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八卦! - 《鸿运官途》 宅春秋 - 藏书堡 - Powered by Discuz!

藏书堡提示: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非法恶意镜像网站

请访问原网站:www.cangshubao.net
返回列表 发帖

啊?一群干警有点傻眼,有一个声音道:“怎么可能?进了县纪委的大门不死也要扒层皮,就算出来也别想继续当党校校长,更不可能继续当县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

“没错,吓唬谁呀!拜拜了您呐!”

道乐根书记好整以暇的看着李铭同志和学员逗哏,今天到县委党校找李铭就是要让他难堪!这家伙之前对自己不够尊重,如果不找回场子,身为县委纪委书记的他怎么有面子?

看着一群小干警挤兑李某人,那种成就感真的很舒服,可惜李铭没给他太多时间享受成就感,转身走出教室回头看着道乐根:“我一直不知道叫你道书记还是乐根书记,或者叫你倒计时?”

呃!这家伙还真是不知死,到了这种程度还和道乐根书记逗咳嗽,没想到道乐根居然不以为意:“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跟我说什么,走吧,这场戏谢幕了,跟我回县纪委吧!”

居然真的被请去纪委喝茶?整个县委党校都沸腾了,强势的县委党校校长居然被县委纪委书记请去喝茶,这个消息飞快的扩散,不等道乐根书记的车子进入县委大院,李铭被请走喝茶的消息已经扩散开来。(品#书……网)

某间办公室,朱丽听一群女人八卦:“听说了吧?县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县委党校校长李铭被抓起来了,你说现在的人都怎么了?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为什么还要犯错误呢?”

“我也听说了!据说因为经济问题!”

“去!胡说八道!还经济问题,是作风问题,据说跟党校几个小妖0精睡到了一起,还和党校的学员不清不楚的……”

那边朱丽皱皱眉:“上班时间乱嚼什么舌头根子?被道乐根请去就是天大灾难了?想什么呢?那个混蛋怎么可能有事?道乐根自己出事他都不会有事!”

啊?各位都有点发呆,这位不是一向恨李铭入骨么?怎么还帮那个家伙说话了?一个和朱丽交好的女人凑过来:“小朱,为什么这么说?被县委纪委书记请去喝茶,还没有随随便便回来的,就算查无实据也要扒层皮,我看他的前途算是完了!”

这话朱丽甚至不屑一顾,和李铭两次共事,没有人比她更清楚那是个什么样的家伙,小小的道乐根就想要把姓李的搞下去?还嫩了点也傻了点,不过连朱丽都在好奇,被曲文福视为伯乐的家伙到底招谁惹谁了,居然被请去喝茶?

正在上课,金涵静的电话骤然震动起来,女人扫一眼教室里的学员:“大家好好看一下这个题目,贪腐是社会现象还是官场现象?是人性的扭曲还是人性本贪?这就是今天的作业!”

说着话,干部教育处副处长兼市委党校副校长金涵静走出教室,拿出电话赫然发现,居然有十几个未接来电,刚要拨回去又一个电话打进来:“涵静怎么不接电话?”

“上课时间接什么电话?什么事?”

父女之间一向这么交流,那边金逸厅长早就习惯了女儿的冷淡:“李铭被银松县纪委请去喝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啊?这个金涵静还真是不知道:“你不说我还真没听说,不过你慌什么?那小子虽然没有练成金刚不坏之身,可是就凭他在经济上的强势,怎么可能犯错?”

那边沉默一下,金涵静还以为老爷子放下电话了:“据说是作风问题……”

“什么?作风问题?”金涵静瞠目结舌,认识李铭这么久,还真没看出来这家伙会犯男人都会犯的错误,“这个事情我无法回答你,回头我问问小菲,也许鳏夫当久了偷吃点腥也是可以理解的。那些家中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的比比皆是,他一个鳏夫找对象怎么了?哪一个混账这么闲!”

呃!金逸忽然发现,自己的女儿变了,一向清冷万事不萦怀的女人,忽然之间变成了愤青!这种状态下的女儿,金逸真心不想和她交流:“你忙吧!我就是问问,有空多回来看看,我和你妈都想你了!”

这边刚放下金厅长的电话,葛鹏的电话打进来:“涵静姐听说了吗?李铭被抓起来了!”

“胡说什么?不就是被道乐根请去喝茶么?你觉得凭银松县纪委那几头烂蒜的道行,能把姓李的怎么着?”

那边葛鹏迟疑一下:“这一次不一样,我得到小道消息,据说他把吴永业的女儿睡了,有苦主有证人还有视频作证,万一坐实了不是强女干也是作风问题,我就说他长时间单身不是个事……”

什么乱七八糟的?金涵静气乐了:“你觉得李铭是那么没品的人么?就凭吴永业家族遗传,姓李的能看得上?别瞎操心没用的,管好自己下半身比什么都强,别把别人当成你自己,赶紧和那个谁把婚事办了,等着和你的喜酒呢!”

不得不说女人最够黑,一句话戳中葛鹏的软肋,这家伙最大的污点就是和朱丽那一段,金涵静这么不会聊天,那边葛公子只能是默默无语两眼泪,把电话挂了还不忘咒骂一句:“诅咒你找不到男朋友!”

已经下课了,金涵静取回教材直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没想到市委党校教务主任高菲居然等在门口,女人神秘兮兮道:“涵静姐出事了,出大事了!”

怎么都这样啊!金涵静哭笑不得:“不就是那个混蛋被请去喝茶了吗?一个个至于这么八卦吗?是闲的还是兴奋的?真怀疑你的出发点!”

感情涵静姐早知道了,高菲抢在金涵静前面挤进门,给自己倒杯水翘起二郎腿坐在沙发上,这是要长谈的节奏啊:“能不兴奋么?嘶哈!好热,那家伙都要修炼成金刚不坏之身了,要钱有钱政0治立场端正,唯一的缺点就是家里边缺一个女主人,据说他忍不住和一群女人聚会后干了那种事……”

那种事?金涵静狐疑的看着高菲:“哪种事?别跟我吊胃口,爱说不说不说滚蛋,我可不是那个混蛋,动辄请人吃大餐,我没钱!”

没想到被人识破了,高菲轻吐香舌耸耸肩:“不只是我,滕文权他们几个都要蹭饭,哎妈我都上火,你说那几个酒囊饭袋要吃我多少钱呐?不管了,这顿饭一定要让姓李的报销,那个涵静姐先借我点钱呗,要不一会儿算账的时候没钱多尴尬!”

感情几个家伙是要蹭饭,就知道他们不可能担心姓李的有事,金涵静扔出银行卡:“我就纳闷儿了,一样赚钱你怎么不到月就没?”

高菲一把接住银行卡像是接住一叠钞票:“能一样吗?涵静姐打断单身的,整天不涂胭脂不抹粉素颜出镜,我可是要找一个高富帅嫁了的,怎么可能不好好包装一下?没听说出售的商品要讲究包装么?”

金涵静被气乐了:“滚!再敢胡说八道撕烂你的嘴!”

与此同时东利镇一群也得到了消息,吴秀芬还不知道自己成了绯闻女主:“我就说那个混蛋太嚣张,迟早要挨收拾,现在怎么样?倒霉了吧?嘎嘎!镇长你说他会不会被发配到东利镇来?到时候在下面作业站当个小站长,我整天去他那儿打秋风,那个谁给副镇长倒杯水来!嘎嘎嘎!太有成就感了!”

陈静镇长的房间里聚集了一群女人,陈静一皱眉却没说话,一边邱文斯却是毫不客气:“想什么呢?想要让李校长伺候你?先把他忽悠上你的床再说,否则就等下辈子吧!”

噗哧!刚刚喝进去一口水全都喷出来,田金玉指着邱文斯:“臭丫头你还真敢说,不过话又说回来,李校长当县委办副主任还真是糟蹋了,我就想象不出来,他是怎么伺候人的,要不吴副镇长努力一下,把小李主任弄上你的床,让我们观摩一下他是怎么伺候你的呗?”

也只有吴秀芬这样的女人,才会在未婚的情况下,和一群已婚女人胡说八道,任姣姣被女人们肆无忌惮的谈话羞红了脸,偏偏的却不肯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任家大小姐对李某人的消息非常感兴趣,否则也不会巴巴的到东利镇当个什么公务员。

郑颖斜一眼吴秀芬冷笑道:“也不是没有可能,天下没有不吃腥的猫,凭秀芬青春年华八分姿色,只要跟男人勾勾手指,有几个能够挡得住诱0惑的?何况我家秀芬还是县长千金,有多少男人恨不得把命搭上,那个姓李的也不过假清高!”

越说越过分了!陈静听不下去:“都闲得慌是吧?李铭同志是县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县委党校校长,是你们的领导,今天可以在背后讲究李铭同志,明天是不是就能讲究我?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我相信李铭同志是清白的,没有根据的话不要乱说!”

没想到陈镇长居然生气了,几个人面面相觑,没想到陈静这么大反应,田金玉冲任姣姣挤挤眼:“哎呦,李铭同志布置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呢,我先回去了哈,万一他回来了叫起真来,我可受不了那张嘴!”

“走了走了!”吴秀芬被几个妇人一顿说也有点讪讪的,“我先回去探听一些消息,陈镇长放心,我一定要搞清楚李校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究竟是睡了别人家媳妇呢还是侵犯了谁家小姑娘,嘎嘎嘎!我很期待看见他的样子,应该很倒霉吧?”

其实就连吴秀芬都明白,想要让那个家伙倒霉太难了,李某人有用无数的财富,至于说他有作风问题纯属捏造,就连吴家大小姐要报复他都找不到下手的地方,李铭注定会成为官场传奇!

只是不知道那家伙从县纪委出来后,还能不能充任县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这个问题只有县委领导才能回答,只是此时的吴永业却是摇头苦笑,他丝毫不觉得自己有报复的快0感,相反为接下来如何结束这场闹剧而糟心!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