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一个不是结局的结局

这个熟知的女人就是陆小青!

陆小青今天没有穿自己非常喜欢的绛红色羽绒服,也没有穿那件价格昂贵的貂皮大衣,而是穿了一件灰白色的非常普通的冬装,跟平时艳丽打扮完全不一样,看上去整洁而朴素。 她并没有注意到迟志宏,而是在按着狱警的要求,来到十一号窗口坐下。

迟志宏一直用目光注视着陆小青,他有点又惊又喜。仿佛冥冥之中,迟志宏觉得王燕不会来看他的,但是,他也没想到陆小青会来看他的。他一时呆在那里,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

中队长发现迟志宏的表现有点异常,就问付军:

“十一号窗口那个女人是迟志宏的老婆吗?”

付军其实根本没有见过王燕,根本不知道王燕长的是什么样。他之所以说自己认识迟志宏的老婆,主要还是想帮一下迟志宏的忙。但是他想,这个女人一定是迟志宏的老婆了。迟志宏目前这种情况,除了自己的老婆,还有谁能冒充一个罪犯的老婆来看他?听到中队长这么一问,付军脱口说道:

“是她,就是迟志宏的老婆。”

迟志宏听到付军干净利落的回答,看看付军,并流露出感激的目光。这时候,中队长用训斥的口气说:

“迟志宏,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见你老婆,抓紧时间,完事后还要去写板报呢!”

付军说:

“赶紧去吧,按规定只有半小时。”

付军说完就离开了接见室。

迟志宏来到十一号窗口,中队长也跟着过来。陆小青已经看见迟志宏了,等迟志宏坐下后,陆小青显得很激动地说:

“老公,你在里面怎么样?”

迟志宏听陆小青叫自己老公,有点不自在,但是看了看陆小青那眼神,他明白了。他想,为了糊弄狱警,必须这样称呼。他心里非常感动,似乎有很多话要说。他觉得很丢人,在这个场合见到了一个一直喜欢自己的女人。在自己接触过的所有女人中,现在只有陆小青来看他。她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人,同时也是一个有性格的女人。她喜欢一个男人,并不图男人的金钱权利,这一点跟唐嫣不一样,跟小云也不一样。他看着有些憔悴的陆小青,想说的话很多很多,但是,他一句也没说出来,只是呆呆地看着陆小青。

陆小青继续问:

“你怎么了?我知道你现在很痛苦,但是,你知道吗?我听说你进来后,我这些日子心情也很难受。”

迟志宏还是不说话,眼睛继续盯着陆小青。他此时大脑里浮现了很多他们在一起的场面。陆小青这个女人真的跟别的女人不一样,虽然不像别的女人那样很容易上手,但是,一旦她喜欢你了,就会不离不弃,即使自己已经成为阶下囚了,她还挂念着。迟志宏想,自己其实跟陆小青真的没有真真正正地亲密过。只有一次不完整的爱抚,就是那次他在她的店里,他正在跟陆小青第一次偷情时,她的老公突然回来,他只好狼狈逃窜。后来又在网络上视频做了一次,但是那种激情是虚拟的。迟志宏原来期盼跟陆小青再次约会,实实在在地跟自己喜欢的女人好好共赴爱之巅峰一次,但是,自己却被抓进了监狱。想到这些,迟志宏的眼角就慢慢湿润了,不一会儿,两行清泪就留下来。这泪水里包含了太多复杂的成分,有悔恨,有悲伤,似乎更有感动。

陆小青看见迟志宏流泪了,自己的眼眶也湿润了。陆小青说:

“你倒是说一句话呀。我大老远来,难道就是看你哭了吗?”

迟志宏擦拭一下眼睛,这才说道:

“没想到你来看我,你知道吗,我进来两个月了,还没有人来见我。”

陆小青吃惊地说:

“王燕没来看你?”

迟志宏刚想说,她估计正琢磨着跟我离婚呢,不会看我来的。但是,他没有这样说,因为中队长在身后监听他们的谈话。如果那样说,中队长就会发现对面这个女人不是迟志宏的老婆。迟志宏于是这样说道:

“没有,她可能很忙,我们别提她了。”

陆小青似乎已经意识到自己问的有点冒失,就不再问了,而是说:

“我上个月才知道你进来了。”

迟志宏问:

“你是怎么知道的?”

陆小青说:

“我是在报纸上看到的,那次我看奉阳日报,正好有一版报道了最近查出的一些案件的消息,我看见上面竟然有你。”

说完,陆小青竟然哭泣起来。

迟志宏想,我这次算是出名了,成了奉阳市反面的典型,都上报纸了。他无奈地摇摇头,对陆小青说:

“你别哭了,我这是罪有应得。”

陆小青问:

“你在里面怎么样?”

迟志宏说:

“还行,我已经适应了里面的生活,还有,里面的管教对我挺好,对我很照顾的,我现在不用去车间干活儿,每天就是写写板报什么的。”

陆小青说:

“那你好好改造。我从报纸上得知,你才七年,很快就过去了。我这次来是告诉你一个消息。”

迟志宏问:

“什么消息?”

陆小青犹豫一下,终于没有把自己已经跟老公离婚的事情说出来。陆小青说:

“你是明白的,总之一句话,你好好在这里改造,听管教的话,争取早点出来,我在外边一直等你!”

迟志宏一听陆小青这么说,心里既感动又难受。感动的是,自己已经这样了,还有女人牵挂他。难受的是,自己要等七八年才能出去,记得在那次迟志宏跟陆小青约会时,陆小青曾经表态,只要迟志宏跟王燕离婚,她就跟她的老公离婚而嫁给迟志宏。如果答应陆小青,这岂不是害了她?他将来出去后,将是一个背负着罪犯名声的穷光蛋了。他不想再连累任何人了。想到这些,迟志宏一向犹豫不定的心突然变的坚定起来,他对陆小青说:

“你不要等我了,我们离开吧,我不想再连累任何人,以后你也别来看我了。”

说完,就把电话放下了。他站起来,看见陆小青还拿着电话,表情凄然地在说什么。但是,由于迟志宏放下了电话,他再也听不到了。

迟志宏站起来,对中队长说:

“报告队长,我说完了。”

中队长说:

“好吧,那我们出去。”

等迟志宏快走出接见室,他还是不由自主地回头看一下,此时他看到,陆小青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他。

迟志宏果断地出去了。他走出接见室的时候,阳光分外灿烂,由于大院有很多积雪的反射,那光线分外地刺眼。

迟志宏揉揉眼睛,径直走向那黑板报。他现在除了挂念自己的父母之外,不想再跟外边的人有什么接触了。他要在铁丝网围起来的高高的大墙里,对自己曾经肮脏堕落的心灵进行彻底的净化。也许将来出去后,自己在物质上一无所有,但是,他会从头再来,用自己的双手创造自己的未来。

至于陆小青,虽然他刚才的态度很坚决很明确,他已经告诉她,不要再等他了。但是,迟志宏内心还有留存一些希望。他知道,假如将来自己出狱后,陆小青还跟自己的丈夫一起生活着或者离婚之后嫁作他人妇,这都是非常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他不会去主动找她了。但是,假如他将来出狱后,一个叫陆小青的女人还在等着他,想携手跟他走完后半生,那将是他最大的幸福。想到这些,他的内心突然变得温暖起来。他知道,七年看似漫漫,但终究会过去的。眼下虽然是寒冷的严冬季节,但是,春天终究会来到的。他坚信,到那个时候,自己一定会告别不堪回首的过去而重新获得新生。(全文完)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