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梁健和徐敏丽一同来到了殡仪馆看了受害人的遗体,一少一老被摆放在一起,小孩的母亲显然已经哭不动了,但她还在嘶哑地哭泣。 ..一个人的眼泪是会哭干的,当眼泪哭干之后,如果还在哭,眼睛会肿起来。此刻,孩子母亲的眼睛已经肿得跟核桃一般。年男人木讷地站在一边,失魂落魄。

梁健去敬献了花圈,男人才记起来,这是梁省长。他让自己的妻子一同站起来,向梁健鞠躬。这对年夫妇陪同的亲友,看到来人是常务副省长,都用惊异的目光看着梁健。这些亲友大都是社会下层人,从来没有亲眼见过常务副省长这样的大官。老百姓都是质朴的,看到梁健这样的大官,他们的眼神之都显露出了敬畏来。

梁健走前去看了看遗体,心头的滋味难以言说,如果不是廖凯那个不孝子廖聪的错误,如今这一老一少本可以好好地生活在世界,这户人家还可以过着并不富裕、却温暖的日子,现在这一切都被打碎了。梁健之所以要亲自来看一看,是因为只有亲眼看到,才会知道廖聪所犯的错误,到底给这个家庭带来了什么样的痛苦;只有亲眼看到,才能更坚定自己的意志,在任何强势的权贵面前,也毫不退却。

看完了遗体,梁健告辞离开。没走出几步,年男人追来了。梁健停了下来。年男人喉咙沙哑地道:“梁省长,我们的事情,你不要管了。”梁健愕然:“为什么让我不要管了?”年男人说:“我们都知道,梁省长你是一个好领导,你愿意替江的百姓做主。你这样的好官,应该为更多的人服务下去,而不应该为了我们一家,得罪了层。如果不让你当官了,或者把你调到其他地方去了,我们一家对不起江的其他老百姓。”

梁健的心头一暖,他没有想到,这个年男人家里遭受了如此的灾难,竟然还会这么想。他问道:“那你死去的小孩和老父呢?这么算了吗?”年男人说:“我也已经不想再活了,等办完丧事,我会去找那个害死我孩子和父亲的凶手,我要杀了他。算杀不死他,我宁可自己死!”这年男人的想法,已经走到了极端。梁健怎么可能允许这种悲剧的再度发生?

梁健用手在年男人的肩头用力拍了拍,对他说:“老哥,别做这种傻事!我昨天对你做出了承诺,一定要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我一定说话算话。如果我做不到,引咎辞职。至于你说的,我应该服务更多江的老百姓……如果连你都服务不好,又谈何服务其他老百姓呢!当前,你的事情,是我的头等大事!现在你其他事情都别想了,好好地把小孩和老人的事办好吧。”

梁健和徐敏丽了车,心头很是沉重。年男人呆呆望着车子开去的方向,死寂的心似乎恢复了一点温暖。这点温暖,是从一个愿意为他们做主的官员身感受过来的。

下午,老唐的电话还是没有打来。但是,梁健也没有去催。因为他知道,按照老唐的性格,尽管他平时对自己也不怎么管,但是老唐对自己的这个儿子却是最护犊子的,何况这次自己专门打电话给老唐,让他帮自己。老唐怎么会不心、怎么会不出力?这是不可能的!所以,不用催。

省委方面的电话来了,说沈伟光书记这要去机场了,让他一起坐车过去。梁健没有拒绝,跟沈伟光坐了同一辆车前往。除了沈伟光、梁健,去机场迎接的省领导还有省长戚明和省公安厅长郑肖,他们也是同一辆车。在车,沈伟光却说了一句让梁健很不愿意接受的话:“梁省长,有句话说得好,生活像被强jian,既然无力反抗,那去享受吧。等会,见到首长之后,尽量客气一点吧,留个好印象。”这也许是沈伟光让梁健坐同一辆车的真正目的。

梁健很是反感这句话,所包含的逆来顺受的意味。但他并没有反驳,只道:“沈书记,你放心,基本的礼数我还是懂的。”

车子到了机场,因为一路畅通,早到了半个小时。四位省领导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来到了机场的贵宾厅喝茶。省长戚明和公安厅长郑肖的脸都露出一丝笑,这丝笑含有对梁健的一丝嘲笑。你梁健不是要坚持处置廖聪吗?现在把首长给惹来了,看你怎么收场!梁健却并没觉得异常,淡然地喝着茶。

机场工作人员来通知,首长乘坐的飞机已经在降落的过程。沈伟光、戚明、梁健、郑肖跟着工作人员一同来到了口子迎接。没多久,有几个人从机场里面向外走出来了。肇事者廖聪的父亲廖凯在其,他很是尊重的陪同着首长,一路都在说话。这位袁首长也时不时与跟廖凯说一句,看去对廖凯也很是看重的样子。

这边沈伟光、戚明、梁健和郑肖都迎了去。沈伟光和戚明的精神都提起来了,两人的脸也开始堆起了笑容。

袁首长与沈伟光、戚明都亲切握手,并说“伟光同志辛苦了”“戚明同志,好久不见了。”沈伟光、戚明都如沐春风。按照职务的次序,接下去袁首长应该和梁健握手。但是,他却没有。尽管梁健的手已经主动伸了去,但是袁首长却视而不见,却与梁健后面的郑肖握了握手,说:“郑肖同志。”无独有偶,廖凯对待梁健的方式,与袁首长如出一辙。这一切,沈伟光等人都看在眼里。

戚明似乎是故意为之,在一旁提醒:“袁首长,这位是我们的常务副省长梁健同志。”袁首长朝梁健瞥了一眼,“哦,梁健。”只这么一句话,没有回过身来握手。廖凯当然更不会与梁健握手。看来,有人已经将梁健反对放廖聪的消息透露给了他们了。所以,袁首长和廖凯肯定在来的路都已经商量好了,要给梁健脸色看。

猜到了这一点,梁健将手也收了起来,脸也没有表露任何的尴尬。他知道战斗还没有开始,他不能把自己的任何情绪表露出来。只听袁首长道:“这去宁州市公安局吧,我要去看看廖聪这孩子。”话语之的“这孩子”,是为了向江的这些领导表露他和廖聪非同一般的关系,这是在释放信号。

本来为袁首长和廖凯等人都准备了专车。但是到了外面的平台,袁首长忽然道:“伟光同志,我和廖凯同志坐你的车。”原本梁健是坐沈伟光的车来的,这样一来,梁健不可能在坐去了。沈伟光对梁健说:“梁省长,你坐后面的车吧。”梁健点了下头说:“没有问题。”梁健向后面的车子走去,与袁首长、廖凯的随从人员坐同一辆车。

到了宁州市公安局,徐敏丽早在门口迎候。沈伟光介绍了徐敏丽,袁首长朝徐敏丽看了一眼,并没有跟她握手,反而道:“美女局长啊,工作行不行啊?”这话等于是批评了,郑肖在一旁凑来说:“徐局长工作能力还是有的,能与级保持高度一致。”这里面的意思是,我都这么说了,你徐敏丽接下去总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袁首长点了下头:“与级保持高度一致,是最起码的要求。走吧,带我们去看看廖聪。”说着,顾自己往里面走去了。徐敏丽朝跟在后面的梁健看了一眼,想要从梁健这里得到某些信号,但是梁健的脸什么都没有。她只好快步前去带路了。

廖凯还在笔录室,因为呆得时间较长了,这里又没有床休息,已经趴在桌子。听到有人进去,他抬头去看,发现竟然是袁首长和自己的父亲廖凯,从位置蹦了起来,喊道:“袁伯伯、老爸,你们终于来接我了!我差点要被他们折磨死了!”他看到梁健和徐敏丽也进去了,指着他们说:“这个梁副省长,还有这个女局长,他们更坏!他们还找了交警来打我。你们看,我的牙齿都被打下来了。”

“不要多说!”廖凯制止了儿子,转向梁健和徐敏丽,眼充满了仇恨。袁首长很简单地说:“廖聪啊,现在跟我们走吧。至于打你的人,我相信法律会制裁他们!”

沈伟光、戚明、郑肖听袁首长这么说,都主动让开了路。梁健没有让开路,但是沈伟光对他说:“梁健。”然后给他使了个眼神,让他让开。

老唐那方面还是没有任何消息,梁健暗自捏了捏拳头,也让开了。徐敏丽也让开了。

廖聪走到梁健的面前,瞪着梁健,带着嘲弄的声音说:“梁省长,你不是说,只要你还在位置,一定要把我送进监狱?你还说,不管我是谁的儿子,如果我老爸要来救我,下一个要下岗的是我老爸吗!你这些话还算不算数?!我问你呢,聋子了吗?”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ml/book/30/30650/index.html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