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 - 《第一秘书》 西门吹雪 - 藏书堡 - Powered by Discuz!

藏书堡提示: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非法恶意镜像网站

请访问原网站:www.cangshubao.net
返回列表 发帖

大结局

但他绝不会让萧博翰在气势上随随便便的就压制住自己,稍微的冷了一下场,苏老大就说话了:“好,那我们就敞开了来说,第一,我想知道,为什么公司所有的股东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就同意了你的方案,这很反常。 http://%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第二,你就完全确定你这次对公司的投资大转向是正确的吗?”

萧博翰下意思的摇摇头说:“我知道你会从这里问起的,好吧,我来告诉你,不管我想做什么,股东们都会同意的。”

苏老大问:“为什么?为什么你这样说?”

“因为那些股东都是我的人,其中三家公司是我开的,还有两家国企,也是我通过华书记找来的,他们的到来,就是为了配合我对公司的绝对控制。”

苏老大一下就睁大了眼睛,带着少有的一点颤栗,说:“你......你是要控制整个公司。”

“不仅仅是控制,还要摊薄你在公司的股权,让我自由的行事。”

“自由的行事?这就是说,收购计划其实也是你想要达成一个目的的行动,你并不看好那个铜矿?”

“你确实一点就透,不愧为苏大哥啊,那个矿山我不过是买来,但绝不会去开采的。”

苏老大近乎于绝望的喝道:“为什么,你要毁灭我们的公司吗?”

萧博翰近似冷酷的大声说:“是,这就是我的目的,毁掉公司,转移财产,最后让你从新回到几十年前那种状况,让你一生的努力都化为泡影,让你永远活在悔恨和绝望中,这就是我的目的。”

苏老大就感觉自己的头在嗡嗡的着响,他从萧博翰那坚毅的表情中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萧博翰没有和自己开玩笑,他张了几次口,但都没有说出话来。

萧博翰盯着他说:“还需要问为什么吗?假如你还要问这个问题,我也可以告诉你,你不该对一个本来就准备金盆洗手的老人下手,更不该让我这么早就失去父爱。”

苏老大一下浑身无力了,他呆呆的看着萧博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一切都清楚了,萧博翰知道了那些事情,苏老大争扎着说:“你早就知道了吗?”

萧博翰说:“这话还有意义吗?不管是谁,都应该记住,欠账总是要还的,就像颜永一样。”

“颜永?他也是你下的手?你....你不怕我......”苏老大竭斯底里的说。

“你想说我不怕你告发是吗?我怕啊,但谁能听你的?你有证据吗?倒是你暗杀我老爸的事情我有很多证据,不过我从来都没有打算让政府帮我,我要自己对付你,让你身败名裂,让你一文不值,让你像狗一个的活着。”

苏老大无话可说了,他现在有点后悔,为什么当初要选择那种方式,还有,就算用了那种方式,但至少也应该早早的把萧博翰也干掉,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

萧博翰用一种看待死人的眼光看着苏老大说:“就因为当初老爹不同意把恒道转让给你?你怕史正杰在收购了恒道之后实力会超过你?就这简简单单的一个理由,你就可以对一个想要安宁生活的人下毒手?”

萧博翰声色俱厉的说着,他的每一句话都一下下的敲打在了苏老大的胸口,让苏老大一阵阵的颤抖。

但苏老大就是苏老大,苏老大突然的,一丝希望又在心中闪过,他说:“曼倩呢?你对她难道也是在利用,你一点都没有爱过她吗?”

以苏老大对事物的细致的洞悉能力,他不相信萧博翰对苏曼倩也是虚情假意,这或者就是自己唯一能够击败萧博翰的一个破绽了,不错,只要他有这个破绽,自己就要让他在这个位置中枪。

这话一出来,萧博翰的心就像是被锥子扎了一下,他眼皮快速的跳动两下,但这个问题早在路上萧博翰已经有过准备,或者说,早在几天前他都已经有过准备,但现在突然的让苏老大这样一说,他还是差一点点就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表情了。

是啊,自己怎么可能对苏曼倩那样绝情呢?自己爱她,自己一直都爱她。

爱苏曼倩那是一点不错的,可是现在的萧博翰知道,自己对苏老大的打击和心理摧残已经到了最为紧要的关头了,自己不能稍显松懈和感情上的脆弱,所以萧博翰就嘿嘿的冷笑了一声说:“你认为像我这样一个心思深蔽,意志坚定的人会因为儿女情长而放弃自己的目标和计划吗?”

萧博翰的话无懈可击的打倒了苏老大,苏老大没有反击的机会了,他明白,一个像萧博翰这样的人,确实应该是不会心慈手软的,那么,他对苏曼倩的所谓的情爱,都不过是为了今天的到来,这也正常,谁都不会爱上一个杀父仇人的女儿的。

苏老大低下了头,一切都结束了,自己半生创下的基业都消失了,以萧博翰的狡诈,他一定早就想好了所有的环节,当公司的钱转为一座矿山之后,他一定是有办法侵吞掉本来属于自己的那剩下的一些股份的,否则,他就不会这样早的暴露出他的真实面目。

很快的,苏老大的脸色就变得惨白,惨白的,而就在这个时候,从楼上疯狂的冲下了苏曼倩,刚才的所有对话她都一字不漏的听到了,起初听到萧博翰说去他老爹的遇刺,苏曼倩感到愧疚和痛苦,后来听到颜永的死和萧博翰也有关系,苏曼倩就感到恐惧,再后来听到了萧博翰说他只是在利用自己,只是让自己成为了一个工具。

苏曼倩的心就碎了,她冲下来,泪眼婆娑的看着萧博翰,扬手甩了萧博翰一巴掌,指着萧博翰,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萧博翰就站起来,他强忍着对苏曼倩的愧疚和心痛,没有再看苏曼倩一眼,就转身走了,他必须咬牙挺过这一关,这是很关键的一关,萧博翰心里很清楚,其实苏老大并没有倒下,只有用苏曼倩才能真正的让苏老大倒下,这或者才是萧博翰第一次的利用苏曼倩,用她,用苏老大对她的爱,来彻底的击垮苏老大。

走到了门口,萧博翰又突然的站住了,转过身来,冷冷的说:“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忘了告诉你们,你们自己的那个矿山在明天就会被关闭,因为它有很多问题,再想让它从新运转,恐怕已经不可能了,因为有我在,你们花多少功夫,我就会用同样的功夫来抵消你们的努力。”

说完这些,萧博翰真的就走了,客厅里本来还有几个苏老大的保镖在,但他们在听到了萧博翰和苏老大的一席对话后,他们都沉默了,其中的几个,还可怜巴巴的一直目送着萧博翰的离开,对他们来说,苏老大已经是一个将死之人了,他还有没有钱在以后给自己支付薪水呢?

萧博翰走了,带着苏老大的绝望走了,留下黯然伤神的这一对父女,苏老大在这个夜晚一直都没有睡觉,放在几年前,他是绝不会让萧博翰活着离开的,但岁月催人老啊,现在的苏老大早就没有了当年那种力拔山,气盖世的锐气了,他像所有的老人一样,剩下的是有无奈的沮丧。

第二天苏曼倩没有去公司,她一直陪着老爹,她不愿意去面对那个让自己断肠的人,但就算是躲在家里,他们依然没有躲过萧博翰的打击,他们当初合并是唯一没有合并进来的一座石膏矿,今天也出事了。

工商,税务,公安等好几个部门联合进驻了他们的石膏矿,没有用态多的时间,他们就很专业的找到了好多个可以停矿整顿的原因,从安全管理,炸药丢失,到偷税漏税,污染环境,总之,随便那条都可以让这个矿成为一座废矿。

要是放在过去,这都是很小的问题,苏老大也许只用一顿饭的代价,就可以全部搞定这些事情,但时过境迁,今天的苏老大已经没有了过去的威势,何况在这一切的背后还有萧博翰。

苏老大眼圈因为昨天的熬夜已经变成青紫色了,眼球血丝一片,看着在痛苦中的女儿,苏老大心如刀割,他不仅失去了所有,还给女儿带来了终生的痛苦,这是最难以忍受的。

慢慢的,他的眼中显出了疯狂的光芒,他告诉自己,或许自己应该回光返照一次,就这一次。

在苏曼倩上楼之后,苏老大的脸上又恢复了一种冷酷的坚定,他冷冷的拿起了电话,说:“雷刚,我想和你做一笔生意,当然是大生意,用我的一座矿,换取一条命........。”

萧博翰没有想到一场对自己性命攸关的协商已经在俏销的进行,他还是在等待着,等待历可豪他们和台湾那个老板商议着购买铜矿的事情。

但苏老大和雷刚的生意已经成交了,雷刚带着手下的弟兄找到了萧博翰,他们的见面是在郊外的一个水塘边,今天的天气很好,所以萧博翰像往常一样本来是准备好好的钓钓鱼的,不过在他刚刚坐下还没多久,就从身后的山凹里涌出了很多人,雷刚自然是首当其冲的。

萧博翰带来的保镖并不很多,这突然的状况让他们有点手忙脚乱起来,聂风远第一个个反应过来,他用他的身躯护住了萧博翰,手中不知道何时也多出了一柄寒光闪闪的砍刀,其他人就呈扇形,排列在了萧博翰的身前,不过他们的人还是太少,六七个人根本就对雷刚无法形成相应的威慑。

雷刚一步步的走近了萧博翰,在两人都凝视着自己,就这样足足的看了有十多秒的时间,最后两人的眼中和嘴角都慢慢的出现的笑容,这样的笑容到底还是变成了两人的朗声大笑,笑声在山谷中不会的回荡。

萧博翰制住了笑,说:“你来了?”

“我来了。”

“一定是给我带来的好消息吧。”

“那是肯定的,”说话中,雷刚从怀里掏出了一叠纸来,递给了萧博翰,又说:“这是苏老大给我的矿山转让协议书,而且还是公正过的。”

萧博翰接过了那个协议,并没有去看一眼,说:“现在来看,苏老大什么都没有了,我是不是应该马上给他去个电话,告诉他这个消息呢?。”

“那是必须的。”

“好吧,那就这么办吧。”萧博翰拿出了电话,给苏老大通报了这个消息.........。

三天之后,消息传来了,苏老大在最后一点希望被萧博翰彻底的粉碎之后,终于熬不过去,他自杀了,是在自己的床上割腕自杀的,据说当时并没有留太多的血,或者他本来血就不多吧。

而台湾人的那个铜矿最终萧博翰并没有拿到,史正杰出了一个比他更好的价格和条件,台湾人听说已经走了,史正杰也开始动工修建通往矿山的道路了,这让萧博翰公司的人都很郁闷,大家花费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和精力,最后却让史正杰拿下了铜矿,想一想都很不爽。

但萧博翰一如往昔的平静,今天他还参加了苏老大的葬礼,葬礼是在一个小雨中举行了,

一到这里,萧博翰就看到苏曼倩,她正哭得泣不成声,将整个气氛活生生演绎得撕心裂肺,萧博翰再也顾不得史正杰了,他也禁不住泪眼朦胧,他不是为苏老大在伤心,这一点是肯定的。

一个并非正宗的道士正在做法,这是一个年过六旬的眼镜老头,大概是当地在这方面已经不可多得的一位在家居士吧。老道人的锣鼓敲得不错,字也写得过去,他用彩纸足足写满了二十四孝的每一个典故,又用白纸置了一副长长的挽联,好一副凄婉动人的场面。

萧博翰面对苏曼倩,什么都没有说,他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他知道苏曼倩的恨,也明白苏曼倩的怨,任何的语言都是无法去安慰一个刚刚失去父亲的人,这样的滋味萧博翰也尝过。

看着苏曼倩,萧博翰有了一种空虚和寂寞的伤感,这就是自己所要的结果?

自己这些年来,为着这一天一直在奋斗,每当自己受到挫折,倍感沮丧的时候,也总是用这个遥远的目标激励自己更加坚强,现在这个目标已经完成了,自己却没有感受到多少快乐和欢欣。

苏曼倩在萧博翰上香的时候,面无表情的给萧博翰回了一个礼,仅此而已,从苏曼倩的眼光中,萧博翰看不到一丝人间烟火的气息,他只能低头离开了。

今天的人并不多,除了萧博翰,史正杰也参加了这个葬礼,不过就算这柳林市最大的两家大哥都来参加了葬礼,葬礼依然显的冷冷清清的。

人走茶凉,世态炎凉,这就是江湖。

而义气干云,江湖义气,这些都早就成了一种传说了。

当然,或许也有意外,那就是萧博翰和雷刚两人的友谊了。

此刻当史正杰看到雷刚毕恭毕敬的站在萧博翰身后的时候,史正杰震惊了,他无法想象为什么会这样,一个在柳林市已经展露头脚,占据了柳林市三分之一地盘的雷刚,却是这样唯唯诺诺的跟在萧博翰的身后。

等他想明白了这一切之后,他不得不摇摇头,暗自叹息,从今往后,柳林市已经是萧博翰的了,自己再也没有了和萧博翰一争长短的机会了,萧博翰凭借着自身原有的地盘,再加上雷刚的地盘,他当之无愧的成为了柳林市这几十年来独一无二的,傲立巅峰,笑傲风云的霸主。

自己没有其他的选择了,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对他表示自己的诚服,就算自己已经抢到了铜矿,就算比萧博翰钱多,但那有如何呢?还是不能和他并驾齐驱啊。

史正杰来到了萧博翰的身前,他不管是怎么样的心不甘情不愿,但还是要露出一种讨好的笑容来,他一面笑着,一面说:“萧总你也来了。”

萧博翰微笑的点头说:“是啊,我来送送他,过去的前辈们越来越少了。”

“是啊,是啊,还是萧总你年轻有为,以后还要多多的提携提携我这老头啊。”史正杰的话接的很快,他现在最怕萧博翰提起铜矿的事情,自己抢了他的生意,虽然这是自由竞争的时代,但万一萧博翰想不过,在对自己发起一场战争,自己肯定就不是他的对手了。

萧博翰说:“提携谈不上啊,史总现在混的很好,听说这两天很忙,在修路吗?”

史正杰有点尴尬的咳嗽了两声,掩盖着自己难为情的表情,支支吾吾的说:“刚开工,还早呢。”

“呵呵,不过说的也是,要修到矿山地下确实需要一些时间,不过你为什么一定要修路呢?”

史正杰有点莫名其妙的看看萧博翰,说:“不修路将来开矿运送就成问题了。”

萧博翰的眼光从史正杰的脸上缓缓的移动开去,看着墓场远处的山峦,轻声的说:“你真的相信一个虚假的勘探公司给你的数据,你真的相信在台湾有一个姓陈的老板,你真的认为那山上有铜?你真的打算把一文不值的石头源源不断的拉下山来?唉,如果你一定要那样做,谁也没办法啊。”

萧博翰离开了,他没有回头去再看一眼史正杰,也不在准备对他进行嘲弄和鄙视,何必呢,很快的,这个在柳林市混迹多年的老头也会在柳林市销声匿迹的,他永远都还不上他借支的那几个亿,当过几天,虚假矿山的消息四处传播的时候,也就到了史正杰跑路离开的时候了.......。

大红灯笼在高高的挂着,萧博翰手里端着一杯刚刚沏好的铁观音,在他的对面还坐着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柳林市刚刚被去掉代理两字的市委书记华子建。

华子建手中也有一杯铁观音,他们两人坐的是对面,却并没有脸对脸,他们都是转向窗口坐着,谁也不看谁一眼,从气质和架势上,谁也不比谁差,因为他们都是大哥,他们都是经过勾心斗角,权谋陷阱,厮杀拼搏得到的大哥。

远处的天际一片碧蓝,映照着这没有开灯的包间里也都是清晰可见,但他们应该是坐了很长的时间了,谁都没有说话,他们不愿意打破这样的安静和祥和,许久之后,华子建才说:“你决定了?”

“决定了。”

“为什么不在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了,我已经考虑了太长的时间,我手上的百分之25股权全部转让给苏曼倩,剩下的股权全部转送给柳林市政府,明天律师就会去办理相关的手续,但只有一个条件。”

“你说。”

萧博翰深深的叹口气说:“我留下来的这些人,基本都是可以走入正途的人,请华书记你能善待他们,让他们有个工作,能继续在公司上班。”

“这没问题,但你已经准备遣散的那些弟兄你怎么处理?”

“这些人肯定是不适合留在公司的,他们会成为公司的累赘,我会每人给他们一笔客观的资金,让他们自己做点小本生意的。”

“你股权转赠给苏曼倩了,你手上还有钱吗?”

萧博翰笑了笑,说:“还有,曾今柳林市的一个老板给我了一笔很大的资金。”

“史正杰?”

“呵呵呵,我已经记不清是谁了,只记得他过去很有钱。”

华子建也笑了笑,说:“为什么要去加拿大?”

萧博翰的脸上就显出了一种难以描述的幸福,他喃喃的说:“一个月之前我才知道,在那个地方还有我的两个亲人、”

“亲人?”

“是啊,一个是儿子,一个应该是老婆了。”萧博翰的眼中就在夜色中有了一种灿烂的光彩,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蒙铃,看到了蒙铃那柔柔的目光。

华子建站了起来,说:“好吧,出国的手续你不用担心,我来帮你,记得假如以后还有机会的话,回来看看吧,这里永远都是你的故乡。”

萧博翰依然沉静在自己对远方的想象中,华子建的离开一点都没有惊扰到他,他还在痴痴的看着天际中那一片游荡,漂浮,变换的云彩.......。

如果不是兜里的电话响起,萧博翰或许会在这个地方一直坐到天亮的,但手机的铃声很顽强,一直响着,没有丝毫停歇下来的意思,萧博翰收回了已经有些迷离的目光,接通了电话,电话是秦寒水打来的,他只是给萧博翰说了简单的一句话:“苏曼倩确实有你的孩子了。”

萧博翰愣住了...........。

************(全本结束)

感谢这段时间大家的跟读和欣赏,谢谢你们,感谢你们的支持,有喜欢本人的朋友,可以等待我下本书的出现,也可以加我的QQ:562348992,大家一起讨论,谢谢你们!!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