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九四章 必须抓住审查权 - 《仕途天骄》笑看云飞扬 - 藏书堡 - Powered by Discuz!

藏书堡提示: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非法恶意镜像网站

请访问原网站:www.cangshubao.net
返回列表 发帖

第七九四章 必须抓住审查权

“我接到杨县长通知就走了,忘记把工作安排好,罗县长,你说该怎么办吧?”郑碧容自责,语气十分着急。 ..∑頂點小說,x.

“你去考察,雍局长在家啊!还有钱书记、代组长,他们完全可以做审查工作!”罗副县长首先提到雍正,意思明白,把审查工作交给雍正,“你把名单交出来,安排他们审查!”

“好吧!”郑碧容执行罗副县长指示语气。

电话收了线,郑碧容笑笑,心说,罗县长啊,你不怕恼火就折腾吧,我到是愿意奉陪!

罗副县长电话收了线,立即拨通雍正电话:“我刚才给郑局长讲了,她把名单交给你,由你主持审查!”

“真的啊罗县长!”雍正好欢喜,转去的二十五个名单中,职高占十七人,他心里清楚,论文凭没有一个合格。

虽说事业编制每次招聘都这样,没人管什么条件,也没人去审查条件,即便审查,也是走过场,没有一次认过真,若这次徐建川、郑碧容要认真审查,他还是心虚。

好在指标掌握在罗副县长手里,他是执行罗副县长指示在职中招聘,打着罗副县长的招牌,招聘完毕把名单、材料一并交到罗副县长那里,自己没有多少责任,审查不过关他就往罗副县长身上推。

“郑局长讲把名单交给我审查,怎么交接,她讲没?”雍正问。

“我打了招呼,她也同意,你主动一点嘛!”罗副县长心里很不高兴,带着怒意,“什么事情我都替你做了,还有你什么事!”

“是是是。我联系郑局长,我联系郑局长!”雍正这才发现,罗副县长电话收了线。

雍正忌惮郑碧容,他第一次参加风景区旅游管理局领导班子会,就吃郑碧容的亏;春节举报徐建川中午喝酒,没想到自己缺岗反到挨了处理。风景区旅游管理局是他的噩梦。吃一堑长一智,他现在行事十分小心。

他知道自己,在风景区旅游管理局仅是个挂牌副局长,没有人理睬,现在罗副县长安排自己主持审查名单,他有预感,郑碧容不会把名单交给自己。

不过罗县长有指示,他还得硬着头皮找郑碧容。

雍正虽然忌惮郑碧容,罗副县长决定他还是很高兴。郑碧容若是肯交出审查权,自己招聘的十七个人就能顺利过关,以后招聘人也再无顾忌。

“你好你好,郑局长,我是老雍!”雍正语气很客气,简直就是郑碧容的下级。

“你好你好雍局长!”雍正客气,郑碧容一样客气。

体制内什么思想、什么认识都无法统一,唯有客气大家一致。妈便是政敌,见面、通电话时。客气得给上山打虎的亲兄弟似的。

雍正说:“刚才接到罗县长电话,讲郑局长在外面考察,有工作急需完成,叫我给郑局长联系!”

“什么工作?”郑碧容警惕语气,问,还有些吃惊。

“罗县长讲。他给郑局长讲过啊!”雍正心忖,郑碧容果真不是个好说事的娘们,装不明白。

“罗县长是给我安排过工作,也有指示!”郑碧容不否认,她话风一转。“可是,罗县长给我讲工作时,没有工作提及到雍局长一个人啊!”

雍正愣了愣,郑碧容有徐建川做后盾,徐建川背后有白书记、张部长,别看罗副县长是分管领导,指示工作都要忌惮三分,说不定还真没有向郑碧容讲谁主持审查名单的事情,让自己去联系,实则是罗副县长探路子。

雍正心骂罗副县长,罗县长啊罗县长,你好歹也是县领导,不厚道啊,怎么可以叫我去碰钉子呢!

“哦,罗县长一定记错了,对不起啊郑局长!”尽管在电话里,雍正还是一脸窘态,很不是滋味,郑碧容连罗副县长安排什么工作也不给他讲,他也不好问,只能寡着张脸。

“罗县长指示是大事!”郑碧容讲话了,语气极其认真,“他有什么指示,我必须按照他的指示办事,雍局长是不是问问罗县长,罗县长若真有指示,果真涉及到雍局长,请罗县长给我来个电话,我也好按照罗县长的指示办法事!”

“那是那是!”雍正发现,郑碧容电话收了线。

雍正也不是傻子,别看郑碧容说话的语气得极为认真,百分百是装出来的,他决定不予理睬,才不按照她的意思,去罗副县长那里碰钉子。

可雍正回头又一想,不行啊,罗副县长这事催得紧,显然是要他把审查权抓在手里,况且职高十七个人文凭全不合格,若是审查出来,自己吃不完兜着走,罗副县长即便是钉子,还得碰下去。

毕竟罗副县长给自己是一条船上的人,就算郑碧容是钉子,碰上也痛不上哪儿去,把审查权抓在手里才是大事,相比之理,碰钉子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雍正赶紧拨通罗副县长电话。

“名单得到了吗?得到立即审查,把招聘通知发出去!”罗县副县长接通电话就发指示,可见他的心比谁都急。

雍正听罗副县长的话就有些傻眼,你都害怕郑碧容,不敢给她下指示,我是什么人啊,就一个无权无势的旅游局长、风景区旅游管理局副局长,能拿下郑碧容,早就是县领导了!

雍正苦着脸、哭丧着语气:“罗县长,郑局长讲,你找她谈工作,但没有涉及到我个人什么事!郑局长说,工作上涉及到我个人什么事,你得给她明确指示,她才安排我做什么事!”

罗副县长原本就铁青的脸,一下子漆黑,给黑包公脸一样怒气无比,他又如何不明白,郑碧容故意找岔子。

罗副县长也不愿意电话找郑碧容,他知道郑碧容不好对付,仗势徐建川。可他又不能不找郑碧容,二十五个名额转过去,他越来越觉得,这事自己做了笨事,想要收回已经来不及。

罗副县长也把握得住关键,招聘人员不符合条件。并不是好大的事情,往年招聘的事业编制人员又有几个符合条件,问题出在,他们若是通过条件审查撕开一个口子,自己受贿的事情败露,那自己一生就玩完了。

想到这里,罗副县长不寒而栗。

他意识到,必须把审查权通过雍正抓在自己手里,这样才能万无一失。

审查权抓在手里正好有条件。徐建川在省委党校学习、郑碧容外出考察,只要郑碧容交出审查权,往后审查招聘名单时,他就以分管领导名义牢牢控制审查权。

他甚至可以通知曲副书记、尹常务副县长,招聘名单转到他那里审查。

罗副县长拨通郑碧容电话,呵呵道:“郑局长你好你好!”

“你好你好罗县长!”郑碧容呵呵道。

“刚才我在电话里没讲清楚,对不起啊郑局长!”罗副县长呵呵道。

郑碧容乐呵呵道:“雍局长刚才给我来电话,说罗县长有什么工作安排涉及到他个人。我回想好半天,也没有想起罗县长给我谈工作时。涉及到安排雍局长个人什么工作啊!我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请雍局长请示罗县长,罗县长有指示,我立即执行!”

罗副县长非常专注的听郑碧的话,郑碧容的话到也实事求是,并没有半点曲意行为。的确自己没有讲把审查权交给雍正,只是提示把审查权交给雍正。

这事还得保住自己面子,他问:“雍局长没讲我的意见吗?”

“没讲!”郑碧容肯定语气道,“我问雍局长,罗县长究竟指示你个人做什么工作。他给害怕泄露机密似的,不肯讲,我只好请他再次请示罗县长!”

“这个老雍啊,就是不会办事!”罗副县长对雍正很恼火语气,接着说,“郑局长在外面考察,景区急需工作人员,正好转过来二十五个名单,审查过后就可以上岗!我的意见这项工作由雍局长负责,郑局长把名单移交给雍局长,由雍局长组织审查!”

“罗县长早这么讲不就得了吗?”郑碧容爽朗语气,“雍局长也是的,吞吞吐吐,就是不讲罗县长交给他什么工作,绕来绕去,绕到罗县长这儿才讲清楚!行,罗县长,审查工作我就交给雍局长,我还不想因为审查工作得罪人呢!”

罗副县长心里长长松了一口气,他的头脑也出现一闪念,郑碧容怎么这么容易把审查权交出来?可他又一想,郑碧容讲得有道理,谁人把不符合条件的招聘人员审查出来,谁就得罪了人,且是往死里得罪,现在的人,谁愿意为党和人民往死里得罪人?

罗副县长高兴道:“这样吧郑局长,你给雍局长去个电话,就讲我决定,叫他把名单接过去,立即开展审查工作!”

郑碧容嘿嘿笑道:“罗县长,还是你亲自指示雍局长吧,我转达罗县长的指示精神,他还不相信呢!”

“这个老雍!”罗副县长责怪语气,说,“好吧,我叫他给郑局长联系!”

电话收了线,郑碧容笑笑,心说,雍正啊雍正,上次你要权利,还没得够教训,又来向我要权利!

罗副县长立即拨通雍局长电话,先不说事:“我说老雍,你工作也有些年头了吧,怎么连一件事情也讲不清楚呢!”

雍正要解释:“罗县长……”

“我给郑局长讲了!”罗副县长打断雍正电话,生气道,“你给她联系,她把名单移交给你,明天审查完毕名单,立即发出招聘通知!”

雍正要说话,罗县长电话收了线。

雍正苦着一张脸,罗县长你讲得轻巧啊,以为你一句话她就要把名单交给我,这娘们既凶狠又狡猾,他才不会听你的话、才不会把名单移交给我呢!

然而,雍局长又不能不给郑碧容去电话,领导的话他得执行,不执行不好过日子。

他拨通郑碧容电话:“你好你好,郑局长!”

“有事吗,雍局长!”郑碧容问,轻飘飘语气。

雍正心里凉了半截,郑碧容问自己有事吗,她明知有事,却问“有事吗”,这不是明摆着吗,她不会把名单移交给自己。

“嘿嘿,郑局长,其实我根本就不想做什么事,罗县长也是的,非得要我做,这不,他给郑局长去电话、给我去电话,我也没有办法,只得给郑局长去电话!”雍正的话搅来搅去,就是不说什么事。

“雍局长,”郑碧容严肃道,“罗县长要雍局长做什么事,是罗县长给雍局长之间的事情,与我毫无关系,如果雍局长没别的事情,我手机收线了啊!”

“别别别,郑局长!”雍局长连忙稳住郑碧容,为难道,“刚才罗县长给我来电话,说他给郑局长去过电话……”

“是啊,刚才罗县长是给我去过电话啊!”郑碧容毫不隐瞒,有点恼火的味道。

雍正见郑碧容承认罗副县长给他去过电话,内心有了希望,应该有戏,他问:“罗县长给郑局长讲过什么事吗?”

“雍局长,你这人怎么了,罗县长给我去电话、给我讲什么事,与你有关系吗?”郑碧容问,很不高兴。

雍正愣了下,心骂,罗县长指示你,把招聘名单移交给我,怎么没有关系!

不过,雍正也知道,这事不能硬上,得抹郑碧顺毛,把名单哄到手才是大事,他说:“是这样的,罗县长叫我给郑局长去电话!”

“是啊,罗县长也讲了,叫我等着雍局长电话!”郑碧容张嘴就来,一点不掩饰。

“罗县长要我找郑局长什么事,郑局长一定知道了吧?”雍局长问,心里激动,权力在接近自己,内心那种感觉无法形容出来。

“雍局长,我说你这人怎么了!”郑碧容怒道,“罗县长给我讲了许多事情,你不讲,我怎么知道是什么事?雍局长,你再弯弯绕,我电话收线了啊!”

“别别别,郑局长!”雍正的话绕来绕去,知道必须剌刀见红,他说,“罗县长说,景区急需工作人员,郑局长在外面考察,请郑局长把转来的招聘名单交给我,由我组织审查,把招聘通知发出去!”

雍正把话讲完,大大松了一口气,他感觉到,郑碧容给他的压力,真有些喘不过气来。

郑碧容说:“闹半天是这事啊,你怎么不早讲呢……”

月票、收藏、推荐、评议、打赏、点个赞什么的,不要忘了啊,感谢了!(未完待续。)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