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我身边的事》第八十七章:再寻

、、胃病好了以后,想起了道士的话,总想着再去峄山一次。
、、在外地工作的外甥回家来听我说了这些事儿,也感到很好奇。商量了一下,我们开车又来到了峄山。
、、峄山现在有索道了,没多大工夫就来到了山顶。游玩了一番,来到了当时道士呆的地方,不过已物是人非了。这个三间屋不是专门烧香了,供上了观音菩萨,那个道士也不见了。
、、我找到那里主持的道长询问此事。他介绍说,那一批道士被请走了,换了我们。政府不让搞这些东西,现在只是搞一些法事和纪念性的活动,施主如有兴趣的话可以参加。既然不能还愿了,谢过道长后我们就下山了。
、、有点八掛了,那就再来一点吧。说说我所亲身经历的灵异事件。
、、岳母晚年得了重病,医治无效去世了。穿寿衣时,由于脚浮肿的严重,准备的鞋穿不下去,没办法,只得把后跟剪开,但也没能穿上,事急从权,就凑合着过去了。
、、我们这里人死了以后,要守灵,第三天才能下葬,要是赶上阴历逢五的日子还要延序一天。
、、第二天的晚上一家人守灵时,就见茶几上的茶杯互相乱碰,哗啦哗啦地响了两阵。没人动茶几,也不是地震,就看着茶杯动。一位问事的人有些经验,就给我们说了一些做法。妻子就说了:“您老人家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走吧!到那边去归位吧!不要再乱哄家里了。"说完后,那茶杯就再也没有动过。
、、岳母是冬天去世的。半年后,到了夏天。这天夜里,天气晴朗,明月高掛,月光像水银般撒满了大地。
、、妻子上夜班,十点半走了以后,我看孩子睡熟了,就到了我的卧室,(这时我已经搬到了最东边一间)斜躺在床上看书。
、、十一点半的样子,就听见门上的暗锁(老式的)哗啦哗啦地响。我以为是妻子回来了,等了一刻,没有动静,我就关了灯。内房门开着,我看着明间的门,月光照进来,很是明亮,没有人影。我想是不是小偷?再观察一会儿再说。正想着,暗锁的声音又想起来了,在这寂静的夜里很是刺耳。响了一阵后又没动静了。我一想,不对啊!这种锁没有钥匙在门外是没法转的。是不是所谓的灵异?我没去理他,只是静静地看着。
、、突然,在明间里发出了一串“当郎郎"金属掉在地上的声音,像是做针线活用的顶针掉在地上的声音。我想:明间是客厅,不会乱放东西的。是不是岳母来了?我就说:“您老人家走吧,别不放心,俺三口都很好,不用您掛念!"说完之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之后,我把明间翻了个遍,也没发现有发出那种响声的东西。


、、到了中午,孩子的三姨夫打来了电话,说了一下他家里发生的事:夜里两点来钟,孩子的三姨突然发高烧,神志不清,迷迷糊糊,就赶紧把他送到了医院。值班大夫给她打了一针退烧针,吃了点药。观察了一阵不见效。大夫就说:“这不是正常的发烧,应该是那方面的事。你们回去吧,回去后找个明白人给看看。"回到家里,赶紧去找人,那人来了以后,看了一会说:“这样吧,你拿两刀纸(给故去的人烧的纸钱),到附近的十字路口,把纸烧了念叨两句,这人不是外人,是你们最亲近的人。烧完纸后,马上回来,路上不要回头,碰上人也不要搭话。"三两桥照着做了。没大会儿就回来了。刚进门,孩子的三姨就醒了过来,烧也退了。问她怎么回事,她说:我也不知道,只是感觉很累。
、、听说了这个情况,我就说:“她老人家上半夜是在我这里,下半夜跑到你那里去了。没事了就好。"
、、没过多久,她老人家又扶起人来说话了。这次是本村的一个妇女,两天了,不吃不喝,在床上躺着,面朝里。明白人问她:“你是谁啊?这样子下去不行!有什么事说出来。"经过再三的询问,那女的说话了:“我是XXX(我岳母的名字)。"“你来干什么?"“我在那边过的很不好,我的鞋不跟脚,给我送的钱都让他们给抢跑了,我也追不上他们。"“你放心吧!给你送钱去,再给你送双鞋,你就别再来了!"
、、做鞋的任务必须由闺女来做。找人把我妻子喊了过去,交待了一下怎么做。妻子来家后,找出硬一点的纸,涂上黑色,按鞋样子剪好,用浆糊粘上,做成了一双纸鞋。然后叫上她弟弟,一起到了岳母的坟上,把纸鞋和纸钱烧了。这次烧的纸钱比较多。回来以后,被扶起来的女人就好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未完待续)
(第八十七章完)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