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风云- 第1734章 无处安放的手 - 《官路风云》 - 藏书堡 - Powered by Discuz!

藏书堡提示: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非法恶意镜像网站

请访问原网站:www.cangshubao.net
返回列表 发帖

官路风云- 第1734章 无处安放的手

    危险是无处不在的。

    无论实在和平年代,还是战争年代。

    无论是在真正的战场上,还是在虚拟的训练场上。

    这个道理,亘古不变、颠扑不灭。

    正是因为时刻保持着对危机的警惕,华夏才能不断向前发展,华夏的军事力量才能在全世界独占鳌头。

    李南方和神马在经历了长达三个月的军事训练之后,已经逐渐拥有了这种华夏军人的特殊素养。

    他们对危险的感知,以及即便是谈笑过程中都时刻保持的警惕性,让他们在感受到枪击危险的第一时间,就做出了最正确的反应。

    李南方迅速低头,清晰听到了子弹从他身后座椅靠背上穿透过去的声音。

    神马立刻调转方向盘,试图寻找能够当做掩体的东西。

    两人的反应都很快,但再快,也比不过接二连三射过来的子弹。

    那个藏在暗处,首先以李南方为目标发起枪击的敌人,在短短十几秒的时间里,把狙击枪开出来了机关枪的感觉,根本不给人喘息的机会。

    那些威力巨大的狙击枪子弹,总是能从非常诡异的方向、角度,朝着李南方和神马的要害位置射击。

    如果不是汽车高速行驶,造成了目标移动的不确定性。

    再加上还算坚韧的汽车钢板,提供了天然的防护。

    李南方和神马有多少条命,都不够那个枪手收割的。

    但总这么趴在车里也不是长久之计。

    尤其是,两个前轮胎都被打爆了之后,任凭神马的驾车技术再怎么高超,也不可能让一辆废了轮胎的汽车继续高速行驶。

    当左后轮胎也爆发出一声泄气的哀鸣之后,神马终于支撑不住了,大声喊道:“前面有道山坡,我把车停到那后面,咱们——”

    话没说完,声音就消失了。

    正猫着眼寻找枪手具体位置的李南方心中一惊,迅速转头看过去。

    只见神马单手捂住脖颈,殷红的鲜血顺着指缝流淌出来。

    刚刚那发子弹,明显是擦开了他的颈部动脉。

    可即便如此,神马还是坚持着把车开到了他选定的掩体位置。

    “神马,你等着,别动!我这就给你包扎止血,你还有机会,不能放弃!”

    当整辆车藏身在山坡后面,枪声随之停歇之后,李南方第一时间就翻倒后座上去寻找医药箱。

    只要不是直接毙命,任何人都有抢救的机会。

    可没等他真的找到包扎用品,神马就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袖。

    “别、别浪费时间了。动脉,止不住的,去把那个人淘汰。”

    神马断断续续的话语传来。

    他整个人躺在车座椅上,眼皮沉重地扣合下去,刺目的鲜血染透了他的上衣,甚至把整辆车都映的无比鲜红。

    “好,神马,你等着。我一定在你阵亡之前,把那个家伙淘汰掉!”

    李南方不在多说什么废话。

    提上那把曾被铁公鸡珍视无比的狙击枪,翻身跳下车,宛若鬼魅般向着枪手坐在的位置疾驰而去。

    这里是白茫茫的雪山腹地。

    只要是占领了制高点,就能对周围视野范围内所有东西一览无余。

    李南方这一番冲击,可以说是迎着枪口往前冲,哪有什么东西能给他作掩护。

    可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冲了出去。

    这是他对战友的承诺。

    铁公鸡提供军需用品,他做到了。

    神马负责开路领航,他也做到了。

    现在是李南方上阵杀敌、淘汰对手,如果不能成功,那就是他愧对了战友的信赖。

    无论如何,都要让神马亲眼见证,他把那个隐藏在暗处的枪手淘汰掉。

    伴随着李南方的冲击,那个始终观察情况的枪手明显一愣,错失了李南方露头第一时间将其击毙的机会。

    但是接下来,枪声就再也没有停息过。

    机枪、冲锋枪、狙击步枪等等,各种枪械子弹交替而来,一个个都像是带着无尽的怒火一般,恨不得将李南方烧的骨头渣都不剩。

    一言不合就开枪,还是这种不死不休的架势。

    李南方隐隐猜到了枪手是谁。

    而等接下来,清晰连接到枪手的射击规律之后,李南方就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猜想。

    小绵羊!

    神枪手小绵羊。

    除了这个恐怖的玩枪女人之外,李南方实在想不到还能有谁,让子弹总是瞄准他的脑袋。

    上一次在雨林之中,陡然爆发的自然灾害,逼迫着他和小绵羊分道扬镳。

    李南方没有亲眼看到对方身死,也就多留了一份注意力,给到这个女人身上,希冀着在接下来的选拔赛时间内,能够和对方组成个临时联盟也好。

    可万万没想到,这小绵羊根本不给李老板提出结盟的机会。

    更是在这种相当突兀的情况下出现,把他新找到的战友给打死了。

    没什么好说的。

    要战便战,咱李老板什么时候也不会惧怕一个女人。

    因为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哪怕她能力再大、心理素质再强,被某种情感左右之后,都会失去最基础的判断能力。

    小绵羊对李南方的情感,就是一个字“怒”。

    对于李南方曾经狠狠打击她自信心的行为,感到无比愤怒。

    早就说过,小绵羊无论是当特工的时候,还是参加龙腾基地的训练,都被人冠以“神枪手”的名号。

    没有任何目标能在她的枪口下,活过三发子弹。

    偏偏只有李南方,在她打空了三梭子子弹之后,依旧活得好好的。

    试问谁遇到这种情况不会生气?

    怒火迷住了小绵羊的双眼,让她一下子陷入一个极端。

    那就是找到李南方,将其一枪爆头。

    必须是爆头击杀,哪怕是打伤对方任何身体其他部位都算她输。

    也必须是一枪,哪怕开出去几百枪都打不中李南方,只要有一枪击中就足够,打不死人,多开一枪都不行。

    小绵羊在这种追求完美到近乎变态的想法下,彻底失去了杀死李南方的机会。

    必须一枪爆头的想法,让她开枪射出的子弹变得极其有规律。

    这个规律就是她瞄准李南方的头,算准提前量开枪射击。

    而李南方只需要让自己的脑袋,进入小绵羊算准的位置之前,改换方向,就可以完美避开所有枪击,不断拉近双方的距离。

    说起来很简单,实际上需要李南方整个人精神高度集中,并且具备在刀尖上与死神共舞的勇气。

    神马的死,刺激着他发挥出了压箱底的本事。

    让他做到了,连他自己都不敢想象的成就。

    小绵羊的变态执着,也预示着两人这一场较量在刚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分出了胜负结果。

    明明一通乱射就可以打死毫无掩体保护的李南方,她非要一枪爆头,导致开枪射击的规律,被敌人完全掌握。

    知错不改,那也只能在这种幻想中,被李南方一枪爆头了。

    “女人可以玩枪,但最好是男人的枪。”

    李南方的声音相当低沉。

    已经打空所有子弹的小绵羊,无奈笑了笑。

    “砰!”

    一发子弹完全不懂得什么叫怜香惜玉,稳稳穿透进小绵羊的眉心。

    也是随着这声枪响,小绵羊隐藏位置的后方,隆隆声响震天铄地。

    雪崩来了。

    李南方想骂人。

    指着那些没有任何良心可言的,虚拟训练场设计师的鼻子破口大骂。

    都是一群什么东西。

    想要让所有人决出个一二三四,直接搞一场擂台赛就好了,有必要设计出来比一线城市还要大的范围吗?

    设计出来之后,还利用自然灾害不断将范围缩小。

    绝对是脑子抽风的人才会把事情搞得这么复杂。

    还有,更不能容忍的是,通过电脑程序设计出来的自然灾难,其灾害等级简直是高的离谱。

    没等真的害死人,就能把人先给吓死了。

    李南方淘汰掉小绵羊之后,抬头看见雪崩来袭,无尽冰雪蜂拥过来的样子,当真是不亚于天崩地裂那样的恐怖。

    这种时候,谁还顾得上去给死人默哀,谁有顾得上动脉大出血的人是死是活。

    天王老子来了也不管了,转头撒丫子跑路才是最重要的。

    李南方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把身上所有能减轻的负重全部减轻,才能以最快的速度跑回到那辆汽车所在的位置,拿到铁公鸡留下来的一套滑雪板。

    然后在滑雪器具的帮助下,他才从容应对雪崩的追随。

    可是自然之力无穷无尽,人的力量总有用完的时候。

    滑雪是个体力活,踩着滑雪板一路上坡,就更令人崩溃了。

    也不知道翻越了多少山坡,李南方两只手臂都已经累得无比酸疼了,身后的雪崩依旧没有停止的迹象,他还能怎么办?

    “老子不干了!”

    甩手扔掉滑雪杖,整个人往地上一躺,李南方朝着天空高高竖了个中指。

    爱咋咋滴吧。

    反正李老板是不想干这种累死人不偿命的活了。

    顶多就是被一场雪崩给淘汰,没能走到最后,有些不甘心罢了。

    可万万没想到,天无绝人之路。

    当他彻底放弃的时候,机械发动机的轰鸣声突然盖过了隆隆的雪崩。

    一辆雪地摩托呼啸而来,稳稳停在了李南方的面前。

    “上车!”

    拥有傲人上围,却生了副孩童面孔的“玉兔”,竟然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能不能别想那么龌龊的事?我就是顺道捡你一个活人,没想过和你滚床单。上不上车,不上车我走了啊!”

    玉兔的声音再次响起。

    李南方当时就老脸一红。

    都忘了这玉兔还会读心术,把他的龌龊心思给看了个透彻。

    既然她什么都知道,那还有什么好废话的。

    李南方不再有任何犹豫,前冲两步直接坐到了玉兔的身后。

    可是坐归坐,接下来的事情不好办了。

    李南方一米八多的身高,玉兔不到一米五。

    滑雪摩托又是前低后高的造型,玉兔的头往后一仰,就能碰到他的肚子了。

    这让他一双手往哪放?

    总不能掐住玉兔的脖子来保持平衡吧?

    不等他思考出答案,玉兔突然站立起来,大声喊道:“抓住我的胸!”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