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0441章 接二连三

“不好了,兴发公司被查了!”杨传俊十分慌张地跑进白茉莉的办公室说道。()

杨传俊是吉宁省电视台技术管理部主任。

“消息属实吗?”白茉莉面色严峻道。

“属实。兴发公司一个副总打电话告诉我的,他跑了,没有被逮到。其他人午全都被金河区公安分局抓走了。你赶紧想想办法吧,不然咱们的事必露无疑。”杨传俊恐惧道。

“行啦,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白茉莉摆了下手说道。

白茉莉为了敛财,方式可以称得是五花八门。

三个月前,白茉莉与杨传俊合谋,让台技术管理部出面,绕开政府招投标程序,购置了包括直播车在内的大量设备,然后由春阳市金河区的兴发公司虚开增值税发票充数,发票金额高达2300万。通过这样的方式,白茉莉和杨传俊从赚取了巨额的差价。

兴发公司表面是一家多种经营的公司,实际干的是虚开增值税发票的买卖。如今东窗事发,一旦招供,白茉莉和杨传俊的事情无疑也会暴露出来。

白茉莉显然不愿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她的脑子转速转了几圈,拿起话筒拨通了春阳市公安局主管经侦工作的副局长栗建的电话:“栗局,我是茉莉呀,好久没聚了,晚有时间吗?次您不是说很欣赏我们台的主持人申依和丰姿韵吗,晚我带她们一起过去好不好?好的,那晚七点,老地方见。”

挂了电话,白茉莉随即将申依和丰姿韵叫到了办公室。

“今晚有任务,全都穿裙子,不要长的要短的,越短越不嫌短,妆都化的好看一点。晚一定要好好表现,今晚的表现将决定着你们的财运和事业运。”

傍晚下了班,白茉莉带着浓妆艳抹的申依和丰姿韵来到了一家招待所的餐厅,这里是白茉莉宴请贵客的地点之一。

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栗建才过来。

“栗大局长,您可终于来了,您的两个女朋友都等着急了。”白茉莉笑容可掬,说着话的同时,分别冲审议和丰姿韵使了个眼色。

“栗局长好。”申依和丰姿韵一边冲栗建抛媚眼,一边异口同声地说道。

栗建的眼睛当时直了:“你们好,你们好。”

“还不请栗局长坐下。”白茉莉说道。

“栗局长快请坐。”申依和丰姿韵一人搀着栗建一只胳膊,将栗建拉坐在了椅子,她们二人则坐在了栗建的两侧。

酒菜齐后,申依和丰姿韵轮着番的给栗建灌酒,栗建来者不拒。不过栗建也没有光顾着喝酒,他的手一直也没闲着,一直在申依和丰姿韵的大腿摸来蹭去。

白茉莉坐在三个人的对面,吃饭的过程基本没怎么说话,但嘴角始终保持着微笑,并且一直在用眼神指挥申依和丰姿韵。

吃完饭,四个人从包间转移到了卡拉OK包房。

申依和丰姿韵都是能唱会跳的才女,在灯光昏暗的包房里,她们时而陪着栗建唱歌,时而随歌舞动。在轻歌曼舞之,栗建彻底的飘了。

在栗建最高兴的时候,白茉莉忽然起身把包间的灯打开了,然后冲申依和丰姿韵使了个眼色,二人出去了。

“怎么了?”栗建脑袋发晕,有种半梦半醒的状态。

“今天跟栗局见面,可不光是吃饭唱歌,我还有事要求栗局,栗局可一定得帮我呀。”白茉莉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什么事啊?”

“对我来说是大事,但对栗局来说只是小事一桩……”白茉莉言简意赅的将事情说了一下后,从包里拿出两万美金放在了茶几:“拜托了。”

栗建看了一眼茶几的钱,笑了笑,然后看着白茉莉说道:“今晚要是把我服侍好了,你的事好说。”

白茉莉一听,紧忙到外面把申依和丰姿韵叫回了包房。

虚开增值税发票的事情过去没几天,接近着又出了另外一件事。

七月下旬,吉宁省审计厅来到了吉宁省电视台,对白茉莉过往四年的经济责任履行情况进行审计。

白茉莉打听了一下,这是一次常规的审计,但心虚的她还是打着十二分警惕。在留意审计工作进展的同时,还让李南路打听了一下参与这次审计工作的所有人员,并形成名单交给了她。

审计工作不仅涉及到省电视台的各个部门,还涉及到了省电视台的几个下属单位。

八月初,审计发现广告部约有1500万的开支无法说明用途。

白茉莉得知这一消息后,立马请负责此次审计工作的处长汪远吃了顿饭。

“汪处长,您带领审计厅的同志们到我们省电视台搞审计,实在是辛苦了。我代表省电视台的所有职工向你表示感谢。这杯酒我干了。”白茉莉说完便干掉了一整杯酒。

“白台太客气了,我只是奉命行事,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而已,不值一提。”汪远微笑道。

“汪处长可不能这么说,审计工作责任重大,审计厅的领导能让汪处长负责这次审计,不仅是对汪处长的信任,更是对汪处长能力的认可,也是我们省电视台的荣幸,同时也是给我一次认识汪处长的机会。为了这次机会,我必须再敬汪处长一杯。”白茉莉满一杯酒后又干了下去。

“白台好酒量啊。”

“其实我酒量很一般,只是今天能和汪处长坐在一起吃饭,我高兴。”白茉莉仔细端详了一下汪远,问道:“我冒昧地问一下,汪处长没有改过名字吧?”

“当然没有。白台何出此言啊?”汪远不知白茉莉想要说什么。

“我当年大专的时候,我有个学弟,跟汪处长长得特别特别像,也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不瞒汪处长说,我刚见到汪处长的时候,我还以为汪处长是我的那个学弟呢,见汪处长看我没有反应,我也没敢说这件事。只可惜不是。不怕汪处长笑话,我当年还暗恋过我的那个学弟呢。”

“真的呀?”

“当然是真的了,像汪处长这样的男人,哪个女人会不爱呀。”白茉莉又端起一杯酒说道:“这杯酒我不能自己喝了,汪处长必须跟我一起喝,谁让汪处长长得想我学弟呢。”

汪远哈哈大笑,拿起酒杯说道:“好,我也喝一杯。”

酒过三巡,见汪远的情绪起来了,白茉莉开始聊起了正题。

“汪处长的千金是在春阳师范大学学电视编导专业吧?”白茉莉问道。

“没错,开学大四了。白台的消息很灵通啊。”汪远说道。

“这是工作性质决定的,没有办法。汪处长的女儿学习优异,是公认的人才,也正是我们省电视台所需要的。不瞒汪处长说,我都已经盯她很久了。今天请汪处长吃这顿饭,目的是想问一下,能不能让她马到台里工作。”

“她还没毕业呢,这合适吗?”

“太合适了,我们台现在特别需要她这样的人才,她现在要是能到我们台,那可是帮了我们的大忙了。如果汪处长不嫌弃的话,毕业之后,让贵千金留在我们台工作,如何?”

“哎呦,那可太好了。”汪远举起酒杯说道:“那我先代小女谢谢白台了。”

“汪处长太客气了,应该是我谢汪处长猜对。”白茉莉拿着酒杯跟汪远碰了一下。

转天午,白茉莉专门请汪远的女儿吃了一顿饭,谈了汪远女儿到省电视台工作的事情。

饭后,白茉莉将汪远女儿送回了家。汪远女儿下车前,白茉莉给了她一个袋子,让她转交给汪远。

白茉莉刚回到台里,接到了汪远打来的电话。汪远没说别的,只说谢谢白茉莉请他女儿吃饭,还说他女儿到了省电视台以后,要是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该批评批评,千万别看在他的面子去照顾。年轻人不受挫折是无法成长的。

白茉莉听了汪远的话,悬在心头的一颗石头一下子落了地。

为了防止意外发生,白茉莉又指派接替沈红玉担任广告部主任的乔先锋从广告部的账户提取了一笔钱,用来打点其他参与此次审计的相关人员。

很快,审计便得以平息。

虽然两件事都被顺利摆平了,但白茉莉却高兴不起来,她觉得自己近来的运势实在是太差了,去找了关震飞,想让关震飞给她看一看,破一破。

关震飞伸手一掐算,说道:“还没完呢。”

白茉莉大骇:“没完?您的意思是我还有坎儿?”

关震飞肯定的点了点头:“你七八九三个月的运势都不好。七八月只是小磕小绊,到了九月是大灾大难了。”

白茉莉听了脸色都变了,一把抓住关震飞的手说道:“您得救救我呀,我可不想这么完了。”

关震飞摸了摸白茉莉的手笑道:“我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不过要等你下一个坎儿结束之后。”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html/book/40/40138/index.html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