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这个话,张定听得真是心痒痒。 ..

黄老师啊黄老师,你这真是太考验学生我的定力了啊!

“这个确实。试管婴儿,毕竟是在无法自然怀孕的情况下,采取的补救手段。”张定压住心头有些躁乱念头,保持着平静的脸色,缓缓说道,“不过,不管你有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你是老师,我是学生,学生听老师的。”

黄欣黛笑道:“你怎么脸皮变这么厚了?”

“不是脸皮变厚了,而是我能够面对自己的内心深处最初最纯的感情了。”张定凝视着黄欣黛的眼睛,颇为深情地说道,“如果没机会,我只能遗憾。但如果有机会了,我一定会把握,不会让自己以后再继续遗憾。”

“我真的没想到,你大学的时候会对我动心。”黄欣黛叹息了一声,道,“学校里那么多漂亮女同学,我你大那么多,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张定摇摇头,道:“小男生喜欢成熟的女生,小女生喜欢大叔,不都是这样么?”

“这还真是……”黄欣黛苦笑一声,也摇了摇头。

张定嘴动了动,但却没说话,朝她举起了酒杯。

黄欣黛举杯跟他碰了一下,道:“你不会是想把我灌醉了,今天那什么吧?”

“怎么会?”张定赶紧否认,“为了孩子着想,其实,应该要禁烟禁酒半年之后……”

“这个观念我是不认同的。”黄欣黛打断张定的话,不以为然地说道,“我爸从来没禁过烟酒,但我们出生到现在,不管是身体还是智力,都还挺优秀的。我所认识的人,他们结婚生子,基本天天都在抽烟喝酒,但孩子生出来,无论是身体还是智力,都非常棒。所以,我对这个真的没什么讲究。”

对她这个话,张定想否定,却又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虽然各种宣传都是如此,但事实,也却实有很多人烟酒不禁,生的孩子同样很好。

可是,张定不是一个喜好烟酒的人,所以还是希望尽量禁一下,然后再考虑生孩子的事情。

不过,他也不会拿自己的观念去强行要求黄欣黛。

“那……我听老师的。”张定点点头,笑着道,“老师说不用禁,不用等,那不禁不等。”

黄欣黛白了他一眼:“你当然是不希望等了,你恨不得现在开始是不是?”

张定道:“冤枉啊!我怎么可能……我的意思是,这个,这个不是我心里怎么想能够怎么办的,一切还要看老师的意思。”

“你这甩锅能力真的是深入骨髓了。”黄欣黛没好气地说道,“句句都不离往我身甩锅啊!”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是这尊师重道。”张定笑了起来,“其实你要来的时候,我还很担心会很尴尬,真没想到,现在我们聊得这么嗨。”

“我也没想到。”黄欣黛也笑了起来,“我甚至想着,要不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然后哪天和你喝酒喝多了,喝醉了,自然而然的发生点什么事情,不尴尬了。可是现在,这才还刚喝酒,什么都说出来了。啧,你说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情调,搞得现在跟讨论工作似的。”

讨论工作?

张定一细想,刚才还真是跟讨论工作差不多啊!

怎么会变成这样?

难道自己真的现在已经把工作融入生活了?搞得把感情都变成了工作,情调也枯燥了。

“我的错我的错。”张定赶紧道歉,“最近真是忙工作忙晕头了,反正现在只要一谈事情,下意识地把任何事情都当成了工作,谈得很有条理……”

说到这儿,张定顿了顿,又道:“还是喝酒吧,喝酒能够培养情调。”

“哼,再怎么喝酒,今天你也别想。”黄欣黛不满地说道,“太影响心情了。”

“今天不想,保证今天不想。”张定道,“明天再想吧,啊,不急于这一时嘛。”

黄欣黛道:“明天也不行。”

张定道:“那什么时候行?”

“这个要看你的表现了。”黄欣黛似笑非笑地说道,“虽然说我现在有了心理准备,但是,毕竟这事儿,你知道的,这事儿我其实很有压力。所以,看你的表现吧,说不定什么时候打动我了,我战胜了自己的心理压力了呢?”

张定一脸懵逼。

卧草!

还有这么玩套路的?

明明是你自己想要个孩子,我这儿担着风险答应了,怎么你又开始退缩了,还要看我表现了呢?

搞得好像是我在求你似的。

人与人之间最起码的信任呢?

心里嘀咕着,张定表面当然不会表现出来内心真实的想法,苦笑着摇摇头:“行,那你看我的表现吧。谁叫你老师,我是学生呢?唉,尊师重道,是我们优良的传统美德呀。”

黄欣黛冷哼一声:“总是强调老师和学生,你是嫌我年纪大了吗?”

张定道:“怎么会?你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跟当年一模一样,怎么会老?”

“你会哄人。”黄欣黛笑了起来,“那你不断的强调我是老师你是学生,是什么意思?”

这还能有什么意思?

张定感觉自己对于黄老师真的是不够了解,以前她不是这样纠缠不休的人啊,怎么今天这问题一个接一个,这么不容易对付了呢?

果然是陷入恋爱的人,脑子都是不够用的。

张定只能说:“我的意思是说,我听你的。”

“哦……”黄欣黛拖长了音调,然后才淡淡然说道,“原来是这样,你一直说一直说,我还以为你特别喜欢老师和学生的角色扮演呢。”

老师,你被云丫头带坏了!

张定这时候总算明白过来了,自己被黄老师调戏了!

唉,这是个什么时代啊,连那么温柔的黄老师,都学会玩套路了,还能够找到真诚的人吗?

世事艰难啊,想要拥有当初的暗恋,看来还需要狠下一番工夫才行。

眼见张定一脸无辜,黄欣黛心里终于满意了,才笑着转移了话题:“这次过来,直接要建厂了,相关的手续,省工商局那边会搞定。不过这个优惠力度,还是要你们市里和县里协调。”

“我会和市里协调的。”张定点点头,“税收减免方面,我们县里的权限不大,最多五年,超出五年了,这个要到市里争取。不过,退税方面,县里有一定的自主权,这个是市里早给我们下放了的。”

“你们县里能够自主退税?”黄欣黛倒是没想到还有这个好事。

“我们这儿穷啊。”张定笑了起来,“当初市里为了鼓励我们招商引资,还是给了我们几个产业园区的指示的,到时候给你们划个产业园区嘛,正好退税的范围是科技创新创业,你们搞手机,可不是科技公司嘛。”

“那这个太好了。”黄欣黛点点头,“我们其实也不仅仅只是建一个厂,总体的规划,还是建成一个产业园区。分几期工程建设吧。主要还是看销量,然后逐步提升产能。”

张定点点头,又道:“云丫头说她要做养生这一块?今后手机这方面,是你来负责?”

“差不多吧。”黄欣黛叹了口气,“其实手机主要是我要做的,她是为了我才做,当然她自己也愿意做。不过她最想做养生,是把道家的养生化做好,建一个类似山庄的形式,也当作她自己的道场。”

“她是个有恒心的人。”张定对于武云还是蛮佩服的,“有她忙着,我对师父的愧疚也轻一点。师父一直是有着宏道的愿望的,但我却没做好。”

“你现在人在仕途,造福一方百姓,这也是一种宏道啊。”黄欣黛接过话,“你师父的那样的高人,他要宏的道,只会是天地大道,你入世修行,也是一种道啊!”

“话是这么说,但……”张定摇摇头,笑了起来,“你说得对,万事万物,都是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嘛。不纠结了,做好自己的事,是宏道。”

黄欣黛笑道:“你这么想对了!你的工作,其实是在宏道了,你这次帮我,也可以当作一种宏道。”

帮你生孩子也是一种宏道?

这个理由,我竟然无法反驳!

张定呆呆地看着黄欣黛,苦笑道:“照你这么说,我们那什么,我不用有什么心理压力了?”

“总是需要一个说得过去的借口嘛。”黄欣黛意味深长地看着他,“有了个光明正大的借口,你才好做事嘛。其实有时候想一想,我都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

张定看着她,情不自禁地想着,她不会是想反悔了吧?

当然,张定也知道,今天喝着酒聊着这些,别看黄欣黛似乎没有一点压力,但心里肯定并不轻松。

要不然的话,她怎么会刚才一直不停地在说话?

在这种时候,如果黄欣黛真的后悔了,不想和他生孩子了,张定虽然会很遗憾,但也会尊重她的选择。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