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面对危局,狡猾的贺存义选择了偃旗息鼓,主动向肖信友示弱,私下里却已设计了“一招毙命”的毒计,只待忘乎所以的肖信友前来受死。()

这个贺存义,虽出身贫寒却绝非等闲人物,早在少年时代便以诡诈阴毒著称于乡里。贺存义的父母皆为本份农民,但他却与其父母不同,常与乡里的流氓二流子为伍,深谙市井无赖之道,属于天津人常说的“狗烂儿”一类。贺存义天资聪明,喜欢动脑子想歪点子,外忠厚内小人,多在暗地使坏,令受害人抓不到把柄且防不胜防。久而久之,邻里街坊皆知这老实巴交的贺家小子实际上是一条蔫坏损的恶狼,因此心有余悸,纷纷敬而远之。

成年的贺存义曾在省财院分院读书,那时的财院分院只是马场道上的一个小院子,校门看上去更像大杂院的院门,且只颁发大专学历。不过在那个大学生奇缺的年代,一个大专学历也足以让人羡慕。贺存义凭着这张文凭混进了市区检察院,并将自己多年历练的阿谀奉承见风使舵的功夫充分施展,很快便赢得了检察院领导的垂青,不但屡获提拔,还登堂入室作了某领导的乘龙快婿。正是这桩婚姻为贺存义引见了助他日后飞黄腾达的贵人—皮大郅。

皮大郅虽善于钻营,但因其出身高干,故缺乏市井无赖的痞气,在为人处事方面难免循规蹈矩缺乏灵活性。随着皮贺交往的密切,贺存义不时为皮大郅献计献策,贺的方法大多属于如今的“超限战”一类,阴损实用,令皮大郅大开眼界,遂视贺存义为挚友。皮大郅调入开发区管委会两年后即召智囊贺存义加盟,但此时的皮大郅羽翼尚稚嫩,无力提携贺存义,加之部分元老对贺的为人甚为不齿,因此贺存义在开发区的仕途并不顺利。随着皮大郅在开发区的飞黄腾达,贺存义也开始峰回路转,但仍有巨大阻力。直至皮大郅当上管委会一把手,他才被提拔为要害部门财政局当局长。

面对肖信友的步步紧逼,贺存义决定采取守势,让他去折腾,暗地里再出狠招。

可是,检察院查了个把月,还是没有查出可置贺存义于死地的东西来。伤不了贺存义的筋骨,自然也伤不了皮大郅的筋骨,让肖信友很伤脑筋。他把唐文找到办公室,说唐老兄,你再想想法子,加快一下检察院同志的工作,争取尽快查处贺存义一伙。

唐文说,又是有个法子,不过是招险棋,看肖书记敢不敢用?

肖信友说,只要能扳倒皮大郅,不管什么法子,我都敢用。

唐文说,你看管委会的班子成员,还有谁没有投靠你?

肖信友想了想,说还有一个党含紫,我都差不多忘了这个小贱女。不过没关系,她一个女人家,折腾不出什么名堂。

唐文说,肖书记可不要小看这个女人了,厉害着呢。开发区里很多项目都是她出的点子,那个时候她还只是个副科长,现在是管委会副主任了,能量更大了。要是能把她拉过来,我估计可以扳倒皮大郅。

肖信友说,不至于吧,难道皮大郅会有把柄捏在她的手中?

唐文说,不瞒你说,开发区里的人都在传这个管委会副主任一职,是党含紫陪皮大郅睡觉睡出来的。

肖信友听了,呵呵一笑,说不至于吧,他皮大郅有多大能耐,陪他睡觉就可以当上副主任,那还要市委市政府干什么。唐老兄,你的判断有误,党含紫陪睡的不是皮大郅,而是另有他人。

俄罗斯一行,党含紫和谁走得近,唐文自然是一目了然。不过,他没把这个情况抖出来,而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说是吗,看样子肖书记什么都清楚。

肖信友说,我当然清楚了,她那个副主任,是陪我姐夫睡出来的。实话告诉你,他要是不让我当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是过不了我姐姐那关的。所以,你要明白,开发区管委会一职迟早会被我兼了的。

唐文装作恍然大悟,说我都糊涂了,肖书记是什么身份,还不能把皮大郅扳倒,那还不是小菜一碟。既然党含紫和你姐夫有这层关系,我看她肯定会站在你这一方,帮着整治皮大郅。

肖信友说,那是自然的,你代表我去找她谈谈,把我的想法告诉她。如果她愿意合作,那大家都好,如果她不愿意合作,我就让她难堪。

唐文竖起大拇指,赞道,肖书记就是高明,我自叹弗如,自叹弗如啊。

果然,通过唐文,党含紫主动配合,给肖信友提供了一个重要资料。这个资料表明,皮大郅接受贿赂,让别人在新加坡给他读书的女儿买了一套房子。捏着这个证据,肖信友来劲了,找到皮大郅,威胁说,皮大郅,你是主动调离开发区,还是占着这个位子等检察院的同志找你谈话。

皮大郅只得服软,说我主动调离开发区,只求肖书记不再找我麻烦。

年底,皮大郅主动调离开发区,赴郎市外经贸委任职。皮大郅的离去使倒皮活动达到了高超,整个开发区全在肖信友的掌控之中,就等市委市政府下任命书了。

过小年的那天下午,肖信友如往常一样早早地钻进了自己的奥迪小车,一溜烟驶上了通往省城的高速公路。除了司机和肖信友本人,似乎没有人知道他要去哪里。司机虽然不清楚主人此行的细节,但按照惯例,主人无非又是去某个温柔乡与众美女享受人生罢了。

然而,此时在管委会里,党含紫正紧张地关注着肖信友的行程。等肖信友出了门,她便对办公室主任说道,我去市局办点事,别给我打手机。

在省城的阅江楼酒楼,唐文又是盛情款待,好酒好菜地招待肖信友。酒足饭饱之后,肖信友知道接下来该是什么活动了。他现在已经非常信任唐文,因为是一起嫖过女人的兄弟。

果然,唐文说,肖书记,这次我帮你找了两个绝对处女,等下让你兴奋个够。

肖信友大着舌头,说凭什么说是绝对处女?

唐文说,这两个小丫头还是初三学生,你想想看,不是绝对处女又是什么呢?

肖信友大喜,说你是怎么弄到的?

唐文说,这有什么难的,多花两个钱,叫她们在学校里物色,这事现在多的是,又安全又绝对真实,够爽的。

肖信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唐、唐兄,你果然是我的哥们,好,就凭这一点,等我当上了管委会主任,我让你代替贺存义,掌管开发区的财经大权。说完,他摇摇晃晃地出了门。

一出门,肖信友就被两个姑娘拥着进了一个单间。公安局的人进来的时候,肖信友搂着两个一丝不挂的两个女人,闭着眼睛,嘴里仍在胡言乱语,说来吧,来吧,我不怕你们两个,我有的是气力,对付得了你们两个。

首先醒过来的是两个女人,她们惊慌地从肖信友身上滚下来,胡乱地穿着自己衣服。肖信友仍在说,你们怎么走了,不许走,不许走——

这时,唐文从外面进来,丢给两个女人几张老人头,说你们可以走了,要是敢到外面乱说,小心我割掉你们的舌头。两个女人拿着老人头,喜滋滋地离开了单间。

肖信友一夜就出了大名,第二天一上班,整个开发区的人便知道肖信友嫖娼被公安局抓了起来。这事传来传去,便被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有头有尾,仅开发区就流传着几个版本。

一种说法是肖信友和一个朋友去嫖娼,为了安全,那位朋友当安全保卫员,站在外面替他站岗放哨。肖信友嫖了一个还没满十六岁的小丫头,完事之后觉得意犹未尽,又要了一个,这次的女人比第一个的岁数还要小。两个人正在云雨,警察进来,拍了照。

另一种说法是,肖信友一次就召了两个小女生,一对二,那场面自然就花肖得很,刺激得很。肖信友办了一个,正要办第二个小姑娘的时候,手机响了,外面的朋友告诉他,公安局的同志来了。

还有一种说法是,肖信友和一个生意上的朋友谈事,那位朋友有求于他,就请他吃饭,吃完饭有请洗桑拿浴,后搞女人,自然是那位朋友请客。等肖信友和两个女人走进浴盆后,因那位朋友怀恨在心,随即拨打了110,结果他被警察抓了现场。

不过,不管什么版本,肖信有算是垮了。他和两个美女的床戏拷贝放在了市委书记闫天偌的办公桌上。虽然是市委书记的小舅子,可人证物证都在,要想保他,已经没有办法。再说了,闫天偌也不想保这个小舅子,便把他调离了开发区管委会,放到科技局当了一个不管事的副书记。

不久后,皮大郅以市委常委、管委会工委书记的身份杀回开发区。作为有功之臣,贺存义升为管委会副主任,唐文升为开发区财政局局长。党含紫呢,由管委会主任助理升为管委会副主任,来了一次华丽转身。

重新执掌开发区的大权后,皮大郅马上着手开展新的工作,想大手笔改变开开发区现状。可是,规划出来,马上被掐住了,因为没有钱。这个问题很是他伤脑筋,一连几天睡不好觉吃不下饭。

在管委会常委会上,党含紫提出,说在建设资金方面,可采取三个渠道解决方式:一是政府及开发区内部企业资金的支持,对于一些项目,政府将给予包括启动资金前期建设资金方面的支持,同时,开发区的企业也将进行一些资金输送是这些项目能够启动起来;二是银行和基金的支持。对一些大型基础设施建设、主要产业项目,国家开发银行、一些商业银行将给予贷款支持;三是放开市场,国内外引资。另外,开发区出资组建开发区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作为承接国家开发银行贷款的承贷主体;开发区管委会与郎市市财政局共同组建开发区财务管理中心。

这几个建议都很管用,落实得好,完全可以解决开发区的建设资金问题。皮大郅很赞赏,在组建开发区财务管理中心主任的任职上,他提出暂时由党含紫兼任。

经过这些运作,党含紫成了开发区的二把手。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