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传承什么 - 《官道波澜》 栈斧 - 藏书堡 - Powered by Discuz!

藏书堡提示: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非法恶意镜像网站

请访问原网站:www.cangshubao.net
返回列表 发帖

第448章 传承什么

(各位书友,本人前两天住院,没有及时更新请大家见谅!后期将会陆续补,希望各位书友一如既往地支持本书,谢谢大家!)

张德民刚想发动汽车,看见霍清怡和两个年男子说笑着走出了餐馆,估计也是刚吃完饭,张德民不由定了定神想看清两个男子长啥模样,无奈这时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加霍清怡和两个男子走出餐馆后朝着和张德民相反的方向走去,所以也只能看到两人的背影。 ..

“德民。”见张德民盯着餐馆门口,陈雅琪伸手碰了一下张德民的胳膊,“你们认识?”霍清怡语气里有些不悦。刚到餐馆的时候见张德民没有马下车,陈雅琪下意识地顺着张德民的目光,看到了霍清怡的侧影和两个男子的背影,等到吃完饭出来车后,张德民又是直勾勾的眼神,陈雅琪再一次看到了霍清怡,心里自然也有些不爽了。

张德民转头看着陈雅琪笑了笑,然后发动了汽车。

一路,陈雅琪没有说话。而张德民看到霍清怡身边的两个男子后,心里也在想,那两个男人是不是检察院内部的工作人员?想到自己下午刚找霍清怡了解情况,而晚他们在一起吃饭,是巧合还是霍清怡向对方通报下午自己约见的事?如果是这样的话,张德民心里有些懊恼,自己当时的约见的确有些草率了!

到了县城西郊的一家宾馆,开好房后,张德民和陈雅琪了三楼。

“德民,次参加的那家三星级宾馆封顶仪式,他们啥时开业?”看着有些简陋的房间,陈雅琪不由皱了一下眉头,将包放在床后进了洗漱间。

“你说的是西葫芦乡那家宾馆吧,他们定于这个月28号举行竣工典礼,到时你能来帮着宣传一下吗?”张德民说着拿起了电视机遥控器,按开了电视。

“效率这快啊!不过要宣传的话也只能从经济发展的角度,否则有广告的嫌疑了……”走出洗手间后,陈雅琪甩了甩手的水珠,“到时我得看一下时间能不能安排得过来,不过我会尽量争取!”陈雅琪说着打开手包拿出一瓶护肤霜,用指头蘸了一点涂抹在手臂,“今年以来,国内媒体提得最多的是深市速度,也确实,深市建筑业创造的速度震撼了全体国人,不仅是九州发展史的迹,也给了还处于按部班状态的国人一记重锤!当然,这种效率也只有在改革开放的今天才会有的!”陈雅琪说着走到床边坐了下来,“德民,刚才听晓峰说起诗涵的事,心里有些沉重!在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二十世纪,竟然还有这么愚昧的事发生,真是有点匪夷所思。路我也一直在想,发生这种神权大于科学的事究竟是谁的悲哀?”陈雅琪坐在床边手指按摩着脸颊说道。

“或许是民族的悲哀吧!“张德民拿着水壶正准备走进洗漱间,听到陈雅琪的话不由停下了脚,“如同蒙昧时期,我们的先民为乞求河神庇护免遭洪水之苦,而用无辜人的性命向河神祭祀一样!这个喻虽然有些不太贴切,但我想说的也是这样的一个意思。现在我们回过头来反思那个疯狂的年代,不难发现,那些年的运动实际是对民族化的摧残!如破**!”张德民说完走进洗漱间里,“有多少传统化精髓被付之一炬,有史学家评论说那是民族化史的一场浩劫……”张德民的声音从洗漱间里飘了出来。

“可以说其带来的后果不亚于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和洪秀全所谓的太平天国运动。”张德民烧水后坐到旁边的凳子,“曾正公曾叹息道,洪匪等人让九州传统化礼仪伦理差点丧失殆尽,他们干了九州历史很多异族包括侵略者们想干没干成的事……”张德民有些激动,“世界没有那一个民族像我们民族的有些败类那样热衷于破坏自己民族化的传承,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九州明不是谁想铲能够铲得掉的,像历史焚书坑儒、字狱等等,乃至更有甚者的五胡乱华,当时汉民族只剩下三四百万人,但也是这三四百万人继续承接了化道统的传承,才将几千多年的明延续至今……”

“不过,德民,在欧洲艺复兴时期也出现过神权大于科学的事,所以我觉得这种事在世界任何民族都存在……”陈雅琪双手向后撑在床看着张德民。

“雅琪,话虽如此,但历史是面镜子,难道我们有些人在考虑国家发展时不照一下镜子?还去重蹈别的民族几百年前发生的悲剧吗?我觉得他们不是不知道这些,而是脑子里皇权思想太盛!这点我倒是非常钦佩山先生,为了民族利益,甘愿让出临时大总统的位置?”

“德民,这些话题太沉重了。”见张德民越说越激动,陈雅琪过来靠在张德民肩,低头看着张德民,“你现在身的压力很大,我不希望你这么累,想过换工作没有?”

“换工作?”张德民抬头看了看陈雅琪,“雅琪,你以为换个工作这么容易啊,呵呵!”张德民笑了笑,“再说,我现在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雅琪,我这个人有很多坏毛病,怕你以后接受不了,真到你接受不了的时候你会咋办?”张德民抓着陈雅琪的玉手。

“要照你这样说,我还有很多坏毛病呢?”陈雅琪说着走到张德民对面坐到了床,“包容!这才是最好的处理方式,人不可能是十全十美的,当然有些坏习惯可以给对方指出来,有些毛病呢?可能这辈子都是无法改变的了,呵呵。”陈雅琪说完躺在了床。

看着仰躺着的陈雅琪,张德民一时有些心动神摇,起身走了过来,俯身压在陈雅琪身。

“德民……”陈雅琪拽着张德民伸进衣服里的手,“以后,以后等到我们真有结婚那天好吗?”

陈雅琪的话让张德民愣了一下,有些不情愿地拿出手来。

“德民,原谅我!”陈雅琪抚摸着张德民的脸颊,“不是我……”

“雅琪。”张德民捂住陈雅琪的嘴,“没事,我尊重你!你说得对。”张德民说完在陈雅琪身边躺了下来。

“德民。”陈雅琪翻过身子,手撑着下巴看着张德民,“你觉得一个社会听不到不同的声音,是好事还是坏事?”

“怎么想起问这样的问题?”张德民将手到陈雅琪的头下笑道。

“你回答我是好事还是坏事?”陈雅琪侧身靠在张德民身。

“雅琪,刚来的时候你说的那些已经回答了啊?”张德民拢了拢陈雅琪的身子,“这又要说到那个疯狂的年代了,是因为那个时候听不到不同的声音,当然也不可能听到,因为有不同声音的人都被运动掉了,呵呵。”张德民笑了笑。

“算了,不说这些了。”陈雅琪翻过身子仰躺着,“德民,你对将来有什么打算?”

“将来?我没想那么远,我现在是认真做好现在的事,如果一个人连现在的事都没有做好,你觉得这个人还有将来吗?”张德民侧头看了看陈雅琪,“我记得小学的时候,老师布置了一篇作,叫我的理想,雅琪,你知道那个时候我的理想是什么吗?”说到这里,张德民忍不住笑了起来,转过身子看着陈雅琪。

“科学家?”陈雅琪看着张德民笑道。

“我写的我的理想是长大后卖肉,呵呵。”

“卖肉?”陈雅琪不由撑起身子看着张德民。

张德民点了点头,“我们家孩子多,那个时候买肉得凭票,而且每个人还要限量,我们家每次买的肉回来,洗肉的水都得用盆子接着,然后用来做汤。”

“现在想起来,这二十多年来,老百姓的生活改善了多少?提高了多少?买肉、买白糖什么都要票,连大米都得按年龄供给,非常可笑。只可惜那些居庙堂之高的人却视而不见,虽然他们的口里高喊着什么什么,事情真的像他们喊的那样吗?他们喜欢沉浸在自己所编制的谎言之!”

“刚分到洛平乡小的时候,一次去家访,在一个学生家里看到一家三代两床被子,当时带给我的不仅是震撼,还有酸楚!”

“你说,这样的生活,我们一些人还得瑟得不得了,说什么现在的生活充满了阳光,我到想问问,究竟阳光了谁?当然啰,那一家三代两床被子不盼着阳光吗?”

张德民不知怎么搞的,今天像一个愤青似的,陈雅琪静静地看着张德民,没有任何阻止的动作甚至插话打断。作为记者,她对那段不忍回顾的历史相当了解,所以也由着张德民。

“可悲的是我们现在还有一些人居然还在怀念那个时代,还在粉饰那个时代,说什么那时虽然穷点,但大家都是一样的,殊不知这句话却倒出了他们意识深处的那些东西,那是好逸恶劳!这也是那个时代带来的后遗症,将民族的勤劳摧毁得一干二净,把民族的善良当成愚弄和软弱!以至于这些怀念的人连进取心都丧失掉了,照此下去,你说这个国家还有希望吗?这个民族还有希望吗?”

说到这里,张德民突然意识到旁边躺着陈雅琪,有些不好意的看着陈雅琪,“雅琪,我……”

陈雅琪脸枕在手,淡淡地笑了笑,“德民,我觉得你应该成为一个评论家而不是政客!你我们做记者的目光还敏锐和尖锐。”陈雅琪笑了笑。

两个人这样聊着,有些冷了,把被子搭在身,后来聊着聊着,两人也抱在了一起,但只是局限于亲吻,张德民很尊重陈雅琪的要求,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