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二十五章 老书记出手

《那些年》第二十五章 老书记出手
+ u% Q2 |& p2 h* Q7 n! S/ o$ u: _

写在前面的话:第二十五章,欢迎捉虫!

………………………………………………………………

陈汉杰拍了拍屁股,扬长而去。

詹军将脸上的茶叶抹掉,气急败坏地道:“叫派出所的人来,把他拘了,真是无法无天了,党委书记都敢打。”

刘奋斗见满屋狼藉,道:“什么事,搞这么大阵仗。”

詹军道:“陈汉杰,必须马上解聘。”

听到这句话,王桥转身回自己办公室,寻了一条新毛巾拿给詹军,道:“詹书记,擦擦脸,陈汉杰已经走了。这事,最好不要叫派出所人员,否则弄得满镇风雨。”

詹军伸手扯过毛巾,把身上的茶叶和水抹掉,恶狠狠地道:“王桥,这是怎么回事,开会你要说清楚。”

“我让他交钥匙,他就变脸了,我都被打了一拳。”王桥又道:“詹书记,你有没有干净外套,赶紧换了,大冬天,冷,容易生病。”

詹军黑着脸,急匆匆出了办公室,去宿舍换衣服。

刘奋斗歪着脖子看王桥,道:“这是怎么回事?”

王桥苦笑道:“我是老鼠钻风箱,里外不是人。詹书记要陈汉杰交钥匙,结果惹翻了陈汉杰。”

“叫的狗不咬人,咬人的狗不叫,陈汉杰平时不出声,结果是个莽汉。” 刘奋斗又道:“你少给我打马虎眼,到底是怎么回事,让詹书记大动干戈,非要让陈汉杰交钥匙。陈汉杰在政府干了这么些年,我感觉他做事还是挺稳重的,不会乱来。”

王桥极为不满詹军,也就不替他隐瞒,道:“昨天下午詹书记要用车,陈汉杰恰好去接杨书记回黑河。小崔又和你在一起,镇里无车可派,我就通过以前的熟人到法院找了一辆车。就为了这事,詹书记让陈汉杰交钥匙。”

刘奋斗“呵、呵”笑了几声,道:“为了这事啊,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

对于镇政府机关来说,基本上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在党政联席会刚刚开始之时,机关多数人都知道陈汉杰和詹军发生冲突之事,以及发生冲突的原因,就连远在县城的杨定和也知晓了此事。

杨定和气得把手举在半空中,原本想拍桌子,随后又将手掌放了下来。他坐在办公室凝神细想了一会,给自己堂弟打了电话:“老四,你前一阵子不是想找一个可靠的驾驶员吗?我给你介绍一个,就是以前在黑河镇给我开车的陈汉杰,你认识他的,忠诚可靠。我调到政法委以后,新来的书记估计是要安排自己的人,找各种借口要将陈汉杰赶走,今天逼着陈汉杰交了车钥匙。新来的书记以前是鲍书记的秘书,仗着有人撑腰,不注意搞好同事的关系,瞧不起基层同志,迟早在摔大跟头的。”

堂弟杨定江在生意起点阶段受堂兄很多提携,颇有感恩之心,道:“陈汉杰啊,没有问题,让他随时过来开车,工资比他在镇上高三百元。”

陈汉杰正在家里生气,打了詹军倒是出了口恶气,可是随即面临的困难就是失业问题。正在心焦之时,他接到了杨定和的电话。

“小陈啊,听说你交钥匙了,有啥大不了的。我家老四杨定江的公司正缺人,你可以到他那里去做,现在就去。”

陈汉杰惊讶地道:“杨书记,你怎么知道我的事情?”

杨定和道:“在黑河工作这么些年,如果没有几个好朋友,做人就太失败了。” 他又问道:“你这事,王桥很为难吧。”

陈汉杰道:“王桥昨天通过私人关系给詹军弄了辆警车,詹军居然还要装怪。杨书记,你干脆把王主任也弄到城里去,免得他受窝囊气。”

杨定和道:“王桥和你一样,都被某个人当成了我的人,日子不好过。不过时机还不成熟,再等等。这小子机灵,点子多,也是不好惹的人。”

由老领导出面解决了工作问题,陈汉杰一扫沮丧,提着油桶就来到维修厂。他准备临走时将小车的油放光,也算是对詹军小小的报复。

陈汉杰放油时,王桥坐在会议室里,默不作声地听着镇领导研究春节前的工作。

以前杜灵蕴没有来的时候,会议记录就由王桥亲自操刀。杜灵蕴来了以后,就将王桥从单纯记录员角色解放了出来。

镇里当前的核心工作是维护春节稳定:一是要负责统计上报企业军转干、贫困党员、企业困难职工、退休干部等人员名单,扎实做好春节慰问及推进走基层活动的开展;二是要抓好春节期间维稳信访工作,扎实开展矛盾纠纷排查化解和突出治安问题排查整治工作,切实加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三是全面落实安全生产责任,着力抓好安全生产和公共安全工作;四是做好镇人代会筹备工作;五是要做好场镇污水处理厂试运行工作;六是要加强国土与农村建房管理;七是要加强与返乡农民工沟通协调纠纷,与返乡老板交流支援家乡建设。

谈完了具体工作,最后的重头戏是讨论如何支付拖欠部分企业的款项问题。

詹军道:“我仔细考虑了一下债务问题,钱肯定是要还的,但是也有轻重缓急,职工的欠款多还点,企业的欠款适当还一点就行了。”

刘奋斗道:“到底拿多少钱来还债,早点公布出去,否则春节不得清静。”

詹军道:“二十比一,镇政府拿30万来兑付,等明年经济好一点,就可以多兑付一些。”

刘奋斗道:“二十比一的偿还率是一刀切,还是有侧重点。”

詹军道:“只能搞一刀切。”

刘奋斗道:“每个债务构成原因不一样,如果一刀切,有的企业会吃亏。”

詹军道:“不搞一刀切,就显得不公平,多数企业都要闹。”

王桥暗道:“如果没有杨书记咬牙坚持兑付外债,现在债务问题更加严重,詹军来到黑河,其实是捡了一个债务最轻的落地桃子。”

詹军又道:“我对以前债务构成不熟悉,就由刘镇来负责处理企业债务。”

这个安排是妥当的,符合工作实际的。刘奋斗虽然知道此事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但是作为镇长,必须得面对这些烦心事情,没有推脱的借口。

会议结束,由镇企业办通知各个债主下午到镇里开会。

詹军站在党政办主任王桥门口,安排道:“你通知安监科蔡小奎,让他在楼下等我,我到大龙桥村检查安全生产。”

大龙桥是距离场镇较远的一个村,村里有石厂和煤厂,是安全生产的重点村。詹军在春节前检查安全生产,是一个常规动作。

王桥道:“刘镇长也要出去,没有驾驶员。”

詹军道:“我有驾照。”

王桥道:“詹书记,大龙桥在半山上,路不好走。”

詹军道:“我开车很多年了,没有问题。”

安排妥当以后,王桥坐在办公室,习惯性地看着小院。詹军和安监办几位同志一起,坐上小车,离开了院子。

李老酸、张胖子和涂百万三个老油条债主又出现在门口。

看见这三人,王桥心道:“詹军到大龙桥是有意回避债主,将这一摊子麻烦事交给了刘奋斗。”

这时,小崔出现在院中,开始发动小车,镇长刘奋斗随即也走了出来,与三个老油条说了几句,上了车。

几分钟后,李老酸、张胖子和涂百万走进党政办。

李老酸道:“王主任,詹书记到哪里去了?”

王桥笑嬉嬉地道:“不晓得,他是领导,我是兵,领导走哪里去又不会跟兵报告。”

李老酸等人虽然经常跑政府,但是他们毕竟没有在政府部门工作过,对于各部门职责以及相互关系了解得并不深刻。在镇政府体系中,詹军作为党委书记的行踪原则上都要告诉党政办主任,李老酸并不知道这一条,因此相信了王桥的话。

“二十比一,你们政府几爷子想得出来,还让不让我们过年。”涂百万气哼哼地道。

李老酸黑着脸道:“反正老子都吃不起饭了,春节时候我就上访。”

上访是目前对付镇政府的必杀技,很多人都在党政办说过这话。李老酸作为老板需要仰仗政府的时候多,上访只是说说而已。王桥对此了如指掌,道:“你上访吧,反正我这两年没有到外面旅行过,去接你,就当是旅行。”

李老酸道:“那我就说王主任让我去上访的。”

王桥道:“随便。”

张胖子与王桥私下关系不错,道:“我们走了,不要为难王主任。”

送走了三位老板,王桥接到了老书记杨定和的电话,“小王,詹军在不在?”

王桥道:“不在。”

杨定和道:“在哪里?”

王桥迟疑了一两秒钟,道:“和安监办到大龙桥去了。”

杨定和道:“等会我让陈总到大龙桥去。陈总在大龙桥收购得有茶园,正好去看看。”

陈总是黑河最大的债主,在静州和昌东县的关系网很宽,很有些背景。

杨定和在黑河执政期间,最初为了欠债问题和陈总拍过桌子。后来陈总见到杨定和确实是在真心还债,反而很配合杨定和的工作。几年下来,两人还成为好友。

王桥正在琢磨杨定和是什么意思,陈汉杰打电话过来请喝酒。与陈汉杰通过电话以后,王桥终于明白陈总为什么会在这时出现,原来,杨定和生气了。

“詹军骤掌大权,又以县委书记心腹自居,只想走上层路线,没有将镇上的人放在眼里,以后估计还要遇到麻烦。”通过这几天的事,王桥作出了一个结论。

(小桥老树版权所有,请勿转载)

http://www.cangshubao.net/?fromuid=1050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