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男秘升迁路- 第1006回 不是明星的林芳兵

    此可郑焰红方才想起,在宴席上这女人的确曾经在跟她敬酒时悄悄拽了拽她的衣服,当时还以为这女人是无意的,此刻方才明白那是在暗示有话对她说,可惜当时醉眼朦胧的竟给忽略了。

    “郑书记,这是河西区的党委书记林芳兵同志。”付奕博赶紧介绍到。

    “林书记,你这个大明星今晚的表现可不怎么样哟!有话好好说嘛,怎么都跟小付急了?好了,我现在被你成功的叫起来了,你可以说你要说的话了,我这个市委书记如果第一天上任就出现基层一把手服毒自尽,恐怕也就没得混了。”

    郑焰红经历一天的事情后,对自己的第一判断已经不敢信任了,虽然暗中同情这个女干部,并且觉得这同志并不是包藏祸心来捣乱的,却还是丝毫不夹杂个人情绪,淡淡的说道。

    跟大明星一个名字的林芳兵满脸通红,低声说道:“……对不起郑书记……是这样的,我听吴书记说他已经跟您汇报过河康实业的事情了,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活不下去的,万不得已才来打扰您,请您……”

    “说主要的,我已经被打扰了,道歉不必要了。”

    “房价飞涨,市里压了河康实业的购地款三年八个月,现在安置费恐怕两个亿都下不来,市里仅仅给我们区拆迁办划拨了当初的七千多万,让我们代表政府完成全部的拆迁赔付,试问一下,老百姓是傻瓜吗?我就算是孙悟空,奈何我也没有金箍棒点石成金呀!郑书记,现在市里把任务强压在我们区,这不是逼我活不下去吗?现在河康那边我也惹不起,老百姓更是安抚不住,上面又压给我就不管了,我现在情愿辞职不干,请市委换一个有能力的干部来吧!”林芳兵估计是受了什么刺激,神态激愤的说完,又哭了起来。

    “你刚刚说后半夜河康实业再派挖掘机出动是什么意思?你已经得到消息他们今晚有行动吗?”郑焰红没有回答林芳兵刚才的控诉,出其不意的问道。

    “……没有,我只是怕……刚才宴席散了之后,吴书记告诉我市里已经决定把这个任务全面压给河西,郑书记您在宴席前已经明确指示,出现信访、群访、闹访事件全部由我们负责,还说……所以我才……”林芳兵说道。

    郑焰红怒火升腾,心想这个吴红旗如此告诉林芳兵,不明摆着把矛盾转嫁到她这个市委书记身上了吗?可她这个哑巴亏还只能吃下去,否则总不至于现在跟林芳兵说吴红旗所说的这些话统统不是她的意思吧?那岂不能与第一天就跟市里划清界限了吗?

    沉吟良久,郑焰红揉着太阳穴,完全撇开了刚刚林芳兵提到吴红旗那些话,果断的说道:“芳兵同志,你今晚做好三点,第一,让你们区里分片包干监控拆迁区,密切注意今晚的动静,只要今晚不出事就是你的功劳。第二,关于如何处理拆迁赔付问题,明天市里成立工作组专门处理。第三,你跟河康实业接洽一下,就说市里不会继续推脱,会在最短时间内解决这个问题的。你可以走了。”

    “哦哦哦,好的好的。什么?”在郑焰红做三点指示的时候,林芳兵一直满脸迷惘的点头答应着,当猛然间让她离开的时候,她惊诧了。

    “怎么?需要我复述一遍吗?”郑焰红眼神犀利的盯着林芳兵问道。

    “不用了不用了,那么郑书记您休息吧。”林芳兵仓皇的站起来,急急忙忙离去了。

    付奕博也赶紧想走,郑焰红却说道:“小付,你如果不困就坐一下吧,给我简单说说河康集团的事情。”

    付奕博闪动着眼波思考了好一阵子,郑焰红也不催他,知道他需要作出很艰难的权衡。终于,这小伙子开口了,说出的话却让郑焰红更加不可思议了:“郑书记,我今晚把底牌都告诉您,是不想您有了我这个秘书还处于耳目不灵的状态下。但是,我说的情况仅仅作为您对这件事大致的了解,其实,是一个秘书不该告诉您的,更不希望对您以后做出处理决定造成先入为主的影响。因为……这件事用常理来推测、来处理好像都是行不通的。”

    “说说看。”郑焰红淡淡的说道。

    “这件事前后始末,没有任何奥秘可言,无非是市里挪用了这笔钱拖着不还,现在形成差价无法赔付。”付奕博说道:“但是,这件事却是导致前任佟书记跟邹市长撕破脸的直接原因,也就成了一件非常非常敏感的事件。现在佟书记被挂在省委组织部等待分配,本身就等于是被邹市长斗败了,所以接下来恐怕佟书记会很认真的盯着您对这件事是如何处理的,一旦处理不慎,我想……他不会坐视不理的。还有,您知道为什么市里敢于把这么大亏空的任务强压给河西,准确的说是强压给林芳兵书记吗?那是因为,河康实业的老总林启贵是林书记的亲生父亲。而购地款被挪用后,咱们政府大楼以及河府庄园还有政府办旗下的河柳园整修扩建工程,全部都是河康实业承建的,其中的纠葛有多深,连我都无法揣测。”

    付奕博看来是个很知趣的年轻人,不带丝毫个人情感的说完这些石破天惊般的话,稳稳当当站起来说道:“郑书记,虽然这件事听起来被林书记说的好似要出人命,其实也真的不急于这一晚上。您刚刚的三点处理意见真是精辟极了,真不敢相信您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做出的指示。您让林书记通知林董事长稍安勿躁,那今晚岂不是平安无事了吗?您很累了还是早点休息吧,否则明天您会精神不济的。”

    郑焰红摆摆手让付奕博走了,她又躺回床上,却被这一团团迷雾般的事情所困扰,短短一天时间,河阳呈现在她面前的竟似扑朔迷离的迷宫,这可真是大大超出了她对困难的预期,辗转反侧的好久才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郑焰红被丈夫赵慎三给她定的六点钟手机闹铃惊醒,起床穿了一套运动装下楼。服务员已经给她准备好了早餐,她简单吃了拉开门,就看到付奕博拎着一个大袋子,身穿运动服已经站在门口了,奇怪的问道:“小付,现在才六点半点,你过来这么早干嘛?”

    付奕博笑道:“昨天晚上我看到服务员小红跟小燕给您收拾东西,里面有运动衣,我怕您晨练不熟悉环境,又怕您想去桃园看桃子找不到路,就过来给您当向导呢。”

    郑焰红就笑了:“既然这样,我问你,一个小时够咱们跑到桃林摘桃子吗?”

    “往返都绰绰有余,咱们这就走吗?”

    郑焰红其实并没有晨练的习惯,她带运动衣也只是觉得工作之余穿了溜弯舒服,此刻将错就错,率先出门。付奕博赶紧陪着她,两人也不是跑步,比散步的速度快一点出了大庄园,沿着清静的街道出发了。

    大庄园的位置原本就很清雅,处于闹中取静的绝佳位置,距离阳河也就十分钟路程,一路上都是垂柳依依的林荫道,宽宽的鹅卵石铺成的人行道上很多三三两两晨练的人,五分钟就看到远处一片开得氤氲绮丽的桃花林在一派白墙红顶的围墙中若隐若现,映衬着侧边那条碧波清幽的宽阔河面,委实是美的很。

    “这就是那片地了吧?谁弄得围墙?”郑焰红问道。

    “对,这就是那片地。”付奕博一边回答一边用手指着附近的环境说道:“您看郑书记,随着南水北调工程之后,阳河的治理也很有成效,现在这里的位置可算是全河阳的地王了,整整两百多亩啊!若是现在出售,别说七千多万了,二三亿都有人抢!这围墙是当初买下这块地之后,河康集团自己围的。您看这边跟桃林挡住的西侧,这两边各有一个城中村李庄、王庄,各有大约一千户居民,六千左右人口,因为地处市内,外来务工人员喜欢在这里租房住,这些原住居民平常的收入大都来自自建房租赁,家家户户都是整栋的小楼,拆迁赔付工作量也很艰巨的。”

    “小付,当初截留河康的购地款,是佟书记作出的决定,还是邹市长?当时河康实业为什么没有提出抗议?还有政府大楼跟两办招待所的改扩建工程,是以什么样的形式交给河康实业来承建的?公开招标了吗?”郑焰红一连串的问道。

    付奕博满脸的钦佩,没想到新书记居然句句都问到了点子上,他就老老实实回答道:“截留款子是邹市长为了赶紧开展抢险救灾力主截留的,至于河康为什么没抗议不清楚。后来把工程交给河康没有任何招标活动,说给就给了,内情不清楚。不过……前段时间市里有传言,说是佟书记正是因为私下把这工程给了河康被查实才调离的……”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