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666章:无耻的交易

朱书记说只有如此,没有其他办法,我对宋江这鸟人太了解了,这家伙女人目前很多的,有很多女人围着他转呢,甚至我们的女副市长都被他迷惑了,而且,围着他的都是很漂亮的女人,一般的女人很难让他小子动心的,不过呢,王总你只要肯出面,凭你的姿色肯定是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王红假装不高兴,嗔怪道,你舍得吗?书记。

朱书记说,我当然舍不得?但是我有什么办法呢,我只有安慰自己——安慰自己说那句著名的话,就是……好东西大家分享。

晕!

王红有点不高兴了,她骂道,你真是一个流氓  。

朱书记心说,我 流氓?你他妈的才是流氓呢?那个毛河水是怎么死的?!还不是你和你现在的老公即毛河水的一个侄子合计害死的?!

毛河水的侄儿就是我认识的一个人,那人现在还在监狱里呢,但是那人很快就要出来了,他就是大金牙黄哥。

他的再次出现将给我的腐朽的官场生活带来浓烈的血腥味!我将和他捆扎到一起,对一些所谓的碍眼的人大开杀戒……

哎,这个是老子没有想到的啊。我和他在一起,做尽伤天害理之事,最终,我和他,包括他的老婆地产商王红,一个带刺的有毒的美丽的女人,我们一起走向毁灭的深渊……

妈的我们玩的太疯狂了!太野蛮了!!太不顾一切了!!!

那些都是后话!后话后面说吧。

说起来,眼下这个朱书记朱刚为了让文化艺术大楼能够顺利地给金科拿下,他就把我“请”来了,而我呢,正好也要找他的,毕竟未来的文化艺术大楼的地皮是他们街道出的,地皮是他这个朱书记管辖的一块地皮,我看中了!

他可以给好的地皮给我,也可以随便给一个什么龌龊的角落!他有理由推辞说,局长啊,你去别的街道看看!说不定那里的位置会更好呢!

可是,我和他很熟悉……

我们在红海厮混了好长时间,为此我还把蓉蓉搞到了手,似乎有点理亏,那蓉蓉本来自李局李胖子死后就投靠他这个书记的,但是蓉蓉见了我就“转向”了,蓉蓉跟我了,他居然不生气……

说明什么?

说明他就是想拿蓉蓉作为礼物给老子的,老子能不给他点甜头吗?

再者,他又开始把王红介绍给我了,他还说呢,王红比蓉蓉不知道强多少倍。他的这句话很夸张,也不符合事实,但是王红的美艳还是超凡脱俗的,美艳中有神秘的揪心的力量!

我看见王红立即就想和她做那档子事……哇,那是什么滋味?

我真的……被王红迷惑了!

现在,朱刚朱书记需要我帮助王红……

……

朱刚需要我来支持他,毕竟我是区社会事业局长,在招标的重要环节里我有说话的权利,我的声音可以决定这个项目80%,只要我说金科行,金科就行了,我知道自己的分量,毕竟文化艺术大楼建设项目是我提出来的,区党委会上也定下来由老子牵头负责,朱书记他们街道提供地皮什么的,建设费用区里出几千万,他们街道也出几千万,这不是小数目啊,全市的地产商都在瞪着眼睛看呢,一块重量级大肥肉!

很显然,朱书记想,我们只有互相合作,才能双赢!他甚至想摸清我的胃口有多大?难道他要二一添作五啊?哈哈哈……

中午的时候,我们在他的食堂也即所谓的“二楼”吃饭时,当酒过五巡后,这厮就直截了当地和我提出由金科来开发文化艺术大楼的事了。

他叫王红敬老子的酒。

我故意道,这里就我们三人,你说你为什么要那么看重金科、推荐金科?你什么意思啊?

朱书记道,局长,不是我看好金科,我是看好王红王总,宋局,我问你啊,王红王总怎么样?

我道,漂亮!

那就是,漂亮就是理由啊!再者,金科的实力那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对吧?!我想朱书记说的也是,有道理,金科确实在全市是有名气有影响的,问题是,再有名气再有影响也要走招标这个程序啊,程序必须合法才行!

我说了招标的事情,我一本正经地说欢迎同志们,老子和王红没几天就有了那……那事。我承认。这没什么好隐秘的。我们有了那事之后,我就正式开始“帮助”王红了。

我在文化艺术大楼的建设项目中为王红正式当卧底了,我为她服务,竞标前,我及时给了王红标底,王红自然在众多的开发商中胜出。我再在局党委会议上一锤定音,说金科是首选的文化艺术大楼的建设单位。靠,这是局长的意见啊,大家一致通过。我把意见报到区委张书记那里,靠,自然的又是一路绿灯。

说起来这件事是这样开始的……

是王红主动来找老子的,这是朱书记朱刚出的鬼主意。那天,“二楼”的酒宴结束后,我就叫自己的1号车司机接我去市里开会了。我故意没答应他们。

会上,甄芸甄副市长和我眨了几下眼睛。

由于我给她发了信息,她没想回,就和我眨了几下眼睛,我也眨了眼睛,表达了爱意。她眨眼睛是我知道了,但是我忙!

如此而已。

当然了,我没和她说话。她也没和我说话,她和大家说话,她忙着作狗屁的重要指示呢。

再者,我脑子里想的也不是她。

我想谁呢,这还用说啊?

王红!一个大美女,一个美女地产商。

那王红也在想——妈的老娘我先勾住他再说!

他就是我,宋局。

王红自称老娘是因为她已经三十多了,三十多很老吗?非也!

但是王红就是认为自己很老的。大金牙因为红海的事情进去后,已经有1年多吧,这一年来,王红不仅没有寂寞,相反,她很热闹,她除了和朱书记朱刚有那档子事之外,就是偶尔的也吃几只“鸭子”补补身体。

她的金科就有几个小白脸是她豢养的,她把他们安排在金科地产开发部、人力资源部、外交部等等。一个部门安插一个,即是心腹又是机器——即她身体的“快乐的机器”!

这是很秘密的。金科的秘密。

终于,她决定按照朱书记朱刚的主意来对我发动攻击了。我呢?我的反应呢?

……

当然,其实这样说也是不太准确的,事实上也是我主动接近王红的,我死皮赖脸的,死缠硬磨的,采用各种借口也即谎言——

我打电话给她。

我说王总你来不来啊,我们讨论一下你给我的大楼效果图!

大楼效果图就是文化艺术大楼的效果图,是王红拿过来给我看的,问我按这个样子盖楼如何?

效果图当然很壮丽,很宏伟,盖好后绝对是本市一道亮丽的风景!效果图没问题,我有问题。

我叫李云丽去小军那里当“监工”,即“调查”小军在组织女演员队伍的工作中有没有违纪行为?我说最近有人举报他了!

李云丽睁大眼睛说,真的啊?

我说真的还有假的,你去监工,你们关系好,你要帮助他的,他多年轻啊,是有培养前途的干部,不能犯那个低级错误。

李云丽说小军是好同志,很老实的。

我说他老实啊?他老实那天怎么爬到你身上去了?

我说了老船长酒店后面的那条游船上的事情。

李云丽脸红了,她急道,局长!

我说别叫,我没把你怎么滴!

李云丽道,局长,你是不是吃醋了?!

我说我吃屁醋,我叫你去帮他几天啊!

好吧,李云丽答应着,就去找小军了,小军在朱书记的那个街道的文化站设了一个临时的办事处,即文化艺术团办公室。他临时在那里开展狗屁的选演员工作呢。

我把李云丽支走的目的就是好一个人安静地等着王红……嘻嘻,我不能什么事情都让李云丽这个雌鸟知道啊!

我和王红在办公室里研究大楼效果图的时候我就乘机下手了,我在桌子下抓着了王红的手。王红还是那句话,她轻声道,宋局,你……

你喜欢我的手吗?那我就把自己的手送给你好了!

啊?我忙松开她,靠,我有一点难为情呢!

王红知道我的意思了,她一笑,用更加轻的声音说,宋,我们去……去外边吧!

……

我上了王红的尊贵的宾利车后,王红一边开车一边就和老子调皮地说她已经提前订好海滨路的一家宾馆了。她开着车见我不说话,还问我呢,喂,我的车技还可以吧。

是的,她的车技确实可以,她的宾利一路疾驰着!

车疾驰着,我们忽然的不想说话了,我们保持了虚伪的沉默。我们的身体再膨胀!我们走进那家宾馆的大门,有门童过来拉门,门童显得礼貌过分地下腰,表示了职业性的殷勤,门童对我们视而不见。

我们一本正经地乘电梯。

王红定的房间在高层,最高层,我们两人在电梯上升的过程中四目相对了,哎!我们默默无语来着。我们心里都知道,我们要做生意了!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