矿业集团的董事长,以及下面几个副总也被带走调查,这个事情一出,整个南华市一片哗然,当然江北省更不用说,就连华夏报刊都争先报道此事!

        苟晓峰的被抓那就预示着一件事情,那个人的前景已经很不妙了,很快就传来那个人的秘书接受组织调查,并且在秘书的办公室里和家里搜出大量的财物,总体估价在千万之上,后来那个人的秘书被戏称为,华夏最有钱的秘书!

        我听到这个消息仰望苍穹,那天的天气真的很好,万里无云,天空湛蓝得就像一块晶莹剔透的蓝水晶,说实话,我好久没有见过这么蓝的天!

        李青山给我打来电话,说某些人坐不住了,看来是要出大事了!我笑着说道,要出事谁也挡不住,接着我们又聊了一些事情,李青山让我做好准备,我有些奇怪问他做什么准备?

        李青山在那边卖了一个关子,佛曰不可说,不可说!我直接给了他一句话,继续翻滚吧,牛宝宝!

        我在办公室里,郑伟竟然走进来,看到对方进来我还真有些奇怪,尽管我跟他之间目前配合的还算默契,而且相互都比较尊重,但是一把手主动来二把手的办公室真的是比较罕见!

        我急忙笑着迎过去,招呼倒茶点烟,坐下来抽了一口烟,郑伟感慨了一句,复杂啊!

        我也轻轻点点头,随后郑伟说,咱们市里大会代表推举工作准备展开,随后问我意见,我表示全力配合!

        郑伟听到这句话显得很高兴,说自己也是头一次搞这个工作,很多地方肯定考虑的不细致,随后将他的想法说了一下,我在旁边补充,就这样两个人谈了将近一个小时工作。

        交流完之后,郑伟笑了笑说,真的没有什么是放不下的!我被他这没头没脑一句话弄得有些发愣,可看到对方的眼神,我似乎明白了什么,笑着说道,是啊,人总归是要往前走,所以更重要的是向前看……!

        晚上我手中拿着毛笔,看着面前宣纸翰墨淋漓的一首词,蜗角虚名,蝇头微利,算来著甚干忙。事皆前定,谁弱又谁强。且趁闲身未老,尽放我、些子疏狂。百年里,浑教是醉,三万六千场。思量。能几许,忧愁风雨,一半相妨。又何须,抵死说短论长。幸对清风皓月,苔茵展、云幕高张。江南好,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

        我写这首词是苏轼的满庭芳,我正在欣赏,说实话我的字真上不得大雅之堂,不过身边还真有人喊好,我扭头看着那个光秃秃的脑袋说道,好在哪里?

        宗鼎笑嘻嘻的指着我的胸口说道,好在这里!

        听到这句话我不禁一愣,随后哈哈的笑了起来,宗鼎也跟着笑起来,两个男人的笑声中,多了一股慨然和畅通之气!

        景浩坐在椅子上,如果此刻有人见到他,肯定会大吃一惊,眼睛呆滞无神,嘴半张着,口水不住的从嘴里流下来,身体时不时**两下,看起来就像是脑瘫的病人!

        一个老者坐在他的对面,脸上带着慈爱之情,拿出一块手绢慢慢擦着他嘴里流出的口水!

        小耗子,你知道爷爷最疼你,不论你犯什么错,爷爷总能原谅你,这一次也一样,你是我的孙子,你是我的亲孙子!

        景浩坐在椅子上,眼神看起来很空洞,没有丝毫的表示,老者接着说道,你一直很顽皮,而且胆子也大,爷爷很喜欢你的性格,因我是你的亲爷爷,可你为什么不明白呢?

        景浩嘴里再次流出口水,老者伸出手继续给他擦着,嘴里继续念叨着,你爸死了,你二伯死了,你知道吗?他们是我的亲儿子,是我的亲儿子!

        不过你闯再大的祸,爷爷依旧会原谅你,因为你们都姓景,你放心,爷爷会照顾你,一直照顾你,好孩子,乖乖的,记住一定要乖乖的……!

        老者的手抚摸着景浩的头发,有人过来嘴里说,景少爷该打针了!

        老者点点头,有人拿着注射器走到景浩跟前,景浩原本空洞的眼神瞬间充满了恐惧,嘴里发出痛苦惊惧的嘶喊声,身体拼命的挣扎着,可是身体被固定在椅子上,另外还有人死死摁住他,注射器的针头刺进血管,随着针管内的液体注射进去,景浩恐惧的眼神渐渐涣散,挣扎的身体变得放松,慢慢头耷拉下来,空洞的眼睛看着房间某一处,口水慢慢的嘴里流出来,滴落在地上!

        老者看到急忙用手卷擦着,嘴里说道,小耗子爷爷跟你说了多少遍,记得擦口水,可你怎么记不住呢?而景浩脑袋歪在一边,一点回应都没有!

        老四,事情办得怎么样?老者淡淡的问道,站在一旁的景家老四急忙回答,都已经办妥了,韩老六把该交的全都交出来,他的人……?

        景家老四话没有说完,而老者并没有回答,而是继续给景浩擦着口水,擦的是那样仔细……!

        我记得接到那个消息是在一个周五的下午,我刚刚睡醒午觉,打算洗一把脸清醒一下,可是手机响了,我一边用毛巾擦着脸,一边接起电话,电话是李青山打过来!

        他告诉我一个消息,这个消息惊得我毛巾掉落在地上都没有察觉,当时我真记不住自己说了什么,等李青山挂了电话我才反应过来,那个人被国纪委带走调查了!

        尽管我心中早有预感,但是听到这个消息还是震惊了,我捡起地上的毛巾,慢慢的朝着洗手间走去,打开水龙头清凉的水流在手里,我呆呆的看着镜中的自己,然后慢慢举起一只手,把指头放在嘴里咬了一下,疼,很疼,看来是真的!随后我捧起水慢慢的洗着脸,洗的很认真也很细致……!

        就在三个月后,新任组织部高晋部长来到了南华,宣布了一项人事任免,我被免去了南华市市长一职,调往省政府任主管工业副省长,陈旭天代理市长……!

        宗鼎举起酒杯笑眯眯的看着我,嘴里说道,还继续子疏狂吗?我看着他笑了笑一饮而尽,随后慢慢的说道,我不是那奉旨填词的白衣卿相的柳三变,你也不是那遭贬流放咄咄怪事的殷中军!

        宗鼎笑了笑说道,世事无常,我明天就要走了,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我有些醉眼惺忪的看了他一眼,随后从嘴里吐出两个字,滚蛋!随后我两个人再次大笑起来……!

        肖部长跟我说,我跟李璐的婚事取消了,只要李璐写进张家的族谱就行,而我并不同意,因为我欠李璐一个婚礼,就这样婚礼举行了!

        根据老家习俗,在婚礼当中肖婷婷抱着一只母鸡代替李璐,说起来也奇怪,我不能离开母鸡视线,只要我不在母鸡就焦躁不安不停地叫,等我出现在母鸡的视线立刻安静下来,现在想想还不可思议!

        也许李璐真的来了,寄付这只母鸡身上,跟我完成这一场婚礼……!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