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之门- 第0599章 自杀说和谋杀论 - 《权力之门》 - 藏书堡 - Powered by Discuz!

藏书堡提示: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非法恶意镜像网站

请访问原网站:www.cangshubao.net
返回列表 发帖

权力之门- 第0599章 自杀说和谋杀论

    ,

    因为徐浩东并没有什么大伤,尚经武和戴昌明放心了,反正要在云岭待上几天,谈话说事不急于一时,二人叮嘱几句后,便双双起身离开了。

    倒是代市长孔正豪去而复返,还给徐浩东买来了盒饭,“浩东,幸亏你没有事,否则的话,网上的谣言就成真的喽。”

    徐浩东一边吃饭,一边问:“是么,网上有什么谣言?”

    孔正豪说:“说你与吴佩林一样,也是类似的高智商自杀。”

    徐浩东咦了一声,“不会吧,网上传得这么快吗?”

    孔正豪说:“网络时代嘛,再说现在是晚上七点半,离事发已过五个小时多,你出车祸的消息,估计现在已经传遍了全世界。”

    徐浩东问:“除了自杀说,还有什么奇谈怪论?”

    孔正豪笑了,“老套路,与自杀说相对,当然是谋杀论。待会你上自己的微博看看,自杀说与谋杀论正在pk,认为你被腐败分子设计的已占百分之五十几。有的还独家曝料,说得有鼻子有眼,说你是死里逃生,比网络小说还要神奇。”

    徐浩东也笑了,“网上的言论,只要不过线,咱们可管不了,就当我为繁荣网络又做了一次贡献罢了。”

    孔正豪说:“省里的和京城的,十几位领导打来电话,除了关心你的伤势,就是询问车祸原因。他们当然不相信自杀说,但他们也怀疑是谋杀论,所以命令严查和彻查。”

    “哎呀。”徐浩东放下筷子,抹了抹嘴说:“这就有点大惊小怪了。正豪,你搞个新闻稿,公开车祸过程,以正视听。”

    “你放心,这事已经在做了。”孔正豪好奇地问:“浩东,你就不关心关心尚经武省长为什么而来吗?”

    “猜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徐浩东说:“一是为云岭市的稳定和经济,尚省长是gdp的推崇者,今年东江省的gdp增长率,主要看咱们云岭市,出了吴佩林受贿案,他是非来不可。二是人事方面的问题,想必杨凌局长的调查结果,通过戴昌明书记的手已经到了他的手上。调查结果对刘浚如、朱国平和于越三位副市长非常不利,尚省长也许不知道朱国平是谁,与于越的关系也不知如何,但刘浚如是他特别欣赏的人,现在刘浚如不清不楚,尚省长肯定要来关心一下。”

    “还有一个情况。”孔正豪说:“于越能来云岭当挂职副市长,尚省长是点了头的。我听说他在省常委会上,提议于越直接当副市长,是李智宏书记不同意,才在副市长前面按上了挂职二字。”

    徐浩东微笑着说:“难怪,三个人有问题,其中两个是他关心的人,难怪他要特意赶过来。”

    孔正豪说:“他已单独找我谈过话了,问我对人事方面的意见,我只是表态,坚决服从省委和省委组织部的决定。”

    徐浩东点了点头,“还有什么?”

    孔正豪看了一眼门的方向,小声地说:“我还听说,就三位副市长的问题,尚省长和戴书记产生了分歧,而且还是严重的分歧。”

    徐浩东思忖了一下,“正豪,你我都要小心谨慎,这个问题有点大,上面又有分歧,你我要躲得远远的,千万不能沾上。”

    孔正豪点了点头,“多谢指点,浩东,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终于,老婆许云洁回到病房,腆着大肚子,眼泪汪汪的,身边是云教授和陈医生左右侍候。

    徐浩东费了无数口舌,才让许云洁阴转晴天,破涕为笑。

    许云洁拿出手机,冲着徐浩东拍了起来。

    徐浩东不解,“哎,哎,干什么,小洁,你这是干什么?”

    “嘻嘻……光头形象,别具一格,我拍几张,放到你的微博上,让你的粉丝欣赏欣赏。”

    徐浩东哭笑不得,“啊,我怎么成光头了。”右手往脑袋上摸了摸,才发现脑袋上除了纱布,头发全没了,“小洁,这形象……这形象不太好吧?”

    许云洁笑着说:“姐夫,小雪和小东跟我的意见一致,当然,说什么由你来定。”

    “唉,我的光辉形象基本上被毁喽。”徐浩东想了想,“好吧,你就这样写:明天的太阳,照样从东方升起。”

    许云洁真把照片和徐浩东的话发到了微博上。

    徐浩东让岳母和陈医生陪着许云洁回家。

    可许云洁不肯,“姐夫,我不回家,我就在这里陪你。”

    “为什么?”

    许云洁咬着嘴唇不解释。

    岳母和陈医生微笑着退出了病房。

    徐浩东说:“小洁,现在可以解释了吧。”

    许云洁说:“我是为了你好。”

    “呵呵……这里有医生和护士,用不着你,你现在留在这里,不但照顾不了我,反而是个累赘。”

    “反正我得留在这里。”

    “总得给个理由吧。”

    “嘻嘻,姐夫,我是为了不让你犯错误。”

    “不会吧。我请教一下,我头上负伤,一条胳膊绑着石膏,身上还挂着吊瓶,我能犯什么错误呢?”

    “姐夫,这是什么地方?”

    “医院,云岭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特护病区。”

    “这里有什么人?”

    “有医生,护士,病人,其中肯定还包括那个该死的吴佩林吴胖子。”

    “姐夫,你不要偷换概念,这里有你的红颜知己刘玉如。”

    “小洁,这不更好么,玉如也是你的干姐姐,有她照顾我,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呸,正因为如此,我才更不放心呢。”

    “什么……什么意思?”

    “嘻嘻……姐夫,我想问问你,你想不想那个?”

    “哪个那个?”

    “就是那个的那个,你和我……你和我那个的那个。”

    “噢……是这个啊。”

    “对,你想不想?”

    “这个,这个是必答题吗?”

    “必答题。”

    “嗯……实话实说,想,很想,特别想,非常的想。但是,但是啊,自从你怀上了,我就被晾起来了,想也没用,因为你现在比大熊猫还要珍贵,我不敢碰,也不能碰啊。”

    “这就对了。现在你如饥似渴,血火攻心,我要是不在旁边看着,让你跟你的红颜知己在一起,孤男寡女,干柴烈火,你不就如鱼得水了吗?”

    “小洁……你就对我这么没信心啊。”

    “咯咯,预防,这是预防,是防火防盗防闺蜜。用你当领导的话讲,这叫做警钟长鸣、严防死守。”

    徐浩东苦笑着说:“好吧,好吧,你也不用预防了,我不住院了,我决定回家了。”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