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权谋第2243章

权谋第2243章

而萧博翰在今天提出的这个方案,当时让沈宇不由的眼前一亮,如果真能按萧博翰的设想,恒道和永鼎来一个强强联手,那么永鼎不会消失,自己也不会消失。


萧博翰现在的电话会不会也是要和自己谈论此事呢?如果是,自己要小心的应对了。


沈宇强压住自己狂喜和蠢蠢欲动的心情,客气的说:“是萧总啊,你好,你好,你是要找苏大哥吧?我们现在没再一起啊。”


这是明知故问,像现在这个时间,萧博翰当然知道他应该在家里,算不在家里,也应该在床,不过沈宇简单的一句话,也表明了他的处境,他的言下之意应该是在告诉萧博翰,自己很方便,也很乐意接到萧博翰的这个电话。


萧博翰的唇角露出了一抹笑意来,说:“我不找苏总,今天特意想和沈总你聊聊啊。”


沈宇装出一种很惊喜的口吻说:“是吗?哎呀,这……这让我有点受宠若惊。”


萧博翰哈哈的大笑两声说:“沈总你太客气了,我一直都在想找机会和你好好聊聊,但你也知道,过去苏总是一个很精明的人,我不能给你带来太多麻烦。”


沈宇眼光一闪:“呵呵,萧总用了一个‘过去’,那么是不是现在的情况变了?”


“当然变了,现在苏总固然睿智不减,但很多事情却不能身体力行,这样才会有现在你们永鼎尴尬的局面,我一直很看好你,也希望你不要消沉下去,假如恒道和永鼎真的能够结为秦晋之好,沈总你还是大有可为的,你也知道,我手下并没有谁在智谋和统筹的能力超过你。”


“这……萧总你太客气,太客气了,我也是有点小聪明罢了,当不得萧总如此赞誉。”


“不,你错了,沈总,不管怎么说,过去的永鼎没有你将一事无成,将来我更希望倚重与你,这不完全是因为你的智慧,你对我来还有更重要的作用,你可以帮我协调永鼎和恒道两面弟兄的配合协作,这一点离开了你是不成的。”


萧博翰说的很诚恳,也很具体,并不是用一些空洞的太好来让沈宇获得安慰,让本来自己都没有想到这点的沈宇突然的感觉到了自己的作用,不错,一旦恒道和永鼎合并,双方的弟兄,彼此的生意,相互的关系络等等这写都要有人从衔接和调配,而在永鼎这面,自己是当之无愧的两朝老臣,除去苏老大,在永鼎公司,谁又能得自己对全盘的熟悉和了解呢?


没有人,包括颜永,包括苏曼倩,他们都没有自己对公司熟悉,自己在这个公司里从到下,从里到外,几乎没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他萧博翰算不想用自己都难啊。


想到这些,沈宇这些天来眼瞅着永鼎局面的恶化,心那惶恐,不安,愁眉不展和患得患失都一下子烟消云散了,他忙说:“谢谢萧总这样看得起我,我也一直都很仰慕萧总,能为萧总效力那也是我沈宇的一份荣幸啊……”


接下来,两人互吹互擂了好一会,大有相见恨晚的样子,最后沈宇和萧博翰才说到了正题,萧博翰说:“对我提议的合并之事,沈总你怎么看?”


沈宇在这好一阵的寒暄也想好了这件事情,很坦然的说:“萧总,对这合并我是很赞同的,我想苏曼倩小姐也不会反对,现在唯一担心的是苏老大,今天你走后他什么都没有说,一个人在独自思考,所以最后能不能成,还要看他最后的定夺。”


“嗯,我也是这样看的,所以我没有给曼倩去电话,没有让她去建议苏老大同意合并,我想作为我和曼倩的这种关系,苏老大会自然而然的排斥掉曼倩的建议。”萧博翰侃侃而谈。


“嗯……那么萧总的意思是让我旁敲侧击一下了。”沈宇的确是很聪明,一下听懂了萧博翰的暗示。


“呵呵,我说吧,和沈总这样聪明的人谈话,什么都不用说的太多。”萧博翰适时的夸奖了两句。


沈宇在那面思考起来了,萧博翰也没有催他,一切都尽在掌握了,他沈宇已经没有办法摆脱自己给他画出的那个美好前景。


在一阵的犹豫之后,沈宇说:“我可以去试试,但有没有结果我不敢保证。”


“好,只要尽力成,如果事情成功,你是恒道,永鼎的第一功臣。”


“呵呵,那可不敢当,不过我会尽力,我很了解苏总,我会用我的方式去打动他。”沈宇似乎已经看到了美好的未来,所以此刻,他已经开始谋划着自己该用什么样的语言,什么样的方式来说服苏老大了。


在挂电话之后,萧博翰感觉到心轻松了不少,有苏曼倩和沈宇为自己去做劝服工作,苏老大应该能够接受。


第二天,萧博翰等了一天,但依然没有等来一个准确的消息,倒是苏曼倩给萧博翰来了一个电话,两人说了些别的事情,萧博翰只字未提合并的问题,后来还是苏曼倩自己提起,说她和沈宇都赞成合并,但老爹还没有拿定主意。


不过有一点萧博翰却注意到了,那是史正杰和潘飞瑞在这一两天对永鼎的攻击更为激烈了,这对萧博翰来说,应该是一个好消息,只要史正杰他们不停手,最后苏老大不得不屈服在自己的提议下,因为每熬一天,对永鼎公司来说都会是一份损失,一份打击。


下午鬼手陪着萧博翰到一家茶楼喝茶,这是一家潮州茶,饮茶,在满足生理需求的同时又能给人以各种各样的精神享受,这种享受是“趣”。历代士大夫皆视品茶为风致高雅之事,须有幽雅的品茶环境。这可称为“雅趣”。


“和、敬”之为茶德,古今外皆同。客来敬茶,以茶示礼,增进情谊,互爱同乐,是茶德的基础。但是,这种“和敬”的情调,在普通饮茶法,只能借助外在形式予以体现,难于融入茶艺本身。潮州人之所以重视茶,并用茶厚(浓)茶薄(淡)来形容人情之厚薄,或有无“色水’(架势),把“茶叶’叫做‘茶米”,将茶叶提高到与主食大米同等地位,是有其道理的。事实,今天最好的茶叶最好的大米价格昂贵得多。因为,茶叶的作用太大了。茶叶生长于高山峻岭之,沐浴烟雾,涵养泉水,吸日月精华,没有污染,其品性高洁,其味芳香,富含茶素等各种营养.尤其按照潮州工夫茶一整套冲沏技术,好处很多。


萧博翰一边喝茶,一边看着最近集团下属的特殊行业的帐目,因为既然萧博翰心已经有了合并的想法,对自己旗下的所有企业,萧博翰都要详细的了解一下。


鬼手在旁冲茶,看了一会,萧博翰和鬼手聊起那些娱乐场子的小姐收入情况。


鬼手说:“柳林市大部分的小姐收入主要是靠小费,陪吃饭的小姐们一般每天可陪两桌,得小费100元,酒水提成10到20元。就是说,大部分的小姐收入每个月在3000到4000元左右。这在我们这里是一笔可观的收入,市里在很多工厂扛包装车的工人每个月只能收入2000元左右.”


萧博翰自言自语的说:“三千多块钱的收入,对于这些妹子来说,还是有点少,因她们需要付出很多啊。”


鬼手点头回答:“首先是每天最少要喝8到15瓶啤酒,天天蹲在门口吐是经常的事情。然后是要受到每位客人身体骚扰和人格的侮辱。在柳林市有个规矩,是酒过三巡后,要小姐挨个的坐在客人的大腿上敬酒。这个节目是必须要完成的,施行的力度看小姐的水平了。酒客们最喜欢这个程序,流氓点的摸下抠,文化点的出个小节目,总之不把小姐衣服全扒光,不把她灌的发疯是不罢休的。她们的年龄只有17到23岁。她们中的很多人,经常被迫轮着被这些喝的眼睛发红粗汉亵渎,而可怜的小姑娘,连多余的小费都不敢要,她们只能吐完酒后躺在床上哭……”


萧博翰叹息说:“古语有云,穷则思变。又想吃得饱,又想穿得好,一没技术,二没能力,男人只有骗女人,只有强迫女人帮他赚钱嘛。女人也是,金龟婿找不到,只有去卖肉了。其实这也只是占很小一部分。最大一部分还是因为暴力胁迫的原因走了小姐的这条路。久而久之,也成了她生存的一部分了,躺着能赚钱,什么都好。这也是我国解放时为何很多不愿从良的原因。”


萧博翰停下来,喝了口茶,继续分析:“还有是国人的一种望人穷的心态造成了女人骗女人,自己走上了这条路,可同样希望天下女人都走这条路,所以骗姐妹,骗别人。还是现在这个社会,很多人不是没有考虑将来,考虑尊严,而是现实将人变成,不相信将来,不考虑尊严。穷人从心里存在一种自卑感,为了发财,可以不顾一切,其实,他们是在为了活下去。再者,做小姐的人,他们的社会层次固定,他们如何认识那些不靠女人的男人?”



本书即将结尾,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西门也吹雪”。


未完待续

感谢楼主的分享与更新

国际冰壶日;

周杰伦日(2003年亚洲);

73岁高龄的“老人家”在武汉畅游长江(1966年),这是他最后一次畅游长江;

蜀汉昭烈帝刘备出生(161年)

人生中三样东西成就人:

①天时,

②地利,

③人和。

人生中三样东西最无价:

①健康,

②善良,

③真情。

人生中三样东西最无常:

①成功,

②财富,

③机遇。

TOP

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西门也吹雪”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