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407章棘手问题

苦苦思索之后,高步奎决定还是先按照王俊杰的吩咐办,先把曹老六带到派出所。() ..net

拿定主意后,看到那个几手下还呆在一旁,高步奎厉声喝道:“难道刚才王乡长的话你们都没听见吗?赶紧把这几个人给我带回派出所去。”

说完,他凑近曹老六,用怜悯的眼光看着曹老六,压低声音道:“兄弟,你也看到了,我这也是公务在身,委屈你了,跟我回派出所吧。”

高步奎带着曹老六带刚想离开,王俊杰再次叫住了他,指着站在一旁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的李春生,道:“他弟弟是不是还关在你们派出所里?”

高步奎不敢隐瞒,连忙道:“是的,现在还关在我们派出所里。”

王俊杰道:“事情都落实清楚了吗?”

“还没有?不过,您放心,我回去后立即让人落实。”高步奎忙道。

王俊杰点了点头,抬高声调道:“那好,你回去后马让人落实,而且,必须秉公办案,如果你们不秉公办案,回头被我知道,我饶不了你们。”

“王乡长请放心,我们一定尊重您的指示,认真落实。”

“那好,你带着他们回去吧。”

得到王俊杰的允许,高步奎才押着曹老六他们一伙回派出所。

高步奎他们押着曹老六离开后,王俊杰走到那个叫李春生的小伙子身边,问小伙子:“你叫李春生?”

此时,李春生似乎正沉睡在梦境,在他看来,像乡长这么大的领导整天都坐在办公室里,怎么可能出现在蔡记羊肉馆这样小的摊点,而且不惜和青林乡最大的地头蛇郑前进作对,仗义出手,帮自己赶走曹老六那群恶人,直到王俊杰走到他身边开口问他,他才从意识到一切都是真的,赶紧接过王俊杰的话,连声道:“是的,我叫李春生,您……您真是乡里新来的乡长?”

李春生脸带着一丝忐忑,半信半疑地向王俊杰问道。

“我是王俊杰!”王俊杰大大方方地握着李春生的手,一脸热情地接过李春生的话。

“王乡长,您要替我弟弟做主啊,我弟弟是被他们冤枉的?”确定王俊杰是乡里新来的乡长后,李春生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愤怒和憋屈,哭着冲王俊杰道。

“有什么事尽管同我说,你放心,我会替你做主的。”王俊杰用手轻轻拍了李春生的肩膀两下,不无安慰道。

李春生用手擦干眼角的泪花,开始向王俊杰讲诉自己弟弟和曹老六他们的结怨原因和经过。

李春生和曹老六结怨是因为他家紧挨着曹老六沙场的一块承包地。

这几年,随着城市化进程,房地产也跟着红火起来,建材市场也是一路走俏,尤其建房子用的河沙,价格更是一路攀升,有原来的十多元一小车一下子涨到二百多元一小车,见河沙的价格一涨再涨,曹老六产生了扩大沙场规模的想法,于是找到李春生的父亲,要以非常低廉的价格收购李春生家的那块承包地,准备在那块承包地扩建沙场。

由于曹老六开的价格太低,李春生的父亲没答应他。

可以说,这些年在青林,只要是他曹老六想做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做不成的,正因为如此,他认为是李春生父亲故意给他难堪,见软的不行,曹老六开始来硬的,当天下午带着一伙人,开着铲车把李春生家承包地里还没成熟的麦子给铲了。

李春生的弟弟气氛不过,找到曹老六跟曹老六理论,一言不合,与曹老六的手下打了起来。

李春生的弟弟虽然年轻,但毕竟人单力薄,最后被曹老六的一伙狠狠地修理了一番。

知道弟弟被打后,李春生义愤填膺,一气之下将这曹老六告到了派出所。

然而,让他做梦也没想到的是,曹老六却反咬一口,说是李春生的弟弟先动手打的他,他打李春生纯粹是正当防卫,这一番笔录做下来,倒成了李春生的弟弟先动手打的曹老六,派出所的处理结果是,李春生家里不仅要把那块无偿送给曹老六扩建沙场,而且依据治安条例还要李春生的弟弟赔给曹老六的手下三百元的医疗费……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纯粹是颠倒黑白,太气人了!”付晓娇听后也是义愤填膺,再也压制不住心的怒火,气乎乎的说道。

对于付晓娇的表现,王俊杰淡淡一笑,心道:这个心直口快的小丫头,正义感真是过剩,也许,让生活摔打一番,才能认清当今社会现实的一面。

“嗯,你有写好的材料么?”王俊杰看着气愤不已的李春生,轻声的问道。

“有,我早写好了,我本来想去找您的,只是听说您刚来,怕您不……不是,我……”那李春生刚要说出实情,又突然意识到这么说不妥,难为情地挠挠头,嗫嚅了半天,再说不个所以然来。

对于李春生想说什么,王俊杰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宽容地笑了笑,替他开口道:“怕我不管事是吧?”

李春生神情大窘,急忙摆手道:“不是,我想去县里告的,现在好了,有您王乡长作主,我不用那么麻烦了!”李春生边说边伸手从裤子袋里掏出一沓叠得很是规整的信交给了王俊杰。

信的字写得歪歪扭扭,却也将事情的经过写得明明白白了,王俊杰大致浏览了一下,将那信装进了口袋里。

把信装进自己的口袋后,王俊杰告辞李春生、蔡老汉和付晓娇他们,在众人眼神的护送下,迈步向乡政府走去。

走走回乡政府的路,王俊杰心里依然暗流涌动,老是想着蔡记羊肉馆里发生的事情。

通过这件事以及自己在小学走访的情况来看,青林的情况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甚至说非常复杂。

但不管情况怎么复杂,自己这前三脚必须踢好,这前三脚如果都踢不好,自己今后在青林还怎么继续混下去。

这人生像游泳,处在逆境的时候,缺少的往往不是浮出水面的能力,而是缺少在水下沉住气的那份耐心。

相信自己,沉住气,总会浮出水面的。

王俊杰暗暗地给自己打气道。

青林乡驻地东西长两公里,南北宽一点五公里,那么大的地方,屁大点事,不到两分钟的功夫能传遍整个青林乡驻地,更何况是新来的乡长把青林乡最大的地头蛇郑前进的小舅子给打了这种特大新闻,这不,王俊杰还没有走到乡政府,在街发生的事如同长了翅膀一般传回了乡政府大院,这下乡政府仿佛成了一锅煮沸的开水,四处都在谈论着这件事,只不过大都数人只是在好地闲聊,只有几个有心人则在心里盘算着这件事对整个乡政府权力格局和自身的影响。

但不管怎么说,看到王俊杰走进大院,还是有不少人走向前主动向王俊杰问好。

王俊杰一边热情地应付着众人的问候,一边简略地说着刚才发生的事,他尽量保持低调和一种谦虚的态度,但越是这样,越是让人觉得他有一种高深莫测的神秘力量。

你想,连曹老六这种亡命之徒都能轻而易举地收拾的人,能不让人敬仰么?

不过,还是有一个人躲在窗后用仇恨的眼光看着他,这个人是乡里先前分管综合治理工作的副乡长范增奎。

看到王俊杰如同英雄般受到人们的欢迎,想到自己那次去处理事情,被曹老六不屑一顾地用指头指着骂了回来,范增奎心里有一种酸痛,虽然曹老六被王俊杰教训了,可越是这样,不是越显得自己不如王俊杰吗?

他情愿看到王俊杰被曹老六打在地,还踏一只脚,也不愿看到他这种风光的样子。

不过王俊杰并不知道这些,在应付了一会后,径直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王俊杰回到办公室后还没坐下,张硕和李博推门走了进来,一脸关切地冲王俊杰道:“王乡长啊,我听说今天在街你和曹老六发生了冲突,没有被他伤到哪里吧。”

“没有,几个小混混,没什么大不了的。”王俊杰并没有把曹老六放在心,顺着两人的话随口答道。

张硕沉思了一下,不无提醒道:“王乡长,这个曹老六的确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但他姐夫郑前进在青林可是个人物,郑前进不仅和派出所所长高步奎是把兄弟,和马书记也是把兄弟,另外我听说,他还是陈县长的干儿子。”

说实话,王俊杰之前并没把曹老六放在心,始终认为曹老六只不过是青林街头的一个小混混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在得知曹老六是郑前进的小舅子,而郑前进和高步奎、马如海都是拜把子的兄弟,而且郑前进还是常务副县长陈子龙的干儿子之后,他心里禁不住升起一缕不祥之感,立马意识到问题的棘手性和复杂性。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