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适得其所(大结局) - 《歧路迷局》英霆 - 藏书堡 - Powered by Discuz!

藏书堡提示: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非法恶意镜像网站

请访问原网站:www.cangshubao.net
返回列表 发帖

第256章、适得其所(大结局)

冯春波听了杨玉林的汇报,心里并没有感到吃惊,因为他早就知道,这件事不会这么轻易的就弄出一个结果来。 w w w . v o d t w . c o m如果真的那么容易,那么这个结果就不会是他所期望的。仅凭打人事件,最多也就是能够把贾克明给拿下。显然,这不是钱伟振想要的结果,如果仅仅是想要拿下一个贾克明,钱伟振没必要费这么大的心思。贾克明虽然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但是,在这场博弈中,他只不过是一枚小小的棋子而已。但是,他的作用却不能小瞧。很多事情,很多震惊世界的大事件,虽然暗流涌动,早就在酝酿,但是,它们的爆发却往往是由于一个小人物或者是一个小事件。一次世界大战之前,那个塞尔维亚族青年普林西普,在萨拉热窝刺杀了奥匈帝国皇储裴迪南大公,就是这么一个事件,成为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虽然,没有这件事,世界大战迟早也是会爆发的。但是,就需要另一个导火索。就这样,普林西普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青年,就进入了史册。现在,贾克明就是钱伟振要扳倒许志刚的那个关键人物,而打人事件就是导火索。所以,在处理这件事的时候,决不能就事论事,急于把这件事解决掉,而是要不断把这件事放大,并且要让那些被抛出来的人尽情表演,让躲在的后面的人一个一个地被牵进来。就像一个淘气的小猫绕线球,要把这个线球越绕越大,最终的目标就是要把许志刚给绕进来。现在,就已经绕进来了一个人物,这个人就是开发区公安局副局长于小龙。杨玉林是调查小组的副组长,他在汇报之后,很谨慎地说出了自己心中的顾虑,他说:“秘书长,我觉得于小龙可能与贾克明有什么瓜葛,他今天的表现就说明了这一点。如果继续让他来负责调查和审讯,恐怕不会有什么结果。”

冯春波端起茶杯,放到嘴边,却没有喝。杨玉林知道自己的话引起了冯春波的注意,他见冯春波在思考,也就不说话,而是静静的等待着。过了一会儿,冯春波把茶杯放下,说:“不,继续让于小龙来负责审讯的事情,同时,你只要暗中注意于小龙就行,不要过多的干涉他。”

杨玉林有些不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呢?于小龙与贾克明有密切关系,这都是明摆着的事情,自己虽然说得很委婉,但是,他相信,冯春波一定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可是,为什么冯春波不采取措施呢?并且还要求自己不去干涉于小龙。他只是稍稍一愣正,就预感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他是纪委副书记,本来对问题就比较敏感,考虑问题也比较深刻。他不是市委常委,没有参加常委会,常委会上的事情他不知道。但是,对于市委常委会做出的决定,他确实也是感到有几分吃惊的。开发商雇人打砸事件,按照正常的程序,应该是由市政府组成调查组来处理,可是,调查组组长却不是分管开发区的副市长何兰涛,甚至也不是常务副市长韩平军,而是市委秘书长冯春波。这件事本身就透着几分诡异,私底下也有很多议论。杨玉林听到的最多的议论,是有人猜测钱伟振想借这个机会打击一下许志刚,把开发区从许志刚的亲信何兰涛手中夺过来,重新交给韩平军。对于这些议论,杨玉林也是半信半疑,按说,要想达到这个目的,钱伟振没必要让冯春波来插一杠子,他只要把这件事交给韩平军去处理就行了。现在看来,钱伟振是在下一盘大棋,恐怕远远不是像以前人们猜测的那样,想到这儿,他不禁有一点后怕。这就好比一头狮子与一只老虎打架,一只山羊夹在中间,只要一不小心,就会被弄一个粉身碎骨。好在有冯春波坐镇,他相信冯春波。在湖城的官场,人们都对冯春波有一种莫名的崇拜,杨玉林自然也不例外。他想,自己只要按照冯春波的吩咐去做,遇到事情,少说话,少表态,多观察,多思考。即便有危险,应该也能够全身而退。想到这些,杨玉林不再说话了,只是点了点头,表示完全服从冯春波的指示。

杨玉林走后,冯春波依然坐在那儿,呆了好大一会儿,他给市公安局副局长黄清明打了一个电话。他没有找公安局长王可清,而是找了分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黄清明。因为他对王可清还没有彻底看清楚。在冯春波看来,王可清是一个骑墙派,这也难怪,王可清再有一年多就要退下来了,在这一段时间里,他想得最多就是如何安全着陆,他不想再去选边站队,更不想去充当过河卒。黄清明就不同了,他要想往前再进一步,就必须要明确自己的阵营,他早就站在了钱伟振这一边。

很快,黄清明就来了。冯春波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杨玉林汇报过的事情,简要地转告给了黄清明。他并没有要求黄清明怎么去做,但是,黄清明却已经是心领神会。他回去以后暗中调查于小龙,这一调查不要紧,把他吓了一跳。于小龙不仅与贾克明关系密切,竟然与市长许志刚也是关系不一般。他不敢往下查了,偷偷地来见冯春波,他倒也没有隐瞒,把自己调查到的情况,告诉了冯春波。冯春波说:“钱书记在常委会上说的很明白,这件事不管牵扯到什么人,都必须要一查到底。”

黄清明心里想,从表面上看,钱书记说的“这件事”指的是打人事件,可是现在从打人事件牵出了于小龙,从于小龙又牵出了许志刚。这早就不再是那一件事了。这更加让黄清明相信,钱伟振是要对许志刚出手了。他没有选择,他只有全力以赴。

许志刚也没闲着,他一方面到处找人堵口子,另一方面,他也把湖城的事情告诉了常务副省长卢忠林。许志刚本来不想把这件事后面的许多事情告诉卢忠林,他不想让卢忠林对他失望,他想自己把这件事处理好。

卢忠林早就知道了打人事件,开始的时候他没有太当回事,他以为这么一件小事,许志刚很轻松的就能搞定。没想到,一个多月过去了,不仅没有搞定,反而越闹越大,网上舆情汹汹。他终于坐不住了,他亲自给许志刚打电话,责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许志刚没办法,只得把事情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卢忠林听后大吃一惊,他没想到钱伟振竟然会真的对许志刚下手。他心里很清楚,钱伟振不会不知道许志刚与自己的关系,钱伟振既然敢于下手,必定是省里有人撑腰,否则他不敢。他知道,这件事情要想解决好,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釜底抽薪。在前边蹦蹦跳跳地堵漏,这种事情交给许志刚去做就行,他要做的,是把支持钱伟振的人找出来,并做通工作。其实,不用找,他也知道,这个人就是省长林翰。如果湖城的事情足以能够威胁到自己的安全,那么他就必须要向林翰做出让步和妥协。从许志刚所说看来,如果不妥协和让步的话,恐怕真的会对自己很不利。他相信,官场就是一个讲究平衡的地方,交战的双方并不是战场上的死敌。他们之间所有的矛盾都是因为利益。所以,一切都是交易。他相信,只要他做出妥协和让步,林翰就一定会收手。他卢忠林也是省委常委,是常务副省长,林翰要想扳倒他卢忠林,也必然是损敌一千自伤八百。他相信,只要他做出让步,林翰不会去做两败俱伤的傻事。

事情果然沿着卢忠林的设想一步一步走下去。这一天,去做叫来冯春波,让他尽快把开发区的事情了结了,并且特别强调,要就事论事,不要把事情扩大到一些局外人身上。冯春波一下子愣住了,他那个不祥的预感应验了。自己果然成了一个马前卒,充其量不过是一枚棋子而已。现在,双方的主帅握手言和了,自己这个在前面冲杀的小卒子,处境是最尴尬的。他完全成了象棋棋盘上的卒子,并且他这个小卒子已经过了河,是不能退的。摆在他面前的路,好像只有两条,一条是继续往前进,还有一条就是平移。如果走一条路,他就只能把手中的资料抖搂出去,让这场战斗想停都停不下来。不过,那样的结果,恐怕是在扳倒许志刚的同时,他也就彻底地得罪了上边,他的路也就完全堵死了。如果走第二条路,那就是在这件事过去之后,想办法离开湖城,到其他市去当一个副市长。因为只要许志刚和何兰涛还在湖城,他就没法继续呆下去。虽然钱伟振是市委书记,但是,钱伟振不会为了冯春波去与许志刚作对,至少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的。有一个市委副书记兼市长与你成了死敌,你这个市委秘书长能干的好吗?

在很多人看来,冯春波似乎没有别的出路了,钱伟振当然不希望冯春波走前边的那两条路,他希望冯春波能够继续在他手下当一名干将。可是,冯春波的选择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他调到了省行政学院当了副院长。省行政学院副院长也是副厅级,但是,却是完全边缘化了,谁也没想到,冯春波会选择远离权力中心,去过这样一种半隐居的生活。在人们的一片惊讶中,除了冯春波的老父亲冯德满和妻子柳金玲外,就只有韩晶晶和梁思思能够理解冯春波的心思了。在他们的心中,冯春波是一个有良知的知识分子,进入官场,只不过是一段生活的体验罢了。他实在是不适合在官场中长期浸淫的。韩晶晶和梁思思在菁英会所设宴给冯春波饯行,韩晶晶和梁思思说的话竟然是祝贺冯春波终于适得其所。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