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首长红人- 第629章 威胁

    虎晓丹不再言语。叶兴盛知道,她这是默许他的行为,心中受到鼓舞,干脆大胆地搂着她。虎晓丹依然没有抗拒,没有将他推开。叶兴盛更加受到了鼓舞,将右腿盘到虎晓丹身上,用自己那双长长的腿,将虎晓丹的下半身,夹在自己两腿之间。如此身体贴着身体,叶兴盛情绪高涨。

    任何人睡一种姿势久了,都会感觉到不舒服。虎晓丹同样如此,她躺了一会儿,翻过身,正对着叶兴盛。

    叶兴盛闻到她呵出来的芳香气息,情欲高涨,早已忘记了自己身处险境。他干脆埋下头,亲吻虎晓丹的脸颊。

    虎晓丹从未被叶兴盛如此裹夹过,她口头说心里没有叶兴盛,其实是欺骗自己,她心里多多少少还是爱着这个伟岸的男人的,她不知道多少个夜里想起叶兴盛,化作汪汪一潭水。叶兴盛如此深爱地亲吻她,她如何能把持的住?她的身子,早已柔软得仿佛一团海绵,又融化成了一条河流,河水潺潺地流动着。

    叶兴盛按捺不住地将她压在身下,欲将朝思慕已久的思念发泄。虎晓丹却一把将他推开了。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这个?”虎晓丹微怒道。

    叶兴盛仿佛被浇了一盆冷水,顿觉无趣。

    然而,过了一会儿,他又欲望高涨,再次向虎晓丹发起“攻击”,但是虎晓丹还是再次将他击退。如此反反复复,叶兴盛先后五次向虎晓丹“进攻”,但终究不能得逞。后来,他实在困得不行了,才在迷迷糊糊中睡去。

    第二天早上,叶兴盛和虎晓丹、虎思强刚从睡梦中醒来,便看到已经有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送来了早餐,包子和牛奶、鸡蛋等。昨晚折腾了一整夜,三人都饿了。

    虎思强迫不及待地伸出小手,拿过一个包子要吃。

    “慢着!”叶兴盛喊道,伸手夺过他手中的包子。

    虎晓丹不解地看着他。

    “这些早点不知道有没有问题,我先尝尝!”叶兴盛挨个吃了一点。

    过了一会儿,他并没有感觉到不适,这才让虎晓丹和虎思强吃。

    虎思强边吃边指着叶兴盛,问虎晓丹:“姑姑,他是谁?”

    虎晓丹和叶兴盛对视了一眼,说:“这个问题,你不是问过了吗?他是叶叔叔,是姑姑的朋友!”

    “叶叔叔好!”虎思强甜甜地叫了一声。

    “思强好!”叶兴盛微笑道,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瓜。

    “姑姑,这是什么地方?”虎思强又问。

    “这……”虎晓丹话还没说出口,眼里有泪水打转,说不下去了。她该说什么?三人现在落在绑匪的手里,绑匪要是没人性,完全可以将他们撕票。这也许是三人活在世上不多的时光!

    “这里是山区!”叶兴盛微笑地替代虎晓丹回答。

    “山区?”虎思强不解地问道:“咱们为什么要来这儿?”

    叶兴盛说:“因为这儿空气清新,鸟语花香,风景很优美!”

    “可是,咱们为什么被关在房间里呢?”虎思强眨巴着眼睛问道。

    “因为外面有野兽,咱们暂时不能出去!”叶兴盛说。

    “姑姑,叶叔叔说的都是真的吗?”虎思强扭头问虎晓丹。

    “嗯!”虎晓丹说。

    “那我爸爸呢?爸爸为什么不来?”虎思强问道。

    虎晓丹鼻子一酸,终于忍不出,眼泪滑落下来。

    “姑姑,你怎么哭了?”虎思强惊讶地看着虎晓丹,继而拽着虎晓丹的衣角,也哭了起来、。

    “思强不哭!”虎晓丹擦干眼泪,说:“姑姑刚才不是哭泣,而是有沙子掉进眼里了。”

    “真的吗?姑姑你刚才真的不是哭泣吗?”虎思强眨巴着乌黑的大眼睛看着虎晓丹。

    “是真的!”虎晓丹强装出了笑颜,看着虎思强。

    小小年纪,虎思强看不懂大人的内心世界,竟信以为真,停止了哭泣。

    便在这时,门砰的一声被人撞开了。二鬼领着几名男子,恶狠狠地闯进来。

    “姑姑,他们是什么人?”虎思强吓得躲到虎晓丹背后。

    “宝宝不怕!”虎晓丹安慰道。

    叶兴盛起身挡在虎晓丹和虎思强跟前,厉声说:“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干什么?”二鬼嘴里叼着根烟,奸笑几声,说:“老子煞费苦心把你们带到这儿,你们还不知道老子想干什么?”

    叶兴盛说:“你们非法绑架,一旦被抓住是要判重型的,你们家也有老婆孩子和白发苍苍的父母对不对?你们这么做,你们的家人有多难过,你们知道吗?”

    “哼,你算老几?竟敢来教训我?找死啊,你?”二鬼骂道,将手里的烟丢在地上,朝身后的几名男子点了一下头。

    那几名男子冲上来,对着叶兴盛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叶兴盛深知,反抗只会找来更猛烈的殴打,他双手护着身上的关键部位,任凭那几名男子殴打。

    一旁的虎晓丹没见过如此场面,更心疼叶兴盛被打,大声哭喊道:“你们别打了,别打了……”

    虎思强更没经历过如此场面,见母亲哭泣,他也跟着哇哇大哭起来。

    二鬼冷眼旁观,并没有让手下住手的意思。猛然间,只见叶兴盛张开口,哇的一声,喷出一口血。

    二鬼这才冲几名手下点了一下头,那几名男子才停止殴打叶兴盛。叶兴盛趴在地上,不停地呻吟着。

    “知道厉害了吧?”二鬼嘿嘿地冷笑几声,说:“这就是敢管老子闲事的下场!老子本来对你没兴趣,是你自己送上门来自讨苦吃的,可怨不得我!”

    “你们到底什么人,想干什么?”虎晓丹问道。

    二鬼走过去,捏着虎晓丹的下巴,仔细端详她,说:“长得很漂亮,身材也很性感。老子要不是办正事,早就把你X了!”接着,掉头对身旁的一名绑匪说:“老五,你来告诉她,咱们到底想干吗!”

    老五走过去,在虎晓丹面前踱了一个来回,然后从自己兜里拿出一部手机,在虎晓丹面前晃了晃,说:“这是你手机吧?”

    虎晓丹说:“是又怎么样?”

    老五打开手机,把手机拿到虎晓丹跟前,让她看了看屏幕说:“看到了吧?这上面有好多个未接电话,这号码,你应该熟悉吧?”

    虎晓丹别过脸,不理睬老五。屏幕上的号码是她老公王照龙的手机号码,她和儿子被绑架,丈夫王照龙联系不上她,肯定急坏了。

    老五阴阳怪调地说:“你老公是个大官,肯定有很多钱。这可是只肥得不能再肥的猪了,谁见了都想割下一块肉。我们哥儿几个,手头正紧呢,想跟你老公借点钱来花花。你现在就给他打个电话,让他把钱送过来,我们立刻就放了你们。否则的话…….”

    老五冷笑了几声,将手机递过来。

    虎晓丹不接,冷冷地说:“你们搞错了吧?我老公不是什么大官,他只不过是个普通打工的,现在外头还欠着一大笔债,你们找错人了!”

    “是吗?”老五走过来,捏着虎晓丹的下巴,说:“我们从来不打没有准备的仗。在动手之前,我们已经调查得一清二楚,我们会弄错吗?那不出来啊,你比我们还爱财,宁愿要财不要命!行,你不要命可以,我先把这小兔崽子给干掉!”

    老五说着,走过去,将虎思强从虎晓丹背后揪出来,像拎小鸡似的,丢在虎晓丹跟前。虎思强吓得大哭起来,喊道:“姑姑!”

    看着可怜巴巴的侄子,虎晓丹心如刀绞,哭道:“不许你们伤害他!”

    老五走过来,说:“这么说,你同意给你丈夫打电话了?”

    这时,趴在地上的叶兴盛喊道:“你们打错算盘了,他不是她的小孩!”

    二鬼和老五面露惊讶之色,目光皆聚集到叶兴盛身上。

    叶兴盛挣扎着爬起来,只见他浑身血迹斑斑,满面尘土。

    “他确实不是她的儿子,他是我的儿子!”叶兴盛为了减少虎晓丹的麻烦,才故意撒了这么个谎:“你们仔细看看,他像不像我?”

    二鬼和老五仔细看看虎思强,又看看叶兴盛,二鬼说:“这哪里像了?”

    “怎么会不像呢?他真是我儿子!”叶兴盛说。

    “胡说!”二鬼吼道:“你算什么东西?谁要你插嘴了?”

    “信不信由你!”叶兴盛说:“事实就是那样!”

    虎晓丹突然喊道:“你们别听他胡言,这是我和我丈夫王照龙的儿子!”

    叶兴盛怔了一下,迅疾明白过来。虎晓丹这么说是为虎思强着想。如果歹徒确信虎思强是他儿子,可能会觉得没用,是个累赘,一气之下可能会撕票。

    但是,歹徒如果认为虎思强是王照龙的日子,就不会轻易撕票,会留着当人质,敲诈王照龙。想到这里,叶兴盛暗暗佩服虎晓丹的沉着与机智。

    “我管他是谁的儿子!”坐在椅子上的二鬼站起身子,对老五说:“老五,你现在就给王照龙打电话,问他要不要这个小孩,他如果要就拿钱来,不要,我们就撕票!”

    老五说:“二鬼说的没错!她不打我来打!”

    说完,老五拨打了王照龙的手机号码,还按下免提。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