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州往事 篇外 (又名:茂东风云) 第七十四章 回归 作者:晏道理 - 《静州往事》起点小说 - 藏书堡 - Powered by Discuz!

藏书堡提示: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非法恶意镜像网站

请访问原网站:www.cangshubao.net
返回列表 发帖

静州往事 篇外 (又名:茂东风云) 第七十四章 回归 作者:晏道理

时间很快来到了2008年,这一年无论对于侯海洋还是侯卫东都是不寻常的一年。

首先是茂云市委书记段宜勇因为和商人长期保持过于密切关系,被省纪委在过年前的一次会议上被突然带走双规。茂云向来是多事之地,省委紧急决定让尚未发文的邓建国火线前往茂云担任书记一职,邓建国相对于久居茂云的段宜勇而言,和当地的裙带关系相对简单,这是省委主要考虑的方面,此外,他做事思路清晰,有着学术干部客观、辩证思维,让他更能准确的在茂云大刀阔斧改革过程中做出准确决定,这对于在段宜勇阴影下的侯卫东而言无疑是极大的利好;其次是侯海洋成功在年后增补成为茂东市委常委,作为不到34岁的市委常委、副厅级干部,风头和当年的侯卫东也是不逞多让。当然,侯家两兄弟的好事都少不了侯国栋的推波助澜。

侯海洋的喜事不光这一件,他和张晓娅的婚礼于2008年春节在岭西电力酒店低调举行,张大山和侯海洋都身为国家干部,考虑到社会影响和侯海洋二婚的实际情况,仅在电力酒店摆了6桌,邀请了最亲近的挚友和亲人参加。

婚礼现场最high的人莫过于胖墩杜建国,杜建国红着脸儿提着茅台来到新人旁边道:“蛮哥、小娅,你们结婚我比你们爸妈还高兴。”

侯海洋骂道:“少在这里胡说。”

杜建国到了满满一杯白酒,道:“蛮哥是我最好的男性朋友,小娅是最好的女性朋友,你们的结合就是一个字——perfect,你说我该不该高兴?”

侯海洋拿着杯子和杜建国碰了一杯,道:“谢谢胖墩,以后多支持。”

杜建国哈哈笑道:“侯常委还需要我这个破记者支持?老城区业务多,你要适当给我老丈人喝点粥。”

侯海洋道:“老城区目前是‘清淤’阶段,到时候再说。”

杜建国点着手指道:“蛮哥打官腔!”

侯海洋推开手指道:“今天人多,不给你详谈,空了再说。我倒是反而需要你们省级媒体的支持。”

杜建国道:“支持?那你还把我的得力干将挖走。”杜建国指的时张晓娅即将从省报离开的事情。张晓娅和侯海洋办了结婚证就决定要跟着蛮哥前往茂东生活,侯海洋亲自找了老学长雷成帮助张晓娅办理系统内的调动,雷成是侯海洋在大学期间非常敬重的师兄,沉稳、大气、有城府,来到省委宣传部9年已经坐上了省委宣传部干部处的处长的位置,雷成自认为在省级机关混得如此的成就已是相当不得了,但侯海洋在级别上已高他半级的事实还是让他吃了一惊,不过又在片刻后释然,当年这个侯海洋有着不同于普通学生的心智和举止,能在错失前往省委的机会之后却在区县道路上外道超车,不得不说是个人物。他先给组织处的同事打了招呼,又立马给茂东市委宣传部打了电话,便落实了张晓娅蜜月之后到茂东市委宣传部报到的事宜,调动文件的内容当然是干部交流,也意味着张晓娅也将略升半级。

张晓娅嘿嘿笑道:“这么多年谢谢胖墩师兄的照顾了。”想起要和侯海洋在茂东共建爱巢,张晓娅心里甜蜜得紧。

和岭西的亲人朋友一一告别,张晓娅义无反顾的跳上了侯海洋的车,司机老张在前面平稳的驾驶,张晓娅在后排依偎着侯海洋而坐,这一刻她有些恍惚,突然想起当年和爷爷在一起在看球时那惊鸿一瞥……缘分就是那么奇妙,一切就那么发生了。

人有悲欢离合,进入了2008后,对于在老城区深水埗奋力前行侯海洋来说,父亲的突然生病却让他感觉到人生的无奈。

侯厚德向来不愿意给儿女添麻烦,在觉得自己身体不适之后,在没有给女儿侯正丽交底的情况下和杜宗芬回到柳河二道拐的家中,他希望远离省城的喧嚣,回归粗茶淡饭、日出而作的生活方式来静养身体,但天却不遂其愿。

一天,杜宗芬终于忍不住给侯海洋打了电话:“二娃,你爸爸最近吃东西越来越不行了,连家里的猫儿不如,我怀疑他肠胃有问题了。”

侯海洋刚当选常委,在盯紧老城区相关工作之外,还要花大量精力在常委的工作之中,近期就算是新婚妻子张晓娅都关心甚少,他听闻母亲电话就是一惊,暗道:“我妈一般不会给自己打电话说这些事,看来爸的身体不是小事。”他回道:“春节我看爸的饭量就大不如前,老说吃不下,我还是以为是过年油大的吃多了,这事不能拖,你准备好东西,我马上让司机来二道拐接你们,来市医院做个全面检查!”

挂了电话,侯海洋马上给身边的郭瑞耳语道:“你和老张现在就去巴山二道拐接我爸妈来茂东!”侯海洋的脸色不好,他没有明说急着接父母过来的原因,郭瑞也就没有问,侯海洋补充道:“我父亲身体不好,接他来市里体检,记得保密,我不希望别人来打搅他!”郭瑞点头拿着地址电话和司机老张直奔二道拐而去。

奥迪A6在两个小时之后停在二道拐的侯家宅院,朴实青瓦房让司机老张和郭瑞都有些愣神,缓步迈出门槛的侯厚德穿着青灰色棉袄,长相和侯海洋有着六分相似,他带着过时的塑料黑框眼镜,体型干瘦、脸色灰白,按照以往他的脾气肯定会对杜宗芬擅自打电话给儿子表示不满,但今时的侯厚德却必须承认自己身体状况已容不得再去计较这些原则。郭瑞和老张快步上前搀扶上侯厚德,杜宗芬提着一个帆布包紧跟身后。

侯海洋作为茂东九位常委之一,其父亲的身体检查自然是市人民医院的重要政治任务,侯海洋以请求的口吻给人民医院的陈院长打了亲自招呼,陈院长会其意没有公开侯厚德的真实身份,但少不了安排最精良的医疗团队给侯厚德做了全方位的体检。

一大早,陈院长亲自带着一位医生来到侯厚德所住的干部病房,干部病房外间是一个简单却功能完善的会客室,陈院长对侯海洋道:“侯书记,这位是我们院的消化内科主任罗医生。”

侯海洋伸出手一握,轻声道:“罗医生,我父亲病情严重吗?”

罗医生知道侯海洋放低声调是不想让里屋人听到,轻声回道:“侯书记,很不幸侯老先生是二期胃癌。”

侯海洋就像突然掉进了冰窖,半天没有说话,陈院长看其脸色都变了,就安慰道:“侯书记,你不要着急,只要治疗得当还是有很大的康复几率。”

侯海洋皱眉道:“我父亲之前并没有什么不良反应,充其量就是饭量稍微小一点,怎么会一下就是癌症?罗医生,你的判断能不能保证权威?”

罗医生理解侯海洋的心情,就耐心道:“这是我们医院几个医生的会诊的结果,八九不离十。早期胃癌可无任何体征,临床中仅1/3患者可有压痛感,这种病我们医院每年都有二十来个。”

侯海洋道:“那怎么办?要怎么治疗才行?”

罗医生道:“这种病的治疗手段无论在哪里都是常规的手术、放射,再附以中医调理。只要侯老先生好好配合、调整好心态还是有五成以上的几率康复。”

将陈院长和罗医生送出门口,在一边的张晓娅一直抚着侯海洋的后背,花了好几分种侯海洋才基本调整好心态,和张晓娅回到侯厚德病床边,侯厚德看着小两口有些晃神,心里就有了八九不离十的预估,平静的道:“是不是我得了绝症?”

侯海洋道:“不是绝症……”

侯厚德打断道:“你不用瞒我了,自己病自己最清楚,我三十多岁在乡里教书就落下了胃病根,现在肯定是癌症了。”

由于癌症治疗要手术化疗,需要侯厚德的全力配合,所以想瞒住侯厚德并不现实,侯海洋只得道:“爸,陈院长说你的病有很大的康复几率,我会找最好的医生给你治疗!”言语之中的侯海洋已带有哭腔,他自责自己为什么不多关心下父亲的身体。

杜宗芬在一边抹着眼泪道:“老头子,这下你要好好配合医生,莫硬起扛了!”

张晓娅也擦着眼泪道:“岭大附属医院条件更好,我爸认识他们院领导,爸可以去那边治。”

侯厚德道:“得了重病在哪里治都一样的,就不要麻烦亲家了,我就在茂东好好配合治疗。”他吞了一口口水望着天花板继续道:“我今年65了,一双儿女都成家立业,又都这么争气,此生已无憾矣,就算老天爷要收我,我也能坦然接受。”想起自己的病情侯厚德还是不由得呜呼哀哉。

侯海洋道:“晓娅爸爸说接你去岭大医院,还是去那边治吧。”

侯厚德摇头道:“我要是去了岭西,除了麻烦亲家,还要影响你的工作。”

张晓娅道:“爸,我们是一家人,海洋忙不开,我就到医院照顾你。”

侯厚德道:“晓娅,我只是一个糟老病人,要是为了照顾我而影响你们一家生活和工作,是得不偿失的事情。”他环顾了宽敞的高干病房,想到陈院长的殷勤关照,继续道:“这种条件都治不好,也就没有必要折腾了。”

半月后,从岭大医院聘请的医疗专家会同茂东人民医院的医生为侯厚德做了部分胃切除手术,手术很成功,将感染的癌细胞悉数祛除,接下来就是漫长的化疗和康复阶段,四月底侯厚德出院之时,体重仅有80斤,极为虚弱,为了方便照顾侯厚德,老两口住进了侯海洋的区委一号楼。照顾病人并非易事,由于侯海洋的工作繁忙,张晓娅义不容辞的成为了侯家的贤内助。

“晓娅,我最近回复得还可以,你还是去单位上班吧,这边有你妈还有朱阿姨看着,足够了,不要耽误了你工作。”侯厚德道。

张晓娅道:“爸,我们单位里面好说话,你别担心。”

杜宗芬道:“晓娅,我们老两口真给你添麻烦了,你看你才嫁进来几天就给你惹那么多事,现在老头子身体恢复得还不错,朱阿姨弄饭,我看着老头子就行了,当真别影响你工作。”

侯海洋接着道:“晓娅,最近爸身体真的好多了,你还是认真上班吧,省得人家说我们闲话。”

张晓娅思索片刻只得道:“那就要辛苦妈了。”

旁边端菜的保姆朱阿姨平时话不多,这个时候忍不住赞道:“小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媳妇,长得漂亮又孝顺勤快。侯哥、杜姐,你们福气好啊!”

杜宗芬和侯厚德满怀欣慰的点头,侯厚德道:“二娃、晓娅,我有一个请求。”

侯海洋道:“爸你说。”

“今年清明节,因为我的身体原因没有去祖坟给列宗扫墓,现在我自觉身体还可以,想回二道拐一趟。”侯厚德始终对自己病情有着隐忧,扫墓的事情自觉是做一次少一次。

父亲这个简单的愿望,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侯海洋自然没有理由拒绝,于是道:“明天罗医生要上门体检,要是他说可以就可以。”

“老爷子在屋里呆久了,愿意出去走走是好事,了结心事也算是康复疗法。”按照罗医生的建议,侯海洋要了一辆商务车,带了一名随行医生,与侯厚德、杜宗芬、张晓娅一起前往柳河二道拐的侯家祖坟。

四月底的柳河,时不时还有北方的冷空气袭来,侯厚德做了大手术,极为虚弱,一阵风来,似乎都会被吹倒。他站在墓前,努力稳住身体,眼光寻到最老的一块墓碑:“海洋,这里是侯家的列祖列宗。要论出息,第一要算前清进士,才高八斗,生性耿介,敢跟权贵抗争。侯家被称为书香之家,来源于此。书香传统,无论在什么时代都不能丢。”

侯海洋扶着父亲,目光从一块块墓碑前滑过。小时候他最不喜欢到这个地方听父亲说教,如今站在这里,与小时候的感受完全不同。这些墓碑饱含着丰富的历史信息,沧桑之感扑面而来。听着父亲唠叨,他脑海中出现了一位穿着前清官服的老人,清瘦、睿智,还有一丝倔强。他想到最近方太金被拿下之时的狰狞嘴脸和百姓的一片叫好,深刻体验到一个正直清官的使命感。

“第二算是堂叔公侯振华,他是建国大军中的一员,是侯家唯一的武将。是有功于国家的。”

侯振华离开巴山后,至死未归乡。但当他在病榻上得知侯海洋是侯家直系子弟时,居然一跃而起,如年轻人一般敏捷。至今,侯海洋还记得侯振华苍老脸上闪现的精光和热切。

“你现在已取得一些小成绩,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还要记得一句古话,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侯厚德教了一辈子书,形成了根深带固的职业习惯,习惯性地给儿子上起了人生课。身穿米黄色风衣的张晓娅站在侯海洋身边,安静的听着侯厚德说话。

远处,公路上停了好几辆小汽车,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巴山县县委书记急匆匆走过来,他批评紧跟在身后的胖子:“你的嗅觉一向很灵,今天怎么如此迟钝?海洋书记来到巴山,这种天大的大事,你居然不知道,要你这个办公室主任有个卵用!”

本人信手涂鸦一年,今日终于接上了小桥老师的楔子,泪流满面啊,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不离不弃。

侯海洋不同于侯卫东,他身上有更多的正气和铁骨铮铮的原则,他是我们成长之路值得追随的目标。衷心感谢小桥创造的这个人物,希望道理的粗笔没有抹黑这个可爱的蛮子。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海洋大展宏图!

TOP

非常感谢道理兄弟,让我们这些海洋粉可以圆一个海洋梦。让基层风云有一个比较完美的收官,跟晓娅一个交代。同时也让第一女主有更强的艺术震撼力。

TOP

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TOP

非常感谢道理兄弟,让我们这些海洋粉可以圆一个海洋梦。让基层风云有一个比较完美的收官,跟晓娅一个交代。 ...
冲浪者918 发表于 2017-8-10 10:56



    道理兄弟的写作功力还是很厉害的
可以自己写一部作品了,到时候肯定得到支持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TOP

非常喜欢,期待后续精彩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