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九百六十章 三驾马车

“黄大宝?”刘明昊眼精光一闪道:“是不是段书记刚来任前去开发新区微服私访时遇到的因为争抢沙石生意发生械斗的那两拨人里的一拨?……”

“对,开发新区项目工程的沙石供应是块大肥肉,能够插手的都是有大后台的,现在已经证实,当时参与械斗的另一方,另一个混混头目,龙祥建筑公司的老板陈福祥,江湖外号‘光头祥’的,他背后的靠山是原常务副省长黄石,黄大宝敢跟陈福祥抢生意,那么他身后肯定也站着一位不亚于黄石的大佬,很可能是柳树林!……”

“而且黄石落马以后,陈福祥的沙石生意全被黄大宝给抢过去了,按说这种生意根本是一本万利,黄大宝应该不差钱才对,可是他最近却拖欠了不少民工工资,都闹到我们分局去了,这里面肯定有问题!我们正好借这件事把黄大宝提留回来,好好查查他的底!……”王志锋条理清晰地分析道。(品#书¥网)

刘明昊眼睛一亮,兴奋地一拍桌子道:“好!你提的这个情况很重要,按照这条线查下去,一定会打开突破口的!……”

把调查柳树林的任务交给刘明昊,段昱也算是放下了一桩大事,他自然不会忘了二号首长交待的另一桩大事,那是推进大数据+农业的试点,虽然他已经把这件事交给了杨卫平,还把毛万年也调过去给他当帮手,但是这么大的事仅靠他们两个人是很难做好的,这不仅仅是能力的问题,还涉及到很多资源的整合。

段昱在这方面还是有不少资源的,他的老朋友马云一直在做大数据,在这个领域已经处于国际领先水平,而且最近马云也与他不谋而合地提出了某些经济领域应该从市场经济回归计划经济的观点,只不过他的这个观点实在太新锐,遭到了国内许多经济学家的一致批驳,而政府对这样敏感的观点更是不好表态,所以哪怕以马云的名气,也没有哪个地方敢跟他合作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所以当段昱打电话给马云,提出要在汉南省搞试点做大数据+农业的时候,马云十分兴奋,当即拍板马派一个团队过来帮他们搭建大数据平台,而且全部是无偿的!

当段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杨卫平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正为这事发愁呢,县委书记左国成和县长谷建锋表面支持他工作,可是当他需要实质性帮助时却互相踢皮球,让他有力使不出,等着看他的笑话呢。

听到这个好消息,杨卫平自是喜出望外,向段昱立下军令状,一定会把试点搞起来!段昱还有些不放心,正好黄石落马以后,常务副省长的位子一直空缺着,段昱向央请求,让罗尧来接常务副省长的位子,他本来也是打算让罗尧先在省委秘书长的位子过渡一下,最终也是要让罗尧做常务副省长的,这下正好一步到位了。

因为事先向二号首长做了汇报,二号首长对汉南省的这个试点也十分重视,所以段昱的这个请求很快得到了央的批准,让罗尧接了常务副省长的位子,这样有罗尧掌舵,下有杨卫平、毛万年和楚志国组成的三驾马车,这样一个强有力的团队形成了。

当然具体的事情还得靠杨卫平他们去做,罗尧这个常务副省长只能给他们做做协调工作,毕竟他要抓的事很多,不可能管那么具体。这个具体工作却不那么好做,毕竟这件事牵扯到太多人的既得利益了,首先那些粮食系统的保留企业吃空饷的那些头头脑脑和领导的三姑六婆不干了,这一改革他们的舒服日子到头了,自然要闹。

处理这种事杨卫平有经验,当初他当副乡长的时候撤换当时乡里唯一的两个镇办企业的负责人时遇到过这种情况,更何况他现在手里握着段昱这位省委书记给的尚方宝剑,你闹是吧,简单,直接把跟你有亲戚关系的领导叫来,把省里的件一亮,自己把人领回去,否则等着挨处分吧。

再是那些原粮食系统的下岗职工的问题,搞这个改革本来目的之一是为了解决这些下岗职工的业问题,可是新的问题来了,这些下岗职工有点能力和头脑的都自谋出路了,而且都还混得不错,你再要他们回来他们也不想干了,而那些没能找到出路的人都是些阿弥陀佛的人,你要指着他们干什么事那是指望不的,不给你搞砸不错了。

这该毛万年出马了,他做事不急不缓,极有耐心,他对那些下岗职工一个个进行走访,给他们分析改革后的好处,以及良好的市场前景,让那些已经找到出路也有能力的人都动心了,都表示愿意回来参与这个计划,至于留下的阿弥陀佛的人交给这些人去带,都是过去的同事,彼此也熟悉,不指望他们独当一面,干点跑腿的事还是可以的。

再是做农民的工作了,按照杨卫平的计划,是要通过大数据平台的分析,推进农业规模化、产业化发展,如根据大数据分析,现在有机大米的需求量很大,杨卫平准备搞一个万亩有机大米种植项目,不打农药,全部使用有机肥,这样种出来的大米虽然普通农田产量要低,但是却更健康,更有营养。

可是农民们不理解啊,种稻谷不打农药,不施化肥,那稻谷还不都得让虫子吃了啊,所以他们根本不看好杨卫平的计划,原本杨卫平是准备成立合作社的形式,整合农民手的田地资源,统一管理,统购统销,可现在农民们不看好杨卫平的计划,自然不愿意加入合作社了,尤其是那些经历过人民公社时代的老农民,更是对这个计划十分排斥,认为这是越改越回去了。

而且现在农民也不像以前那么勤劳了,好逸恶劳的习气很重,他们最眼热的是哪里哪里拆迁了,赔了多少钱,所以他们对杨卫平的计划不感兴趣,赔偿要求却提得很高,要用我们的田地可以,拿钱来,否则是宁可让田地荒着长草也不给你用!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www..com/html/book/14/14739/index.html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