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1883 最年轻的(结局)_通天仕途_御史大夫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日,江南省召开全省经济工作会议,省委书记王茂良,省委副书记、省长管平志分别在会上发表了重要讲话。

    胡斐出席了会议,并在会议上发表了讲话,他的讲话主题就是农业工作要创新,要有新思路。

    通常来说,这种会议上讲话的领导都是省委书记和省长,而今年特意让胡斐在会议上发表讲话,自然是为胡斐接下来在全省推广大农业集团的大动作铺路。

    胡斐的讲话稿是他亲自写的,通篇没有太多的场面话,套话,都是从农村工作的实际出发,阐述了农业工作要想发展必须改变工作思路,围绕土地来做文章。

    他的讲话获得了热烈的掌声。

    会议结束之后,胡斐回到办公室,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拿出他的大农业集团的规划方案,正准备进一步细化,手机响了起来。

    虽然当了副省长,胡斐的手机号码却没有变,然而,给他打电话的人却少了很多,当然,白方成,刘博,关明松等人还是经常会跟他电话联系,不过,约他出去吃饭的事情却再也没有发生了。

    唯一的意外就是白方成,这家伙差不多每个月都要来胡斐家里蹭一次饭,他的女儿则跟虎儿等孩子们成为了好朋友。

    “哦,子谦,新年好。”

    胡斐接通电话。

    “别,别,别跟我拜年,这还没过年呢。”

    话筒里响起花子谦的笑声,“胡大省长,您还记得有我这么个兄弟啊,荣幸呀。”

    “子谦,你还好意思说呢。”

    胡斐对着话筒笑道,“倩兮说,她想跟你合作把澳洲那边的铁矿石都垄断了,你都不给她面子,你还记得我这么个兄弟吗?”

    “阿斐,别这么说,赚钱的生意谁不想做,虽然全球的经济并不怎么好,但是,铁矿石资源市场已经回暖,我也想做这笔生意啊。”

    话筒里响起花子谦的叹息声,“不过,你也知道人家那边很关注倩兮的,我要是再插一脚进去,你觉得澳洲政府会同意么,我昨天跟倩兮联系过了,可以购买一部分兮飞投资公司的股份嘛。”

    胡斐闻言一愣,倒是忽略了这一点,杨倩兮在黄海的兮飞投资公司现在已经越做越大,成为黄海市排名第二的投资公司,花子谦这时候提出购买一部分股份,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子谦,你这家伙恐怕早就盯上投资公司了吧,这分明是趁火打劫啊。”

    “别,阿斐,我一直都说有钱大家赚嘛,你们家已经够好了,你家小美今年已经进入了福布斯财富榜了,你家倩兮资产已经近百亿了,你小子不到四十岁就是副省长了,总该让点好处出来吧,要不然,我们这些人怎么活?”

    “行了,不跟你贫了,我这边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呢。”

    “别挂电话呀,我还是有事儿跟你说呢。”

    话筒里响起花子谦的笑声。

    “哦,什么事情劳动你花少主动给我打电话。”

    胡斐对着话筒一笑。

    “阿斐,我前几天在拉斯维加斯玩的时候看到贺淑婕了。”

    “那有什么奇怪的?”

    胡斐一愣。

    “不,不,这一次不一样了,那丫头的身边换了个男人了,不是云俊峰了。”

    话筒那边的花子谦似乎有些幸灾乐祸了,“好像是他们已经分手了。”

    “男女之间分手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胡斐呵呵一笑,心里却明白,云俊峰和贺淑婕之间可不是普通的男女恋人,贺伟红之所以在渝州大手笔地投资,各种建设搞得红红火火,很大一个原因就是云俊峰的老子云天乐是开发银行的行长,拥有无限的财政资源,据说前后投资达千亿之巨。

    这么多钱砸下去,就是沙漠都能搞出绿洲来!

    现在云俊峰和贺淑婕分手了,就意味着云天乐已经从贺伟红的那艘船上跳了下来,不再跟贺伟红玩了。

    这对于胡斐的老子陈浩洋来说绝对是个大好消息。

    “是呀,分分合合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好了,胡大省长不打扰你工作了,有空去京城找你喝酒,不过,就怕你没时间啊。”

    “别人可以没有时间,你子谦的酒是一定要喝的。”

    胡斐对着话筒呵呵一笑,“这样吧,春节等我的电话。”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挂了电话,胡斐将手机一扔,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日,全省农业工作召开。

    胡斐在会议上发表了讲话,这一次重点阐述了农业工作的发展方向,以及新思路的构成,上次全省经济工作会议上,他只是讲了个大概的轮廓,因为不能占用太长的时间。

    二月二日是传统农历春节,胡斐当日乘坐火车赶回京城过年,他的职务高了,钱小美反而严令他不得乘飞机,她总觉得乘飞机不安全,这个想法让胡斐有些哭笑不得,不过,这也是关心之故,胡斐也不好违逆了她的意思。

    火车抵达京城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胡斐一下车,就看见钱小美穿着一件粉色的羽绒服,一头长发迎风飞舞,只是三个孩子却不见踪影。

    “老婆,虎儿他们呢?”

    胡斐走过去,将钱小美拥在怀里,在她的额头上狠狠地亲了一口,“想死我啦。”

    “别,这是火车站呢。”

    钱小美嫣然一笑,娇嗔道,“都当副省长的人了,也不注意点影响。”

    “没事儿,只怕这火车站没几个人知道我呢。”

    胡斐呵呵一笑。

    “你坐的这趟车太早了,孩子们还没起来呢,走吧,先去爸那里,他昨晚上就回来了。”

    钱小美嫣然一笑,“对了,老公,妈问我咱家的公司要不要上市融资,我也拿不定主意,你说呢?”

    “公司缺现金吗?”

    胡斐上了车,“如果不缺钱的话,还是不要上市的好,如果缺少研发资金的话,上市融资是一条捷径。”

    “手机研发这边倒是不缺,不过,计算机芯片研发那边到了关键的时候,资金缺口比较大。”

    钱小美发动汽车,“但是,这是咱们跟政府的合资企业,总不能都由咱家来掏这个钱吧?”

    “别急,先看看情况再说。”

    胡斐抬手捏了捏眉头,“我先休息几天再想,这段时间工作忙得头昏脑胀了。”

    “那今年就好好休息。”

    钱小美有些心疼地看了一眼胡斐。

    “小斐,小美,你们来了,快,快,洗把手好吃早餐。”

    小两口一到家,杜寒香就迎了上来,有些心疼地摸着胡斐的脸,“我儿子这段时间都瘦了不少呢,回头妈给你做好吃的补上。”

    “爸,你比我还早回来啊。”

    胡斐看到陈浩洋走出来,立即走了过去。

    “开会呢,就没回去了。”

    陈浩洋点点头,“吃饭吧,一会儿跟我聊一聊。”

    吃过早餐,钱小美回别墅去接胡来福两口子和孩子们,胡斐则跟着陈浩洋来到了书房。

    “爸,我听花子谦说云家不玩了?”

    “他怎么说的?”

    陈浩洋走过去推开窗户,一股清冷的空气迎面扑来,让他下意识地打了个寒颤,“对了,明年就是中委换届了,你这两年好好表现一番,争取进入中央候补委员,而且,排名还要靠前才好。”

    “他说他在拉斯维加斯玩的时候,看到贺淑婕跟别的男人很亲密。”

    胡斐呵呵一笑,“之前这丫头跟云俊峰很亲密地,天天黏在一起,很显然云家是不准备陪贺家玩了。”

    “可能性比较大,那家伙太狂妄自大了,据说渝州官场不少人比较反感他,那些老同志对他也颇有微词,现在就缺一个契机了。”

    陈浩洋点点头,话题一转,“你现在担任副省长了,对于工作上有什么想法?”

    很显然,陈浩洋对于谈到贺伟红没有什么兴趣,隐约有一种不屑。

    “爸,前一阵省政府调整分工了。”

    胡斐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我分管农业工作,这也是省委想让我在耕地转租这个工作上开创一番局面吧。”

    “而且,我自己也有了比较详细的想法……”

    随后,胡斐详细地汇报了一番。

    “儿子,你这么做是对的,做自己最熟悉的,然后积累了最够的业绩,明年要冲进中央候补委员,排名还要靠前,中央委员有不少人已经马上到点了。”

    “只有成了中央委员,在以后的道路上才能更有优势,咱们能够领先优势的时候,一定要扩大优势,没有优势的时候,该蛰伏的就蛰伏起来。”

    陈浩洋语重心长地说道,“对了,这次的会议你也可以参加啦,到时候就要辛苦一些了。”

    胡斐当然知道陈浩洋所说的会议是什么了,是陈系的大佬会议,“不辛苦的,我还年轻吗。”

    二零一一年,四月,江南省农耕集团成立,这并不是集团公司,确切的说这是投资江南省农业产业的公司联盟,省政府给予政策支持,并对于集团内的各公司根据各自实力情况给予合适的开发建议。

    而且,对于收获的农产品也会根据情况进行分类处理等等,这就让各投资商没有太多的产品销售的后顾之忧。

    当然,这项工作是由副省长胡斐亲自主抓。

    江南农耕集团的成立,在全国政坛引起了强烈反响,《人民日报》,《光辉日报》等全国影响力很大的国有报社进行了详细的跟踪报道。

    同时,胡斐在逸阳市搞的耕地转租试点的详细情况也面世,一时间国内政坛震动,赞誉者有之,反对者有之,当然,前者占了绝大多数。

    随后,就有一家比较有影响力的报纸扒出了胡斐这个全国最年轻的副省长的简历,还登上了头版头条《为什么他提升得这么快》,里面将胡斐的任职经历非常详尽的介绍了一边,历数胡斐在各个任职上取得的成绩。

    单单是这一片报到几乎就占了两个版面,一时间,胡斐成为国内政坛最为炙手可热的政治新星。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江南省农耕集团的第一年业绩曝光,与之相呼应的是,江南省的农业总产值比之去年提升了百分之三十五,一时间全国震动。

    《江南日报》趁机推出了一期特刊,详细报到了江南省农业工作为何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随后,《光辉日报》的一个跟进,在《江南日报》的报到基础上,增加了一些内容,与其他农业大省的农业数据进行对比。

    这么一来,更显得胡斐一手搭建起来的农耕集团的重要性。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五日,胡斐调任深城,担任市委委员、常委、市委副书记,提名为市长人选。

    上任之后,胡斐大力整顿深城的低端产业,同时进一步提升深城的国际形象,大力引进世界五百强公司落户深城,在这基础上,他在很多场合大力鼓励深城的大型企业走出去,研发集团放在深城,而厂矿企业放在国外等等。

    而且,胡斐还为之制定了一个计划表,第一步就是鼓励企业先拿下东南亚,然后是走出亚洲,走向世界。

    对于深城人满为患的农民工,胡斐提出鼓励农民们海外创业,由国内的那些企业带着农民们一块出去。

    总之,随着胡斐在深城推出一系列的政策,深城的城市面貌,国际形象,环境等等都有了极大的提高。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全国党代会正式召开。

    胡斐在这一次的党代会上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并且排名在第三位,陈浩洋终于成为了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委员。

    二零一三年,三月陈浩洋正式当选为全国人大委员.长。

    二零一四年,第二次中央委员会召开,胡斐顺利替补进中央委员会,成为最年轻的中央委员。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深城市委书记调任川西省长,中央任命市委副书记市长胡斐为岭南省委副书记,兼任深城市委书记。

    二零一六年七月,岭南省委副书记,深城市委书记胡斐调任浙省省委委员、常委、省委副书记,提名为省长人选。

    二零二二年,浙省省委委员、常委、省委副书记、省长胡斐,在全国党代会上当选为政治局委员,调任渝州市委委员、常委、市委书记。

    二零二七年,渝州市委委员、常委、市委书记胡斐调任国务院担任副总理。

    二零三五年,副总理胡斐当选为政治局常务委会委员,担任总书记。

    (全书完)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