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2673章填充_对手

    傅华笑了起来,说:“行了行了,你别在我眼前扮情圣了好吗?别忘了你跟我讨论了这么多,不是为了你的学妹,而是为了余欣雁,你痛苦什么啊,这才几天啊,你就移情别恋了?”

    周文俊自己也笑了出来:“好像我有点串戏了,不过当时我真的是很痛苦的,当时我都觉得没有脸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了,只是我没想到,我会在熙海投资遇到了更让我心动的女人。”

    傅华笑笑说:“别解释了,你就告诉我你表白失败,跟你来到熙海投资有什么关系?”

    “我当时不是感觉活不下去了吗?就天天的借酒浇愁喝的烂醉,后来一个朋友去看我,说我这样子沉沦下去的话,这辈子就完蛋了,他要我换个环境生活,还跟我推荐了熙海投资这家公司,说你这里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地方,我来了的话,肯定会喜欢上这里的。”

    傅华这时打断了周文俊的话,问道:“推荐你来的这家伙还挺有眼光的,他还讲过我别的事情吗?”

    “当然了,他还讲了你很多有意思的事情,比方说……”

    傅华听到这里心里暗喜,心说周文俊这家伙总算是放松了警惕,肯透露一些推荐他来的人的一些情况了,哪知道周文俊却在关键的时候停了下来,冲着他嘿嘿的一笑,说:“你这家伙是不是当我弱智啊,这么容易就让你套了话去啊?”

    傅华笑了起来:“行行,你牛,你滴水不漏行了吧?不过有件事情我想问你一下的,好像余欣雁也不是你们那个圈子的人,如果她接受你的追求了,你家里不接受她,你打算怎么办啊?”

    “这你就多余担心了,一来我并不是新竹周家最核心的成员,我的婚姻是享有一定的自由度的,再是,我们这个圈子的人也不都是老脑筋,也会主动接受一些新鲜优质的血液的,余欣雁各方面都是上上之选,我如果真能娶她进门的话,家族是会高看我一眼的,又怎么会阻拦呢?”

    傅华看这家伙除了急色一点之外,想别的事情倒也是条理清楚的,就笑了笑说:“既然是这样子,我就帮你一把,陪你走一趟吧。”

    “谢谢,谢谢,”周文俊连声道谢,“你真是太好了。不过还有一件事情,是不是你跟余欣雁说一声,让她跟我们一起去。”

    “为什么要我说啊?”傅华笑着说:“你是总经理,你可以理直气壮的跟她说啊。”

    “可是我担心她会认为我有别的企图。”

    傅华笑笑说:“我跟她说她就不会以为你有别的企图了吗?一样的嘛。我跟你说,如果你连面对她的勇气都没有的话,那你就不要再打她的主意了,要不然最后要上床了怎么办啊?总不能我替你上吧?”

    “滚你的蛋吧,”周文俊笑骂道,“你倒想美事啊,上床我当然自己来了,行,这件事情我自己去找她说就是了。”

    周文俊就自己去跟余欣雁说要去香港台湾的事情了,余欣雁倒没讲什么,于是三人就等着办好去港台的证件,然后就出发。

    时代广场(TimesSquare),原名"朗埃克(LongAcre)广场",因《纽约时报》总部迁入该地,到1904年4月8日,由当时的纽约市市长乔治?麦克莱伦签署宣言,正式将"朗埃克广场更名为时代广场。从此一路风骚,至今已有101年的历史了。

    时代广场地处纽约曼哈顿中城北区,其中心位于百老汇大街、第七大道和42街交叉的三角地。那真是一块财富与艺术牵手疯狂的三角地。那半园柱型的NASDAQ巨幅广告,不停地变幻着黑蓝红的冷热面孔。又似乎在告示着这世界金融中心的股市莫测风云!广告的商业金融气息与高科技艺术手段在这里得到完美的统一。它的功能已经超出了诱人掏出腰包的本意。

    2004年纽约亿万富翁市长彭博曾自豪地说,当你同国内或世界上任何人谈起什么是纽约的时候,你可以说百老汇和时报广场就是纽约。事实上人们早已流传如斯之说:不到纽约算不上到过美国,不到时代广场算不上到过纽约。

    在广场中心部位的一栋摩天大厦里面,一年一度的世界投资银行年会正在举行,来自世界各地的投资银行界的翘楚人物都出现在这里,有人好事的计算过,来到这里的投资银行家所拥有的财富已经达到世界总财富的五分之一强。

    投资银行这个概念也正是发源于离时代广场不远的华尔街,诞生的时间大约有两百多年。投资银行的业务也被看作是这世界上最赚钱的业务,从过去的借鸡生蛋到现在的借蛋生鸡,都是投资银行业务的一部分。而资本运作就是投资银行业务中最核心的部分,也是最顶级的赚钱手段。

    年会一如既往地热闹,会场内座无虚席,入会的嘉宾们正热烈的讨论着今年最热的几家互联网巨头公司的收购与重组。热烈的讨论一直持续到晚上八点才结束,然后又是晚宴。晚宴的现场更是热闹无比,敬酒的,交换名片,聊业务的,所有的人都在忙碌着。

    晚宴一直持续到凌晨一点,人们才陆续的散去,此时夜已经很深,喧嚣的曼哈顿也有些安静了下来,冯葵给了泊车侍者小费,然后坐进了侍者开过来的法拉利,一脚油门法拉利就呼啸着冲进了夜幕中,留下了一串长长的噪音……

    回到了家里之后,她并没有马上就休息,而是开了视频,跟她的团队开启了视频会议,研究她刚刚才在年会上接洽的业务要如何的进行。视频会议一直进行到了凌晨四点钟才结束。

    结束了视频会议之后,她依然没有丝毫的睡意,她就开了一瓶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走到窗前,望着窗外空空如野的大街慢慢的喝了起来。窗户的玻璃映出了冯葵不很漂亮却十分有味道的脸。

    在游学了一年之后,冯葵就不耐学校那种太过于平静的生活,她骨子里的那份躁动是安静不下来的,于是她就在纽约这个世界的金融中心开办了现在这家投资公司,想用繁忙的工作消耗她旺盛的精力。

    酒劲让她开始有些迷茫了,她伸手轻抚着自己的脸庞,恍惚中似乎又回到了在北京时候的岁月,那时候她依偎在傅华的怀里,傅华好像就是这样子爱抚她的脸庞的。想到这里,她的身体内就涌起了一股暖流,她不禁拥紧了自己,就好像是傅华在拥紧了她,迷茫中她觉得自己再度和傅华融合在了一起,灵魂和身体都飘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她从迷茫中清醒了过来,窗户的玻璃中映照出她一个人抱紧自己的样子,一行热泪就流了下来,心里不禁暗骂自己道:你能不能有出息一点啊,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你怎么还没有忘记那个坏蛋啊?

    但随即她的心底又有一个声音再说:他是我老公,对我好着呢,不准你你骂他坏蛋。

    想到这里,冯葵不禁笑了起来,自言自语地说道:“老公啊,你看,不管你现在有没有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都还是那个最疼你的女人。”

    在这一刻,冯葵特别的想知道傅华现在在做什么,忍不住就拿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对方很快就接通了,说:“不是吧,老大,现在曼哈顿时间应该是凌晨四点多,你又一夜没睡啊?你这样子可不行的,睡眠对女人很重要的,你老是这样子熬夜,很容易就变老的。”

    “变老就变老,”冯葵笑着说,“关你什么事啊?”

    “当然关我的事了,我会很心疼的。”

    “滚一边去,要心疼也轮不到你的。”

    “哪能轮到谁啊?不会是傅华吧?”

    “周文俊,有日子没收拾你,你是不是皮紧了?”冯葵怒斥道,心中却因为周文俊提及了傅华这个名字,而有一丝的甜意。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还不行吗。”周文俊似乎对冯葵颇有畏惧之意,不敢再跟冯葵继续开玩笑下去了。

    “算你聪明了,”冯葵说道,“我问你啊,你现在在熙海投资呆的还习惯吗?”

    “挺好的,傅华这个老板还算是有趣,同事也挺好的,大家相处融洽。老大,谢谢你帮我推荐了这个地方?”

    “你去了这么短的时间,就已经觉得老板有趣,同事相处融洽了,”冯葵笑着说,“我还以为你会嫌弃那里,毕竟比起曼哈顿来,那里的节奏要慢很多的。”

    “没有了,我现在很喜欢这种慢下来的感觉,因为他让我感觉很平静。”

    “不对吧,”冯葵觉得周文俊有些不太对劲了,周文俊是一个性子跳脱的人,根本就不是喜欢安静的人,再说了这家伙之所以会去北京,是想找地方疗情伤的,安静绝对不是一个疗情伤的好办法,就像她自己,都是要不断地找事情填充空闲时间,才能勉强让自己过的不是那么痛苦的。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