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风流青云路-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初次滑雪

    今天开车的是翟英杰,他的车开得很稳,虽然路面上的积雪并不多,但是毕竟路面还是比平时要滑一些,而且毕竟是有不小的坡度的,所以他开车的速度比平时也慢一些。

    一路上,一行人也见到了几辆专门的清障扫雪车,这种车是专门为除雪设计的,车前面是跟铲车一样的铲斗,将路面的积雪推到路边,然后用特别的抛雪装置,将堆积起来的积雪给抛到路面以外的山谷里去,以让路面没有积雪,适合车辆通行。

    这几辆清障扫雪车在这条山路上来回通行,不停的将路面上的积雪抛撒到山谷里,以保持路面畅通。

    傅维平道:“为了让这条路能够通行,代价可真是不小啊。”

    苏星晖道:“这没办法,如果不这样清扫的话,让这雪下个一天,积雪就可能堆到几十厘米厚,那就根本没办法通车了,滑雪场还怎么经营?”

    傅维平默默的点头,苏星晖又道:“现在能够这样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以前每到雪季,这个村子都会大雪封山,人出都出不来,整整一个冬天都是与世隔绝,万一有人发个病什么的,都上不了医院,只能听天由命。”

    对于这种状况,傅维平当然也是知道的,他也是北方人,北方山区里的大雪封山,他当然见识过,他说:“是啊,山里的人,太苦了。”

    苏星晖道:“所以我们就要想各种各样的办法来改善山区的居住环境、交通状况,让山里也有自己的支柱经济,让他们的日子过得更好一些,像这个滑雪场,就能够让牛头峪村以及附近的几个村都受益,惠及几千人。”

    傅维平点着头,他现在知道,他拍摄的这部纪录片,意义是多么重大了,这关乎到几千人的生计和希望啊。

    现在的山上,肯定无数的老百姓都翘首企盼着赶紧有游客到这里来滑雪呢。

    车终于开到了滑雪场,滑雪场的总经理舒才良已经带领滑雪场的全体员工等在了往滑雪场的那个路口迎接,当大家都下车的时候,他上前来先向苏星晖问了个好,苏星晖向他介绍了一下傅维平等人。

    舒才良向傅维平伸出手道:“傅导您好,久仰大名了,谢谢您在这么恶劣的天气里还到我们这里来拍片子,辛苦了!”

    傅维平跟他握了握手道:“没什么,这是我们的工作嘛。”

    舒才良便带领大家去了滑雪场附属的酒店里,给他们安排了房间,让他们休息休息,明天再开始工作。

    不过傅维平性子是比较急的,他非要今天就开始工作,当然,并不是今天就开始拍摄,而是做一些前期的准备工作,舒才良也只能点头答应了。

    傅维平听说滑雪场聘请了一批前国家越野滑雪队的退役队员来担任滑雪教练,便让他们演示一下,他好决定这部片子该怎么拍。

    舒才良便把那些滑雪教练都叫了出来,让他们给傅导演示一下滑雪的场面。

    这些滑雪教练确实都是非常专业的滑雪高手,毕竟是退役的国家队队员,虽然没在世界比赛中拿到过好名次,但是在国内,那滑雪水平都是一流的。

    其中有一些滑雪教练还是在国内其它非常有名的滑雪场当过滑雪教练的,被于锐志重金聘请了过来,他们对于担任滑雪教练也是非常有经验的。

    他们表演了很多漂亮的滑雪动作,有一些动作还很很惊险,看得摄制组里一些女孩子惊呼不已。

    傅维平连连点头,这个滑雪场的雪道修建得非常专业,有专门的人工造雪机和压雪机,以补充天然降雪的不足,有高山速降雪道,单板雪道,高山跳台雪道,还有穿过密林的野雪道等等各种各样的雪道以满足不同游客的需求。

    他听说这里的雪道还没有完全建设完成,等完全建设完成之后规模会更大,雪道的种类会更加多种多样,接待能力也更强,这让他更加期待了,如果到完全建成的时候,那这部风光纪录片就能拍摄得更加漂亮了。

    不过现在这样也可以拍得很好,就是要多花一些心思了。

    这里的滑雪教练的表现也让傅维平很满意,国家级的运动员,果然是名不虚传,有这样的专业级运动员,拍出来的片子就更加好看了,对那些喜欢滑雪的游客吸引力也更大了。

    滑雪教练们表演了一会儿之后,舒才良对苏星晖、邢国栋和傅维平几人道:“苏市长,邢书记,傅导,你们几位要不要也试一下滑雪?”

    邢国栋和傅维平倒是滑过雪,毕竟他们是北方人嘛,苏星晖就从来没有滑过雪了,他是南方人,没这个条件,而他到北方工作这几年,工作太忙,也没有时间去进行这样的休闲运动。

    邢国栋和傅维平都看着苏星晖,苏星晖摆着手笑道:“我就不滑了,国栋和傅导你们几个去滑一下吧。”

    舒才良道:“苏市长,有专业的滑雪教练陪着您,您一定没问题的,您的身体素质这么好,区区一个滑雪又怎么难得住您呢?”

    邢国栋和傅维平也都是怂恿苏星晖试一下,他们说苏星晖的身体素质好,滑雪很容易学会的,这让苏星晖也动了心,既然来都来了,还有专业的滑雪教练教,自己的协调性也不错,那就滑一回试试呗。

    下次如果周末陆小雅来了,苏星晖还可以跟她一起滑滑雪呢,那样也是别有一番趣味。

    于是,几人便都换上了滑雪服,穿上了滑雪鞋、手套、护臀,戴上了头盔、滑雪眼镜,蹬上了滑雪板,拿起了雪杖,这样一来,大家都是全副武装,一眼望去,谁也不认识谁了,这让大家都是哈哈大笑。

    这样的感觉让苏星晖就更加新奇了,他以前连滑旱冰都没滑过,更别说滑雪了,滑一次雪,也是生命里一次新奇的体验。

    舒才良当然是给苏星晖派了一个最好的滑雪教练,这是一个二十多岁姓林的小伙子,据舒才良说,这位林教练曾经是几届全国越野滑雪赛的全国冠军,后来因伤退役,就被滑雪场用高薪聘请来担任滑雪教练了。

    林教练虽然人很年轻,不过他还是很沉稳的,毕竟也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出国参赛都不知道有多少次了,虽然知道苏星晖是副市长,但是他一点儿都不怯场,有条不紊的指导着苏星晖做准备动作,穿戴滑雪装备,然后再进入了场地。

    由于苏星晖是完全的初学者,所以林教练带他进入了一条比较平缓的雪道,坡度没那么大,所以难度也不大,这是最适合初学者的雪道。

    苏星晖看那些滑雪教练滑得十分潇洒,很轻松,可是自己穿戴着滑雪装备进入雪道的时候,他却总觉得重心不稳,有一些战战兢兢的感觉。

    这就是人对一些未知事物的天然恐惧了。

    不过,苏星晖看到邢国栋、傅维平等人已经在另外的雪道开始滑起雪来了,虽然动作没那么潇洒,也还比较自然,于是,在林教练的鼓励下,他也开始滑起雪来了。

    苏星晖的身体素质确实相当好,他的协调性尤其出色,他慢慢的起步之后,感觉还很不错,在林教练的指导下,他逐步找到了滑雪的感觉,于是,他的胆子大了起来,慢慢加快了速度。

    可是就在他信心高涨的时候,他一不注意,速度提得太快了一些,一下子失去了平衡,一个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结结实实的摔到了地上。

    幸好他戴了护臀,不过就算这样,他也还是摔得有一些眼冒金星,这雪地上的感觉,跟平地上的感觉太不一样了,如果是在平地上,以他的身手,他还是不会摔得这么狼狈的,可是在雪地上,完全不好发力,太滑了。

    林教练滑了过来,一个潇洒的姿势,停了下来,停在了苏星晖的身边,他伸手将苏星晖拉了起来,问道:“苏市长,怎么样?摔疼了没有?”

    对于林教练来说,这样的场面太正常不过了,滑雪的初学者,不摔几跤根本就不可能学会滑雪,所以他并不在意。

    苏星晖缓了一口气之后,感觉好了不少,他笑着说:“没事,再来。”

    苏星晖重新开始滑起雪来,果然,摔跤才是最好的老师,摔了这一跤之后,他一下子找到了感觉,这一次他滑得顺畅了不少,而且是越来越顺畅,动作也越来越自然,甚至有了一些潇洒的味道。

    苏星晖毕竟身体素质好,而且是练武之人,他的身体协调性已经不比专业运动员差了,所以,出现这样的结果也是很正常的。

    在摔了那一跤之后,苏星晖一连滑了十几分钟,也都没有再摔过跤,他的出色表现让围观的人都是大声叫好。

    这一次他们的叫好倒不是乱拍马屁,对于一个初学者来说,这样的表现确实已经是相当出色了,至少他们还从来没看到过哪个初学者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滑得这么好的。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