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679章去大舅家 - 《仕途风云》 风度依旧 - 藏书堡 - Powered by Discuz!

藏书堡提示: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非法恶意镜像网站

请访问原网站:www.cangshubao.net
返回列表 发帖

正文_679章去大舅家

679章 去大舅家

邹桂文刚看到桂芳这个妹妹时,眼睛睁得老大,险些以为自己的老花眼看错了,和妹妹多年未曾见过,但毕竟是骨肉相连的兄妹,妹妹虽然也老了,桂文刚仍是一眼就认出来,“你…你是小芳?”

“哥,是我。()”桂芳扶起哥哥,看着大哥被打得一边脸都肿了起来,桂芳心疼的道,“哥,这是怎么了。”

桂芳说着,转头看向那个打人的年轻人,她不认识对方,印象中应该不是大哥的家人,脸色难看的喝道,“你这年轻人凭什么打人。”

“老子就打人了,怎么着。”年轻人回瞪着桂芳,“欠钱不还,还敢先动手要打老子,老子揍他一拳都是轻的。”

“你个小年轻,就算是欠你钱,你就能打人吗,没人教你要尊老爱幼吗,打老人你就没理。”桂芳听到对方的话,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仍是大声训斥着,只不过说话时,眼神却是偷偷瞄向桂文刚那大舅子,不知道大舅子家是不是真的欠了别人钱不还,刚刚他走到门口时的确是有看到桂文刚挥着手掌作势要打对方,如果真的是欠对方钱不还又要动手打人,那可就真的是理亏了。

“欠你的钱我们有说不还吗?你们已经到家里来闹过几次了,过年也来闹,还让不让人过日子了。”桂文刚刚气得直哆嗦。

“我们要是不勤快点过来*,你会还钱吗?老家伙,你骗谁呢,邹阳那混蛋是不是躲出去了,把他叫出来,今天这钱,要是不先还一部分,我们就不走了。”小年轻蛮横的骂着人,径直拉过一张椅子过来坐着,俨然自己家一样。

“那个……文刚,你真欠他们钱了?”桂芳走到邹文刚身旁,和这大哥子多年不曾走动,他都忘了这时间有多久了,仔细算算的话,怕是有二十多个年头没来过这大哥的家里了吧?如今看着这家还跟二十多年前一样,过得如此贫困,心里也生出几分不忍,以前年轻时候的那些怨恨彻底消失得一干二净,这会主动跟着桂文刚说话。

“欠了。”桂文刚看着妹妹,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他也听其他几个妹妹说过,说是妹妹的儿子有了大出息了,当上大官了,只是他的硬脾气让他不会主动去跟黄源一家联系,也不愿意接受妹妹的馈赠,妹妹几次送过来的钱,他都退回去,明知道当初是他不对,但他嘴上就是不愿意承认,脾气和性格是最难改的,有时候明知道错了也不愿意低头。

桂芳一听这大哥的话,没想到真欠了对方钱,嘴角抽了一下,这可就是先理亏了,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刚刚邹文刚这大哥先打人来着,这会除了苦笑也不知道说啥了,他这臭脾气没改掉,这大哥都上六十岁的人了,脾气也还是一样臭呀。

“欠了你们多少钱?”桂芳撇了撇嘴,这会脸色没再那么横,打量着坐下来的那个小年轻,再看看其身后的几个人,都是差不多的年纪,约莫二十上下,染了一头乱七八糟颜色的头发,一看就知道是那种不学好在社会上瞎混的人,几个人看着应该也是一伙,桂芳心里一肚子的疑问,也不知道自个这大哥怎么欠这些个小年轻钱了。

“欠了我们五万块,要是现在把钱还了,我们立马就走。”那年轻人见问了,脸色一喜,以为桂芳要代还了,看她的穿着打扮,估着有点钱来着。

“五万块我替他们还了,不过我今天没带那么多现金,你们改天再过来。”桂芳说了一句,已经打算替大哥家把钱还了,反正他也不缺这点钱。

“啧,现在不还钱,我们就不走了,你说改天给就改天呀?我们要是真信了你,过几天来找不着人,我们找谁要去。”年轻人听到她的话,立马不乐意了,对她的话更是一脸不信。

“不就五万块吗,我还不至于为这么点钱骗人,丢不起这个人。”桂芳不屑道。

“小芳,这不关你的事,钱也用不着你还。”桂文刚那张已经邹巴巴的脸拧了起来,瞪着那名小年轻,“哪来的五万块,你们这比抢钱还狠,我们家小阳就跟你们借了一万块,怎么可能是五万块。”

“老家伙,我说你想翻脸不认账是吗,哼,桂阳自己白纸黑字签的欠条,当时说的利息,我们可是跟他强调过的,他自个答应了,现在想赖谁?这钱不还也得还,否则就别怪我们天天来你们家闹一闹。”年轻人骂道。

“你们那是坑人的高利贷,就算是闹到法院也不作数,惹急了我,我去报警。”桂文刚急吼吼的说着。

“有本事你倒是去报警呀,现在就可以报,老子就在这等着。”年轻人冷笑着,“警察来了又如何,这钱你们就是得还。”

“哥,这是怎么回事,借一万块怎么变成五万块了?”桂芳奇怪道。

“还不是小阳那小子惹的祸,那臭小子不学好,跟人到社会上瞎混,染上赌博了,跟人借了一万块的高利贷去赌,结果输光了,没钱还,也不敢回来跟我们说,那一万块欠了不到半年就变成五万块了,你说说,有这么高的利息吗?这简直是在坑人。”桂文刚气得满脸通红。

桂芳两人听着桂文刚的解释,总算是知道怎么回事,桂阳是桂文刚的孙子,对这侄孙,两人还真没见过,现在惹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对方经常上门来要债,连过年都不消停,上门来闹,桂阳直接躲出去了。

“借一万块,不到半年就变成五万块,我看你们这是违法的高利贷。”桂芳板着脸。

“我说你们是故意要捣乱是吗。”年轻人听到钟阳和桂芳的话,喝骂道,“要帮忙还钱可以,现在马上就给,但要再在一旁啰嗦,惹恼了老子,把你们一块揍了。”

“哪里来的小瘪三,口气倒是大得很,趁我现在没生气,立刻给我滚蛋。”钟阳的脸色冷了下来。

“嘿,你个家伙,真想找打吗。”年轻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身旁几个同伴也都虎视眈眈的看着钟阳,一副要打人的姿态。

“你们谁敢动手试试。”钟阳往前走了一步。

“怎么,想和我们干一架,比人多是吗?知道我们是谁吗,也不打听打听这下林镇是谁的地盘。”年轻人盯着桂芳和钟阳,目光转向那桂文刚,冷笑道,“姓桂的,这是你家亲戚还是哪的人?你确定要让他们多管闲事吗?”

“钟阳,小芳,今天这事跟你们没关,我们自个会解决。”桂文刚面无表情的说着,他也知道这些混混是镇上的地头蛇,一般没人敢得罪,刚要不是被逼急了,他也不会想打人,此刻说着话,村文刚目光落在钟阳身上,眼里的神色带着一些探询,从钟阳的脸上,隐隐可以看出桂芳的影子,桂文刚猜测着对方应该就是那个已经当上大官的外甥,听二妹说人家现在是比市长还大的官,桂文刚不知道今天会连这外甥也一块过来,尽管桂芳还没开口介绍,但他心里已经猜出了七八分。

“哥,到现在你还说这种话,咱们是一家人,当年的事也该放下了,你这臭脾气到现在难道还不肯改改吗。”桂芳苦笑着摇头,“今天我带钟阳和钱英过来,就是希望让你见一下,钟阳已经成家立业了,说起来,你这个当大舅的,从他小时候就没见过他吧?”

“钟阳,快过来,这是你大舅。”桂芳说完朝钟阳招了招手。

“大舅。”钟阳走了过去,朝大舅笑着点头,这在他记忆里根本没有什么印象的大舅,虽然没啥感情,但总归是母亲的亲大哥,这一份亲情是割舍不断的。

“没想到都这么大了。”桂文刚看着钟阳,妹妹的亲口确认,让他看向钟阳的神色有些动容。

“哥,这是钱英,钟阳的媳妇。”桂芳又将钱英拉过来给大哥介绍着,看着钱英怀里的孙子,脸上情不自禁的露着喜意。

桂文刚这次主动向邱淑涵点着头,脸上也挤出一点笑容,来者是客,他这会的心情虽然还没平复下来,但也不想让人觉得他失礼,对钱英,他了解不多,只听大妹说过是京城的,家里也有人当大官,很了不起,对他这种没读过书的人来说,高高在上的那些领导人,他是没什么直接的概念,了解不多,自然也不会有太大的震撼,他也不知道钱英是那位钱老的孙女,因为大妹自个都了解不清楚,更没法跟他说清楚了,要是让他知道钱英是钱道一的孙女,恐怕他会激动万分,钱道一这位开国**可是他曾经的偶像,小时候可就是听着那些开国将军们的事迹,他最崇拜的就是钱道一。

没多看钱英,桂文刚只是多看了钟阳两眼,沉默着,好一会,桂文刚才喃喃道,“小芳,你们很好,很好呐,培养的孩子有大出息。”

“哥,钟阳有出息没错,但他也是你的外甥,他有出息,咱们一家人都该自豪,你家跟我们就是一家。”桂芳笑道,她不想让这个大哥再生出什么见外的心思。

“妈,先把眼前这事解决了,一家人再叙旧不迟。”钟阳笑了笑,也懒得跟眼前这些个小年轻多浪费口水,直接拿起手机打了居振的电话,他不认识远江区这边的领导干部,但给居振这个市公安局局长打电话也就够了。

同杨振简单说了几句,黄海川就挂掉了电话,虽是小事,但是他打的电话,钟阳相信居振会第一时间让人来处理。

“大舅,待会公安局的人会过来,事情处理好了,以后就不会有人来骚扰你们了,那五万块,你们也别真的拿出来还,我看这事情说不定还有点蹊跷。”钟阳说道。

“就是,多就还一万块本金,至于利息,按法律规定的银行利息的四倍给他们。”桂芳也点头说着,虽然不缺这么点钱,但也没人愿意当傻子。

“你们以为报警就能解决问题吗,我告诉你们,天王老子来了也没用。”年轻人不屑的笑着,脸上又隐有几分威胁之意,“今天不还,等我们下次过来,可不就是好话好说的向你们要钱了,到时候你们这屋里的盆盆罐罐要是不小心被我们砸了,可别怪到我们头上。”

“讨债不成,改成威胁了吗?”钟阳看了对方一眼,他想起了以前宋致也遭遇过的事,那小姑娘在学校时不也就是在社会上跟人瞎混,借了高利贷去赌,结果那套单身公寓都差点没被对方给讹去了,最后事实证明那什么赌局高利贷都是对方一开始设好的局罢了,很多放高利贷的就是早设好了套给让钻的,宋致那事,可不就跟大舅这孙子遇到的事几乎是如出一辙吗?

“当时那一万块的高利贷,指不定还是你们引诱他借的,你们这已经是在犯罪了。”钟阳又说了一句。

“臭小子,你在讲什么呢,再乱讲话信不信我揍你。”年轻人脸色一变,骂道。

钟阳看到对方脸上变化的神色,心里愈发笃定,这恐怕跟宋致当初那事是一模一样了,瞟了对方一眼,冷笑道,“待会警察来了,你们就老实了。”

“警察来了也一样,你以为警察来了能怎么样。”年轻人盯着钟阳,一点也不害怕。

“那咱们就拭目以待了。”钟阳淡然笑着,也没再说什么,转头看向大舅,又打量着大舅家里的情况,这栋石头房子从外面看已经很旧了,估计至少建了二三十个年头以上,这会再看里面,应该是有重新装修过,没外面看着那么老旧,不过条件也好不到哪去,钟阳忍不住微微摇头,这大舅家确实是过得不容易。

桂芳这会也扶着桂文刚坐下来,让文桂刚先消消气,她比桂文刚这个大哥差了足足有十来岁,文地刚六十多了,孙子也都快能娶妻生子了,她却是才刚抱上孙子,不过桂文刚的样子,她也知道桂文刚的脾气一点没改。

向桂文刚询问着这些年来的情况,见桂文刚并不愿意多说,桂芳叹了口气,知道对方还是有点心结,没办法放开,而且他们今天一家子是突然过来,事先完全没有跟桂文刚说过,桂芳知道自个这大哥恐怕脑袋里都还没回过神来。

几个小年轻在一旁没人理会,因为知道钟阳刚报了警,几个小年轻这会也没过分的放肆,他们虽然不惧警察,但也不想在警察过来的节骨眼上闹得太过分。

警察比想象的来得还快,约莫过了五六分钟的样子,钟阳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一个自称是下林镇派出所所长的男子给钟阳打了电话,询问具体的地址,他们已经到了村里,却是不知道具体地址是哪里,电话里,对方的声音很是恭敬。

钟阳将电话拿给母亲,这里怎么走,他也还真不太清楚。

桂芳大致说了一下,镇上的警察对下面这些自然村的情况显然是颇为了解,桂芳简单说了之后,对方便清楚怎么走。

没等两分钟的功夫,钟阳就听到了外面的停车声,刚给钟阳打电话的是镇派出所所长张国生,一走进门,打量了屋里的人一眼,看到钟阳时,张国生脸色立刻变得恭敬起来,快步走了过去,“钟省长,我是镇派出所所长张国生。”

张国生主动介绍着自己,微微弯着腰,神色谦恭,说完又替区分局局长赵伟解释了一句,道,“我们赵局长正在赶过来的路上,马上就到。”张国生之所以能知道钟阳的电话,还是赵伟给他的,至于赵伟,则是接到了来自市局一把手居振的电话,接了居振的电话后,赵伟可是一点都不敢含糊,大年初二也陪老婆回娘家的他,立刻就赶了出来,直接往下林镇赶,也没忘了先给张国生这个下林镇派出所所长打电话,让对方先赶紧过来。

张国生对钟阳也是认识的,确切的说是他认识钟阳,钟阳不认识他,钟阳曾经是宣河市市委书记,还来远江区调研过几次,当时有到下林镇考察了一下,所以他也远远见过钟阳。

张国生对钟阳也远不只是见过那么简单,同样耳闻了不少事情,都是他从分局局长赵伟那里知道的,因为赵伟是紧跟杨振的,能当上分局局长还是居振提拔的,他有幸从赵伟那听到一些秘辛,知道居振等市里的一些领导是通过钟阳这条线搭上钱家,在市里也算是自成一系。

钟阳此时听着张国生的话,轻点着头,猜测着对方口中的赵局长应该是分局的,也没说什么,他要知道居振在市区,要赶到这远江区也不太可能。

瞥了张国生一眼,钟阳把目光投向那几个小年轻。

张国生看到钟阳的神色,哪里会不明白对方的意思,登时就对几个下属喝道,“先把这几个小兔崽子抓起来。”

“别,张所,我们是王哥的人啊。”那几个小年轻本来看到张国生还想上来问个好,见张国生点头哈腰的同刚才他们骂的那年纪不大的男子在说什么时,这才停住,神色有些惊疑,想着他们是不是闯了祸时,就听到张国生让人把他们抓起来的话,吓了一跳,赶紧拉出背后的大哥。

“什么王哥李哥的,我不认识。”张国生脸色一黑,瞪着眼前这几名小兔崽子,生怕对方再乱说什么。

“张所,是王金明大哥啊,您怎么会不认识。”为首的小年轻着急的解释着。

“说不认识就不认识。”张国生心里暗恼,这些个小王八蛋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一点眼力劲都没有。

钟阳看着眼前这一幕,似笑非笑的看了那张国生一眼。

“钟省长,这些人我一定抓回所里好好教育,让他们以后不敢再闹事。”张国生被钟阳看得有些心虚,满脸笑容的说着,钟阳虽然不在宣河当官了,但随便一句话也能撸了他的官帽子,谁让市局老大跟钟阳的关系非同一般,张国生可不想让钟阳对他有什么不好的印象。

“教育是要的,不过也别忘了查查有没有犯罪行为。”钟阳神色淡然,转头看向大舅,脸上这才露出笑容,“大舅,小阳哪去了,你让他回来,让警方做个笔录,我相信警方会把事情调查清楚的。”

“对对,我们一定会调查清楚的,只要是有犯罪行为,我们一定依法严惩。”张国生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附和着,他甚至都还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但钟阳发话了,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在这会说什么,不过跟那王金明有关,张国生不用想也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对方平常对他也多有孝敬,但张国生此刻却是把对方祖宗八代都骂上了,手底下养的都是什么人,净他妈的惹是生非。

桂文刚这会有些发愣的看着,知道眼前这个外甥是个大官,但毕竟没有直观的感觉,此刻看着张国生这个镇派出所所长在钟阳面前这一副前倨后恭的姿态后,桂文刚傻傻的看着,不知道说什么。

张国生的手机响了起来,区分局局长赵伟赶过来了,到了村口不知道怎么走,张国生接了电话后,立刻让一个警员开车出去村口接赵伟。

一会的功夫,赵伟也到了,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看着钟阳,脸上笑得比刚才的张国生还谄媚,“钟省长,我是区分局的赵伟,刚刚是居局给我打的电话。”

钟阳闻言,点了点头,道,“过年还让你们过来,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钟省长,能为您效劳是我们的荣幸。”赵伟笑道。

赵伟说着,转头看向张国生,“张所长,这里发生什么事?”

张国生不敢隐瞒,将事情大致跟赵伟汇报了一下。

“擅闯民宅闹事,这些个地痞XX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张所长,我看你们这下林镇的治安得好好整治一下了。”赵伟绷着脸道。

“请赵局放心,我们派出所回头一定好好整治辖区治安环境。”张国生一脸严肃的说道。

钟阳看着这赵伟和李国生一唱一和,知道这两人有意在自个面前表现,嘴角撇了一下,也没再说什么。

“钟省长,您来这里是?”赵伟同张国生说完话,眼珠子扫了这屋里一眼,心里着实是好奇不已,这破破烂烂的房子,钟阳来这干嘛?

“这是我大舅家,赵局说我来这里干嘛。”钟阳微微一笑。

“钟省长,您大舅家在这里?”赵伟眨了眨眼睛,脸上是浓浓的惊讶之色,他在这远江区公安分局也工作了很多个年头了,还从没听到过钟阳的大舅竟是他们这里的,早要是知道,他就过来拜访了。

张国生此刻同样是一脸震惊,他可真不知道这户人家竟是钟阳的大舅,刚刚他就好奇钟阳怎么在这里了,只不过他一个小派出所所长在人家钟阳眼里啥也算不上,他也不敢乱问,这会听到钟阳的话,张国生看向那几名小混混时,眼里已经闪过一丝寒光,这些个小兔崽子,这次是自个找死了,弄那种坑人的高利贷也不先弄清楚对象,竟敢弄到钟阳的亲戚头上,刚刚他还想着等钟阳走了,这事他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反正钟阳在任西北职,也不可能顾得上这种小事,这会知道钟阳同这户人家的关系,张国生登时就改变了想法,这事可真不能马虎办了。

钟阳一家人在大舅家串门时,京城,协和医院的肿瘤病房里,江华陪着林思语来到了医院,两人刚乘坐上午的飞机到京城,从机场出来后就直奔医院,江华昨日让林思语在北州逗留了一天,只因为他要去沈慧宁家拜访,和沈慧宁的终生大事是江华如今最为着紧的事,大年初一到沈家去拜访,江华也不忘了试探一下沈青安的意思,沈青安表现出了一副认同的态度,这也让江华心里暗喜,如今只要沈慧宁点头,江华相信自己就能抱得美人归,长辈那关没问题了,江华也有信心将沈慧宁拿下,两个人都滚单了,江华也相信就如黄海川所说一般,女人都是感性的,只要弄个出其不意的弄个浪漫的求婚方式,沈慧宁一定会答应他的求婚。

从沈家出来后,江华昨天下午和晚上都陪着沈慧宁在玩,让林思语一直呆在酒店房间等他,对江华而言,沈慧宁虽然不是他最喜欢的,但却是对他最重要的,关乎着他的仕途前程,哪怕是他喜欢林思语,也只能让林思语一人在酒店里等着。

昨晚很晚才到酒店去,将林思语冷落在酒店一天,但林思语却是一点都没有怨言,这也让江华更加感动,这个小姑娘对他确实是无怨无悔在付出。

“妈,这是我们单位的同事,他正好要到京城来办点事,听说您在住院,就说要跟我来看望一下您。”病房里,林思语给母亲介绍着江华,不敢让父母亲看出她跟江华有什么关系,林思语替江华编了个借口。

“思语,快给你同事拿椅子。”林思语的父亲林文实热情的对江华笑着,一边对女儿说道。

“伯父,不用客气,我站着就行,年轻人,不怕站。”江华笑了起来,将刚刚在楼下随手买的水果篮放到病床旁的小桌上,看了一下这病房里的条件,江华微微皱眉,几个人挤在一间病房里,有些拥挤,条件也不怎么样,如果不是要跟林思语过来,他还真不喜欢到医院来,他讨厌医院空气里充斥着的消毒水的味道。

江华并不知道林思语的母亲这是才刚从高级病房里转到的普通病房,之前是住的单人间,费用都是钱新来出,这一切也都是钱新来在安排,知道陈江华要陪同林思语到医院来,钱新来立马就又让人安排了这一出。

“江哥,我爸让你坐你就坐嘛。”林思语拿着病边的小椅子来给江华坐。

江华看了林思语一眼,对方那柔柔的眼神让他心头一荡,作势接过椅子,趁着接过来的那一刹那,手指头悄然的挠了下林思语的手心。

同林思语XX的交流了个眼神,江华关切的看向林思语的母亲,道,“伯母,我看您现在脸色不错,应该恢复得还可以吧。”

“还好,医生说可能快能出院了。”林思语的母亲朝江华笑着,嘴上说着感谢的话,“还劳烦您来医院,我这心里都过意不去了。”

“伯母,您这就见外了,我和思语是同事,正好到京城来有点事,过来看您是应该的。”江华笑着摆手。

“妈,江哥在单位里可照顾我了,跟我关系也好,你们就不用跟他见外了。”林思语站在一旁说着,没在病房里看到XX,不由得问道,“妈,我XX呢?”

“思明放了寒假过来,在病房里呆没两天就憋不住了,出去溜达了一圈,正好附近有个酒店要招寒假临时工,包吃住的,他就去了。”林文实笑道,一张被生活早早磨得与其年龄不符的脸庞一笑起来就满脸褶皱,但此刻脸上更多的是安慰的笑容,虽然日子过得苦,老婆又碰到了这种磨难,但一对儿女都很懂事,也很争气,这让他很是欣慰。

“他去打工了也没跟我说一下,我还因为他一直跟你们呆在病房呢。”林思语嘟哝了一句,她和XX相差三岁,感情极好。

“估计他是忙得不可开交了,前晚大年三十抽空给我打了个电话,他说年关都是酒店生意正好的时候,他每天都累得下班回到宿舍就直接睡觉了。”林文实笑道。

“爸,他是上的早班还是晚班?要不中午叫他一块过来吧,咱们一家人过年都还没团聚呢。”林思语拿着手机,想给自己XX打电话。

“算了,等你妈出院了,以后过年有的是团聚的机会,你就别给你XX打电话了,他这两天刚换成晚班,白天都在睡觉。”林文实摇头道,对他们这种家庭来说,也无所谓过不过年了,他就希望今后日子能过得顺一点,少些磨难。

林思语听到父亲的话,皱了下眉头,她口袋里的钱包还放着陈新来给她的那一张存着一百万的银行卡,她有到银行取款机上去确认了一下,里面确实是有一百万,林思语很想跟自己父母说现在他们并不缺钱,XX不用这么辛苦的去打工,但她知道自己没办法说,一旦说了,父母只会追问钱的来源,也不会让她收这个钱,哪怕是现在母亲住院的医疗费和之前住的病房,都是她编了一套说辞在骗父母两人,两人也都一直蒙在鼓里,只以为是林思语这个当女儿的到处去借钱。

江华有些不喜欢病房里的气味,坐了一会后就走了出去,林思语见状也跟到外面,正要询问江华中午是不是将就着在医院里吃下饭,就只见江华拿着钱包,从里头掏出一张银行卡给她。

“江哥,你这是干啥?”林思语愣了一下,疑惑的看着江华。

“思语,这卡里有十万块,你拿着,是我对你爸妈的一点心意,你让他们吃好点,别不舍得钱,特别是你妈,现在身体虚,更要多补补,你给她多买点好的补品,养养身子。”江华道。

“江哥,这钱我不能收。”林思语摇了摇头,看着江华的眼神有些变化,他没想到江华会拿出这么多钱来给她,本已经麻木的一颗心在这一刻甚至都生出了些许感动。

“思语,你拿着,咱俩之间还用得着推拒吗。”江华笑了笑,“再说这是我给你爸妈的一点心意,又不是给你的,你就当替你爸妈收的,让他们以后日子过得好点,这十万块虽然不一定能用很久,但只要没钱了,你就告诉我,我这边还有。”

江华很是大方的说着,他如今对林思语是真的上了心思,钱对他而言并不是很重要,他也愿意并且舍得去给林思语花钱。

“江哥,这钱我真的不能收,你要是再这样,我就不高兴了,难道你以为我跟着你是为了钱吗。”林思语不悦道。

“啧,你这丫头,乱想什么呢,江哥怎么会那样想,都跟你说了,这是江哥给你爸妈的一点心意,你这丫头老是喜欢胡思乱想。江哥笑着摇头,“你就安心把钱收下。”

“江哥,我不要,上次你才给了我一万块,我不能再拿你的钱了。”林思语态度坚决。

“不要也得要,不然江哥也不高兴了。”江华笑着将银行卡塞到林思语手里。

“江哥,我真的不能要,我不想让你认为我是个爱钱的女人。”林思语很是认真的说着。

“江哥从来就不会那样去看你,思语,你自个想多了,说句实在的,江哥还巴不得你贪财一点呢。”江华摇头笑道。

“江哥,反正我是不会再要你的钱的,你把卡拿回去,不然我不理你了。”林思语把银行卡重新塞回江华手上,装作不高兴的翘起了嘴。

“就算你不理我,这钱我也要给你,谁让哥江喜欢你。”江华咧嘴一笑,把卡强行塞到林思语口袋,见林思语又要还回来,江华二话不说就走回病房,他知道进了病房,林思语就不好再跟他推来推去了。

林思语苦笑的看了江华一眼,后脚跟进病房,当着父母的面,林思语也不敢跟江华拿着一张银行卡你推我给的,怕父母知道些什么,只能无奈的看着江华,见江华正对她笑,林思语心里头轻颤了一下,江华越是这样,越让她心里头充满愧疚感,她不知道以后如何去面对江华。

“这丫头还是太单纯了。”江华看到林思语的神色,不知道林思语心中所想的他,只道是林思语见他硬要给钱有些不高兴,心里暗自感慨了一下,这要是换成别的女人,恐怕立刻就把钱给收了,这年头,有谁不爱钱的?有些女孩子更是小小年纪就已经懂得拜金了。

心里想着,陈江华却也是为钱的事头疼着,他拿钱给林思语一点也不心疼,也大方得很,但他并没多少钱,给黄海川当秘书也才一年多的事,在这之前则是市政府办公室的一名普通科员,也没啥油水可捞。

而他给钟阳当秘书的这一年多,他更是坚持着底线,从不收钱,帮人办事也都仅限于一些同学情谊,超过原则的事,则是一律不帮,也就上次林思语朋友那档子事,他才破例收了一万块,还是林思语鼓动下才收的,否则还从来没收过钱,这些年来,光靠着工资,他其实也没攒下太多的钱,而且他在北州市区也买了房子,手头的积蓄有限得很,这次一下子拿出十万给林思语,他手上其实没啥钱了,想着年后还说要在北州市区给林思语买套房子,江华现在正在琢磨着哪里有来钱的路子。

“哎,看来得破例了。”江华寻思了一会后,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作为钟阳的秘书,堂堂的西北省第一秘,想要来钱的路子绝对不会少,只要他说声需要钱,想要给他送钱的人绝对多得是,但他可不能什么钱都乱收,收钱也得看情况,不过很显然,之前他给自己定下的原则得废掉了,以前想着先弄个好前程,钱的事,日后有权了,还怕没钱吗?如今为了林思语,他却是要早早放弃原则了。

一年一度的春节,对钟阳而言几乎是转瞬即逝,在家短暂的两天时间,让钟阳恨不得时间能过得再慢一点,好能跟家人多团聚一会,但他这个省长能决定得了很多人的前途命运,却是决定不了时间的快慢,两天的时间,钟阳尽管推掉了大部分的应酬,绝大多数时间里都陪着家人,但仍是感觉时间一转眼就过了。

从宣河飞往北州的航班,钟阳坐在飞机上,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钟阳微微出神着,他也是个普通人,同样希望能和家人多点团聚的时间,但这点小愿望对他来说却是奢望,只是相比失去的这一点,他得到的却是更多。

“不用,你自个喝吧。”钟阳转头看着桂阳,摇头笑笑,想着昨天到大舅家,母亲和大舅说着说着,最后都是老泪纵横的样子,钟阳也只能笑笑,母亲和大舅把以前的心结说开了,也算是重归于好,老一辈的事,他这个当晚辈的没资格说什么,但看到他们最后有说有笑,钟阳也为父母亲高兴,尽管他对桂文刚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大舅没什么情感,但母亲表现出来的真挚感情他都看在眼里,所以对桂文刚这个大舅,他也不会表现出什么不尊重来。

机场外边就听了很多出租车,钟阳随手招来了一辆就上车。

车子到了市区,钟阳回到了省委招待所。

省委招待所,钟阳有自己的专用包厢,同样有专门的服务员伺候,正想安静的吃个晚饭,不成想刚坐下一会,门外就有人敲门了。

进来的不是服务员,而是姚春仙,看到钟阳,姚春仙脸上露出恭敬的笑容,“钟省长。”

“姚经理今天就上班了?”钟阳看到姚春仙有些惊讶。

“是的。”姚春仙点了点头。

钟阳闻言,过年估计在家也是冷冷清清的,这会也没多说什么,免得勾起对方的伤心事。

“钟省长,您要喝酒不,我帮您开酒。”姚春仙瞥了一眼钟阳,已经从里面拿了一瓶红酒出来。

“姚经理,不用开了。”钟阳摆了摆手,“你去忙你的,不用在这招呼。”

“钟省长,那您有什么事可以让服务员叫我。”姚春仙听到钟阳的话,将酒放回去。

吃过晚饭,钟阳呆了一会后,前往了蒋琬的住所。

没有事先同蒋琬说,钟阳到了之后,蒋琬惊喜不已,也才刚回到公寓的蒋琬急着就要给钟阳煮点心。

“蒋琬,我才刚吃完晚饭没多久,你是想让我撑死吗。”钟阳摇头笑道,他每次过来,蒋琬都像个温婉的小妻子一般,总是让他有种回家的感觉。

“人家怕你饿嘛。”蒋琬走了过来,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笑容,她没想到钟阳会过来,正因为事先没期待,所以也才特别的高兴。

“你这过年还忙到这么晚吗?”钟阳看了下时间,已经八点多了。

“也不算晚,早回来也没事,还不如呆在餐厅呢。”蒋琬笑道,“再说我爸妈他们在北州闲不住,说是过年无论如何也要回家走一趟,过完大年初一就回去了。”

“哦,昨天回去的吗?”钟阳问道。

“嗯,昨天回去的,不过就我爸妈回去了,我哥没回去。”蒋琬点了点头,她喜欢和钟阳聊聊家常,这让她感觉两人就像是小两口一般,心里头特别舒服。

“你哥腿脚不利索,也没必要跑来跑去的。”钟阳笑道,伸手揽着蒋琬的腰,穿着一身休闲装的蒋琬就如同一个充满青春活力的少妇,两种不同的截然不同的气质在其身上体现着,但又一点不矛盾,反而增添了魅力。

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点什么,蒋琬脸色红红的,顺着钟阳的动作就靠在了他怀里,小别胜新婚,她和钟阳见面的次数就不多,每次好像都是隔久才见一次,正因为如此,蒋琬到现在仍是会像小女人一般娇羞。

一只手从蒋琬上衣的下摆钻了进去,光滑而又带着体温的皮肤让钟阳爱不释手的摩挲起来,他的手掌有些冰凉,从蒋琬身上传来的体温让他很是舒服,怕蒋琬冷,钟阳也没直接把手往上面伸,只是放在腰间。

蒋琬经不起任何挑 逗,她每次都是XX如斯,只要钟阳稍微一挑 逗,她那澎湃的激情就要从骨子里涌出来,只是她的害羞、她的矜持让她从来不敢主动,都是被动的跟随着钟阳的动作,享受着两人之间的鱼水之欢。

衣服掀了起来,慢慢的,两个人躺到了沙发上,蒋琬羞涩的闭上眼睛,感受着钟阳那熟悉的男性气息,蒋琬内心的XX一点一点的增加着,她不敢叫出声来,那轻咬的嘴唇让已经衣衫半解的她愈发X感。

在灯光照耀下越发显得美白的皮肤,将黑色XXxiong 衣撑得饱满紧实的一对雪白玉,迷人的xiong 部曲线让钟阳忍不住将手掌覆盖在上面轻抚着,伸手从背后解开那金属扣,将xiong衣往上一推,钟阳两手已经XX那对结实而又充满弹性的雪白玉。

雪白玉上的那一点XX已经悄然立了起来,如同刚露出尖角的小荷,美丽而又迷人,两根手指在上面轻捻慢挑着,看着蒋琬已经布满红潮的脸蛋和抑制着不敢叫出来的的呻声,钟阳此时也已经望高涨,将裹着一双修长笔直的牛仔裤脱了下来,看着眼前这一具美丽的XX,钟阳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 望,将衣服脱下,提枪直入,入那温润紧窄的地方时,两人都舒服的哼了一声。

“钟阳,我要。”蒋琬紧紧闭着眼睛,主动求欢着,脸上早已是羞人的红潮。

熟 妇求欢,何其香 艳,钟阳挥舞着自己那XX的龙枪在身这具迷人的身体里进进出出着,蒋琬的娇羞,蒋琬的温柔可人,都让钟阳享受着不一样的感。

当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酣畅淋漓的释放出XX的激 情时,钟阳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子,喘着气,趴在蒋琬的身体上,享受着那激 情过后的快乐,一只手仍然不时的把玩着眼前那傲然立着的雪白玉。

蒋琬身体绷得紧紧的,好一会,才长长的舒了口气,放松了下来,脸上满是满足的神XX睛偷偷睁开一条缝,见钟阳正盯着她看,蒋琬羞得又闭上眼睛,灯开着,她还不习惯在这种明亮的灯光下同钟阳行鱼水之欢,感觉全身上下都暴露在钟阳的视线之下。

“蒋琬,你现在真漂亮。”钟阳看着蒋琬,由衷的赞叹着,有人说刚刚高XX过后的女人最迷人,钟阳很是认同,此时的蒋琬,那娇羞中又带着的妩媚让他都已经忍不住想要再梅开二度,刚刚才把XX宣泄出去,这会又已经有点蠢蠢欲动。

“是吗?”蒋琬脸上有着淡淡的喜意,女儿悦己者容,被心爱的人称赞,蒋琬发自内心的高兴。

睁开眼瞄了钟阳一眼,立刻又合上,蒋琬害羞的说着,“钟阳,咱们把灯关掉好不好。”

“开着也没什么嘛,这样我才能更仔细的看你。”钟阳哈哈笑着,XX着这个容易害羞的小少妇,端的是一种乐趣。

“不要,这样我会不好意思。”蒋琬撒娇着,身体XX了一下,她忘了钟阳那根东西在宣泄之后仍然留在她的身体里,随着她这一动,还在高余韵中 身体立刻就轻颤了一下,从下面传来的电流让她情不自禁的XX了一声。

“你身体的每一处地方我都看到过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钟阳笑了笑,女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明明有过关系了,但还是会害羞。

“那不一样。”蒋琬轻捶了钟阳一下,一脸羞涩。

“好好,你说不一样就不一样,那咱们是不是先洗个XXX后上再关灯?”钟阳坏笑着,看着蒋琬害羞的样子,畅快的一笑,从蒋琬身体里退了出来,站起来将蒋琬拦腰一抱,走向了浴室。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