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医院产房是一个每天生产幸福和喜悦的地方。 ..

今天,祝建平的儿子出生了。夫妻俩自然是很高兴,而他们的父母亲似乎更高兴,仿佛了头彩。四位老人,在医院忙进忙出,围着“市花”李季团团转,祝建平反而成了一个多余的人。

鲜花、水果摆满了床头柜和茶几,前来贺喜的人一拨接着一拨,贺喜的红包也在李季的床头堆成了小山。

“来,轮到我抱祝小平了,快给我吧。”四个老人轮流着,抱婴儿亲着、逗着、乐着,都想在自己手里多停留些时间。

婴儿试图睁开眼睛看世界,并且哭叫起来。

“祝小平饿了,要吃奶了,快快,你们男人通通出去,让李季给小平平喂奶。”

李季的妈妈乐呵呵地将男人们赶出房间去了。

婆婆则将婴儿抱给了李季,说:“人的初乳最营养了。”

李季将婴儿抱在怀里,样子却有点犹豫,她看了看母亲,又看了看婆婆,害羞地说:“妈,你们都站开点呀。”

李季的妈妈笑道:“傻妹子,我们都是过来人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

李季又问:“你们都是过来人,那好,我问你们,我要想保持身材怎么办呐?”

妈妈说:“女人生了孩子之后,身材有点变形那是正常的。”

婆婆也说:“对,那是女人的成熟之美。”

李季却仍然处在犹豫之,又问:“我要是想保持生育之前的青春之美,那有什么办法呢?”

她见妈妈和婆婆都不理解,解释说:“妈,我的职业需要永远保持青春之美,哪个电视观众想天天见到一个黄脸婆啊?”

听李季这样一说,妈妈和婆婆都善意地点了点头。

婆婆说:“对,我支持,你的职业很特殊嘛。我听说,保持身材有两个办法,一是缩短哺乳时间,如给孩子喂几个月,然后提前断奶,改喂牛奶羊奶。二是经常做健身运动,能长久保持身材了。”

李季完全相信了,笑道:“好啊好啊,谢谢妈。”

在谈话之间,李季扭过身去,掀起衣服,让孩子吃第一口奶。一种幸福、激动的感觉,像电流一样通遍全身,让她十分陶醉。

……

在光辉集团,田力正在接待两位法官。

一法官说:“田总,市委领导要求我们和祝建平董事长见面沟通一下,你看能不能请祝总回来啊?”

田力笑道:“人家祝总的太太今天生孩子,把他从医院叫回来也不太人道嘛。这样,有什么事你们跟我说,我负责向祝总汇报可以吧?”

法官点头同意了,然后一位法官从公包里取出一份件,说:“关于王光辉一案,我们初步研究了一下审理意见。鉴于王光辉是为了制止死者对女演员的猥亵企图而失手伤人,经抢救无效死亡,因此没有主观恶意,属于意外过失。加,王光辉有自首情节,并且积极抚恤死者家属,现已与死者家属达成民事赔偿协议。因此,我们考虑对王光辉依法给予从宽处理,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期3年执行。另外,根据王光辉与死者家属达成的民事赔偿协议,由王光辉向死者家属一次性支付赔偿金人民币30万元整,并承担死者的救治和丧葬费用合计46560元整。田总,这是我们的初步处理方案,特来征求你们的意见。”

田力一边听,一边频频点头。他说:“嗯,嗯,这与我们预期的结果差不多啊。不过——”

法官:“不过什么?田总请讲。”

田力说:“不过,除此以外,王光辉他本人还有两点想法。”

法官拿出本子准备记录。

田力笑道:“呃,法官大人,不用记录的。是这样的,王光辉的意思,他要我向你们备案,是说,如果案子照以方案了结,他愿意私下承担死者两个小孩的全部学费。还有,两个孩子将来业如果有困难的话,可以由我们公司提供工作岗位。”

“好!这太好了!”法官感叹不已。

田力:“法官,这是王光辉作为一个修行僧人,所做的善事,为的是求得内心的安宁,这与本案没有法律的关联。”

法官:“对,我们完全能够理解。”

田力:“等你们的判决生效之后,我去跟死者家属见面,向他们当面说明,并且落实孩子学费的付款方式。”

一法官如释重负地说:“哎呀,这个案子总算是圆满了。这个王光辉啊,不说他是个英雄人物,那也可以说他是英雄情怀啊!”

另一法官也说:“是啊是啊,你看看,先是向我们主张不要对外公布死者的吸毒者身份,为的是给死人保留一点尊严。然后,又要私下承担死者两个孩子的全部学费,还可以解决他们将来的业问题。我要说啊,王光辉绝对是一个善人!对善人,法律应该开一面!”

田力:“哎呀呀,这样的话从你们法官的口里说出来,那还是份量蛮重的。出事之后,我们王老板经常念叨死者的两个孩子,让他们突然失去了父亲,孩子才是最大的受害人嘛。所以,王老板始终不能忘记那两个孩子。”

“对,对,毕竟孩子是无辜的。”法官说。

……

在吴小丽家,房门是敞开着的。

吴小丽坐在客厅沙发,时不时探头向门外张望。她家的保姆则在帮吴小丽收拾日常生活用品,往一个旅行包里面装,时不时地问吴小丽“这个要带吗?”

原来,吴小丽的预产期是在明天。今天,她邀请她的妈妈来家里看看,然后一起去医院待产。

保姆说:“小吴,你的爸爸妈妈都没有来过的吗?”

吴小丽:“我只有妈妈,没有爸爸。我妈妈不同意我跟建邦结婚,所以赌气不来我们家。”

保姆又说:“既然你妈妈答应你了,我想她一定会来的,哪有妈妈不心疼自己女儿的呀。”

正说着话,听见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吴小丽听出是妈妈来了,快步走到门口去迎接。

果然,是她的妈妈来了。

“妈!妈妈——”吴小丽鼻子一酸,眼泪汪汪地抱住了妈妈。

妈妈却像是一个性格坚强的人,她拍拍女儿的肩膀说:“别哭,别哭,这么大的人了,还动不动哭。”

“终于把你给盼来了,我是高兴才哭的。”吴小丽破涕为笑。

妈妈假装生气说:“哼,我以为你要气死我了才高兴哩。”

吴小丽撒着娇说:“妈,我所做的一切,也是为了让你老人家能够安享幸福晚年,对吧?你看你看,我这里多好,吃穿不愁,衣食无忧,大房小车全都有。刘阿姨,你快带我妈妈在家里到处看看。”

“唉,好。”保姆接过吴妈手里的一个行李包,然后为吴妈带路,“吴妈妈第一次来,先到楼去看看为你准备的房间吧。”

保姆带着妈妈楼去了,吴小丽赶紧拨通了吴建邦的电话——

“喂,老公老公,我妈妈来了!到家里来了!你在哪里呀?”

“哦,是我的岳母大人来了,当然是大喜事啊。不过,老婆,我单独投资的第一个楼盘正是今天动工,我实在是走不开呀。要不,你带你妈来工地看看好吧?请岳母大人检阅我的项目。”

“是吗,你怎么偏偏安排在今天开工呢?”

“你不是明天的预产期吗?我本来是准备给你一个惊喜的。喂,你妈妈来我们家,你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呢?”

“老公,我也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呀。”

“这样啊,看来我们两个还真是天生一对。我这里来了不少的客人,你还是带你妈过来吧,拜托拜托,请老婆大人多多关照。”

“嗯——那好吧,看在你是在外面为我们儿子的奶粉钱而奋斗,我听你的啦。”

“好,我等着。还有,你记住,在我的同事和客人面前,你要给我天大的面子,懂了吧?”

“今天是例外,在我妈妈、你的岳母大人面前,你要给我天大的面子才行呀。”

“啊,这怎么办?你快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

“干脆,我现在去医院待产,带着我妈妈。然后,你尽快赶到医院来,拜见岳母大人,怎么样?”

“可以可以,你在医院要住那种豪华套间,懂了吧?在你妈妈面前要敢于花钱,那样我才有面子知道吗?”

“好,放心,为了儿子,也该花点钱嘛。”

“好,这样说定了。老婆,明天生孩子的时候,你动作尽量利索一点,别让我们儿子在里面待久了、呛着水了,好吧?”

“呸!你这个吴胖子,敢跟我油腔滑调,小心我儿子不理你!”

“好好好,我投降,我投降还不行吗老婆,亲一个,拜。”

跟吴建邦通完电话,吴小丽对楼喊:“妈妈,我们准备一下,去医院。”

接着,她又给医院的医生朋友打电话——

“郑医生,你好,你今天在医院值班吗?”

“在哪,美女,你有什么吩咐呀?前天你才请我吃的大餐,今天免了吧。”

“今天,我是想要你请我吃大餐哪。我这出发,来住院了,把自己交给你了,一切都要你负责啊。”

“好,没问题,随时恭候。你是要哪种房间啊?”

“要那种套间,我老公说了,为了儿子要敢于花钱。”

“好,没问题,我这安排。另外,你打算请月嫂吗?我可以帮你推荐最好的,要吗?”

“我家里有保姆的。”

“嗨,保姆是保姆,月嫂是月嫂,两码事。”

“是吗?那由你安排啦。”

跟医生打完电话,她接着又拨通了安娜的电话——

“喂,公主,我这准备去医院待产了,你呢?你怎么样?”

“我还好啊,今天王红妹又踢我了,可能她是等不及了。”

“你的预产期还有20天吧?你现在要给王红妹做好胎教,让她将来嫁给我家儿子。”

“拉倒吧你,还想指腹为婚?我家王红妹将来要嫁一个大叔,做他的掌明珠、心肝宝贝。你儿子只王红妹大20天,那肯定不行的啊。”

“安娜,我家儿子肯定帅呆了,王红妹肯定喜欢他,到时候你只要不反对行了,让他们自由恋爱好吧?”

“哦,你这么自信?明天,我倒要看看你儿子到底有多帅。”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