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官场先锋- 第476章 深夜邂逅

    ,

    沉默好一阵子,李莱道:“他身边有个女的很厉害,依我两个兄弟说寻常武警都不是她的对手。”

    孙玉良道:“最新消息那个女人不见了,换了个男司机,目前还没查到底细。不过哥儿俩,要是方晟好对付,咱们当中任何一家早把他撂倒了吧?没风险的事谁不愿意干?为了大家今后发财,值得冒一回险!”

    赵安瞅瞅李莱,道:“老弟,动心眼的事儿咱俩不擅长,就干点粗活脏活吧,出钱出人,咱俩家一起分摊!”

    “没问题!”李莱爽快答应下来。

    于双城道:“生活作风问题包在我身上,我最喜欢这个,嘿嘿嘿……纪委那边就交给玉良了,银山地盘没人比你熟。”

    孙玉良也不推辞:“虽说三个月,大家得加快进度,防止方晟中途想出别的花样。”

    四个人击掌立誓,遂说定此事。

    就在同一时间,方晟坐在省城近郊一家小咖啡厅包厢里满脸郁闷,就在几分钟前又被范晓灵放了次鸽子!

    傍晚范晓灵主动打电话,说刚在省城办完事,准备路过银山看望他!方晟自然听出“看望”的含义,赶紧说不能劳你大驾,干脆到省城会合吧。范晓灵知他刚到银山非常注意影响,不想有把柄落到别人手里,遂格格笑着答应在这家咖啡厅见面。

    然而刚才她突然发了条短信,万分抱歉地说父亲中风紧急送进医院,必须赶回梧湘!

    或许是父女最后一面,还能说什么?方晟只得回短信说不要开快车,路上注意安全云云。

    郁郁寡欢喝了两口咖啡,方晟回想与范晓灵的点点滴滴,感觉冥冥中有双无形之手在阻挠,每当两人想一起时必然发生大事,要么有性命之忧,要么被捉奸拿双,总之始终无法越过最后一道防线!男女之间无论关系亲密到什么程度,只要不越界永远只是若远若离。

    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方晟多么希望能摘到这颗水灵灵、饱满结实的果实!再联想到樊红雨,似乎总保持京都女人特有的矜持,通过几次电话都不肯主动来银山,只说有机会到省城办事时再说。

    叶韵倒是常给他打电话,絮絮叨叨谈武侠文学网站建设的事儿,话里话外却想着跟江业、顺坝一样,再来红河干一番大事。方晟让她等段时间,一方面开发区这边有芮芸和徐靖遥开路足矣,一窝蜂赶来容易引起怀疑;另一方面回味叶韵在江业时手指轻勾他掌心的滋味,痒痒的,似拒还迎,格外令人心动,他很担心自己禁受不了她的撩逗。

    是不是官做得越大就越寂寞?方晟觉得最快乐的时光莫过于在三滩镇,如今似乎能交心的女人和朋友愈发稀少,倘若到省部级以上怎办?难怪古代皇帝都称自己为孤家寡人了。

    仰头喝掉残余咖啡,方晟信步走出咖啡厅,小司将车停在隐蔽的角落里,见了他便发动车子开过来。

    车子转过繁华的商业路段快要拐上大路前,方晟眼角瞥见路边树下有一男一女正在吵架,女的情绪激动双手挥舞,不知说些什么,男的满脸怒火,突然上前狠狠抽了她一记耳光,打得她踉跄几步险些摔倒!

    “停下!”方晟命令道。

    他认出被打女人竟是银山副市长姜姝!

    “下去拉开他俩。”方晟道。

    小司的好处就是执行力强,根本不问理由。当即打开车门跑过去,那边男子仿佛余怒未休,指着姜姝鼻子步步紧逼,姜姝捂着脸往路边退。小司跃过绿化带阻在两人中间,不知说了句什么,男子挥拳就打,被小司跩住手腕用力一挥,竟将他甩到树底下,后背重重撞到树上,疼得龇牙咧嘴。小司向前两步,男子露出害怕的神情,转身狂奔而逃。

    小司冲姜姝挥挥手准备离开,却被她拦住,两人说了几句,姜姝随小司来到车边打开车门,注视着方晟,道:

    “谢谢。”

    倔强的京都女人,她本可以装糊涂混过去的,偏偏要过来相认,场面多尴尬呀!

    方晟勉强笑笑:“要不要送你回家?”

    她摇摇头,过了会儿道:“附近有家咖啡厅,过去坐会儿吧。”

    方晟不便拒绝,做了个邀请她上车的手势,对小司道:“咖啡厅。”暗想今晚命中注定要陪女人喝咖啡,不过换了对象而已。

    还是刚才那个包厢,刚才咖啡香气还萦绕在空气里,两人坐下默默无言。方晟似想到什么,到外面找了个冰袋递给姜姝,她接过去捂在微肿的脸上,低头不语。

    换在银山,男市委常委和女副市长坐在包厢里喝咖啡,而且年纪相仿,本身就透着暧昧和无穷想象空间。然而这是省城,况且外面有小司把风,方晟并不担心被人发现。

    良久,姜姝道:“方常委,让你见笑了。”

    方晟急忙道:“在这里不提职务,你叫我小晟,我叫你阿姝。”

    明知他是防止有人听到职务后传出去有碍名誉,姜姝还是被“阿姝”的称呼展颜一笑。

    “好别扭的小名,干脆叫姝姝,我家人都这么叫。”

    “姝姝。”

    两人相对而笑,气氛融洽了许多。

    姜姝啜了口咖啡,续道:“刚才那个男人是我老公……”

    “啊!”方晟微觉不安,“我恐怕不该干涉家庭内部矛盾,虽然他做得不对。”

    她摇摇头:“感谢你的见义勇为,事实这是今年以来我俩第一次见面。”

    “啊!”

    她每句话都大出方晟意料,转而一想,姜姝既然从京都空降,想必来自某个大家族,与容上校、鱼小婷一样,婚姻充满了政治平衡、利益算计,唯独没有感情。

    果然她接着说:“你的经历特殊,对政治联婚有切身体会,个中缘由我不想多解释。”

    方晟试探道:“京都根深枝茂的家族主要是于、白、吴、樊、宋、詹等,你属于哪一门?”

    “好像江湖侠士询问来历似的,还哪门哪派呢,”她淡淡撇开话题,“对了,我闺蜜已接到通知要求尽快履行合同,这事儿你帮了大忙,以咖啡代酒专题表示感谢。”

    “叮”,两个杯子相碰发出清脆的声音。

    “只要台面上站得脚的,无论背后什么人反对,我一律坚决推进,对事不对人,有本事当面找我吵架。”方晟道。

    “据说你口才很好,一般人又吵不过你。”她微笑道。

    “传闻往往有夸大的成分,不可轻信。”

    “传闻你身边有很多女人,到银山只剩下一个,看来真是夸大了数字。”

    方晟一滞:“你听说几个?”

    “红色娘子军,把顺坝恶势力打得鬼哭狼嚎。”

    “那是正义最终战胜邪恶。”

    姜姝悠悠道:“不是吧,京城圈子传言不仅有白翎,鱼小婷,还有个叫叶韵的女孩。”

    方晟手一颤,咖啡差点溅到手背,京城圈子连鱼小婷都知道?连忙道:“谣言止于智者,姜市长,不,姝姝不会相信是吧?”

    “恰恰相反,我不但相信而且很感兴趣,”她深深凝视他道,“一个男人能让那么多女人为他赴汤蹈火,肯定有某种特殊原因。”

    “越说越离谱,”方晟窘迫道,“那你都看到了,一个简单直白、既不英俊也不潇洒的方晟。”

    姜姝含笑摇头,无意识用小勺搅拌咖啡,隔了会儿道:“今天老公从京都飞过来,其实跟你有关……”

    “不会吧?”方晟惊呼道,“这会儿喝咖啡不算,我俩只见过一次面而已!”

    她脸颊飞红,瞪他一眼嗔道:“想哪儿去了?不是绯闻!而是……关于你正在红河进行的清理圈地行动。”

    “有人找到你老公说情?这个弯子拐得够大的。”

    “全银山都知道许玉贤跟你关系铁,圈地行动本身又牢牢占据道德制高点,常委们一个都不便吭声,所以有人觉得副市长说话或许管用,又或许你对漂亮女人总有非分之想……”说到这里姜姝露出一丝羞色,又低下头去。

    方晟象在听天方夜潭,吃惊地张大嘴,半晌才道:“等等,我的听觉没问题吧?你的意思是,有人找到你老公,然后老公找你,要你不惜施展美人计让我答应放过圈地行动?”

    “是……”

    “万一,我是说万一美人计把自己搭进去呢?”

    姜姝冷笑道:“政治联姻的本质就是这样,只要达到目的,他根本不会在意我付出多大代价。所以刚才我非常愤怒,指责他是绿头乌龟,不算真正的男人,他恼怒之下动了手……”

    “大家族子弟为什么都如此奇葩?”方晟又好气又好笑。

    “两极分化,有出类拔萃者,也有窝囊得一无所长的。我老公是那种视圈子里的面子比老婆贞节还重要的人,当然他在外面寻花问柳给我戴过多少顶绿帽就不提了。”

    方晟无语,也不便对人家夫妻关系发表看法,沉默片刻看看手表道:“不早了,送你回去吧,不然老公见你迟迟不归,真以为美人计成功。”

    她卟哧一笑,妩媚地瞟他一眼:“没事儿,他住酒店,明早飞回京都……他压根不知道我住哪儿。”

    这句话含义非常丰富。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