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官路雄才- 第377章 提拔(大结局)

    也是钟成要走运了,赵康又提出到农村看看。他在车开到河东镇的时候,吩咐将车停下,说:‘就到这里看看吧!这样吧,我们到农户里走走,问问他们的生产和生活情况。“

    河东镇是钟成上任以来唯一在农业上给过关照的乡镇。春节的时候,他在云朵和楚楚的陪同下,给河东镇的种养殖专业大户何斌拜过年,在电视里倡导过何斌的“种养+加工”的模式,并提供给他们一笔低息贷款。

    河东镇镇委书李万强当时也参加了拜年活动。开年之后,他就全力在镇上推广何斌的“种养+加工”的模式,把这作为当年的工作重点抓。这个模式的特点是本钱大的可以搞大一点,本钱小的可以小规模搞,而且回收有保障。何斌和厂家签了收购合同,那些散户卖给何斌,何斌再卖给厂家。农民的风险很小。这是指种植这一块。养殖这一块,风险更小。因为它的回收要快。农民们已经尝到甜头了!何斌还给急需钱用的农民预支钱款。

    赵康直接来到田头,农民何大富正在田里劳作。赵康问:“老哥,辛苦吗?”

    何大富放下锄头,高兴地说:“辛苦不辛苦,要看生活有没有望头啊!如果有望头,那就不辛苦,汗水流得值;如果没望头,那就辛苦。不但身体辛苦,心里也苦啊!”

    赵康问:“那老哥觉得此时是辛苦还是不辛苦呢?”

    何大富说:“今年和往年相比,就觉得不辛苦了。因为今年我们搞的是种养+加工”的模式,收入比过去要多得多!有保障啊!”

    赵康说:“这个做法的确不错!政府只是倡导和扶持,不搞一刀切,由企业家出来进行市场化运作。值得推广。”

    何大富说:“我看你们两位啊,一看就知道是退休领导。你们的命比我好啊!”

    赵康问:“你怎么知道我们退休了呢?”

    何大富说:“瞧你们这把年纪,除非是大领导才没有退休。可是,大领导怎么会来到我们这地方啊!我是盼你们领导多来我们农村看看啊!年初来了一个钟县长,我们这里就有了变化。要是来一个张省长,那变化不就更大了!哈哈!”

    。

    他们告辞何大富,赵康说:“看来,这里的老百姓对这个钟县长评价很高啊!人民群众心里有杆秤!对给他们带来福祉的领导,总是能给予好评!这个钟成不简单!我在其他地方也听到过老百姓赞美领导,但是因为那些地方都是有准备的地方,我总觉得有演戏的痕迹。这次我们随即安排路线,得到的情况就真实一些!”

    吃过午饭后。赵康再接再厉,又带着这一批人到江平市进行微服私访。

    这次的情况就没有江南县理想了,领导先后发现江平市存在着四个大的问题:其一:强行拆迁闹出了人命的问题;其二,农民负担重、增收难的问题;其三教师工资不能按时兑现的同时,学校也存在乱收费的问题;其四,城市失业人员过多,治安混乱的问题。

    这些都是赵康亲眼所见。一比较,就看出了优劣!

    省委组织部正在拟定新一轮青年干部培养计划,赵康决定将钟成列入培养计划中。

    他找到组织部长陈明理,谈起了这次调研的情况。

    他说:“人才啊!难得的人才!尤其难得的是他很年轻,刚刚三十二岁。大有培养前途。”

    陈明理也谈起了上次江南县之行中钟成的优异表现,他说:“我也深有同感。从事组织工作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真正觉得自己有一种强烈的要提拔某人的愿望。并且这个人和自己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赵康说:“那就不要犹豫了!把钟成列入第三梯队。假以时日,这个同志肯定能成为一个优秀的高级干部。青年干部培养计划下个星期上会研究,在此之前,你也广泛征求一下各位常委的意见,每个常委都要推荐人选。”

    之所以要每个常委都推荐人选,这是权力分配的需要。赵康是一个喜欢独揽大权的人,但是独揽大权不一定就是要包揽所有权力。小权就无需包揽了,可以根据需要分给班子成员一些。这样可以换取稳定和平衡。常委们在权力的盛宴中,能够分得一杯羹,对一把手吃“大鱼大肉”就不会那么抵触了。

    两个月以后,钟成和钟越都共同进步了。

    钟越如愿以偿地调任市委宣传部部长,钟成则被调任江平担任市委副书记、代市长。

    原江平市市长雷平被调回省劳动厅担任副厅级调研员,雷平成了这次江北市调研出纰漏的替罪羊。

    省委书记赵康本来打算将江北市市委书记贺雷也一并调走的,但是贺雷毕竟是跟随了多年的心腹爱将,赵康最后将他留了下来。

    至于雷平,他虽是省政府出来的干部,但是他是省委副书记白春明推荐的人选,赵康最后选定让雷平来承担着这个责任。

    常委会上研究时,白春明没有在保雷平上下功夫。北市给k省抹黑了,作为一市之长的雷平自然难辞其咎。保雷平是不会有任何结果的。

    但是白春明还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恩人白松华在钟县长被整垮,最后几乎落了个“满门抄斩”,让他对钟成暗含怨恨之心。

    他爆料说:“我听说在上次赵书记调研江南县的时候,江南县之所以不断没出问题,而且还出了彩,里面有机缘凑巧的成分。赵书记恰好就访到了他工作下过气力出了成绩的地方。换一个地方走访,也许得到的结果就不一样了。这里面运气的成分居多。所以,我觉得贸然将钟成列为我们的培养对象,并且破格予以提拔,会不会觉得有点轻率?”

    常委中也有人对此有同感的。一个县长直接提到地级市当市长,确实是破格提拔。

    宣传部长何思明附和说:“确实是快了点!处级直接提拔为正厅,在我们省似无先例。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组织部长陈明理说:“没有先例的事就不能做吗?革命是破先例,改革开放也是破先例。如果都墨守成规,社会就永无进步之日了。”

    赵康说:“我同意陈部长的说法。这次我是下决心要给我们省政坛吹进一缕清风。就是要破这个先例。我们要让各级干部知道,只要有才干,并且干出了成绩,就能够得到提拔重用。这也是落实中央有关精神的一个重要举措。我看同志们不要再有什么异议了。还是小平同志说的好,要允许试!错了可以再来!所以我们不要再争论了。”

    省长罗放这次在用自己的人上得到了赵康的支持,所以他投桃报李,对赵康在提拔干部上的布局自然也大力支持。他说:“我省的保守在中央是被点了名的。我们不能再蒙受这样的批评了。这次我们在提拔青年干部上步子稍微迈大了一点,也算是我们的一个尝试。我看大家不要怕三怕四。毕竟在江平,还有贺雷同志在把舵,在省委,还有以赵书记为核心的省委掌握方向。我看,出不了大问题。”

    一、二把手的意见一致,大家也就不再异议了。这件事就这样定下来了。白春明不敢过分得罪赵康,也不再言语了。

    省委的人事任免下发后,成书记特意把钟越和钟成请到市委,征求他们对江南县人事安排的意见。

    这两个人的地位已经和以前不同了。尤其是钟成,堂堂地级市的市长,眼看就要和他平起平坐了;而且他年轻,将来的前途是不可限量的。也许将来会先自己进入省委。所以,不可马虎。

    成长请他们两位落座,并亲自给他们倒茶。钟越说:“成书记,你太客气了!”

    成长说:“不客气不行啊!你呢,马上就要和我是一个战壕的战友了。战友是不能马虎的。钟成同志更不需要说,他是从我们地区升起的一颗耀眼的政治新星。更不能马虎啊!”

    说吧,哈哈一笑。

    钟成说:“成书记,你真幽默。我无论到哪里工作,你都是我的领导。”

    成长说:“不能这样说,也许你在不久的将来会成为我的上司呢!后来居上的例子不少啊!”

    钟成说:“如果真有那一天,我想成书记你的心里一定会感到很自豪。因为我就是你一手培养出来的。我不会忘记你的知遇之恩的。”

    这句话说得很合成长的心意。他感叹道:“小钟,有你这句话我心里就知足了。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胜旧人。江山代有人才出,天生你才必有用。你们年轻干部能够迅速成长起来,是我们最大的心愿啊!好好干吧!”

    钟成说:“一定!”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