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c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走过村东,田静去买水了,张远志逢着一个老者笑着问道:“老伯,我要买家具,这里哪一家有啊?”张远志很开心的看着老者。 ..

老伯瞪大眼睛看着张远志,笑了笑:“买什么家具,这里又不卖家具,快到其它地方去问吧!”

老伯一边扭头一边朝村东而去,张远志怔然了,不晓得该怎么办了?既然没有家具,那自己跟田静跑到这里干什么呀?

正在张远志疑惑之时,田静过来了。

“你看你,这种问法肯定没有的,要是这些个世界品牌很容易被你找到了,那还要那些打假办的干吗?实话说吧!有很多人举报过,但都没有成功,原因在于这里周密的部署。”

“是吗?”张远志紧跟着田静朝里走去。

走到这里,田静的心情很放松,一边看着村落里的风景,一边看着张远志,似乎并不把买家具的事情当回事。

“静姐,怎么买呀?五万块,怎么处理呀?”张远志有些焦急的期待着这个田静能尽快的给自己一个答复。

“看我的行了,张远志,先看风景,摆正好心态,然后能完成任务。”

张远志点了点头,不住的看着村落的两旁的风景,这里的楼房村口的少了许多,而且绿树多了很多,随处都有一些参天的杨树,隔几家间会有一些水塘,有划着船儿的,也有领着孩子放风筝的,更有坐在一起玩牌的,像是一幅世外桃源的图景。

“到了,小张,看我的眼色行了,你别多说话,只说买办公家具行。”

到了一家村户门口,田静笑着跟一个女人打招呼。

“婆婆,还记得我吧!我是玉涛的媳妇呀!”张远志站在后面,不住的注视着里面的情形,这一家里面的摆设倒还一般,前面是个小二层,而后面是个六层高的楼房。

看情形算有钱的了,因为六层楼那可要很多房子的,现在的家庭最多的也不超过十个人,有两个二层绰绰绰有余了。

“哦,是田静吧!快进来,我有好久没见你婆婆了,她还好吧!”老婆子一边拉着田静的手,一边问着情况。

“好着呢!婆婆,我是来买些办公用品的,还得麻烦您领个路。”

“好好,你来了,我带你过去,先看东西,价格肯定是便宜的。”老婆子说完刚要走,突然瞅到了田静后面的张远志。

“哦,婆婆,我同事,帮着看看东西。”

“哦,那走吧!”

老婆子并没有把人领到自己家,而是从房屋的侧面领了进去,然后七转八转便到了一个楼门口,这里进进出出有很多人,张远志与田静跟着老婆子走了进去,里面特别宽敞,而且有十几层高,各式的家具都有,各式的衣服鞋帽也都有,真是琳琅满目啊!

“三四楼还有金饰品呢!刚开的,全是国内的知名品牌,绝对是行货,只是价钱市场便宜一半以。”

“婆婆,为什么会这么便宜?”张远志突然从嘴里蹦出这么一句,这可吓坏了田静,一边看着婆婆婆的脸,一边用手拉着张远志的手:“少说话。”

“小伙子,这些小件东西全是我们偷来的。”老婆子似乎并不介意,一下子将这里的底细透露了个清楚。

张远志一听心里虚了,但表面并没有表现出来。

“到八楼吧!田静,有我在,价钱肯定便宜的。”

“嗯!婆婆,好的。”

有这位老婆婆带路,并没有人再盘问什么,坐了电梯一直到了八楼,婆婆一直将田静与张远志领到了一个卖办公用品的地儿。

“这里吧!”婆婆用手指了一下。

“哦,林老板,你好。”田静笑着跟这个林老板打招呼。

“哦,田小姐,幸会呀!”这位年纪三十多岁的男人被称作林老板,张远志觉得这个人有些面熟,但不晓得是哪里见过,很开心的笑着走过去跟这个林老板握手打招呼。

“林老板,我亲戚,价钱可要最便宜呀!”老婆子笑着出去了。出这个地的时侯,田静像轻车熟路一般领着张远志走了出来。

张远志不停的站在村口看着这个南胡同里村的布置,情形跟前的仍然相同,绿树掩映,高楼林立,杂着各色的人群,大家在树下幸福的休闲着,在这个祥和而静谧的地方,你似乎看不到造假的影子。

田静有些羞涩,两只眼圈子都红了,一路并未说话,待坐到出租车里,田静才笑了两声:“小张,那家具的质地还可以吧!”

“很不错的,毕竟是世界名牌。”张远志这话说得通透,田静笑着用手拉了一下张远志的手,“你真会说话,那东西的质地我都见过,包领导满意的,当然了,那么大的一个事情,我不这么处理,是很难拿下的。”

车子一直在通往龙山县城的路行驶,每一秒都会过去很多的景物,张远志的眼睛不住的转着,每一件的东西都好像是一个很稀的物什么一般,张远志一直在想刚才那个漂亮女人的举动,他总觉得那个女人有些不对劲,一会说是处一会又说不是处,真不明白,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做什么,车子还在全速前进,田静很舒心的拿了电话。

这个肯定是打给寸副局的,因为田静的表情很舒坦,张远志扭头看着这个女人的举动,笑着想着那边寸副局的表情。

当电话接通的时侯,果然是寸副局的。

“寸副局,我静啊!事办妥了,办公用品马到,而且呀!世界品牌。”田静很开心的汇报着自己的工作业绩,这个寸副局听起来特别开心。

“好啊!你办事领导放心呀!静啊!好样的,我寸某人没有看错你呀!好好,只要办妥行。”

田静笑了笑:“小张挑得牌子,质地也是小张挑的,他的眼光领导你肯定是放心的,我让小张跟你说。”田静突然间将手机递到了小张的手里,小张有些纳闷的点了点头,将手机拿到了手里。

“快说吧!领导可听着呢!”田静摇着张远志的胳膊肘儿说道。

张远志很适时的将手机挂在耳边,朝着手机里唤了一声:“哦,寸副局,东西都是世界品牌,很好看的,跟你还有张局的颜色是一样的,质地也不错,田静很会办事的。”张远志不忘赞田静一句。

这田静笑得合不拢嘴,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唇硬是没有笑出来。

张远志呢!等着寸副局的回话。

“不错,你们年轻人干事,我放心,你跟田静都是城建局的好同志,好好的干呀!”寸副局说完挂断了电话,张远志将手机送到了田静的手里。

田静很开心的笑着,车子很快便驶到了城建局。

张远志本想回自己的办公室,但田静笑着要张远志到自己的办公室,将那个账对一下。

张远志点了点头,跟着田静到了办公室。

女人的办公室依旧很干净,虽然有些地方有些脏,但还是很干净的。

“坐,小张,有些乱。”

“静姐,很干净的,不用坐的。”张远志推脱了一下站到了办公桌的旁边,细细的看着这里的一切。

田静从一沓子票据里取出一张张远志签过的送到了张远志的手里。

张远志仔细的看了一眼,那是一张五万块的借据,张远志笑了笑。

“小张,你是寸副局的人,咱说明白了,今天这事你知我知,寸副局估计也不知道的,五万块要突然的提出来,你要知道,难度是很大的,而我跟你没有这个能力,寸副局送的人性份,张局未必会答应,所以寸副局要我们提前销掉这五万块,借据你撕了吧!”田静郑重其是的说道。

“哦,好的,静姐,小张明白了。”张远志三下五除二将票据撕了个通透。

“还有这两千块钱,是你应该得的。”田静笑着塞到了张远志的手里。

“这?”张远志想推开,但田静的手早将钱塞到了张远志的衣袋里了,“拿着,小张,你应该拿的,不用推辞的。”

张远志晓得其的厉害,因为这个钱是她帮自己的,所以自己得拿。

“我去见寸副局了,你回办公室吧!那个钱,你先存起来吧!”

“好的,谢谢静姐。”张远志笑着点了点头走出了田静的办公室,田静去了寸副局的办公室,而张远志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一切都显得有章有条理。

张远志拿了卡到了外面的银行里将那两千块钱先存进了自己的账户,然后笑着回到了办公室,有些累,或许是身心疲累吧!张远志思量着,不过,他的路还在继续,会经历更多的坎坷,也会一片光明,本书暂告一段落,谢谢大家!

底部字链推广位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