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2967:在所不惜_官梯

    ,

    微微染上一层棕色的烫染长发,晶莹剔透,四六分的披到肩膀上。精致的五

    官里,最夺人眼球的是长长的睫毛和厚秀的嘴唇,好姓感的嘴唇啊,上面沾抹的

    香水口红越发让唇皮显现出佑惑和妩媚。

    腰月支真细,简直有一种柔弱感,腰细的女人真是穿什幺衣服裤子都漂亮,但

    是怀中的这个女人,腿是真的美,细细的两条长月退,这会扶她站起来,越发显得修长了。这么细,这么润,这幺长,一种小巧的起伏从大月退到膝盖,到小月退,到脚踝。

    但是丁长生丝毫不着急要做什幺,他依旧要保持着自己的文雅和得体,好像只是一个丈夫扶妻子到卧室里休息一样,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动作。

    低头欣赏了一下迷醉中的高挑美女的曲线,似乎觉得顶灯的光线还不够包满,不能将这女孩的所有优点照得纤毫分明,就将窗帘缓缓拉开,窗外是大山的阵阵松涛声,光线也合适了。

    他从被褥下取出一对早就准备好的幽蓝色的皮革束缚手铐,把弄了一下铐链,凑上前去,将车蕊儿的一只臂膀轻轻一抽,不仅将她的手臂抽到了炕头,墙上是一个铁环,也不知道原来是干什么的,但是此时此刻吊起她的胳膊是正好,

    也将本来侧卧的她,翻成仰卧的姿态,车蕊儿配合着他的一切动作,要打自己打不过他,逃也逃不掉。

    单臂被扣,还能挣扎,还可以做一半的抵抗动作,这是非常棒的姿态,非常

    逗引人的场景,让男人的激素分泌,让女人的柔弱彻现。

    他又将高清摄像机的录制开关拨到on,一盏小小的红色指示灯亮了起来。

    然后,他从箱子里取出一瓶红酒,将木塞打开,握着酒瓶来到床头。冷笑着望着自己的猎物,也忍不住先是低下头,在车蕊儿的额头吻了一下,然后,居然,将红酒瓶中的酒液,从车蕊儿的额头开始,颤颤细流的倾倒了下去。

    痛楚的力度,更令车蕊儿心中,一时仿佛是在地狱里煎熬,又一时仿佛是在天堂里漫游。

    丁长生的手仿佛是长满了藤蔓的枝干,可是每一条藤蔓都能达到她想要的位置,总能在她想要的位置让她得到最大的满足,哪里痒,他就能让她得到片刻的安宁。

    “我,我难受,求你了,别再,别再折磨我了……”车蕊儿不是没看过有颜色的片子,也不是没有自卫过,可是没有一次能像现在这样让自己放下所有的戒备,放下所有的尊严,放下所有的顾虑,这不是一个人在浴缸里,也不是一个人蒙上被子在被窝里,这是在一个真实的男人面前,听他的摆布,按照他的要求做出各种姿势,她再也无法忍耐身体的背叛。

    身体的背叛之后就是灵魂的背叛,当灵魂开始出车九时,她就再也不能自己掌控自己,换而言之,她把自己对自己的控制权彻底交给了被人,这个别人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是的,没错,她沦陷在自己的谷欠望里。

    但是丁长生要的不是现在一时一刻的臣服,是永久的臣服,当她第一次出现在丁长生的面前,他们的发生第一次冲突时,他就知道,北原的钥匙在这个女人身上,所以,对这个女人他有足够的耐心,不能急在一时,但是一定要干净利索的把她拿下。

    “想要吗?”

    “想要,给我吧,让我哭吧,别管我,我难受……”

    “那你听话吗?”

    “听话,我听你的话,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她不知道自己说出这话的后果是什么,此时的一切动作和挣扎都是徒劳的,得不到那个点就是她的目标,唯一的目标,至于其他的,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在所不惜。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