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十二卷·番外_390、泣尽继以血 心摧两无声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c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爸爸,今天下午大卫特意领我去参观了安德森癌症心……”儿子的语气明显弱了下来。(¥)

关昊的心又动了一下。癌症,夺去了他家的两位亲人,使年幼的宝宝过早的失去了母爱和外公的爱,儿子是要挑战癌症,才改变了初衷,高毕业后,直接问鼎美国著名的研究型医学院——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成为当年这个学校有史以来年龄最小的大学生

。他学习刻苦,方法得当,提前修够学分毕业,又用了一年的时间,获取了硕士研究生学位。最后,他怀揣着对癌症的刻骨憎恨,直接申请MD美国安德森癌症心,成为博士生导师大卫?彼特门下的一名最年轻的MDPHD!真正走了攻克癌症的医学之路。

儿子见爸爸沉默不语,又提高声调,用响亮的声音说道:“爸爸,在听吗?”

“呵呵,当然在听了。”

“爸爸,豆豆姐的儿子是不是今天的生日?”

“是啊。爸爸是想去参加他的生日宴。”

“真的,爸爸,您到了之后,给我打电话,叫他在电话里叫我舅舅。”

“呵呵,他太小,不会叫呢?”

“一岁不小了,妈妈说我一岁时谁都会叫了。”

关昊的心又一动,没有说话。儿子的一岁对他来说是空白的,尽管她留下了儿子的影像,但是作为父亲,他没有在儿子身边,没有真切的感受儿子开口说话的点点滴滴。

可能儿子意识到了什么,试图转移着话题,但是,父子俩今天跟以往一样,总是想回避什么却总也回避不了。

“爸爸——”儿子显然是担心了,他叫了一声后,说道:“咱们家所有的人是不是都去饭店了?”

“是啊,全去了。刚才外婆打电话说爷爷已经把她接走了。”

“哦,那一会我给舅舅打电话,这样我可以和每个人都能说话了。”

“儿子,时间不早了,你应该早点休息。”

“爸爸,我今天高兴,一点都睡不着。”

“呵呵,我说呢,高兴的竟然用和我说话了。”

“爸爸,不是的。”儿子小声地说道:“我在自己的房间里,用讲话那个加拿大的同学听不懂。嘿嘿。”儿子得意的笑了。

关昊也笑了,为儿子这点小心思笑了。

“爸爸。”儿子的语气忽然忧郁了起来,他低沉着声音说道:“爸爸,宝宝想你们了!”

“乖,爸爸知道。快到年底了,你很快会回来的。”关昊知道,尽管儿子已经长的跟他一般高,而且年轻英俊,但是他的内心还是个孩子,每年都要回国,为的是看妈妈给他留下的信。今年也不会例外。

“爸爸,宝宝也想妈妈了……”

儿子的话没说完,关昊感到了他声音里明显的颤抖,他的喉头使劲动了一下,说道:“宝宝,记住,妈妈不希望我们伤心。”

“嗯。”儿子抽泣了一下,说道:“爸爸,你再去看妈妈,把我的消息告诉她吧。”

“会的。你要多注意安全,晚少出去或者不出去。如果必须出去的话一定要结伴出去。”

“爸爸放心,我晚没有时间出去。”

“嗯,你别太累了,注意劳逸结合。”

“我昨天还和同学打了半场篮球呢。爸爸,不说了,你赶快去饭店吧,一会儿我再给舅舅打电话。”

“好的,拜。”

“爸爸,拜。”

接了儿子的电话,关昊的心又不平静了。他开车出来后,不知不觉的又向她休息的地方驶去,当他意识到后,也没有改变方向。他知道宝宝想她了,自己也想她了。他最近较忙,全年工作进入了尾声,昨天是刚刚从西北出差回来,今天一班在部长会议做了考察汇报。下午还要在自己分管的范围内召开会议。这次出差仅用了三天时间,他感觉离开了她很久,本来是想下午下班去看她,接到了宝宝的电话后,他要把儿子的好消息尽快告诉她,也让她高兴高兴。

和往常一样,他在门口买了两束鲜花,捧在胸前,慢慢的走向她,眼见她的影像越来越清晰,微笑着还有几分羞意的注视着他。不知为什么,每次他来到这里,走在这寂静的甬路,他的心里格外的踏实,会涌起一股温情和暖意。仿佛她在这里早已等候多时。

仍然和往常一样,首先把一束鲜花恭敬的放在夏爸爸的碑前,然后才走来到她的面前,跟她默默对望几分钟的时间,在心里诉说着只有他们能听懂的思念。

今天,他唯一一次没有在她面前掉眼泪,而是始终微笑,他知道今天是来给她报喜来的,是高兴的事,所以他不应该破坏她的心致。

他告诉了她宝宝的情况,他要她放心,宝宝会一直健康、安全的成长下去。

本来还有好多话要说,可是这时,兜里的电话响了,是弟弟关垚。关垚是接到了宝宝的电话后才知道哥哥早出来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到他很是不放心,于是给他打了电话。

他笑着对她说道:看到了呗,他们等的着急了。我先去了。你好好休息。过段时间我再来。说着,把鲜花放到她的墓前,照例像往常一样,解开外套,敞开他那“辽阔”的怀抱,轻柔的拥抱了那个小石碑……

关昊转身离开了她,走在来时的甬路。天庭,一个白衣女子始终在深情的注视着他,注视她亲爱的人。这个当年的天之骄子,尽管已鬓角斑白,但是他英气笃定和沉峻凌厉的气度依然不减当年。看着他高大的背影和迈着稳健步履的长腿,她欣慰了。她知道这个男人是打不倒的,因为他有着饱满的内心世界,有着自己为之而努力的事业,有着永不熄灭的理想火焰。

在三关坝:

“你在想什么?”

“想您刚才那个动作。”她张开双臂,划了一下。

“有什么发现吗?”

“很辽阔。”

“辽阔?哈哈……”

在托雷斯?丹考察督城开发区后:

“新能源可是个新生事物,不知未来前景如何?”

“我要给你这个记者补补课。未来,谁掌握了新能源,谁掌握了世界!”

“明天,是增值最快的土地,因为它充满了希望……”

他们以往的对话,始终都会在他的脑海里回荡。

泣尽继以血,心摧两无声。在这浩淼的阴阳两重天里,一个含情注视却不可触摸,一个刻骨铭心终身相守。总有那么一天,他们会在天庭再度拥抱,到那时,他们的故事依然会继续演绎着,演绎着无以穷尽的美好……

(全完)

底部字链推广位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